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弄天天日

      张小凡朝灰虩毛猴子叫了几声,没能叫下来。只好对旁边大黄喊了两声,让它暂时住嘴,而后也跟着走过来。

      正听到封亦与滚滚说话。

      张小凡奇怪道:“师兄,你的灵兽能听懂你说话吗?”

      封亦笑着道:“大黄狗活得够久,都能通人性堨、懂人言,灵兽뜡乃是精怪之属,﫥都修出了妖元法力,懂人言不算奇怪吧?”

      张祶小凡恍然之余,也大感意外,看着那憨态可掬、满脸无害的滚滚,道:“原来,它这么厉害的吗?”ᄃ

      封亦道:“当然!陶矢可是很厉害的。”他伸出手去,在滚滚脑袋上抚摸一把,再度说道:“走了哦,还没吃够吗?”

      “嘤~!”

      滚滚回了他一声,口里訮的食物却没舍下。张小凡看着滚滚啃食黑鋞节竹竹笋,犹如寻常,听着“咔嗤咔嗤”的뾤声音,莫名竟也有种“竹笋会不会很好吃”的错觉。

      当然,他很快清醒地意识到“黑节竹”是何等坚뫘韧。

      “师兄,它连黑节竹的竹笋都能潷吃得下,果然不同寻常!”

      别说张小凡,封亦也很是意外。甚至捡起根竹笋,用力掐了一把,发现那竹笋远比寻常쯠竹笋坚韧婌百倍。虽不一定及得上成熟的黑节竹,可却不是能轻易被咬动的。

      “你倒是有副好牙口!”封亦哪能不明白➚她的心思,笑着道,“我便再为你采集一些竹笋储备,总可以走了吧?”

      “嘤嘤~!”

      滚滚这才满意地爬起来,丢掉爪子上的竹笋,顺着封亦的脚几下爬到了他肩膀,化身为嘤嘤哼唧홊催促的挂件。

      欸 “师兄,我回去为你拿柴刀来!”

      封亦见说,连忙叫住张小凡这老实人,道:“只是采些竹笋,没必要那么麻烦——”便见他手诀一引⊄,张小凡只听到一声剑鸣,封亦背后腾起青䡝光,唰地轻松斩断了面前几根竹笋。

      张小ₖ凡憨ಋ笑挠头:“也是啊,师兄有法宝在身,倒用不上柴刀。”

      不多时,收集了足够多竹笋的封亦,向他告别:“张师弟,后⡻会有期了!希望师弟有闲,也到我朝阳峰一游!”

      ꡫ 随后剑光一起,在林中平地激起风浪后,霎时入了长空之上。

      封亦御使仙剑,越飞越远了。他在心中回顾这一次拜访,颇多感悟。 截

      陶矢로姑蚵娘靠着封亦的脑袋,回望着满目青翠的鰰大竹峰,一时也有些惆怅——别了!满是香甜可口、又极有嚼劲美食的地方!

      졳 不过等她看到那一大堆打包带走的黑节竹넣竹笋,又眉开眼笑那般哼唧起来。

      濾 ——

      朝阳峰,近来变得勤勉而紧迫。

      封亦也很快知晓了缘由仨——朝阳峰参与此次“七脉会武”大试的名额,将会在门内比试中挑选出来。以往每届大试,每一脉只有四个名额,难得这一届规则有了改变,众人自是摩拳擦掌,都想努力争取一Ṅ下。

      封亦对此没有太过在意,是从听得大师兄、大师姐以及申天斗师兄三人不参与比试起的。

      乃是他觉得,师父既然知道了他目前的修为,应当便不会让他参与其中了。

      整个朝ﴷ阳峰땁都忙碌了起来。

      不管是师父商正梁,还是师叔佟正宁,都㌜抽出时间,每日精心指点弟子修行——唔,当僠然,清渊峰那驈位师叔,自是仍然沉浸在剑坊的毁坏与重建之间乐此不彼。

      对于师父商正梁的亲自指点,朝阳峰一众都十分珍惜。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一直聆听他的指点,许多师兄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便是如徐明、江枫这样的门中后起之秀,也只被允许受了他三日指点,便被赶回了뇐逐霞峰。

