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爱皆是你

      戏才紧紧皱着眉头看着地面,一旁的雷鸟问道:“怎么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戏才说完,便闭上眼༥睛调动神识。从刚才开始,他便有种不安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随着地震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他顾不得节省灵力,全力调动起自己的神识渗透到大地深处!

      ! 越是到深处,神识渗透便越是艰难。戏才双眉紧皱,一动不动地专注着调䜰动着神识。

      좟过了一会儿,戏才睁开眼睛㙗。他反身问道:“你们几个,都有谁会飞?”

      直升机内几人面面相觑,雷쀦鸟举手道:“我会。”

      那扎尔也举手道:“我会。”

      戏才看向照峰,照峰摇了摇头。戏才㯻又拍了拍身后的舱体,高喊道:“飞行员!你会飞吗?”

      “不会!”飞行员高声回应道。

      戏才看向照峰:“你等会跟我一起,我带你飞回仙城!”

      他᧵又转向那扎尔、雷鸟二人:“你们两个⎱现在全力飞到仙城!晝那扎尔,记伞得到癪了仙城后命令任何人不鱳得出城!也不允许有任何飞行器、武人起飞!不得有任何人站在仙城边缘围观,全都到内地去!” ⲏ

      那扎尔虽然疑惑,但是感到戏才严肃的面孔,还是点头答应。Ώ

      戏才看着雷鸟和那扎尔先后跳机飞走,然后才拍了拍舱体,高声喊道:“飞行员!你现在跳机!你跳完了我马上在空˙中接住你!快!”

      几秒钟后,飞行员高声喊道:“那直升机怎么办!?”

      “不要了!”

      “但是......”

      “ӽ再磨叽,你톕就一个人死在这里吧!我只给你10秒!餿10秒你不跳我们就自己走人!”

      张无声双手紧岥紧握住操纵杆,他透过机窗估摸了下现在的高度,额头上沁出谙细密的冷汗。他不清楚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戏才的倒计时没有半分停顿地响起来了。

      10!9!8!혍7ⴶ......

      倒计时声中,张无声咬了咬牙,硬是在空中打开了舱门,在没有降落伞的情况下纵身跳下!

      没了飞行员,直升机机身立刻有了倾斜的趋势。这个时候,一道身影从褴机舱内飞出,它向下画出一道曲线搄,正好接住了跳机的张无声。

      张无声被人提着之后,才发觉他旁边还提着一个人,正是灾难观测部的照峰!

      他张嘴刚想说什么,便突蹚然感到一阵剧烈的狂风倒灌进他的嘴巴里!他猛烈地Ṋ咳嗽了起来,嘴巴罘艰难地闭合上,眼睛彻底睁不开了!

      照峰双手抱着自己的背包,闭着眼睛感受着耳边狂风呼啸。约莫一分钟,洩他耳边的狂风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噗通两声,他和张无声一先一后被人귃仍在了地上。

      他张开眼,耳边却传来了戏才的声音:“那扎尔他们还没回来,你先去通知武人卫队,让所有出城的人全部回来!所有的飞行机器、武人全部回来!仙城边缘不允许有人!”

      照峰定了定神,回到:“我只有命令第四大队的ꘕ权利,没有命令其他大队的权利!”

      戏才看了他一眼,道:“你传达就是了,到綠时候他们怎么决定于你无关,当然了,死活也詇与我无关!”蟁

      他的目光转向张无声,道:“你守在这里,如果雷鸟和那扎尔回来了,立刻联系我!联系方法那扎尔有!”

      ͻ说完,也不管张无声如何反应,他抬起头来,神识扫遍了全城。接着,他身形䖩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在一间帐篷里,丹青拎着装着几卷卫生纸的袋子走了出来。身后,一个有着红色短发的女生拎着一个桶跑了ၞ出来。

      “丹青!别忘了装废物的桶!” に

      丹青脸色一红,她接过ኴ空无一物的桶,微微鞠躬道:“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莉安娜姐姐!”

      莉安笑道:“这些不算什么。倒是你们家,避难也不知道带一些物资,连卫生纸这类的东西都没准备,也太粗心大意了!”

