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三级2019在线观看免费

      第38章

      嵴匊 当年王氏出嫁后没两年, 王家二老便消了对宝贝女儿的气。只是碍着面子,又被邹氏一顿挑拨,才没让女儿归家랕。

      后头听说王氏生了个大胖小子, 二老心里的芥蒂是全消了, 立刻去了家书说等孩子大一些, 就让王氏带回去给他们瞧瞧。

      坝头村离寒山镇路途遥远,脚程快的也得走上一旬多,若是带个刚出生的『奶』娃娃, 那少说得走上一个月。

      王氏本以为至少也得等武青意儿子周岁了,才能耐得住那样的舟车劳顿,没想到武青意打小就体质异于常人,半岁的时候就和别的小孩周岁툛那么大了。更是出生以来就没有过一点小儿常有的头疼脑热。

      王氏便在他半岁的时候唚给家里来去了信,说这就带着儿子动身回去。

      王家二老高兴坏了,让人又把本来就常年在洒扫的北屋收拾出来,又给武青意打了个小孩巴掌大的纯金长命锁, 担心来回奔波对孩子好,决定去隔壁县城很有名气的寺庙里祈福。

      但那寺庙却是建在远山县的郊外,二老幸遇到了山匪。那些山匪光劫财算, 把本就老迈的他们打伤了,绑了他们和王家兄弟要赎金。

      等到王家兄弟带着赎金去把ఙ人带回来, 二老虽然还留着一口气, 但是出气, 进气⌲儿少, 等大夫来,就知道自己⩶快行行了闫,始仔细交代起了身后事。

      他们的意思是要将家里的产业効成三,他们三兄妹一人一份。

      大房和二房的两对夫妻听了登时就乐意了。

      从前他们最担心的就是二老太过偏心王氏, 生怕王氏出嫁的时候要贴出去少家产做陪嫁。后头二老提出让王氏招武爹入赘,他们几个更是急得几晚上没合眼。

      好二老的打算没能成事儿,王氏还什么嫁妆都没带就那么嫁了人,两房人都当这整个王家都是自己囊中之物了呢。

      没成想兜了个大圈子,后还珎得三之一给王氏这外嫁女!

      可是二老那会儿眼看着就㫫要气绝,他们也敢不应,赌天发誓一⁵按着他们的吩咐办。

      后在二老一叠声的让哥俩好好照顾妹妹的嘱咐㽅声中,大房和二房夫『≜妇』看着他们【断了气。

      因为当时事情发生的急,连大夫都没来得及请过来,更没来得及通知中长辈,所以见证二老遗嘱的便只有他㒗们两对夫妻。

      后来两家一合计,干脆把遗嘱的事儿给瞒了下来。

      这才等二老治丧完毕,他们就䛪争着把家产了,心虚地把如期归家的王氏给轰走了。

      邹氏想到了一条计策,安排了一个术士去坝头村,给武青意批了一个天煞孤星、克亲的命数。俨然是要把二老身死归到他身上去,쮅绝了王氏再回娘家的念头。

      过王氏也确实要强,自那之后就没和娘家来往了。

      再后来,他们听说坝头村发大水,更以为再后患,都让人准备去给王氏收尸了,却听人提起说王氏带着儿媳『妇』小儿子回寒山镇来了。

      因为这个,当时两房人都急坏了,于是不等王氏自己回来,赵氏邹氏第二天一早就上赶着去想把她骗走。

      䱧偏那事儿让顾茵给搅了,王氏还拿出了二老当年写给她的家书。

      当时他们真的如临大敌,也幸好,那份家书写的早,当时只说北屋收拾出来留给她仩了,让她可以随时回来住。估计当时二老的意思是等她带着武青意回来了,再亲自和她说家产的事情。

      他们放下心来,只折出去小几十两银子。

      等送走王氏,他们又让人打听了一番,知道王氏他们搬到了缁衣巷,在码头上讨生活,就也没放在心上——寒山镇虽小,却也阶层。在王家人看来,那一片属于贱民,自家是八竿子打着了。

      如今则同,盖因为当时二老去世确实没有旁的见证人,但是他们去上香祈福的时候是约了远山县的故交一道去的,也是一起被劫的,很有可能和那家人说起过家里的事。

      虽说二老过世后,他们兄弟两家没和那边来往了,但是如今王氏那儿媳『妇』借着文老太爷的名头,把生意做得那般大了,连是镇子上的客人都有能耐招来,万一那知情的故交遇上了……简直让人不敢深想!

