俗人岛华人论坛

      周围都是大火,蓝天被青烟笼罩了,黑蒙䋆蒙的一片,太阳变得血红,轮廓分明,仿佛一面魔镜高高悬在天上。

      看㊉不见的热浪汹涌澎湃,在院子中奔涌着,肆虐着,它们拍打在麻九的脸上,使得麻九感到满脸像针扎一样的疼痛。

      衣服被大火烤的灼热无比,熨烫着身上每一寸皮肤,使麻九感到十分痛苦。

      呛人的烟尘直往气管里钻,使得麻九只能闭着嘴,不䜄敢大口喘气。

      麻九感到有些忍无可忍了。

      大火烘烤中,脑海中渐渐生䉢出了一丝绝望。

      穿越过来两天,差点被砍了头,现在又被大火包围,被自己所属民族的侵略者包围,看眼下的情况,似乎又是绝境。

      牺牲并不可怕,只可惜,刚刚开始的伟大爱情就要夭折了。

      想想也释然了,小的时候就和隔壁的婉红发过誓,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

      今天,能和乞丐婉红一同䉡赴死,也该满足了。

      不知道死后能不能变成美丽的蝴蝶,和婉红一同翩跹。

      麻九正胡思乱想呢,眼角倩影闪动。

      婉红跳过两条火龙,来到了麻九身边,双眼盯着麻九,急切的说道:“怎么办?冲出去和鬼子拼了?”

      麻九苦笑一下,摇摇头,说道:“冲出去,只能有一个结果。”

      “什么结果?”婉红似乎没有理解麻九话里的含义。

      “多杀几个鬼子!”

      “那就够本!”

      婉红的죙语气很坚定,没有丝毫的胆怯和后悔,眼神更是一片决然。

      闻听婉红的话,麻九岙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回头望了一眼七圣ᔃ庙,皱皱眉,说道:

      “也许小庙里有机会。”

      “你是说可能有后门?”

      麻九点点头。

      这时,院子门口的姜盆主朝两人大랮喊: 烋

      “快!快点!进庙里去!”

      闻言,麻九和婉红无奈的对视了一眼,两人跳过几条火舌,跑进了小庙。

      嗖!嗖!嗖······

      一支支火箭射进了院子,扎到了小庙干裂的木板ⓙ大门上和窗户格栅上,ᮾ干燥的门窗户顿时着起了大火,一条条火龙吐着股股黑烟,摇头摆尾地向房얿顶冲去。

      蓀 很快,一排排燕子窝被大火烧烤的散落了下来,燕子泥落地的噗噗声、火舌的呼呼声、木材燃烧发出的爆裂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末世绝响。

      麻九婉红虽然面色平静,但,内心都有些焦躁。

      绝望的场景,就是英雄,也会有心몟理波动。

      麻九和婉红都在焦急的寻找出口。

      婉红在目ܑ视寻找后门。

      ơ 麻九在疯狂的蚈踢踹后墙,寻找可能的出路。

      半天,两人依然没有任何惊喜的发现。

      嗖!

      ℡ 一支火箭射进了小庙的大襤门,“彭”的一声,射到了大殿的观音佛像上,把观音左手中的玉净瓶射得粉碎,箭头扎进了观音背后的木板上,一丝火苗燃起,烧烤着木板。

      麻玈九虽然是当代的大学毕业生,但由于家庭和某些历史的原因,他特别信奉观音,心中菏唯一的偶像就是观音菩萨。

      看到观音菩萨的佛像遭难,麻九实在不忍,他一个箭步蹿了过去,伸手拔下了观音佛像身쨒后木板上的箭矢,‘噗’的一声,用〪力吹灭了明火。

      这时,麻九发现,观音佛慮像的右手似乎有些不对,它应该贴身放着,可现在看起来像被什么人拧过一样,向外翻着,十分不雅。

      另外,右猚手的材料看起来明显和身体其它部分的材料不一致,它更像石质的。ꞈ

      麻九脑海里闪过了一丝疑惑。

      僧婉红快步走了过来。

      她闪动着红肿的眼睛,朝麻九摇摇头。 ᗜ

      㢣很显然,她没有找到后门。

      抬头看了一眼依然和火舌抗争的姜盆主和朱碗主,婉红把朱唇一咬,美丽的眼睛射出了一道坚毅,她用奇怪的眼神看了麻九一眼,很坚决的说道:“冲出去吧!”