      丹青脸色微红。她和戏才都以为对方会准备这些东西,都在忙自己的事情,谁也没有过问这些事情,结果竟然两人都没有准备!一直到搬迁结束了,两人这才傻了眼!

      紿 她还想说什么,突然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现在篂跟我回家!”

      她抬头一看,说话的果然是戏才。

      “这是女生社区⽟!男人不准进的!”

      丹青察觉到耳边有些动静,高喊了一声。然而她刚喊完,便感觉自己被人提了起来。一个加速,她便感到一阵狂风呼啸!她下意识地抱紧了装着卫生纸的袋子,接着噗通一声,她屁股一阵疼痛!

      ఫ “你干什么!?”

      丹青揉着自己疼得㪀半死的屁股,怒气冲冲地冲着戏才喊道。

      戏才没有理她,吩咐了一句:“你把这些东西和屋子里的床被之类收进你Ᶎ的空间戒指里,等会儿要是事情不妙,我们俩随时准备走人!”

      丹青揉屁股的手掌一顿,她这才发觉戏才的脸色很㏉严肃。安静了ꡟ几秒,她问:“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吗?”

      戏才ব推开门,头也不回道:“照峰说的地幔活动确实会发生,但是到时候随着地幔发生的可不止有火山爆发!”

      他叹了口气,道:“仙城也未必安全!不过还要看一看,仙城能不能守下来!”

      鯃 丹青张了张嘴,又问道:“要是守不住,那这里的人呢?”

      戏才看了她一眼:“要是到了那一步,我救不了所有人!”

      ࣻ丹青深吸了一口气,她低头看到莉安娜给她的卫生纸和桶,想到了这些天认识的一个个武人卫队的成员。想到了这些拥有强大力量的武人们在危机的时候,将自己的力量用在了保鲜、促进植物生长、照明等等在曾经看起来极为可笑的地方,和他们獂一起为了水铃城的百万人口的安全拼搏。他们努力、阳光,一刻ꍀ也不曾放弃。

      “我不走。”丹青语气平静。

      戏才揉了揉眼角,道:“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汚!仙城未必守不下来!”

      “就算万一发生了,我也不走!”丹青语气不变。

      戏才沉默几秒,然后道:“你联系第一ꜟ大队,让水铃城的镇器全力催发!”

      丹青点点头,她立刻拿춧出手机联系起自己认识的第一大队成员。她知道,现在욞不是浪鄀费时间的时候。

      很快,丹青抬起头道:“梵缇娜副队长想知道为什么,还想知道镇器的威压和仙城镇器不会起冲突吗?”

      “地底之下,无数的魔怪正在形成!大地裂开之时,无尽的魔怪大军可能会뉇冲击仙城!至于镇器冲突,你告诉她不用担心!”

      丹青一惊,但是很快便收敛心绪,立刻联系梵缇娜。

      梵缇娜收到消息,稳妥起见,她先联系了第一大队的队长。

      听完梵缇娜的话,那扎尔没有犹豫,直接吩咐道:“按照戏才说的做!”

      梵挟缇娜点点头,起身跑出武人卫队㓰的指挥中心帐篷,来到水铃城镇器所在地。

      水铃听完梵於缇娜的话,回应道:“我明白了。”

      瞬间,᜾镇器水铃的威压铺天盖瑙地,前所未有地全力绽放着它的ﴨ威压!而仙城之内的普通人感受不到任何变化,只有武人卫队的成员才能感觉到峌这种力量如何庞大!

      镇器水铃的突然爆发让不知情的武人卫队成员心中不安,他们可以注意到镇器水铃不仅绽放出威压,甚至在仙城边缘,庞大的神力正在被水铃调ㄌ动,似乎是做好了战斗准备!

      䣃很快,另外一道极为浩瀚的庞納大飪威压在水铃之后从仙城中心扩散开来!武人卫队的成员对于这股威压很熟悉,几ዯ日前仙城降落的时候,这种威压他们就感受过,但是没有现在这样霸道强大!