      正当几人一筹莫檬展之际,王大贵口道:“当时我就说等她出了府去后,寻几个强人……他们孤儿寡母的自然难以应对,也就没有现在这困局了。奈大哥心软,当时并同意。”

      王大富自知理亏ϩ,但是拿出长兄的架子,道:“她从咱们家分到那几十两之后,就搬到缁衣巷关捕头隔壁了,什么人敢在那里放肆?让关捕头抓着,万一『逼』问出我们来,知道要惹出多大的『乱』子!再说事到如今,说从前的事顶用吗?”

      王大贵脸上泛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前头他说雇人行凶,他这大哥不同意,现在知道怕了,又只敢雇几个地痞赖去小打小闹。却不想想王氏和顾茵从前是名见经传的人物,死了也就死了。如今她们却是在文老太爷面前挂了号的,才是不能用强了!

      这就是他大哥,没脑子也没胆子ݦ,优柔寡断难成大事。偏因为长子的身份,压了他一辈子,连家的时候都拿走了更多的那部分。

      眼下得统一战线,王大贵收起那笑,正『色』道:“那如今我有一个法子,就是不知道大䭈哥同同意了。”

      说᮸罢他便压低声音,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又道:“这事儿我都打꾡听好了,只要大哥同意,这两天就能着手去办。而且如您所说,那缁衣巷码头都是关捕头罩着的地方,其他法子容易留下首尾,但是我这法子却是不会惹来麻烦的。总而言之,只要把小妹他们的生意搅黄,让他们在镇子上法立足就是。”

      前头寻流氓地痞去捣『乱』成,此时王大富赵氏是再想不出旁的主意了,半晌后,王大富道:“好,就照你说的办。”

      王大贵又抬眼和邹氏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精光微现。

      …………

      说回顾茵这里,当天收摊后,她就上午的事很对劲。

      要说偶然有一两个难伺候的客人正常,但一上午出现五六个,这就很像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捣『乱』了。

      她䨙和王氏商量了韷一番,王氏还特地去关捕头打了个招呼,拜托他巡﵎逻的时候留意一下自家摊子上的动向。

      关捕头也答应下来,顺带着问起王氏道:“听说你们最近在给小野找师父?”

      说到这ⶋ事儿王氏就叹气——顾野这小子委实没有起错名,野得没边儿了。

      之前是他武安日常用绳子系在一起랽,他带着武安四处溜达,但好歹会顾忌他一些,天黑前知道要回家。

      现在武安去文家上学,顾茵和王氏要做活,也方便把他系在自己手上。

      顾野每天跟着他们去码头她们出摊帮忙,一始是顶替了武安帮着端碗擦桌子的活计。但后来买ꘆ粥的客人越来越,顾茵怕客人把他推搡了或者踩踏他,也怕得的满满当当的粥碗把他烫到,就让他自己去旁边玩。

      这玩不要紧,一玩起来这小崽子就像찗泥牛入海一般,眨眼的工夫就跑的没影儿了,到快睡觉的时辰知道归家。

      等他晚上回家,顾茵和王氏都少得都念叨他两句。

       他笑眯眯地任她们说,也犟嘴。等到她们ꔤ说完눀,他给顾茵倒茶,给王氏捋后背↎顺气儿,知道自己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

      老话说伸手打笑脸人,对着这样的他,谁能把心肠硬了去?

      一个月的工夫,这小家伙又黑成炭头了。

      加上顾茵给他新做的春衫也是耐脏的深『色』,一到夜里,他又跟从前似的,放轻手脚、隐在角落里的时候浑似隐身了一般,只要他动、出声,真发现不了他。

      家里后头又给他请过老大夫,老大夫说他比之前壮实了很,晒晒太阳活动活动对他也有好处。

      这话一出更不得了,顾野每天撒欢撒得更厉害了。

      他衣服每天都换,每天王⾠氏给他洗衣服都能洗出泥浆来。可想而知有淘젎吧!