      商正梁毕竟修为最高,他对每个弟子的指点都能一言中的,使其获益无穷。封亦回山之后,只是跟着师父修行几日,便感觉“少阳剑诀”停滞不前的桎梏,明显有所松动。

      ♍只待他彻底ꈵ消化这些感悟,ꨊ便能再进一步。

      眼ⴿ下还剩能跟着商正梁修行的,只有封亦在内四人。 䔘

      又一日。

      商正梁将“太极玄清道”修行诀窍与感悟,一一讲解指点之后,忽然开口,竟是让弟子回去自行修炼。只在最㱷后,叫住了封亦,将他留了下来。

      走出朝阳峰的讲道之所,楚誉宏三人神情各异。밢

      申天斗性子较直,藏不住话,没几步便感慨道:“师父对小师弟,还真是宠爱有加啊。”

      穆蕙秋听出些许意味,以言语岔开道:“师父连日传道,许多感悟尚未全然领会,正好借此时机融会贯通。你们觉得呢?”

      还是楚誉宏跟随商正梁最久,明白삒师父的深意,没有藏着掖着,径直道:“师父既然让我们离开,自有师父的一番즕道理。或许,在师父齺看来,接下来的内容已然不适合我们再听,便如其他师弟那般。”

      申天斗听出言外之意,惊疑不定:“大师兄,你该不会是觉得——”

      楚誉宏沉默片䕵刻,叹道:“也许,在师父眼界里,小师弟已经走到咱们前边去了。”

      둿 申天斗皱着眉,有些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小师弟才上山多久?”

      穆蕙秋感叹地看他道:“申师弟,你应该很明白才对——修为高低,很多时候ꝏ与入门早晚其实并无ঃ太大干系的。”

      此时。

      讲道传法之所。

      封亦见师兄、师姐全都被师父청赶走,却랬唯独叫住自己,意外之余也不由隐隐期待。往日里,每减少部分人,师父讲道传法的内ꕙ容便会深入一分。师父唯独留下他,难不成还有更加深奥的法门传授?

      果然,婅等了一会儿,商正梁再开口传法时,说的竟是“少阳剑诀”最深奥的一些理论、法门。封亦最善这套剑诀,本就修到了精深处,此刻再听,顿时如痴如醉,心中诸般想到的、没想到的疑团都烟消云散。

      等到传法结束,封亦沉浸其中,半晌方才回过神来。

      私底下比对,封亦发觉如自己将这些领悟、法门融碡会贯通,恐怕“固少阳剑诀”会臻至大成!单论剑诀威能,都可提升一成到三成不定。

      ﰋ只是如此一来,封亦又不禁心中疑惑:“师父,似这般大道,您方才为⟉何不让大师兄他们也学习呢?” 㝡

      商正梁饮了口茶,润了润喉咙。 歨

      见封亦从思索中醒悟,第一句话竟是问出这个问题,不由得白眼一翻,瞪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道为师不想直接叫他们将诸般神通都学去么?哼!所谓悟道,唯有一己亲历体会,方能真正领悟。正好比禾苗结穗前的春雨、瓜果成熟前的阳光,指点,只是催化而已。若实力不到,揠苗助瑯长,会是什么后果你不想想?”

      事实正是如此。

      啜传给你,你学不了,才是祸害!

      修真为何极重资质?因为资质上佳者,往往能很短时间里达到别人需要一生才能达到的高度。

      封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道:“那师父如何便能断定自己可以学呢?只是修为更高的缘故吗?”

      商正梁摇头:“修为是根基푂,㍛却不是最主要的缘由。”他目光落到封亦身上,笪似有些感慨地道,“若非你有足够的心境支撑,为师早便让你出去了!”

      封亦心中一动:“您是说,‘玄妙境’?”

      “不错。”商正梁犹豫了一下,道,“眼下告诉你也无妨,你领悟到了‘玄妙境’,至少修行到‘上清境ǫ’前,是不必担心境界问题的。——或许你没感受到,这閨几年,安稳许久的天下,再度显出动荡的端앟倪。”

      “便如青云山脚草庙村那场血案,便如你在益州发现ڏ的魔教踪迹!”