      麻九深情的看了婉红一眼,点点头。

      婉红一下扑到了麻九的怀里,用俏脸蹭着麻九的胸部,仿佛把麻九当做了离别许久的恋人。

      麻九轻柔的捋着婉실红的秀发,用肢体语言和婉红交换着内心的情感。

      “等有机会,给你买个银簪子。”

      闻听麻九的话,婉红达抬起头来,美丽的大眼睛涌出了两串晶莹的珍珠。

      麻九用手轻轻擦了一下婉红美丽ﭧ的脸颊,然后,悻便轻轻推开了꾝婉红。

      ﱁ 危急时刻,不࿽能儿女情长了。

      看了一眼有些嗔怪的婉红,麻九站直身子,神色庄严的给观音菩萨作了一个揖。

      ለ婉红在一边诧异地看着他,不知쬴麻九要干什么。

      麻九朝婉红笑笑,指了一下观音佛像的右手,婉红看了一眼这只右手,似乎明白了什么,点点头,并给了麻九一个赞许的眼神。

      꾜麻九上前,双手搬动观音禒佛像的右手,想把它复原。

      轻⒩轻扭动一下,没有反应。

      猛的一使劲,观音佛像的右手终于开始转郁动了,麻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

      一旁的婉红嘴巴变成了金鱼嘴巴的形状。워

      轰隆隆!轰隆隆······

      随着麻九对ܧ观音佛堺像右手的扭动,一阵滚雷一般的声响,从地下传了出来。

      “有机关!使劲!”一边的婉红兴奋的说道。 䁽

      甃麻九明显感到了地面的震颤,一丝希望的火苗在麻九心ॽ头燃起,他加快了扭动。

      “地洞!”婉红失声说道。 㕌

      麻九回头﯒一看,身后的地板发生了移动,一个暗坑出现在婉红面前。

      两人一阵惊喜!

      琉 难道从这里能逃出小庙!

      쎃两人兴奋的对啧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一线希望。

      观音佛像右手旋转到位了,麻乐九转过身,双手撑着地板,跳进了람暗坑。

      这个坑并不深,就到麻九的腰部,麻九伸手在坑中摸索着,突然,手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拿出来一看,是两根足有两尺长,比鸡蛋还粗的蜡烛,由于沾染了许多的灰尘,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底色了。

      婉红接过麻九手中的蜡烛,眉毛一挑,说道:

      像 “这里肯定有暗道,要不然挖个坑不能就为藏两只普通的蜡烛吧?再仔细摸摸,看有绳索、把手之类的东西녁没有!”

      麻九点点头,婉红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这个暗坑肯定不简单,应该不是暗道也是一个秘ᣚ密的藏身地点,或是藏宝地点。

      故此,麻九哈下腰,开始一寸寸摸着暗坑的底部。

      此时,大火越来越猛,小庙吱吱嘎嘎地痛苦地呻吟着,木头房架子也已经着了火,庙内一片浓烟。

      咳咳咳······

      两人都被生烟呛的一阵咳嗽。

      小庙内也马上不能藏身了。 뙎

      看来,留给大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ᖣ么找到出路,要么出去一拼,要么葬身火海。

      鬼子兵们在院外哇啦哇啦地怪叫着,像一群催命鬼在嚎叫屻。

      麻九很快摸完了暗坑的底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抬头吸了一口带着辣味的空气,双手又仔细᳇地在坑的四周摸索着。

      婉红鱞焦急地跺着脚,眼神不断的在院子大门旁姜盆主的身上和脚前麻九的后背上扫来扫去。

      突然,一捆带着火苗的干柴扔进了院门,姜盆主挥杵一打,柴禾散了,漫天火苗顿时笼罩了姜盆主。

      “老爹!”

      餌 婉红尖叫一声朝外面冲去,刚跑到门口,姜盆主已经从火海里跳了出来,婉红一看老爹没事,顿时松了一口气。

      想到暗坑里一片黑暗,婉红猛然止⨿住了脚步,自㍲嘲的一笑,在燃烧的木门上点着了两根蜡烛。

      快步回到暗坑前,一看麻九还在艰难恤的摸索,婉红把燃烧的蜡烛朝坑边一递,说道:“用蜡烛照一照呗!”

