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房美女直播

      皇帝完全没想到自己做了月老,成就了一段好事ⳅ。他正在主持一场重要的御前会议。参会人员只有寥寥几人,都是他的核心班底,羽林军军司马罗由、羽林军后勤负责人翟兴、赈灾总管郑深,主要议题是粮食问题䴔。

      秠 刘盆子在正中箕坐,这种坐姿在汉朝ꑈ时既不礼貌、又不正规,可是谁让他是皇帝呢?谁让他穿了平角内裤呢?只要无走光之虞,小皇䒸帝想怎么坐就怎么坐。

      풼郑深和罗由二人端端正正地跪蕱坐刹,他们都是受到良好教育的儒者,行为举止自然不会出什么邃差错,尤其是郑深,年纪更大一些,人也更讲究礼仪规矩,身子坐得笔直端正,只有头微微低着,表示对皇帝陛麔下的尊敬。

      最苦的就是翟兴了,又没资格像皇帝一样怎么舒服怎么坐,又不习惯规规矩矩地跪坐鞠,屁股在后脚跟上挪来挪去,身墺子时不时地歪一下,让自己尽可能地舒服些。

      皇帝陛下是老大,当然不能先表达意见,他把议题抛出来,让几个人发表ꁪ看法,在鵇这中间并不插话,而是让手下畅所欲言。

      “陛下,微臣以为此事易耳,征之则可!”年龄最小的翟￙兴率先发言,“吾军自青州始,至此数千里矣,经数百战,屡克兮强敌,不仅未之亡也,反而愈加壮大之,已达数十万㌡之众,何故也?”

      翟兴本来说话就爱拽文,如今是㢪在最高规格的御前会议,当着两个文化人的面,越发文绉绉起来。

      馳一句“何故也”没人接茬,翟兴只好鴿自己接着往下说:“盖因吾军征粮之故也,所到之处,尽征乎民粮以为军用之,民无所食,必随吾军行,此所谓撒尿活泥丸,愈活愈大矣。” ⽘

      他说话不伦不类,意思銘倒是表达清楚了,核心只有一个:抢!继续抢,持续抢。

      这是赤眉军一直以ሉ来的作法,也是他⹮们壮大的根本原因。到哪儿把哪的粮食抢光,抢得当地人没有吃的,留下就是死路一条,只好随他们一道走,走得动的一直跟着,走不动的只好半路饿死,完全是自然发展法,军中虽然爤总是死멱人,奈何新加入஬的뷤总比死去的多,因此军队规模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

      翟兴的鄄话音刚落,罗由就冷笑一声,“听翟曲长这话,不须再赈灾了,那些饥民有了饭吃,便不会加入赤眉军,赈灾之举,岂不是断了军中兵源?”

      䩎 呃 翟兴道:“唉,由着饥民饿死……也不甚好。”

      其实道理说起来容易,实践起来就另当别论,翟兴本性还算淳朴,虽然知道赤眉军的壮大之道,但真让他照做却Ց很难,眼看着成千上万的人在眼前饿死,任一个良心未泯的人都会心肝发颤。

      罗由跪直了身体,拱手道:“陛下,若按翟曲长所봦说掠食于民,则我军与盗贼何异?赤眉贼拥兵数十万,威震天下,却飘零四海,几无容身之处,何也?皆因其暴虐百姓,所过残破,海内怨望。陛下难道要将羽林军变成另一个赤眉军吗?”

      ㉥ 罗由有点激动,连赤眉贼甪都说出来了䒓。翟兴吓得赶紧起身,到门口四处张꿌望,却见班登迎了上来,说道:“都被我赶走了,这几个都是宂自己兄弟,你们就是扯着脖子喊都没事。兴子,军司冩马说得对,什么赤眉军,就是贼!咱们可不能再当贼,你别瞎出主意!”

      罗由接着说道:䅇“陛下,更始帝刘玄已得天下,却不勤政事,不修仁德,纵容臣下横暴三辅,使天下复乱,豪杰四起,亡国只在旦夕之间。前事不远,愿陛下以之为戒,徇大道,行仁义襼,收民心,则天下可定,大事可成。”

      “军司马勿忧,朕的羽林军绝不会劫掠百姓!”都tmd被赤眉军抢光了,想劫也劫不了啊!

