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白衬衣里的双乳

      㴛 恡秦安言神秘地问鰡我:“ᱴ你知道那东西表面憻的肉色是什么不?”

      “还用혈猜吗,总不能是颜料吧,肯定是皮肤啊。”我有些质疑他。

      “是起皮肤,可不仅仅是一种皮肤,这是我的一种猜测,䄱如果神庞真的跟那个故事有关联的ㆹ话。”

      “不仅仅是一种皮肤,톇难道还有很ᑁ多种?”说完,我突然意识到,秦安言想表达的意思很可能是,不棯止有一个人的皮肤!!

      按照这个逻辑的话,回想起那东西的外貌,表面的那层皮好像真飼的都ﶄ是拼凑上去的!

      我背后一阵凉意,耸了耸㲠肩,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秦安늋言听后,不置可否。只是寻着光亮在花圃旁找到了一块石阶,拍拍灰就坐了下去。

      他手ᒺ上持着不知道鞀哪拾䅈来的扇子,有模有样地朝着自己微微扇了춃几下,便借着寒颤打了个喷嚏,而后又正襟危坐꽊道:“莫慌,这位客官,请听我Ộ娓娓道来。”

      我干脆也坐在了石阶上,他坐在我身旁,正好挡住了微弱的光源,只能瞧见他脸部的阴影部分。正是因为这个角度,我才能看清他手拿的原来不是扇子,是一块不知道从哪捡ꛒ的纸皮,而薂且很明显是疃被人撕成┺了张开的扇子般大。

      他正要开口,我才突然意识到,住持还在僧舍,且他的房间离我们的客房极近!

      我恐慌地问秦安言͌,把住持和那玩意放在一起真的没事吗?

      ⌋ ㋢他只是叫我放心,他用了祖传的法子封了那间客房,神鬼都难出,更不用䄒说那坨东西了。如若那东西要是想尝试出去,便会瞬间灰飞烟灭,是个明眼钵鬼都会识趣的待在那房里,且此法子只有他能解。

      怪不得秦安言还敢耗在这花圃中给我讲故事,原来是早有准备,还好是虚惊一场。

      렗我舒|了口气ᘄ,这回终于能够安心欣赏良辰美景与嗅嗅这如梦如幻的花香了。

       秦安言故意咳了两声,我聚精会神地移等着他开口。

      “这回我可真的⹧要开始讲了,你且认真听。”

      ſt我“嗯”了一声,便不再开ㆇ口打扰他。

      ⋗ “宋朝年间,篅有一个铁匠铺,铺主名为王老二,人好꾚心䋺善,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他的好名周围邻里人尽皆知,且是个檌人人认可的本分老实人。”

      “他有一个儿膝子,且称他儿子为王小二吧,是个臭名昭著的不孝子,跟他爹零完全㒞是两个模样。”

      “这可不是胡言,也没有夸大,说他是不孝子有理有据。他们家做的是小本生意,所以并不富裕,但王小二嗜赌成性,欠了一屁股债,᚞他爹便放弃﩮铁匠人的身份,整日帮别人打零工来替他儿子‮还债。而她娘,也凭着从小学的刺绣技艺,绣了许多姑娘们喜欢的小玩意儿,在街上㠄摆摊。”

      “说王小二不孝퓾,ఊ可不只是凭这件事来判断他的。刚才说过,他娘辛辛苦苦每日刺绣帮他还债,可他却仍不知悔改,不仅不听劝地继续赌,半夜喝拸了个烂醉回家还把他娘打了个满㡅身将淤青。他㠬娘实在受不了,离家出走了。”

      ⴯ “他们家庭本就不富裕,现在更是雪上加霜。虽说少了惯个吃饭的嘴巴,但同时也断了一处经툤济收入来源,得不偿失。”

      “同乡人都说王小二她不仅是个冷血的白眼狼,而且啃老还啃的如此肆无됷忌惮,㍦简直禽兽不如。他要是被追债的人逼死了,也是他活该。”

      “话虽如此,可他爹还是一如往常的出门打工帮他儿子还债扶。怪就怪在这,王老二似乎并没有䱌为他娘的㞋离开䓂而感到悲痛绝望,ꁈ反而每天还是笑脸盈盈夜以继日地干活。邻居都说有时看见王老壩二一个人在傻笑,周围的人都以为他是因为妻子的离去和承鵭受的压力而变痴呆了,所以都没怎么在意,都只是在叹惋。”

      “日复一日,仅过了ᣏ一个月淘,王小二的债居然神奇的全都还完了끭,王家父子还住上了宅院。王老二还跟原来一样,又干回了老本行,只不过身材瘦了一圈,但也在情理之中。”

      犄“鶞同乡人都在议论,难不成是王小二在赌场上发了大财?因为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最合理的解释也只有这个了。”

      쿖“安详的日子没过多久,又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ﺐ 秦安言突然停了下来,咽了一섍口口水,伸出舌头抿了抿嘴唇,我想他应该是讲累了。他煽动着手里的纸皮,怪腔怪调地问我:“你猜猜,这件大事是什么?”

      像这种故事,我也윑算是⠞百听不厌,更何况菊秦安言讲的如此绘声绘色,更是激发了我的求知欲。

      我顺着他的话回答道:“死人了?”

      “猜猜谁死了?”

      我随便蒙道:“他娘?”

      “对,只是过了数日,王老二⾯请人在他们家院子里植入草坪时,挖到了他妻子的尸骨。”

      䛿 可以说是毫无悬念。

      我突然意识到,秦安言说是要讲一个跟那坨̃东西有关的故事,怎么费了一大堆口舌,无论从哪个琛角度看,好像都八竿子扯不上关系啊。

      我质疑道㹁:“这个故事很那坨东西有关吗?”

      秦安言摇摇头,啧了一声:“欸,这就是你格䍰局小了,我刚讲到故事的重点。前面铺六垫了那么多,就是为了完善ꕉ后面的情节,你且听就好。”

      我没㠼有反驳他,反正听了也不少块肉,何乐而不为。

      “方才讲道,王老二在他ෑ家院里挖到了他妻子ቆ的尸骸,只剩下一颗尚有누皮肉却布满血痕的头颅和一堆白骨。白骨极为纯净,丝毫没有粘上半点淤泥和残留的血肉,甚至有些泛光,与那颗惨不忍睹的头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这头颅就好像是拼凑上去的,与白骨极为不符。但即便是这样,他妻子也还是死了,从头颅的表情来看,生前似乎死的并不痛苦,肕反而很安详。但断断时间内,尸体并不会鮅腐烂消逝到这种程度。最后的推论就ힲ是被人剥了皮肉,拔了쒤筋骨ㄒ,但是生前还是死后,尚未得知。”

      “后来王顸老二给他妻子举办丧礼,王小二哭的啊那叫一个鬼哭狼嚎,明眼人都看得出얃来那是装的。王老二的态度】却截꫖然相反,不仅不伤心,反而在⁒钱财方面突然œ变得大手大脚起来,好像巴䡫不得把他们家的积╄蓄花光似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