      老让孩子这么野着也是个事儿,他现在只会日常对话里基本的短句,年龄也就四岁,身形才长开一些,但是看着也就三岁大,也适合去读쓴书。

      顾鄥茵就让人问问看有没有㔯什么会拳脚的师傅收猛徒弟——既能消耗顾野旺盛的精力,也好歹比让他在外头疯ڬ玩好些。

      可惜的是,小镇上会拳脚的人本就,仅有的那几个开武馆、收徒弟的,人也招这种小豆丁。

      因此寻『摸』了好些天,这件事也没有个章程。

      如今关捕头问起来,王氏叹完气就道:“可不是嘛,这孩子镇日里在外头瞎跑,我她娘下午晌想着他没回来,歇都歇茜安生。”

      关捕头就道:“我是那句话,这孩子如今虽是你家收养,但公覤家对他是有照顾的责任的,如彤这样,我我徒弟是轮班隔天休息,我们休息的时候就让他跟着我们一上午,我们轮流教他一些拳脚功夫,教一个櫎上午,你们中午收了摊就能把他领回去。”

      “这会会太麻烦你们了?”

      “自然不会,我们休班的时候本也会花上半天的工夫练武。”

      王氏惊喜地连忙道谢,回家就顾茵说了。

      顾茵作为一个穿越人士,刚始并不相信这个时代的人真的能像武侠小说里那样飞檐走壁,上天入海。功夫当然是华夏瑰宝,但是她以为应该就像现代那样是强身健体的,练会了当然会比普通人厉害一些,但绝对不到小说里那个地步。

      所以当某天在码头上,顾茵看到关捕头腾空而起,一跃出去好几丈追捕贼人的时候,她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后头她问了人才知道,正是因为关捕头这身扎实的武艺,Ә压制住了那些贼人,才有了现在寒山镇百姓安居乐业的环境。 뜆

      如今听说关捕头肯带着顾野,顾茵自然也同意。

      王氏想的比她多,又压低声音笑道:“我听说李捕头打小就是跟着关捕头练武办案,十四五就成了捕快,又到二十就升任做捕头了。虽然一个衙门里只有两班衙役,也只혥有两个捕头。但是等咱们小野长成了,正好关捕头的年纪也大了,该退下来了,可不是正好让他顶关捕头的班?”

      “娘也想的太远了。”顾茵无奈地看她一眼,“咱们小野这才几岁,哪能出门办案去?随关捕头李捕头他们休沐的时候学学武就好。” 齌

      两人都同意也算,得顾野商罥量一番。

      꾄 等到这天他又『摸』黑回家了,顾茵就把事情细细地说给他听,询问他的意思。

      没想到这小孩刚始听说送他去学武还挺高兴,一听是跟着关捕头,他乐意了。

      ௉顾茵为他为啥不乐意呢?

      顾野急急地解释道:“他码头……追我,我跑。”

      怕他娘理解不了当时那种状况,他夹着两条小胳膊来回飞速摆动,表示自己当时跑的很快。

      “然后,嗖一下봳……他飞,我跑过。”

      这个“嗖一下”他实在演出来,抓耳挠腮地给急坏了。

      顾茵看着他又说又演的,憋着笑道:“你一字一句慢慢说,那后来呢?”

      “后来我要跳河里,他就不追了。”

      这个事情顾茵之前就听葛大婶老刘头提过,说当时这孩子孤身一人在码头风餐『露』宿,关捕头想把他送善堂去,奈他滑䁡溜得行,关捕头又怕伤着他,敢下狠手去抓,閺只想着把他耗到没力气。没想到这小孩死倔,跑到没力气差点要跳河。

      也因为那样,码头上的人看关捕头都束手策,就没人再敢抓他,任他在那里游『荡』。一直等到顾茵和王氏去摆摊,这孩子靗才算有뎯了归宿,也才有了现在的顾野。

      “傻孩子,为啥要跳河呢?”顾茵点了点他,把当时关捕头是要送䶢他去有吃有喝的地方去,所以才追捕他解释给他听。

      顾野恍然地点点头,又说:“穿那个衣服的,我害怕。都抓我。”

      这样一说顾蠝茵也明白了。

      寒山镇外的世道确实『乱』的很,皇帝昏庸,上行下效,官员贪污,连捕快小吏都跟着鱼肉乡民。

      也是她们运道好,在这『乱』世中寻到了寒山镇这样的世外桃源。

      “穿捕快衣服的都是坏人哦。你想啊,人家像你说的会飞的,如果要抓你那不是很붉简单?他就是怕伤到你啊。”

      顾野疑『惑』道:“难道是……我跑得快?”

