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操人插人搞人看

      永恒之塔外围第一道防线上,四大战场厮杀声不断,人人衣衫带甲,血染兵刃,如修罗炼狱。第二道防线,军士列成阵势:寒风飒飒,怪雾阴阴。滚滚盔明,层层甲亮。滚滚盔ટ明映太阳,如撞天的银磬;层层甲亮砌岩崖,似压地的冰山。大捍刀,鏔飞云掣电;楮白枪,度雾穿云。方天戟,虎眼鞭,麻林摆列얊;青铜剑,四䄧明铲,密树排阵。弯弓硬弩雕翎轘箭,短棍㹡蛇矛挟了魂。少了一丝杀伐果决,多了一抹灵动生趣。

      “这就是战场啊!生䴖在红旗下,长于和平年代,从未想过有这一天,自己离战争这么近。。。神族、魔族、精灵族壆、水族等,还有那些叫不出来的,认不清的,真正的百族大战啊!对手却只是毫无生긧命的能量,奇哉堄,怪哉。”逍遥叹糊涂了,这쭓些高高在上的存在,竟然看不出他们对战的只是能量而已,杀不꟧死灭不掉,难道应了那一句活得越久,智力越低,最보终不如狗的传言。逍遥叹䷃等人,初来乍到,分不清状况,并不清楚双方因0何而战。

      当时紫禁之巅即将出世时,QQ启动了传送阵,借助当时那庞大力量和奇异的空间波动,原以为可以直接进入本次的目的地—众神黄昏劌,进行地狱魔鬼般的训练,没想到啊!还是走差了,QQ已经确认了,这里不是众神黄昏,具体在什么地方并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般,现在还在曙光大陆,因为再次见到那该死的紫禁之巅。只是不知为何,却身处彩在战场之中,难道一不留神传送进入了紫禁之巅内部的空间了,虽然想想觉得不可能,但是老天向餎来喜欢开玩笑,更何况是十大先天至宝,出现这种情况一点都不奇怪。唉!算了,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要真困死在这里,我还컦不如自杀呢,不就是挂一回吗,没什么大不了的,逍遥叹只能自我安慰道。

      “尊敬的远方客人,你好。欢迎你的到来⚩,首先自我介绍下,你可以称呼我为原罪,至于具体名字我也忘了,太久远瑜了,好ꭁ像有很多称呼,但正式的名字又好像很长,十分拗口,舠估计念上三年五载都无法说全,不提也罢。”

      “。。。”逍遥叹无语了,原本以为罚쥖的名字已经够奇葩,这里还有更绝的,你们的祖宗到底是多牛逼的存在啊!

      “你好!原罪前辈,晚辈逍遥叹在这有礼了,不知前辈可否现身一见,咱们当面详谈。”逍遥叹四下找寻,除了刀剑和自己以὚外,并未见到第四个生命,此时的QQ已经和化骨龙侦查敌情去了。

      “逍遥公子,不用找了,这黑色的能量便是我的本体,换句话说,就是你在我的身体里面。”冷汗直冒,鸡皮疙瘩遍布全身,逍遥叹有种立马自杀的冲动。

      “那쁔个。。。前辈,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您一个人单挑百族大军。”

      燫“算是吧!现在不是还有你们吗?” 䡴

      “我们?前辈,您开玩笑吧。即使是城里的那些普通欶民众,一个巴掌都能拍死我,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轰逍遥叹感觉听到꾯了天大的笑话。

      “哈哈哈!放心吧,在这里他们使ﶏ不出亿万分之一的力量,整꒾个永恒之塔都在我的身体里面,若非大意志的命令Δ,他们쳡哪能坚持到现在。你뵺也发现了,那些与永恒之塔大军对战的暗黑大军,只是我녠的一部分能量幻化而成的,即使被斩杀了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反而永恒之塔奩的伤亡,会给我增加更多的能量。现在的我,只是陪闐他们玩玩而已,若非大意志限定了슶时间和最后的存活数目,我早就结束这无聊的事情咯!”

      “可怜呐,为他们默哀吧。军士们抛头颅,洒热血,到头来却发现,敌军只是在玩过家家,那落差。。。”玲珑想想都觉得可悲。

      “都说顥春秋无义战,世上有哪场战争是代表真正的正义搰呢?无非是上位的争权夺利的借口而已。争来打气,最终害了子民,苦了自己。”暗影回应玲珑的话。

      “此方战争的意义在哪?因何而战,又为何而战?”逍遥叹홚问原罪。

      只见漆黑的空间里,现出一道光幕,“进来吧,答案就在里面。”

      刀剑听完后,带头进入了光幕㗓,逍遥叹紧随ᄀ其后。刚进入光幕内部,见到的是永恒之塔第二道防线,对面一个身퉨着黑色蝓劲装的男子缓慢走来。

      “三位天外来客,你们好,㯘我就是原罪,我现在这个形态你们更容易接受,跟我走吧韌。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我可以帮你们解答。”原罪微笑的前头引路。

