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奇谈>

      瞿婕自十六岁突破到后天武者至镬今已有两年,两年间她的内力虽然精进不少,但距离先天真气她感觉有着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她隐隐觉得没有个十年功夫怕是摸都摸不到那穧道门槛,所以她对着个年龄还没有自己大的余枫心中充满了好奇,因此她才喊住大伯询问余枫的情况,没想到大伯竟然还没自己知道的多。

      没有办法,她找到木棉教练向他问道:“木教鮡练,我看你和余教头挺熟络的,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来咱Ո们武馆吗?”

      木棉看着这位当阳城第一镖局的千金想自己说话,一时间激动的不行,他有些紧张的说道:“瞿小姐,余教头为什么来我们武馆我也不太清楚,事实上我之前邀请他加入我们武馆,只是当时被他拒绝了。这次他突然过来我也有蝨点摸不着头脑。不过他方才私下问过我教头和教头的月钱是多少。”

      木棉挠了挠头,颇有些腼腆。

      瞿婕听见木棉谈起余枫私下问他月钱的事宜,心中已经差不多确⽘定了,果然是想赚钱帮她姐猄姐赎身。

      䒨可是这教头的月钱一个月才五两银子,七百两那得多少时日,这余枫小小年纪就已经是先天武者了,若是将他招来镖局钾。一来不仅能收获到一名先天武者的恩情,豣还能给镖局招来另一名先天武者,镖局多出一名先天武者,那以后接Ẉ到௒的生意肯定越来越好,爹爹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这不是一举两得吗?瞿婕心中盘算着。

      和木棉道过谢后瞿婕就赶f到大殿门口,她没有直接冲进去找余枫,而是站在殿门口静静的摩等待。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余枫从大殿之中走了出来,与馆长一翻交流之∃后他才知道先天武者真正实力,自己的软肋太过明显,那就是过于依赖先天真气,不动武学招式,先天䪻真气的运用太过于单一,一旦遇见先天真气更加雄厚的对手顷刻间他就会溃败。

      他现在就好比有着一箱炮弹,但没有一架炮来发射,只能当做手榴弹来ᏼ用。

      鍦见过馆长那一手先天真气近乎完美的运用,这对他来说就好像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扇名为武学技巧的大门。

      ࡃ 走出殿外,看见门口站着瞿家大小姐好像是在等着他。余枫并没有上前촠与瞿婕搭话,瞿彤之前将柳心兰比作春楼妓女让他心中对瞿府没有什么好感。况且他心中任然觉的柳心兰卖身瞿府做丫鬟就是瞿府利用形势逼迫。

      因此他装作没有看见瞿婕一般就走开了。 滑

      瞿唩婕本以为余枫见到自己会与她搭话,结果却是被余枫无视直接了。他心中有些许恼怒,追上余枫喊道:“余枫,你没看我在等你吗,怎么装作看不见我。”

      余枫这次回过头打量一翻瞿婕,只见瞿婕穿着一身㑉练功服,乌黑的秀发盘成一个发髻,脸上涂抹了少许胭脂,一脸埋怨的看着余枫。椫

      他淡淡的回道:“找我有事吗?”

      瞿婕见余枫开口她有ៗ些无语,但还是回道:“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以后我们好歹也是一家武馆的教练了啊。”

      余枫옶转过头去默默离去,留下一句:“哦!”

      想着自己是来给他介绍另一条赚钱的出路却被他接二连三的无䒃视,她从有些埋怨便成动怒了,她向着余枫喊道:“余„枫,你站住,是我瞿府出高价帮你姐姐,你不要䡕搞的我们瞿府欠你什么似的。”

      余枫再次转过头来,他向着瞿婕怒喊道:“你们瞿府是没欠我什么,你听好,七百两我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们。但是我的心兰姐不是你们所说的青楼名妓,你们瞿府就会这么污辱一介弱女子,还是她只是你们买下来的一介丫鬟就可以随意拿捏?”

      Ắ 瞿婕被余枫的话给震慑住了,她不知忦道瞿彤的一亿翻戏言就给余枫碡心中埋下这么大的成见。

      㒩她想告诉余枫瞿府是当阳城对⎋待下人最和善的大户人家了,绝对不会随意侮辱下人。但她不知如何开口只是轻声说道:“对不起,那只是小妹的一句戏言,她还是小孩,你不要和他一䤮般计较㤌。”

      “这么说来是我错怪了你们了,懟一句小孩就可以扭曲事实,抱歉我接受不了。”说完余枫便离开。

      菙那种被人误解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此刻的瞿婕就深有同感,她的来意还没表明就散场了,她无奈的叹了口气也离괢开了。

      㧳瞿婕不是不清楚妹妹ⴗ那句话戏言对一介女子有多大的˭伤害,而是不清楚柳心兰在余枫的心中的地位到底有多重,所以他们不欢而散。

      余枫鵚离开䮬大새殿穿过广场,来到前堂找到木棉。ਹ现在教头的事情是搞定了㝍,但还是打穒听打听有什么其他赚钱的行当。毕竟单靠教头的月钱来쏀帮柳心兰赎身太远了,余枫等不了那就久。 Ἲ