      刘盆子道:“朕흇要将羽林军练成秋毫无犯的王者之师,明日便要宣布最新的两大军纪,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第二:不抢民众一粒米。䙽”

      “陛下൦真乃英主也!”罗由避席再拜,折腾了一番才回复原位。럏

      걩 刘盆子心道:“偷个军歌就英主了,老子以后就英给你们看,反正有的是现成的东西,拿来用就是。”

      “陛下,臣以为,粮食虽有不足,尚可勉力支撑。如今急的不是筹粮,而是招兵。”罗由道:“近几日㺆又有数百人欲投陛下,ৌ加入我羽林军,又带来米粮一千担。”

      最近来投的就不止是驻在郑县的几个营了,如今关中一带是쭴赤眉军和更始军杂处的态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日不战,互相攻伐。赤眉军攻打长샃安的主力最为集中猊,有十七八个营,郑县大本营集中驻扎了七个营꿸,陈留营走后剩了六个,其余各营都分散哰在各地。皇帝招羽林军的消息散开后,郑县讏附近的各营头领也坐숹不住了,纷纷送子弟过来。೔刘盆子专门设了个预备营接收新兵,单独训练,等名额够了便再成一军。

      翟兴道:“新兵所带粮食仅够其食用之ઘ,并无余粮赈灾者也。”

      这几日的新兵以外地的居ﱿ多,因路途较远,不便携带粮食,大多带的金银,因此数百人只收了一﹌千石粮,比第一批招兵远远不如。虽然金银大大娋地增꯹多洼了,但是这个年景,有钱未必买得到粮。

      罗由道:“微臣以为,即便一粒米也不带来,仍旧要招兵,羽林ट军多多益善。一者经ࢫ过训练,陛下可得精兵긍数千,此举可壮大声势,不必仰人鼻息;再者䋮待各营头领的子侄都在陛下麾下,则各营皆受陛下所制,到了那时,陛下之旨,谁敢不遵?依臣看来,赤花眉军必将攻破长安,长安城中官仓私仓众多,米粮极丰。陛下只要掌控了赤眉军,粮食便不必担忧。到那时,陛下据关中京师重地,大兴农桑,广积粮草,行仁义大道,天下可传檄ꫥ而定。”

      他的意思很清楚,偶说是招兵,其实是夺权,只要刘盆子成了슂赤眉军真正的老大,打破了长安城,那里有的是粮食,等度过了今年粮荒,明年好殇好种粮,可以进一步争夺天下。

      刘盆子记得,赤眉军进了长安之后,确实过了阵好日子,可只持续了几个月,便又闹粮荒,只好退出长安,继续流浪,先受阻于隗嚣,后败于刘秀,在历史的舞台上正式谢幕─。

      能夺权做真正的老大,当然是好,可樊崇ꈜ等人虽然是大老粗,䣛也不愿轻易放弃手中LJ的权力嗛,逼急了说不准遭其反噬,夺权这事儿只能是慎之又慎。

      “郑先生有何高见?”刘盆子转向了一直没有发话的郑深。訦

      畲 翟兴是皇帝的发小,罗憢由鐯是皇帝的死忠,郑深却总有一种局外人的感觉。錕罗由的那番攅话当着郑深的面说出来并不合适。万一他向樊崇、徐宣告密,对刘盆子大大不利。

      可是小皇帝并不担心,赤眉军一向不待见儒者,儒者也视其为盗贼ᛌ,二者势同水火,若是郑深这种爱惜羽毛的大儒做出这种事,那真会清名丧尽。

      郑深缓缓地道:“陛下,臣以为,为得民心定天ꋨ下计,赈灾还应持续,但如今确有粮食短缺之虞,为解一时之困,臣请陛下动用内库,买粮!”

      刘盆子下意识地摸了摸内裤,买粮就买粮,ᓨ为什么总是盯着朕的内库ঌ? 疑

      确认自己的龙内Ꮸ裤安然无恙,刘盆子又道:“郑先生,你可知有什么商路,可以买到粮食?”

      郑深道:“回陛下,由此向东,陆路经崤函道六百里而至洛阳,为平日之商路,中原之宝,由此进出,若是粮食,大半由大河漕运而来,可如今更始大司马朱鲔屯兵洛阳,据住了陆路通道,铜马帝刘秀盘踞河内,控制漕运,二者皆与我大汉为敌,故此向东之商路不能通行;由此地向南,为武关道,绵延千八百里,虽山路为多,行走不便,但因其直通荆楚之地,向来商旅众多,奈何楚地妰连年灾荒,厵盗贼蜂起,民生凋敝,恐怕难有余粮;此地向西,经长安、右扶风,通陇西、河西之地,其地地广人稀,近年来并无天灾人祸,可谓粮谷丰实,只是眼下大汉与更始㏻激战正酣,道路不通。”

      刘盆子鋌连连点头,心里却有些不耐烦,这不通那不通的你说来干嘛?这些知识分子就爱拐弯抹角,出主意也总整个上中下三策,让他说商路,他就先来了个三不通뮋,直接说哪儿能通不就完了吗?

      郑深又道:“如今四处争战,烽火遍地,商路断绝。要说最富庶安定的所在,应是巴蜀之地,可惜蜀道艰难,转运不便。除此之外,若说还有可通商之处,恐怕唯有向籆北,上郡、北地、安定三郡,未罹兵祸,人烟稀少,但多谷米牲畜,或可通商购粮,虽赤眉军与更始军杂处衭,但多互相据守,不似长安一带日日争战,或可有商路可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