      雷鸟和那扎尔一前一后落在仙城之上。那扎尔感受着两股威压,他抬头看了一眼仙城外被夷水铃调动的活跃的庞大神力,脸色沉了下去宏。

      “大队长믰!戏才先生说你要是回来了,就马上联系他!”张无声看到那扎尔回来了,立刻跑了过来。

      那扎尔点点头,立刻联系起戏才。

      “所有人都回到城中了吗?”

      那扎尔联系了武人卫队的指挥中心,然后回道:“都回来了。”

      戏才点点头,接着,仙城内部无数的符文渐渐亮了起来。仙城之上,一道模糊的膜渐渐清晰,它倒扣在仙城之上,呈现纯白之色,隐约可见一些庞大的符文组成的神秘图像在这道膜上安静流첋转。

      옪 水铃城无数的居民走出帐篷,他们好奇地看着仙城的变化,啧啧称奇。那扎尔的心戬彻底沉了下去:戏才动用了这种手段,正说明了事情严重到了何种地步! 霊

      “你之前对梵缇부娜说的可都是真的!?”空

      睛他这个时候才有心思向戏才确认消息的真实性。

      “你抬头看看天,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那扎尔抬头瞄了天空一眼,又问道:“那么我们能守下来吗?”

      “这要看这些魔物到底有多强,到底数量有多少了!”

      戏才回了一句,然后道:“我现在驱动仙城逃往远方,离得越远,魔怪的密度应该越低!”

      说完,他有提醒一句:“所有的仙阵都有一定的保护功能,尤其是这种布局全城的!但是仙城的保护能力也是需要消耗灵力的!现在仙城未遭受攻击,所以尽管大阵启动了,但是几乎没什么消耗。但是等一会儿魔物攻来,它们的每一次攻击都需要仙城付出灵力抵挡!”

      戏才盯着那扎尔,认真道:“我想你应该知道仙城对于水铃城的人有多重要!灵力储备对于仙城有多重要!等到魔物冲击到来,我希望水铃城的镇邒器能够全力攻击那些来袭魔物!”

      那扎尔安静下来,他身上一直以来的上位者气势也似乎瞬间消失了。他沉默了讵很久,才默默地问:“仙城没有补充灵力的方法吗?”

      “没有䞀!”戏才断然道。

      “但是你之前手里分明有那种灵石!”那扎尔挣扎了一句。

      戏才脸色沉了下来,他面无表情道:“我可以把仙城留给你们,自己走人!那些魔物想留下我,它们还做不到!”

      那扎尔再度沉寂下喂来,他久久未做言语。戏才察觉氛围不对,问了一句:“有什么难处吗?”

      那扎尔眼睛动了动,他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随即关闭了﷭联系。

      “我去镇器那里,就不在这里陪你了。”那扎尔语气低沉地对雷鸟道。

      ࢁ 雷鸟察觉到那扎尔心绪低落,问道:“要不要暾我陪你?”

      那扎尔摇了摇头,调动自己的神力,一阵狂风卷起,他离开了此地。

      梵缇娜守在镇器所在的帐蘰篷内,她看着眼前水蓝色的巨大铃铛神力翻涌,对于仙城渡过劫难有了充足的信心。这个时候,帐篷的帘子被人掀开样,那扎尔走了进来。

      他心绪低落,看到梵缇娜守在这里,吩咐道:“你出去吧!”

      䞏 梵缇娜知道水铃城镇器的核心便是大队长的母亲,因此也没有多想,点点头귌便出㜙去了。

      ⯘ ㎂那扎尔缓缓地走到镇器前,他看着庞大的镇器,几次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怎么了,那扎尔?”那道温柔的声音再度响起。

      那扎尔咬了咬嘴唇,他突然狠狠地抓了下头发,掏出自己的手机,道:“我再联络戏才一次!”

      收到那扎尔联络的戏才心中疑惑,但是还是튛很快接通了联系。

      “你真的就没有办法?仙城真的就无法缣补充灵力!?”

      戏才当然有,但是他的灵石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他还需要修行,还需要突破!为了回到自己的故乡,他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浪费灵力在补充仙阵上面!

      톅“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