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免费影院

      清霜再次光荣的昏迷了。

      男子回到正屋收拾起了碗筷。用扫把轻轻扫着地,又动作干净利落整理东西。

      收拾完这一切的男子,站在院子里看着东屋,似乎隔着墙壁看着里面的清霜。依旧沉默寡言。然后练起剑来。

      京都!

      太子殿里,此时的太子已经是皇上了。穿着黄色的龙袍。头发盘起。显得赶紧利落。

      李清晨,也就是商国的新皇此时此刻正看着窗外。

      “殿下!事情已经安排妥当。据传报,公主已经跌落山崖。不确定有没有身亡——”暗卫说道。

      “玄一!”李清晨问道“你跟着本殿也有十几年了吧?”

      “是的!”玄一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殿下为什么这么问,一般这么被殿下点名的不是死了就是发配边疆了。

      “去帮本殿做一件事情!”李清晨接着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死,你去私下里查一下,如果公主还活着就~”比划了一个杀的动作继续说道“不要留下把柄,顺便把这个处理事情不利的宫女也给处理掉。”说着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尽然留下了这么大的漏洞,本殿派出去了那么多人都是吃白饭的吗?”

      风雨殿中二皇子此时也接收到了清霜死亡的消息。二皇子怒火焚烧,一把扫过桌子把上的花瓶摔个稀巴烂。

      “公主怎么死的?”二皇子怒声问道。

      “听说是跌落山崖。”侍从小心翼翼的回答。

      “跌落~怎么跌落的?”二皇子看着眼前的男子“我不是安排了人看着她吗?那群人呢?人呢?”二皇子怒声道。

      “都死了!”侍从额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

      “都死了?呵!”二皇子凄凉的惨笑“那太子的人呢?总不会也死了吧?”

      “太子殿下的人也都死了,除了公主一开始留在风城里的人,其余的都死了。”侍从回答。

      “那可找到公主的尸体了~”二皇子问道。

      “没有。”侍从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二皇子一眼“根据夏国的细作汇报,是接迎公主的那一组士兵遇到内乱。另一批夏国士兵对他们狠下杀手,公主在逃亡的途中被人追杀,不小心跌落山崖摔死了。据当时的士兵说,山崖很高掉下去没有活命的可能,更何况第二天之后连着几天都是雷电大雨。即使没摔死,也会在后面几天冻死。那一片经常有熊,老虎还有野猪出没。公主看来~看来……”

      “必死无疑是吧!”二皇子的身体踉跄了一下扶着椅子坐了下来。

      “呵呵哈哈哈!”二皇子有些失心疯的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哭了“我不应该同意她去和亲的。”

      此时的二皇子脑海闪过那天晚上散了宫宴,清霜走在前面的样子。

      泪水再次划过微微哭泣而低声抽搐的脸庞。

      “去找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不相信她就会这么的死了。她命硬,我相信她。”二皇子说着擦干泪水。

      ……

      再次醒来的清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自己肯定是再一次的被那个男子所救,可是男子表现出的冷漠又让清霜感到心寒。自己不适合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虽然男子没赶自己走,可是男子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距离感,让清霜都觉得有些寄人篱下的感觉。

      如果这话要是让认识男子的所知道,一定会把清霜骂的狗血喷头。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男子对谁这么好过。毕竟男子可是出了名的杀神。别说像清霜和男子这样顶嘴,要是一点不让男子满意的话,兴许就人头落地了。更何况还像这样喧宾夺主的躺到了男子的床上,要是一般人早就被男子喂了山里的老虎。

      “起来把药喝了!”男子说道。

      清霜看着眼前的男子笑了笑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啊?”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冷声道“没有为什么!”

      “你一直都是这么冷的吗?不会到现在都没女朋友吧?”清霜笑着问道。

      男人的神色冰冷中甚至有些不耐烦。“赶快把药喝了?”看着清霜,神色认真的说道“需要我喂你吗?”

      清霜笑了笑。看来这个男的不正常,对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笑着笑着突然又觉得可悲了起来,自己到底长的是多丑啊,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这么久,这个男的竟然没想法。

      “笑什么?”男人问道。

      “没什么!”清霜抿着嘴。

      “既然没什么那就把药喝了。”男子再次说道。

      清霜用力坐起了身子。接过男人手中的药喝了起来。

      喝完撇撇嘴“苦!”