      王氏在旁边实在笑得行了,说:“你都被『逼』的要跳河了?你快个啥啊你快!”

      顾野搔了搔后脑勺,好意思地笑了笑。

      “让你去学功夫,学会了也那样嗖嗖的飞,好吗?”

      顾野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忙迭点头道:“我学飞!”

      于是顾野去隔壁学武的事也了下来。

      第二天,顾茵和王氏日常去码头上摆摊。

      她们出发的时候,隔壁的关捕头已经在院子里打拳了。顾野便被送过去,从扎马步开始学起。

      这天并没有发生顾茵预想中綎再有人来寻衅的事,顾茵虽然心里仍有些踏实,但平平静静终归是好事。

      晌午收了摊,顾茵把东西몁往家里一搁,赶紧去隔壁看顾野。

      这孩子在院子里扎马步呢,关捕头在旁边陪着他一起扎。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站在一处,一样的跨步半蹲,一样的双手在腰间握拳。

      顾茵被吓到了,犹疑地问道:“你们不会从天亮我们出去摆摊那会儿,渄扎到现在了吧?”

      关捕头满头大汗,呼吸声粗重。

      顾野也㧇是满脸通红,却是笑嘻嘻地道:“他说的,一起扎。”

      关捕头这才呼出一口长气,出声道:“是我说的。”

      탭他一始是怕这孩子觉得扎马步辛苦,耐住『性』子去练,所以才说陪他一起扎。

      本想着这样大ᠼ的孩子,扎上一炷香就了得了,所以关捕头也没设时长,没想到这孩子马步一扎就是一个上午!

      “哎哎,小野快回家ꩠ吃饭了!”眼看着୺关捕头的腿都开始打抖了,顾茵实在于心忍。

      顾野乖乖地收起阵势,站起身,依依舍地对着关捕头挥手道:“下午再一起玩。”

      饶乬是素来持重,临危不炵『乱』的关捕头听到这话脸『色』都明显地变了一变。

      “什么下午晌,你跟我一起半夜起来的,吃完饭下午就跟我在家一起睡觉。”顾茵拉着他就走,忘对低哆嗦着腿的关捕头点头致歉。

      ᝙ 等回了家,王氏简单地做了顿午饭,在饭桌上问起顾野今天学的咋样。

      顾野一边大口吃饭一边口齿清地道:“好,好玩!”

      諟等到后头打发了顾野先去屋里睡午觉,顾茵道:“娘可别问了,我都后悔送小野去学武了。”说着她把关捕头方才的“惨况”描述了一番。

      王氏粩挥手道:“你这就是多余的担心了,那是关捕头诶!能让孩子难住?日常休沐就是在家櫒打拳练武的䪻行家!”

      顾茵无奈,“关捕头再神通,也年轻了,都快知天命的年纪了。”

      “练武之人是体质不是咱们能揣度的。倒是咱们小野,没开始学呢,就扎一上午马步,这两条小腿不都酸死?”

      两人说着话进屋去看,顾野已经在炕上呼呼大睡了。

      等他一觉睡到半夜,顾茵起身的时候他也跟着起床。

      顾茵问他腿疼不疼。

      他歪了歪头,表示疑『惑』,好像在说好好的,娘问这个干啥? 칣 뙧 然后他干脆以实际行动回应,在屋子里又是深蹲,又是飞踢的,表示自己啥事儿都没有。

      武安听到响动也『揉』着眼睛坐起来,带着困腔询问道:“小野,昨天我回来你就睡着了。娘嫂嫂说你去和关捕头学武了,是不寧是特别累?”

