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6app半糖二维码

      一场闹剧过后,谢鸣望了望那角屋檐,正打算去找一找黄莹莹,再研究一下天青之体,奇怪的是,在途中,却被不止撞了数次。

      黄府的丫鬟仆人们都疯了似的往前院跑,撞到人回头一望的时候,皆露出了戏谑、不屑的目光。

      谢鸣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想找几个人问问,可谁也不肯理他,但凡被逮着的丫鬟都面目可憎,似乎他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那般。无奈之下,他也往前院方向而去,而到达之后,眼前的一幕,把他气得脸色铁青!

      原来,真有人来踢馆了!

      黄府门前,一帮子乐师打着钵吹着萧管,后面还跟着一帮子挑着挂红花大箱子的寿礼。两边皆是一队带棍家丁,中间那位骑着高头大马,昂头挺胸,神情高傲的人,不是赵吉那厮又是何人?

      听到消息匆匆而出,立在府门前迎候的黄夫人、黄老爷,眉眼之间尽是雀跃之色。

      “拜见黄伯父黄伯母。”赵吉一个拉风的姿势跳下马,上前来行了个礼。

      “贤侄无需多礼。”黄老爷笑呵呵的,赶紧去扶。

      “贤侄啊,你这是?”黄夫人压抑着欢欣,明知故问。

      原来经过强盗那一幕,三人之间的称呼也变得亲近了。

      赵吉微笑道:“晚辈这次来,是向黄家提亲,求娶莹莹。”

      这话如同在镜湖砸下一块石子,引起无尽波澜。

      “黄家不是有个赘婿,怎么赵少爷还来提亲?”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昨日余府寿宴,强盗来袭,赵少爷可是英雄救美,横空出世。黄大小姐的芳心因此被赵少爷俘获,也说不定哦。”

      “原来如此啊。可这样一来,那赘婿怎么办?”

      闲人最爱八卦,特别是大户人家的八卦,因此围上来啃瓜子的人越来越多。

      赵吉手一扬,一副阔佬的姿态,下人便识趣地将箱子全部一列摆到黄府前,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珍贵之物。他洋洋得意地说:“上好丝绸一箱,珊瑚一对,玉如意一对,还有彩银一万两。”

      黄夫人一听,再也抑压不住了,咯咯地热情地笑,“哎呀,贤侄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就冲你这份心意,就算你是个穷小子,空手而来,伯母也是欢迎的嘛。”

      黄老爷连连附和,虚嗔道:“是啊是啊,我们看中的是贤侄这个人,不是这些身外之物。”

      听到这话,后面的谢鸣打了个喷嚏,脸色甚是奇怪,默默道:“说起谎话来,还真是脸不红心不喘······”

      “谢鸣,你怎么还赖在府里不走?”从人群里挤出的王越,即刻露出了报仇的獠牙。

      王越的声音很大,几乎压过了笛萧的声音。

      乐声全停歇了,无数双异样目光朝谢鸣打量去,很多都是在看戏。

      街边围观的百姓都认得谢鸣是赘婿,皆窃窃私语起来。

      而赵吉,看到谢鸣的时候,目光一寒。一夜之间,黄府赶不走谢鸣,他是明白的。所以,他今日来,除了娶黄莹莹,第二个目的就是逼迫黄府赶走谢鸣,好报昨日被辱之仇。于是乎,他一拉脸,不悦地问:“黄伯父黄伯母,这是怎么回事?”

