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行智慧出行app下载

      不焴过这也很好理解,北部证券注定是一艘要沉入海底的破船,没人会心甘情愿地陪着它殉ꧭ葬。

      范伟进心下唏嘘,他心㐤里清楚,戡志东隴并没有逃过北部证券崩溃的泥潭。

      北部证券是国有控股的大型券商,想辞职并ᐚ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说别的,就是一套佊官面읊程序走下来,没个十天半月,想都贛不用想。

      尭 尤其是对于戡志东츽本人而言,一家大型国鹟有控股的证券公司老总,在当前这种情况之下,想靠嘡辞职摆脱困境,无异于痴人Ɑ说梦。

      范貔伟进清楚的记得,二哥说过戡志鮡东到底还是没能从緵北部证券的泥潭中脱身。

      虽然一个多月后,他的辞职申请被批胍准了,不过戡蛟志东并没有逃脱制裁,一年后他因涉嫌操纵证券价格被收押。

      戡志东只被关了21天,然后被取保톪候审,两年后,这事情以一种十分诡异茯的方式结束了,检察院鰷做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留给人们无限的遐想。

      范伟进暗暗警醒,金融市场从来都不是平⃐静的所在,成败也ף不是듩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戡志东的经历就是做好的证明,他也曾春风得意,甚至在327国债事件中,戡志东因为去香江出差的原因궥,竟然意外使得SY证券逃过一劫。

      说起来也是令ે人唏嘘,在327国债事件过后,券商教父灌金生入狱,韦文渊去职下海,只有戡志东一个人安然渡过。 

      327本身就存在很多质疑,它使得ꦬ国债期货交羯易停滞了18年。

      这场多空较量的赢家赚的盆满钵满,输家要骖么远遁他乡,要么锒铛入狱,不过真正的输赢却要ꏹ等多年以后才真正见分晓。

      范伟进却清楚的记得記二哥说过,事情的结局远뻀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美뎡好。

      327国债事件中,四个最大的资本赢家分别是韦东、元宝璟、邹正毅以及陆汉,这几人一举实现资本的原始积累,随后都各自成为称霸捹一方的成功人士。컫

      俗话说ҥ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范伟进却是听儿歌说过,这四个最大获利者最终的结局却异常的凄惨,㑚落得个三死一坐牢的窘境,很是让人唏嘘。䶦

      随着北部ᇻ证券挪用证券保证金的秘密被揭开,整个金融市场发生剧烈地震动,不光是北部证券的客户紧张,与之有业溣务往来的证券公司和银行也纷纷躺枪。

      新闻上的财经新Ⴧ闻中,纷纷报道北部证券面临巨大的危机,大量委托理财客户上门索要投资本金和收益,对一↪家金融公司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这种情豵况更糟糕了。

      范伟进知道,一切삝挣扎注定都是徒劳的,北部ੁ证券已经必死无疑了。

      这两年北部证券自营业务损失惨重,资金亏损巨大。

      暭 䶑 Җ自从戡志东接手以后,为了摆脱这种局面,他不得不尝箙试干起老本行,操纵股票价格、挪用客户保证金、豪赌二级市场,并把希望放在了自营股票上面,结果大盘持굿续走低䳟,公司的另亏损愈发严重。 쐑

      范伟进清楚地知道,事情已经不需要他再틇插䭝手,冷眼旁观即可。

      北部证券现在面临两种选择,要么承认财报作假,要么承❱认挪用了保证金,不管Ꜻ是哪一种情形,都不是那么好脱身,它们必定会引起监管部门跟投资者的质疑。

      当然,现在这一切都輍跟范伟进没有关系了,他现在得把精力更多的放在学校里。

      新的一周,离专业英语认证的考试时间不远了,他也得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

      范伟进偶然听到一个消息,张领导出갛院了,已经回到了学校。

      他不是医生,不知道心绞痛是ꓝ个什么毛病,不过两人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也不用去操那个闲心。

      范伟进不担心张领导会找他的麻烦,最起码短时㲩间内不用担心,张教授好歹是个知名的学者,必덭要的脸面还砀是要的ਬ。

      秥至于以后的麻烦,范伟进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他手里还握有一个张领导的把柄,虽甪然是“莫须有”的证据,不过“莫须有”有时候比起真材实料也差不了多少,尤⑏其是当某人想爬到院长位置的关键时刻揇。

      当然,不到撕破脸的关键时刻,范伟进是不会主动找麻烦的。

      上午的课刚结束,孙光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已经到校佑门口了䤹,范伟进只得带着严沁去接他。

      “他㽸怎么这会儿过来了?”

      严沁坐在自行车后座上问道。

      “我让他去开个证券户头,估计是为这事找过来븢的。”

      严沁好奇地问道:聭

      “你不是已经开户了吗,还让他又开ᇨ户干嘛?”

      “我准备多菉弄几个证券账户,这样以后操作起来安全点。”

      “你不会是准备做违法的事吧?”

      쑨严沁一惊一乍地问道。

      范伟进心里一惊,连忙ꆢ说道:

      “你可别瞎仭猜,没有的事,怎么可能呢。”

      他这会有点心虚,不过也只能这样说,不쵷然徒惹严沁担心而已。别

      果不其然,孙光明果然是为此事而来,刚一见面,他就兴奋地说道:

      “䃷小进子,我都뽃弄好了,都是按你说的办的。”

      范伟进玡笑着说道:

      “不用这么赶,还没吃饭吧,咱们先去吃饭,其他的回头再说。”

      孙胖䇝子明显很是兴奋,一路上都在说着开户的事,范伟㈷进只是配合着说上几句,当⵽着䑽严沁的面,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䥹小进子,纠你说的那家公司可真不好找,䏹出租车司机说知春路⫚上就有Ƕ现成的证券公司,你为啥让我单单去那家啊?”

      范伟进对他使了个眼色,说道:

      “咱们先吃饭,一会再说。籯”

      接下来的事情有点麻烦,范伟进不想췏严沁跟着㜤担心,暂时还是瞒着她比较好。

      孙光明也不傻,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立马换了话题,说道:

      “我跟你们说ꈦ个稀罕事,ᝦ你们知道吗,这燕京城里还有一大片ﭜ庄謻稼地,那地段比我学校位置还好。”

      严沁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好奇地问道:

      “真的假的,你不是骗我们吧?”

      孙胖子顿时嘚瑟得不行,正准备吹嘘几句,范伟进却插口解释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