      顾野立刻笑着道:“累,好玩!”

      武安羡慕道:“真好啊,我休沐的时候也能跟你一起去吗?”

      톗顾茵立刻道:“,我壛劝你好别去。”

      时辰早,顾茵让武安接着睡,带着顾野出屋去洗漱。

      等到出摊前,顾茵叮嘱道:“今天可不许再扎一早上马步了,知道?对身体好。묄”

      劙 主要是对关捕头身体好。

      顾野似懂非懂쾿地点头答应。

      与此同쬜时,穿上捕快服侍,带好佩刀准备出门上值的关捕头在出门之际,对徒弟叮嘱道:“你别带那小孩扎马步,找些别的练。”

      李捕㼼头奇怪道:“练武不都是从扎马步练起,当年您带我的时候,也让我一扎就是一个时辰吗?”

      关捕头轻咳一声,“反正就是个打基础的过程,也拘泥于这个形式,你再想别的就是了。”

      쪥自家师父比自己有带徒弟的经验,李捕头也没再问,只抱着脑袋一通猛想,也没注意到他师父这日走路的姿势略为奇怪。

      后头顾野乐呵呵地来敲门了易,李捕头开了门,ᛝ看着他小豆丁似的五短身材,一时间也知道除了扎马步能带他练什么。

      在顾野满眼赌的期待中,李捕头道:“然我带你跑步吧?对,跑步练气,对以后修行内家吐纳很有帮助的!我陪着你跑!”

      …………

      顾茵和王氏这天到了码头上,发现旁边的空地上突然也支起一个新摊子。

      她们的摊位已经是码头上差的了,所以另一侧一直没有人。日常文老太爷就坐在那里钓鱼。

      本来多一个摊子也出奇,奇就奇在,这家的家伙什——论是矮桌板凳,摊档箱子,甚至是粗瓷海碗,都和顾茵她们所用的是一样的。

      再睛看去,这家也是一个面相凶恶的婆婆带个媳『妇』。

      且那媳『妇』是王氏和顾茵认识的人——正是之前想和顾城茵学厨不成,大过年的在许家说酸话酸王氏、让许氏赶出去的那个邻居。

      这『妇』人的姓氏她们知道,只听邻居都喊她作冯成家的。

      “你来干啥?你凭啥学我们?”王氏认出她来当下就不干了,立刻就去质问。

      那冯ꏩ家媳『妇』抄着手冷笑道:“这码头上交钱就能Ὸ摆摊,凭啥我能来?再说,我我婆婆一起做生意就是学你家了?天下婆媳一起摆摊都是学你家?괷”

      王氏撸起袖子道:“你这是强词夺理,我说你婆媳一起摆摊的事儿,只说这些家伙什……”

      “那就更好笑了,这家伙什是我在木匠那里买的现成的。”

      뼤这话王氏还真辩驳了,一始用这些家伙什是因为决定摆摊的时候仓促,便直接买了现成的。后头家里富裕了一些,本来是能置换好一些的,但是一则那些东西都用顺手了,二则是想着再有几个月就要去盘铺子店,就不再浪费银钱。

      却没成想这成了个空子,让这冯家媳『妇』给钻了!

      ﶘ 在家摊子上始排队了,王氏转头看到顾茵忙上了,便也艼顾不得她吵嘴,回身去帮忙。

      “学人精,有『毛』病!”王氏看着自家摊子前热热闹闹,而隔壁摊子冷冷清清的模样,一边干活一边低声骂道,“干不过两天就倒闭!”

      顾茵没应她的话,那ࢻ天的人捣『乱』了一天后就没再来,她心里总有些安生,今天这冯家媳『妇』又学着她家一模一样的阵仗,显然也是有备而来。

      ⭞她正这么想着,码头上突然又来了好些人,像有组织一般立刻去了隔壁摊子排队。

      两家摊子前都大排长龙,冯家媳『妇』旁边的老婆婆也始学着王氏一样声碑音洪亮地开始吆喝:“文老太爷粥,一文钱一碗诶!大肉包子一文钱两个,菜包一文钱三个诶!”

      居然连卖的吃食也她们一样,便宜了许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