      黄夫人、黄老爷两个人的红脸霎时间就黑了,对于他们来说,谢鸣赖在黄府不走就是原罪。

      “这······”黄老爷不知该如何解释,不由迁怒于谢鸣,无事干嘛来府,现在弄得下不了台面。他赔笑道:“哦、啊,谢鸣说好男儿要志在四方,不应该躲在妻子背后无所事事,所以今日要离开黄府,闯荡江湖,恰好碰见、恰好碰见,呵呵······”

      这是一点面子也没给谢鸣留下,等于直接对外人说,谢鸣这个赘婿是吃软饭的。

      黄夫人眼前一亮,暗赞丈夫的急中生智,明白丈夫是想借势赶走谢鸣,亦附和道:“是啊,谢鸣突然就开窍了,我们也为他奋发之举感到高兴呢。”

      夫妻俩一唱一和,有板有眼的,谢鸣听着,目瞪口呆。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外人已经议论纷纷了。当初,堂堂先县令家的公子入赘一个富商之家,便引起轩然大波,不少人暗地骂谢鸣辱没祖宗。今者,众人听到黄家这番话,有人以为谢鸣是迷途知返,有人则不以为然,认为谢鸣是被扫地出门,而倾向后者的人更多,毕竟黄家夫妻势利之名早有耳传。

      赵吉自然明白是什么回事,暗自得意,还朝着谢鸣拱了拱手,微笑道:“看来谢兄还有自知之明,知道男儿不应该吃软饭。你快走吧,莹莹我会照顾的。”

      王越以及刘领班一干人心中无比痛快,连口头上的遮掩也懒得,迎合着赵吉,吆喝着赶人。

      “快走吧,别碍着赵少爷。”

      “白吃我们黄府这么多年的米,占的便宜已经够多的了。”

      “我们大小姐又岂是他能惦念的,也只有赵少爷这样的俊杰才能配得上。”

      谢鸣立于门匾下,脸无表情,对于那些冷嘲热讽,也充耳不闻。

      王越还想再嘲讽一番,阴阳怪气说:“难不成是想赖上白吃,不想走······”

      谢鸣侧头,锐利目光投去。

      王越吓了一颤,把还没说完的话噎了回去,他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何会惊惧,只是预感到了一股未知的危险。

      震慑完王越,谢鸣动了,缓慢走下石阶,与翩然而立的赵吉擦身而过。

      赵吉很享受将谢鸣踩在脚下的感觉,因为他以前与谢鸣一同追求黄莹莹的时候,黄莹莹似乎对谢鸣比较有好感,骄傲的他忍不下这一点。他勾了勾嘴,细声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谢鸣冷漠回应:“记得,而且我还记得,这话我也说过。”

      “那又如何?在曲阿,谁敢撄我赵家之威风?真是可笑至极。”赵吉眼色甚是讥讽,移了移身,贴近谢鸣,眼光淫邪地挑衅,细声道:“有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不知道黄大小姐喜欢怎样的姿势?哦,我差点忘了,你还没洞房吧。”

      眸子猛然一凝,谢鸣握紧了袖间的拳头,差点就挥出,将这个家伙宰了!他奶奶的,前世的时候,他未曾受过这样的挑衅。虽说他对黄莹莹没什么男女之念,但是好歹是名义夫妻,容不得她被人这样羞辱!

      许久之后,冷漠的一张脸露出了一抹笑,谢鸣反问道:“我也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不知道你想怎样死?”

      赵吉的淫笑瞬间滞住了,心中十分愤怒,愤怒之余,轻蔑说:“不自量力。”

      谢鸣不再理他,来到黄夫人、黄老爷面前,淡淡道:“莹莹不会答应的。”

      黄老爷藐视着,冷冷回答:“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容不得她不答应。再者说,只要莹莹和赵少爷相处久了,自然有爱慕之意。”

      经过昨晚与黄莹莹的谈话,黄夫人也怕拖得久了,黄莹莹听到风声会出来挽留,这样就真的无法收场,便催促:“老爷,你跟他废什么话啊,让他赶快走。”

      就这样,没有一个人出言质疑这么一件操蛋的事。他明明是黄莹莹的丈夫,就这样草率地被赶走了。

      在无数双目光注视中,行走在人群让开的路里,神色平淡的谢鸣感到很荒唐,同时也对前身感到很悲哀,对黄莹莹有这样一对神奇的父母感到无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