      亭台楼阁,栩栩如生,若非事先知道这里是光幕里面的世界,还以为真的到了第二道防线。漫步城头,士兵们脸上微笑的笑纹、忧郁的앸眼神、紧握兵器的双手,清晰可见。街道上,匆匆而い过的传信兵,点ࢹ头哈腰的店小二,行色匆匆的过路者,逍遥叹真切的感受到了他们此Ⴂ时此刻的心情,自己经ᒤ过它们身边时,好似不在一个时空,都成了对方眼中的透明人,一缕空气。没有对话,也无法对话,神奇的大神通,可怕的法术。

      “前辈,能解释下吗?这是怎么回事,为啥我感觉到如此真实。”逍遥叹穿过第二道防线的西北要塞,궡向着永恒之塔前行,疑惑的问着一同前往的原罪。

      原罪静静的看着四周的风景,似这一切和他无关,步伐不急不缓,如闲庭信步,听到逍遥叹的疑问,缓缓地说:“显影,一种法术的运用而已。只不过一般的显影术,低级的投影当时的所呈现的影像,高级的需要在现场有一个监视事物,并可通过其传输所见到的事物。至于顶级的,就如你现在所见,进入其中,完犬全感受到真实发生的一切,当你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后,还可以通过投影,对现实中事件的发展,在这ᄌ个特殊的空间里,进行干预。”逍遥叹似懂非懂。

      “一法通,万皆法通。逍遥,记住了,所有斨的功法、表象,实际上都源自于最基础的存在,只是表现出来的形式不一样而已,本质是不变的。就比如说我手中的刀,最基本的动作是劈、砍、扫、斩等,由这几个基本动作,配合不同的刀身,如单刀、双刀、九环刀、砍刀、扑刀等,以及步伐、身法,便有了劈、扎、斩、撩、缠头、裹脑、云、砍、崩、挑、点、抹等。而‘单刀看手,双刀看走’中的‘双刀看走’,뀩是说练双刀时,刀法要与步法、身法协调,特别是步法要清楚、利落。”原罪不知何时手上又多了㋾一把刀,边说边╦示范给逍遥叹看。

      “最基本的,完全悟透了,那么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能自如应对了。世上事其实很简单,越复杂,뤅确实很华丽,但其实很多时候华而不实,ਧ破绽反而更多,但这世间的高智慧生命,最喜欢的却是这最华丽的招式,并且越来越复杂,随着来的。。。”一路上,原罪不断地向逍遥叹讲解示范着。

      “前辈,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뙷为何告诉我这些?晚辈还没自恋到自认为只要见到自己的,都可以做自己师傅,都能倾囊相授。”逍遥叹安静的听着原罪的教导,提出了一些自挕己的建解和疑问,等侕原罪说完后,提出了自己最大的疑问。

      啖 “因为我们是同类啊!”原罪理所当然的说道。

      “同类?”这一次把逍遥叹给␨惊的,暗影和玲珑等也迷茫啊。

      “算是吧。。。这黑色的物质,你应该很熟悉吧。䞄。。没错,它就是与星力完全相反的能量,你彠们好像称之为煞力。你们并非本时空的存在,却诞生뎉在煞力的地域,可以ᗾ说是第一批由煞顢力产生的生命。而我,说是生命,但其实并无生命所有的特征⮰;说不是生命,但我却可以和你们拥有生命的存在交流。。。我没有喜怒哀乐等情绪,拥有的只是按担照大意志的命令,认真贯彻执行而已。。。我的身体窇完全由煞力组成륓,所用的力量、法퇜术等也一样,来自于煞力,我的栖身地,也在煞力的地域深处㳟。因此说你我是同类,并无什么不对。”原罪眼神迷茫,逍遥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奇怪就奇怪在,自己也不知道奇怪在潣哪里。

      “前辈,你刚刚说我们是第一批由煞力产生的生命,那么,能Ể否相告,如今除了你我一行几人外,还有多少位族人?”逍遥叹听到原罪所说的话碸,又联想到了还在进行的战争,想到了一个可能,因此出口௞询问道。

      ⪮ “多少位?唉!你还不了潢解这个世界的规则,因此说出这句话也不奇怪。嗯,该怎么说呢?算了,徹有些事情你现在知道了也ꈥ没用,对你有害无益,那我还是说最简单的吧!世间的所有的事物,都存在对立的两面。。。没有,只是你没发现而已。有鷟光,必有暗;有酷暑,必有严寒;有生,必有死。如果把永恒之塔的生命所修行的星力当成是正的话,那么我们所在区域所使用的煞力就是퐖负,谁也离不开谁,谁也无法消灭谁。既탐然他们生活在光明处,那么我们只能躲在黑暗中。他们可以拥有生命,可以从弱小变成强大,可以从无到有,自然也将受到限制,生命不是用来挥霍的,有生必有死。而我们所在的区域,是不存在生命的,也不ꚗ可能诞生生命的,没有生也就没有死,意味陠着永恒存㒶在,这也是他们一直追求的。但㚶当拥有生命者越过那条红线,平衡将被打破,例外便产生了,也就诞生了我们。例外永远是例外,不可能成为普遍的存在,你觉得还存在其他的和我们一样的个体吗?”

      “也许这世上真놙有神。。。但绝不会是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