      “苦就对了!”男人说道。

      “我想把衣服换了。都好多天没换衣服了。”清霜露处袖子自己闻了闻。

      “好!”男子说完转身离开,没一会儿拿了套衣服进来,是男士的。递给清霜之后带上门出去了。

      清霜把自己的衣服换下来,里面什么也没穿,只是把衣物直接套在身上。由于男子的个子比清霜大很多,以至于清霜换好了之后扶着床站起来。衣服还是拖着地,并且拖了很长的一节。

      “进来吧!”清霜说道。可是等了一会儿,男子依旧没有进来,清霜只好虚弱的扶着墙,一点点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清霜正看见男子又在劈材,其实这时候的材已经足够多了。清霜走出门口“这件衣服大了,容易绊倒。”

      男子听了清霜前半句话,还没理会,可是后半句话让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来,回到房间拿出另一套青色衣服修修剪剪。

      “你还会修衣服啊!”清霜有些惊讶的看着男子正在缝合衣服的手。针脚叫一个整齐,就如他这个人一样看着就让你人很养眼甚至突然间那么一瞬间有这么个念头,不如把他拐回家如何。

      男子被她那炙热的目光看的发毛。停下手中正在缝合的针线。“看着我做什么?”

      清霜讪讪的笑了,没说话。

      男子看了一眼清霜,低头继续缝合着。

      “我什么时候才能好?”清霜找着话题,掩饰着眼中的尴尬。

      “听话,会好的快一点儿!”男子回答。

      “我见过别的人也受过这么重的伤,吃鸡吃盐都没事!”清霜再次开口。

      “你和他们的体质不一样!”男子头也没抬的继续回答。

      “有什么不一样?”清霜有些疑惑,看着男子。

      “身体太弱。体质阴寒,容易招鬼邪!”男子回答。其实男子没有说的是,和那些食物相冲的其实和清霜最近喝的药有关系。

      “别说的这么吓人,我最怕这些玩意了。”清霜瞬间打了个冷颤。

      男子不在理会清霜,过了一会儿衣服缝好了,男子递给清霜。

      清霜接过,应了声谢,就回屋里重新换了下。别说,男子修改的衣服正合身。穿着很舒适,大小也刚好,倒是令清霜诧异的是,看着普普通通的衣服,没想到料子这么好。和宫里二皇子所穿的料子一个等级,清霜看着衣服思索着。

      此时的男子已经做好饭。看着发愣的清霜叫到“在想什么呢过来吃饭!”

      “是我只能喝粥吗?”清霜看着面前的粥问道。

      “是!”男子淡淡回答。

      清霜拿起勺子吃了起来。有了昨天那个教训不在像昨天一样,提些要求。

      “你叫什么名字?”淡淡吃饭的清霜忽然想起自己从来都不知道救自己的这个男子叫什么名字。

      “你没必要知道!”男子冷淡道。

      “连个名字也没必要知道吗?”清霜问道。

      “是的!”男子淡淡的回道。

      果然是毫不近人情,吃了一半的清霜,看着还有半碗粥的碗,在也无法下咽。怎么咀嚼嘴里的东西都没了滋味。“我吃饱了!”清霜说道。说话的语气中有些失落。男子虽然感觉出来了,但是没有理会。

      清霜径直回了屋躺在床上休息着。。

      这一夜半失眠,这还是清霜这几天多次体会这五味杂陈的心里。

      就这样几天过后清霜的伤和病都养的差不多了。在一次吃饭中。清霜对男子说道。“我要走了!”

      男子手中的碗筷微微停顿,然后继续夹着碗里的菜,淡淡的“嗯!”了一声,没在说什么。

      清霜看着男子和往日没什么两样的表情有些失落,或许这些天已经习惯了男子的存在,又或许是刚来到这个世界突逢变故,所以才习惯男子的存在。

      清霜微微苦笑一番,果然就自己最多愁善感。

      “这把刀给你,这一段时间的费用!”清霜把刀放在桌子上。

      镂空似的花纹,精致的外壳,刀这么近距离的靠近男子似乎欣喜的发出微微的鸣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