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www.5.app网页在线

      那两名灵鹰宗弟子选的这条路,似乎还挺安全的,走了两千多米竟然一路相安无事。

       塦 似ᾚ乎这一片的禁制,已经被上一次进᣻来的弟子触发得差不多了。

      那两名弟子ᣔ也早已注意到远远吊在他们身后的톻何森和李腾二人,其中那名一开始从树林㽝中逃出来,哆嗦着说树吃人的弟子对身旁的人说道,“姜师兄,他们拿我们当探路石㾸子呢。”

      “哼,还不知谁是谁的石子呢。”那姜师兄不屑地嗤笑一声,似乎毫不在意何森二人的意图。

      “姜师兄㑂这话的意思是?”那名弟子见姜师兄似乎胸有成竹,不禁疑惑问道。

      醟 他也ꂁ不知道姜师兄为什么这么有自信,一开始进入树林中的时候,他不也是被吓破了胆么?不像是知道路的感觉啊!

      “㎰不瞒刘师弟,我有一位远房表哥,是合月宗的弟子,也是上一批进入化神洞府的幸쯩存者之一。

      我其实早就知道树林中有ƣ食人树,之所以还是要￞进入树林,是我那远方表哥猜测,这些食人树,或许是一味极为嚵稀有药材。

      与他偶然间看过的一本古籍中描述的汲血树极为相似。

      ㌾于是在我进入化神洞府前特意嘱咐过뽯我⨐,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尽力采摘뤗一些食人树的枝叶。

      只是可惜,这食人횾树凶猛ল异常,险些丢了性命。现在我还没有想好怎么采摘,只好先去另一个他指引的藏宝地点腔。”姜师兄将事情娓娓道来,也侧面说明了他为何会如此有信心,原来他走的᭥,是已经有人走过的路。

      “原来如壙此,可是姜师兄,我还是不明白,既然知道有藏宝地点,为何还要让他们两人跟着?不怕他们分了我们的宝藏吗?”刘师弟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照他看来,应该尽快把何森两人给甩掉才对,怎么姜师兄反而还任由撮他们跟着呢?

      “刘师弟,你ō当那宝藏很好取吗?若是好取也轮不到你我二人了。我让他✕们跟着自然有我的打算,你且看好就行。”

      面对刘师弟喋喋不休的追问,姜师ギ兄显得有些不耐烦了,道了声便不在说话,默默前行着。

      刘师弟也有些察觉䳐到了姜师兄的不耐,很识趣地闭上了嘴。

      何慇森和李腾二人自巌然不知道这些,他们还在想鶐着让别人探路,自己好捡漏的小心鳕机。

      鈓 殊不知,在别人眼中,他们俩才是彻头彻尾的愣头青,不知不觉便落入了他섖人的算计之中。

      在此期间,何㪆森的无套石也回到了自己身上,可李腾就在旁边,何森也不好拿出来查看收获,只能先放쩝着,等出了化神洞府再查看。

      两队人一前厈一后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前面的树木逐渐变得稀疏,地势也渐渐开阔。

      当来到树林边缘时,眼前出现軿了一条宽十米左右,围绕着树林流淌的螞小河,这条小河一头链接着大海鍴,另一头,则顺着树林边鏩缘一路延伸,看不到尽头詠。

      前面那两名灵鹰宗弟子来到河边后没有停顿,而是径直跳入小河潜了下去,不一会便没了踪影。

      何森和李腾走到小河边,发现河水并不深,大概也就縏到成年悞人大腿根的深浅,何森二人甚至还能从清澈的河水中,看到铺满河床的鹅卵石。

      ䷃ 何森探出脑袋向河水中观望,企图寻找那两名灵鹰宗弟子的身影,可左看右看,小河ᬔ中除了鹅卵石和零星几条小鱼儿,哪里有人的身影?

      “不应该啊,这么浅的水ᆪ,俩大活人跳下去怎么湭说没就没了呢?”何森摸着下巴满脸疑惑,像是在问李腾,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那两个灵鹰宗弟子跳入水中后就失去了踪影,若说是触发了禁制,尸体总会留下吧?

      若说是被什么怪物吃掉,总会留点渣滓吧?而且这么浅的水若是有什么怪物不可能看不到。

      李腾也是盯着河面皱眉思索着,他潷很小便开始修仙䩸,见识自然要比何森这个刚穿越过来没多久㢙的小白要略广一些。

      听闻何森的话语后,李腾语气不确定地说道,“我猜测,河底下应该是另有乾坤,这条小河很有可能只是用来迷惑人的障眼阵⏺法。”

      “那我们要不要下去?”何森鮣自己不懂,只能问李腾了。

      쇕李腾没有回答何森,反而转身ﺩ走到一棵大树下,召出飞剑砍下了一截树枝,接着操控飞剑将树枝多余的枝叶削掉,形成了一榏根不太笔直的长棍。

      随后返身回到袯小河⑽边,㞏将长棍捅进了小河里。

      只见长棍在接触到河底的鹅卵石后,李腾的手里却没有捅到石头的触感,木棍反而毫无阻碍地穿过了鹅卵石。

      将木棍收回仔细观槝察,棍头没有丝毫囹磨损,见此情形,李腾不禁露出了一丝微轉笑,“看来猜测没有错,这条小河下面,的确藏着另一处空间,何师弟,走,縹我们也下去。” 錺

      确认是安全的之后,李腾当先ĥ一步跳入了小河中。

      何森算是看璥出来了,这货比他还要小心谨慎,比他还要怂,明明已经猜出来了,而且还有两个人先ṇ他一틕步下去,他还要特地去削根木棍探过才魄说下。

      넂 不过这样뒶也好,跟这样的人组队,自ꑺ己㼋活命的䞑几率要大不少。

      땵 何森紧随着李腾也跳入了小河中,伸手触摸鹅卵石河床,双手却没有感觉到丝毫触感,径直穿过。

      赙䰖当脑袋忮和身体也穿过鹅卵石河Ὣ床后,何森便感觉一阵坠落感袭来,随后何森发现自己正从上百米的高空中向下掉落。

      为了避免摔疼,何森施展譻起了踏鹰步,在即将落敬地前,右脚轻点地面,一个侧翻닊卸掉了下坠的力量。

      反观他前面的李腾,就没有这么潇洒了,此时李腾正坐在地上呲牙咧嘴一个笩劲地絊揉着屁股,半天起不来,显然樁被摔得不轻。

      何森打量着眼前的场景,发现櫂他和李腾掉落的地方,是一个如倒扣的稧瓷碗一样的洞窟,洞窟顶部有一个直径约百米的圆形缺口,他们应该就是从那个缺口中掉落下来的。

      何森脚下,则是一座用巨石堆砌而成的正方形祭台,祭台面积大概一百多个平方,高约二三릴十米,祭台四个边都有向下走的石阶,每一졓个石阶中间还开着一싺条血槽,血槽上依稀Ꞻ可见干涸的血迹。 Ꝃ

      챶而在石阶下,则是一片堆满了人类和各种动斱物枯骨的暗红色埋骨之地。

      㦍 ⌼ 埋骨之地的边缘,则是洞窟的石壁,在石壁上,有八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洞口,均匀地分布在怒洞窟四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