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清风闲下一句200下蒌

      韩试和他的九名队员站在一起,认真地观看着正在播放的原版视频。

      他们选择的歌叫《无法自已》,赠非常动感炈劲爆了的一首歌。

      韩试没听过,所以此刻听得格外用心,不过看着原唱中不少高难ꛖ度的舞蹈动作,他还是拧紧了眉头。

      朙好在确葘定了曲目,接下来照着练习就万事大吉了。

      但韩试显然想的⼮太简单了。

      队员们看完了₎视频,我看你,你看我,高哲率先开口道:“原唱是三人团,现在我们有十人,在舞蹈上是不是要进行一些改뭣编?”ꔼ

      李青马上点头:“肯定要改编,不然泜站位就有问题。而且我们当中有并不擅长舞蹈的,里面的一똢些动作可能无法完成。队长,你觉得呢?”

      韩试还没回应,高哲倒愣了下,他只是单纯觉得原曲舞蹈不适合,还真没考虑队友的短板问ᆮ题,尤其话题被引到了舞技蹩脚的韩试身上。

      他马上补充道:“我们队里有舞蹈厉害的,也有唱功突出的。我的意思⊼是,把舞蹈改编得ൖ更有主次,能充分发挥每一个队员的优势。慖”

      齐毅ꈡ迟疑道:“时间上来得及吗㯂?沥几天后我们就要上台了。”

      㛱李青和高哲同时点头:“来得及。”

      윷 韩ⷆ试对此没有发言权,只好问剩下的几位队友:“你们觉得呢?”

      裶齐毅分析道:“我赞同高哲说的。比如说,在主歌时,可以突出舞蹈,让舞技好的队员站主位;在副歌时,可以突出歌曲,让唱功好的队员䴣成为中心。总之,利用编排,强化优势,遮掩不足。”

      “还可以设计黔一些个人动作,开场和结束,彰올显፬我们组的新意。”

      郑乐说道:“我没意见띧,你们说的很有道理。”

      鳒 十人大多倾向改编,由队里舞技较好的高哲和⫰李青主要负责。

      韩试心想反正都是一个不会,干脆没有开口。

      李青紧接着又道:“队长,我们还得选出C位吧?”

      韩试头疼,好像确实是쇌。他吐了口气,笑道:“那么接下来就是一个激动人心的环节——选Cente퐀r吧,袋想当的自己举手。”

      韩试本人是没兴趣的,以他的舞技不站C位还勉强能蒙混涣过关。

      九人相互望望,没人动弹,场面有点尴尬。

      郑乐几人完全是폧一副岁月静好的表情。

      韩试琢磨了下,估计都是有点不好意思,↭像李青明明圦跃跃欲试,居然都没站出来。

      繳 作为队长,总得打破僵局煷,他叹口气道:“要不咱们猜拳?点兵点将?⃨或者还是老规矩,投票表决?”

      高୲哲突然出声道:“既然大家都这么谦让,干脆队长你指定好了。”

      队员们都没反应,既ꍃ不同৘意也軽没反对。

      榯韩试不想和稀泥了,索性道:“那好,C位就李青吧。”

      李青明显闪过一丝喜色。

      韩试是真不知道选,选高哲偏向太明显,李青各方面其实挺适合。

      他伸了个懒腰,㨮道:“有人想竞争螵么?”

      众人摇头。

      迷之沉默。

      韩试是卡住了,高哲估计奕看出来了⺤,开口道:“队长,那我们现在分걫Part吧。”

      ꀡ 韩试有些心累地点头。原以为队长就是挑好队员,大家组成一个新团队,然后就是勤鸓勤恳恳地练习,踏踏实박实地过小日子……

      瑼没想到还得分蛋糕,还要分得大家都开心愉快。

      家 高哲分䴠担了他的压力:“我们先每个人都핊唱一遍,然后根据各自擅长的部分,再一起做尽可能合理的分配。”

      韩试抿了抿嘴,振作道:“如果一个人唱랔歌的部分少了,⺖那舞蹈的部分就酌情增加。高音部分、主歌副歌、独唱与和声,全都得捋一遍,你们有什么意见愕,及时跟我说。”

      所有人都唱了一遍后,韩试让队员们说自己的意见。

      高哲又第一个道:“队长的唱功最好,我觉得可以多一点独唱的部分。” 뾏

      队员们都面色不改地同意,齐毅则道:“高哲和李青两方面的实力比较平衡,而且是发挥最稳定的,可䄡以在同时唱跳的Part多分一点镝。”

      잌李青主动开口:“我是Cente஑r,在舞台的中心,舞蹈部分肯定不会少,뷬所以我的唱歌部分应该少一些。”

      在还算友好的氛围下,十人分好了Part,剩下肚的᝴事就墌是练习了。

      在离开练习室之前,韩试道튩:냧“先这样,大㪍家各自好好练习,有问题我们合练的时候再왘调整。”

      ࿯ 回宿舍⊺的时候,高哲在一个摄像机的死角,对韩휛试说:“你应该稍微强势点,至少把控住节奏和主导权懖。不然节目播放时,看上去会显得没有主见,不够担当。”c

      “都是大神,我太难了。”韩试吐槽。

      յ 一是他没这么多心机,二是他不喜欢在自己不会的领域打肿脸充胖子,甚至指鍾手画脚。

      不过他倒是感觉到了高哲几次帮他带动节奏,让自己这一组的情形没有太僵硬。

      根据韩试看来的经验,练习生之间不踩就是心地善良了,毕竟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对手。他有点好奇地问疷道:“你为什么帮我?”

      几天舍友做下来,两人关系还不错。

      覃韩试是有点佛系,高哲是让人不讨厌。 ፞ ষ 高哲捂着心口道:“睡一个房间这么久了晙,我当然要帮你呀。”

      韩试都分不清꺉他是者避开回答,还是确实看在舍友的情分上。

      他嫌弃地挥手道:“别说这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话,我还小,仍然对女朋友抱有美圐好的希望。”

      高哲已经阌笑嘻嘻地走了。

      韩试马上不再多想,这样的相处方式就挺好。

      按周延说的,来这里的练习生一言一行都員可能精心ᕖ设计过⦵的话,他觉得那不是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满怀热爱地来博一个成名的契机;而是一窝积年老妖跑来上演宫斗剧。

      再说,即便周延说的对,韩试也不以为然——他们演⳽的不累,为何我要去猜的很拀累呢?

      韩试想到的是另一个事情:小组Ῥ对决之后就有人要淘汰了,按周延透露的信息,缜他不上不下的,至少还能呆到下一次公演。

      松 与爸妈的通话让他有了一丝的心态转变,为了￉对自己负责,他觉得至少要认真规划一씭下以后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