      “这天蚨下,指不定便又要不太平了。”商正梁神情罕见地沉重而严肃,“眼下弟子一辈里你修为最高,为师不得不寄予更多的期待与重担在你身上。须知乱世到来,唯有自身的修为实力,才ꨍ是你最主要的依靠!”

      封亦听得面色凝重,深呼一口气,郑重地道:“师父,弟子明白됍了。弟子定会勤勉修行,绝不懈怠!”

      毕竟,比起商正梁还只是隐隐猜测的判断,封亦可是知晓接下来的诸般大事!

      魔教复出,正魔相抗!

      如此风云际会,封亦自不会以为眼下自己这点实力,便能应付那复杂局面。当即俯身行浫礼,道:祦“师父,弟子这便告退——”

      “别急。”商正梁捋了一下胡须,双目中精光一闪,道,“为师多됳番思虑,打算冒进一些也罢,且先传你更深一层的神通!”

      封亦呼吸一下子变得不受控制般急促,道:“师父,当真?”

      뀖商正梁呵呵一笑,没直言,琚反倒考较起来:“你也练了好几年的‘少阳剑诀’与‘气剑决’,以你对其领悟,不妨大胆推测一下。”寠

      “少阳剑诀”与“气剑决”吗鬤?

      封亦回顾种种,沉吟一阵,谨慎措辞地道:“嫺师父,弟子修行这两种神通,的确感悟颇深,也有许多疑惑。您看——”他并指如剑,真元流转间,指尖陡然䙒冒出一缕灼灼火焰,一时室内都有所升温,可见烈焰之威!

      “弟子分明勤修的乃是剑诀,蕴熅养剑气深入之后,竟不自主地使出了这般超乎剑气的烈焰。它似乎并不属于‘御剑’之属!”

      “起初弟子还不能分辨。可前一次去大竹峰拜访田师叔,与田师叔座下宋大仁师兄切磋论道,让弟子一下恍悟——这好像是‘通玄’的手段吧?”

      傖商正梁露出笑容,神色间颇多赞誉。

      “你的确很敏锐,封亦。”商正梁道,“没错,‘玄炎’的确是剑气衍生,乃‘通玄’手段也。不过你也不必担忧,修行‘玄炎’,算不得分心他顾。因为在‘玉清境’修为,少阳剑气本就只能依凭三式神通使出。更高深的手段,不止需要更高深的神通法门,也需要你具备更加高深的修为才行。”

      “从‘少阳剑诀’与‘气剑决’㚫起始,下一阶段的法门乃是搝‘上清境’的手段。此二者进阶法门,分别对应的是‘天剑诀’与‘怒剑诀’。以你眼下的륪实力,有心境加持倒是可以尝试修行,这也是为师留你下来的主要薎目的。”

      “你的天赋当真不一般。”商正梁叹道。

      ⶻ “为师此前确实没想到你竟能在修行剑诀之余,自行便领悟出‘玄炎’来。道家烈焰之术,乃五行之火,有‘玄、极、真’三阶之分。你在‘通玄’一道,也颇有天赋,却是不好搁置浪费。”

      商正梁沉吟着,少桥倾,他道:“这样吧,为师应承于你,若是你能兼顾修行,将‘玄炎’修到‘极炎’,为师便考虑传授你‘通ᙓ玄’之中的雷法!”

      雷法!

      觻 “神剑御雷真诀”吗?

      封亦激动得心绪难以平复,可他偏偏又保持着理智。

      墐 半晌,他艰难地开口道:“师父,弟子若是既修‘煾御剑’,又修‘通玄’,会不会分心他顾,反而使自己的修行柨杂糅不精呢?”

      “哈哈哈!”商正梁大笑,眼中欣慰之意溢于言表,“封亦啊封亦,你能说出这番틍话,为师便䊾知道足可放心了。”

      ￯ 笑过之后,商正梁神色一正,双眼中迸发出深邃猿的精光,他道:“你既然有此疑惑,那为师便再正告于你一句吧——‘修元’、‘通玄’、‘御剑’,青云三系神通从来不是分离孤立,而是并列一体!你明白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