      婉红的话音刚落,麻九的手便在侧壁上摸到了一个凹槽,这很像侧拉门的把手啊!

      麻九的心突然砰砰砰地狂跳了起来,也顾不得和婉红对话了,他吸了一口气,用力向左推动凹槽。

      没反应!

      再用力推!

      依然没有反应!

      笨蛋!

       死脑瓜骨!

      不知道改变一下方向啊!

      㾴 麻九在心里骂了䥲自己几句,然后,一边向녁观音菩萨祈祷,一边使劲向右推动凹綇槽。

      用力!

      再用力!

       嘎吱一声传出。

      谢天谢地,侧壁真的移动了!

      婉红惊讶的低呼一声。

      这是抓住救命稻草时呼喊ꡦ。

      轰隆隆!轰隆隆······

      随着侧壁的移动,传来了ྀ一阵石板滑动的声音,还有一阵空旷的鸣响。᲎

      一个洞口出现了!

      黑洞洞的,向外冒着冷气。

      还有着一股莉特殊的味道,似乎是潮湿气味。

      “把蜡烛给我!”

      됦婉红把一只蜡烛递给了麻九,麻九手拿蜡烛哈腰顺着台阶走进了暗道。

      婉红哈腰焦急的朝暗道里望去。

      这时,院子里的大火正是猖狂的时候,院外的鬼子兵们不断向院里抛扔柴禾,门口一片火海。

      姜盆主和朱碗主在大火边缘苦苦坚持着,时常有燃着的柴禾从空中落下来,整得他俩手忙脚乱的。

      㗜两人的头发冒着蓝烟,裤脚都烤焦了,很显然,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

      㣅 两人的眼睛都没大火烤红了,但,脸色却阴沉的如同挂了一层冰霜。

      小庙早已燃起了熊熊大火,窗户早已化襬为了灰烬,大火已经烧到了棚顶。

      棚顶燃烧着的木材不断地掉落下来,౺仿佛一团团从天而訽降的火球,砸在地上,冒出一团团蓝烟。

      大殿里一片烟᩿火,几个神像都冒烟起火了,地板也已经起火。

      房架子吱吱嘎嘎地怪叫着,瓦片像冰雹一样砸抽了下来。

      很显然,房子马上就要烧塌了!

      突然,一块瓦片掉到了婉红的眼前,把她手里的蜡烛打断熄灭了鬐。

      婉红攥着半截蜡烛,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暗坑里的洞口。

      顟这是几人唯一滴的希望。

      鬼子兵太多,大火太孧凶。

      有的时候,正义也很无奈!

      正义的路上,难免会有牺牲。

      婉红正胡思乱想呢,洞口一阵发亮,麻九探出了ﺫ脑袋,急切的说道:

      “快去叫盆主他们,进来躲一躲,暗道里能呼吸!”

      闻言,婉红眼睛有些朦胧,和刚才的悲哀不一样,刚才是悲情死亡,这次是惊喜重生。

      푰 婉红快速地趟过火海,跑到小庙院子门口,拉起老爹和朱碗主,来到了暗坑旁。

      姜盆㞜主和朱碗主一眼就看见了暗坑里面透着亮光的洞口,惊讶的一时语塞,都变成了出水的金鱼。

      “快都下来躲一躲!”

      麻九说完,三人来不及谦让了,婉红、朱碗主、姜盆主先后都进入了暗道。

      麻九把蜡烛朝婉红伸了伸,婉红赶紧把那根半截蜡纱烛点着。

      两根蜡烛的火焰都不断跳跃着,似乎很欢快。

      看来,暗道里氧㊛气还算充分。

      麻九探出身子望了最秔后一眼那烈火笼罩的小庙,又给观音菩萨行了一个举手礼,便使出吃奶的劲,先把洞口的地板复原了,又找到石板里面的凹槽,用力将石板拉回原位㳫,堵住了暗道口。

      兰几个人刚刚回转身子,就听头上轰隆一声决巨响,震得脚下的地面都是一颤,耳朵嗡嗡直响。

      很显然,是小庙烧塌了!

      真危险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