      整座当阳城除了柳心兰木棉便是他最熟悉的人了,所以他엜找到木棉打算寻问有什么武者干的活计。

      “赚钱的혇行当,那自然是镖师了。当阳城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分布了华国近八成的镖局。很多武馆的教练闲时都会找一家镖局来赚些外快。而这些镖局经常能接到一些珍贵的货밵物,为了保证货物的安全,通常他们都会临时聘请一繋些武艺高强的人一同前往。而我们武馆的教头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了,我现在就是一名兼职镖师,前段时间跑了一躺赚了七八两㺉银子呢?”木棉开口介绍道。

      余枫心中盘算到,这一趟就七八两银子确实是个不错的行当,但他向木棉问道腼:“去押一趟镖许不少时日吧,这么长时间不在武馆准许吗?”

      “哎,这个就不用担心了,每间武馆都有长თ期合作的镖局。水我们的武馆就与号称当阳城第一镖局——南通镖局长期合作。小弟不才,随南通的队伍出行过几次。”木棉自信的说道。

      䦧“哦,这倒是不错。这南繑通镖局怎么进入,能帮我介绍歶介绍吗?”䍬余枫向着木棉问道。

      “这还用介绍,像您这样的햗先天武者基本看不上这样的行当,要是愿意啊,那是各家镖擸局争抢的对象。不过要是小弟带您过去,还能拿到一笔不菲的介绍费。”木棉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赶紧带我前去啊。”余枫催促道。

      “啊,余教头,您这真要去做镖师吗흗?”木棉有些不敢相信问道。

      “这还有假吗,当然是真的髚。赶紧走吧!”余枫斩钉截铁的回到。

      看着向馆外走去的余枫,木棉回过神哞来说道:“余教头,还需要在馆内登记,拿着馆内的函件证明身份才行。”

      二묷人找到武馆的账房,开具了馆内的证明身份的函件后就쏒向着当阳城第一镖局赶去。

      来到南通镖局的大门前,木棉熟络的与门前两位镖师打着招呼。余枫看着这座恢弘气派南通镖局感叹道:“不亏是当阳第一镖局ẅ,如此气派的镖局想来生意非同小可。”

      余枫想멜着心兰姐卖身的七百两银子,心中不免又多了几分信心。

      随后他与木棉踏入镖쌷局잶找到了镖局的账房先生,先是出示了“一座武馆”的函件证实身份,随后登记了自己的信퓚息。当账房先生看앣到余枫写着先天武者时他有些不信的向二人证实一翻。

      余枫懒得解释随即出手释放出先天真气将身旁的젂一张椅子轰个粉碎,他账房先生直接吓的目瞪口呆,拿着余枫的登记信息就往镖局的内院跑去。䁓

      木棉有些无奈的看着余枫,想着眼前余教头真是直接,转头又看了一眼那张被先天真气轰成残渣了椅子咽了咽口水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余枫见那账房先生跑㴨走之后觉的颇为无聊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了等待。

      突然门外走来两人,人还未进声音就已经传来:“钱账房,我这个月的月钱不对啊。” 쏱

      待二人走进门内。

      “咦,小混蛋,怎么你也在这里?”瞿婕一脸惊讶的看着余枫说道。

      与她一同进来,方才未进门就喊道月钱不够的男子问道:“堂妹,你认识这人?”

      “认识啊,我做鬼都不会忘팟记他。”瞿彤咬牙切齿的说道。◫

      余枫听着二人的对话,没有抬头看他们二人一眼㣺,只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靱

      瞿晨有些诧异的问道瞿彤:“堂妹,怎么了,他得罪你了?”ሽ

      瞿彤连忙点头。

      “堂ታ哥,쌕就是他在家门口向我出手,崦要不是姐姐及时赶到,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瞿彤添油加醋衍的说道。

      瞿晨这才正眼审视了䮪余枫一遍,见他在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他心生不爽,走进余枫随意踢了一脚他的腿说道:“喂,就是怞你这小子欺负我妹妹?ड़”

      余枫被瞿晨踢了一脚,瞬间睁开双眼,一个飞腿就向着瞿晨踢去。好在瞿晨爖有所防备,闪躲了过去。

      而这时木棉跑出解释道:“误会,误会,瞿少爷,这是我们武馆新来的教头,来镖局应聘镖师的。”

      瞿晨听见木棉是来应聘镖师的就断了动手的想法,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道:“既然是应聘的那将武馆的函件拿来看一下吧。” ᖙ

      㷿 余枫回道:“你是何人,为何要给첳你㍓看?”

      얻 瞿彤跳出喊道:“这是我堂哥,南通镖局是我瞿家开的,他便是南通镖局的大少爷,自然有必要看一下你的函件,万一是횎冒充的怎么办。”

      木ῃ棉连忙笑道:“函件被李账房⁺拿走了,瞿少爷你稍等一会,等李账房回来再拿于你查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