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记录世界官方

      看着诏陈子荣这么快就入定开始吐纳灵气,巫神色샇复杂的叹了口气。曞

      天才就是用来让大多数人明白他踨们为什么᦯普텍通的。

      他完全理解修行的法嶿门用了一天,第一次纳炁入体是三天以后的儭事情了。

      有些事情不是理解了就能马上做的到的,需要时间去熟悉去掌握。

      陈子荣半个时辰解读法门,没有任何摸索熟悉的过程立即就纳炁入体。这种事情别说见,连听都没听过퀈。

      鏆 对于部落多了一个这样的天才他很开心,由衷地感到锜开心。

      可不知道为啥,开心憏过后心里总觉辸得酸酸的。

      最近也没吃酸果子啊,奇怪。

      彩雀的修行速垴度就比较正常了,用了差不多一天时间才吃透法门的ᣉ原理。

      但生性活泼好动的她就是个坐不住的人,足足㓶用了五天ﲹ才成功纳ዦ炁入体。

      而此时的陈子荣已经完成第一次小周天循环了。

      人体共有十四条经脉,打通一条完成一次循环就໙叫小ᨍ周天循环,打通最后的任督二脉完成十四条经脉的循环就叫大周天循环。

      呞 当然了,大周天뒌循环仅꘭存在于设想之中,自这门修行嵊方法开创至今从未有人达到过。

      巫之前的修为是打通了五条经脉,吃了水精果之后打通了第六条。

      듃就这他的修为也已经排在历史前列了。

      至于打通十四条经脉之后怎么办琍……他们燂还没Ȋ想那么多⹊。

      毕竟打通十四条都只是猜想从未有人做到过,后面的暂时不在考虑范围内。

      陈子荣只杌用五天䙺就打通第一条经脉,并不是他资质有多高,主要是第一条最容易쵠。

      越往后越难。

      想打通第二条经脉,必须要把第一条经脉填满真元,达到‘满则溢’的程度,用‘溢出’的那一⯾部分一点点打磨。

      第二条经脉打通之后,真气的质量会提高,用更容易理解的话来说就是会提퓚纯、压缩。

      ࠶原本‘满则棚溢’䓈的真气会变得连第一条经满都无法填满앣,必须要重新填满第一条,再填满第二条,才能冲击第三条……

      不停的重复这个过程,没有别的技巧和门↍槛,㻼就是水磨工夫。

      看起来简单实则很难,每打通一条经脉所需的真气量虽ゥ然达不到几何倍数的增长,但增长幅度也非常吓人。

      陈子荣也问过为什么不暡用天材地宝增加修为,这玩意儿虽然难找,但经常出去转챹转总能碰到的。

      巫给出的﷨解释是,天材地宝增加的那矴些真气不是自己一点一滴打磨出来的,操作起来没有那么灵活,必须ꧭ要花很长时间来打磨。≵

      如果连续服用天材地宝,会造成根基不稳,容易出现灵气暴走现象。别说䗬什么打通下一层经脉了,能不能正常使用都是问题。

      他服用水精果ు实力增加到六脉,但需ﮇ要用许多年᜙才能完成打磨,在这期间就算再遇到天材地宝也只能干看着不能吃。

      总结下来就是繬,天材地宝묮确实能辅助修为,也确实能节约大量时间,但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䠒考虑到这东西能提高人的资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给合适的人使用为部落增加一个新巫,很少会有人胚专门靠它来提升修볯为。

      巫说的大气凛然,但在岳山听来就是一个意思,弱小贫穷。

      人ﶕ类数量少实力较弱活动范围小,㖞能遇到天材地宝的概率就低。偶尔碰到了也会用来增加新巫,而不是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那样万一巫死了,传承断绝部落就没了蝎。

      很现实的想法,홀但绝对没有什么问题ﻐ,甚至可以说是最无私⁕的想法。

      修炼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当境然,这一点因簐人而异,有人就有完全不同的想法,比如彩雀。

      輸“玄阳,我好了,你还没好吗?”

      “……我也快好了。陰”

      収“你怎么总是这么慢啊,好烦。”

      “这么舒服的事情难道不应该欲罢不能吗,为什么烦。”

      “舒服?哪里舒服了,我腿都麻了。”

      “胡说八道,修行的时候真气会强化身体怎么会腿麻,你就是不想好好修炼。”

      “哎呀,真的腿麻了,咱틧们出去走走吗。山谷里修建了好多木屋,我也想去要一间。” ૡ

      “好吧好吧。”陈子荣知道自己要是不陪她玩够了,今天也别想安顱心修炼,无奈的起身道。 꾞

      “玄阳你真好,快走快走,一会儿木屋都被抢没了。”彩雀一下从地上蹦起来,拉ᡞ着他就往⣀外跑。

      陈子荣含笑跟在她ᡧ后面走出山洞。

      事实上他并不讨쾑厌彩雀这样强拉着他玩,甚至还要感谢。

      他太沉迷于修炼了有点欲罢不能的感觉,但欲速则不达修行也要劳逸结癲合,巫也劝过他不能急于求成。 얮

      홧只是这东西好像是会上瘾一般,他总是会忍不住修炼。彩雀拉着他玩,反而把他从这种状态里解救ꀙ了出来。

      山洞外面非常热闹,制作泥塑的、纺麻线的、织布的……扎成一堆有说有笑。

      另一侧小孩子们和二十个来自药部落的年轻男女在打拳。  殑

      药部落是服用药物获得超越常人力猢量的,巫也䶙不知道能不能直接让他们成为巫纹战士,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练拳巩固一下。㬄

      外面干活ߤ的人见到他们两个出来都纷纷打招䲙呼,练拳的人无不用羡ᘞ慕的目光看着他们。

      虽然原始人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心思,但对强者的尊重和崇拜也是最纯粹的。

      巫就是最强的人,是他们的守护神。

      䰉不过他们对强者的၁尊重和崇拜并不是卑躬屈膝的跪拜,而是更加的爱戴和热情。

      蕵比如这会儿就有不少人拿他们两个人打趣,说什么时候忪生孩子之类的。

      봒反正在大家看来,他굶们两个已经是一对了。

      巫的伴侣是另一ᑤ个巫有问题吗?更何况彩雀已经不是一次当众宣布要给玄阳生孩子了。

      对此彩雀完全琈无所谓,一边有ㄳ一搭没一搭的和人打招呼,一边往山下走。 ≞

      陈子荣知道ꢣ反驳是没嵯用的,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舂

      不过现在他脸皮已经很厚了,或者说已经适应了,쌼不会再和当初那样窘迫。

      到了山谷下面,这里已经成为了一处大工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