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久久热过久久

      稍稍看了看之后,A国王子放下了手中的项链,脸上的激动之色更加的明显。

      ŧ项೶链是不是真的,他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因为祶项链就是他的。

      放下手中的项链㢔,王子道:“先生,谢谢你帮我找到了这条项链,我还以为会彻底的失去它。”

      刘勇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其实道谢的话对方可以不说,那2000万美元就是最好的答谢。

      东方面孔的中年人向前两步,含笑这道:“小伙子,贵姓啊。”

      正要回答,旁边有一位年轻人,估计是中年ߖ人的秘书﷤,介绍道:“这是我们孙书·记。”

      难怪觉得有点面熟,原来是华海市的大领导,只要多留意一下华海新闻,多半能经常看到他。

      슋这么大的领导啊!

      刘勇连忙回答道:“孙书·记您好,ຍ我叫뗣刘こ勇,这是我的名峢片。”ි

      说完,将自己的纔名片给了一张,眼前的可是华海市的大领导,留一个好印象,只有好处。

      尤其对生意人来说,俀很多人쁿都想巴结在孙书·记,希望孙书-记能记住他们。

      혩孙书·记接过名片,并不转手聨就给他的秘书,而是亲自放口袋之中,满是高兴的道:“原来是环球海洋服务公司的刘总,你们确实有这个实力,我听公安局的同志汇报过떫,前不久ಋ破获的一起军火交易案子,就是你㆓们公司将匥海底的那批枪支打㳅捞上来的。”

      刘勇高兴,甚椳至有一点̯骄傲。

      万厓万没有想到,上次帮警方打捞那一批枪支,这件事情连孙书·记都ꖐ知道了,且似乎印象还比较深刻。

      낎 正准备和孙书·记拉近一下关系,脼可能是听消息,在里面房间之中的王妃过来了。 뾎

      “亲爱的,我们的项链真的找到了!”

      揿 王妃的语气之中透着浓浓的惊喜,这对她来说,确实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王子回答道:“对,已经找到了,需要好好感谢这位先生,是他帮我鑀们ਯ找到的。”

      쇀王妃客气的道谢。

      ͒ 王子将筋项链当着大家的面戴在王妃的脖子上,然后道:“刘先生폸,2000万美元转账,还是支票。”

      刘勇从ৰ钱包之中拿出一张银行卡,“将2000万美金转到这张卡上吧。”

      王子殿下一挥手,马上有人拿来笔记本电脑,当着刘勇的面在网上完成了这笔2000万美元的转账。

      郷看着对方一阵专业的操作,然后提示2000万美元已뇨经转到了刘勇的这张卡上面,用不了多久,刘勇肯定收到到账短信。

      “刘先生,谢谢,太感谢你了。”王子殿下又是一番道谢。

      刘勇道:“王子殿下客气,2000万美元已经到我账上,你大可不必再三的道谢。”

      客᜛气几句,刘勇告辞。

      刘勇走了之后,孙书·记提出㵺来道,“王子殿下,今天晚上的唥宴席,你一定要参加,我们为你送行。ⷢ”

      㒓项Ꙭ链找到了,王子殿下心情大好,毫不迟疑,一口就答应道:“参加,我一定准时参加。”

      .......

      刘勇又来到了华海市二中,옧车子就停在李长ᯟ乐租住的这个小区门口。

      “你可以先回去,我要用车再给你电话。”

      “老板,要不我在这附近等你吧。”

      轑 “那随便你,不过,我不知道要多久,也许会比较晚。”

      “没왊关系的,多晚我都在这附近,您随时可以电굱话ꃠ。”

      这次还是由陈虎开车送刘勇过来,只是,不是那辆大G,而是那辆崭新的库里南。

      下车之后,刘勇熟门熟路,进了李长乐租住的这栋楼愾,并餉通过电梯到了房샜间门口。

      抬手按了一下门铃,很快,门就开了。

      와 脹让刘勇微微意外的是ࣰ,开门的不是李长乐,而是一个根本不认识랥的年轻女孩子。

      귫 女孩子看似很开朗,看着愣了一下的刘勇,马上主动的道ᐡ:“你是乐乐的男朋友刘勇吧,我听乐乐提起过你,进来吧。蔙”

      擓潠原来是乐乐的合租室友。

      刘련勇道了一声谢,走臻了进来。

      年轻赏女孩不但开朗,还是一个自来熟,话也比较多,“我叫王丽,不但是乐乐చ的合租室友,也是乐乐的好闺蜜。”

      “原来你就是王丽,我听乐乐多次提起过你。”

      两人正在寒暄,李长乐进来了,“勇哥,我刚才下楼去取一个快递,原本以为可以遇见你的,穸没有想到错开了。”

      쩗刘勇道:“估计是我刚进电梯,你从另外一部电梯出来,我们就错开了。”

      王丽看了看李长乐,又看了看刘勇,小声的在李长乐的耳边道:“乐乐,你男朋友好帅气哦,不坩知道有没有钱。”

      李长乐笑着白了她一眼,意思仿佛是说,就你八卦。

      王丽并不㟝生气,笑呵呵的。

      巿 她们俩諲是好闺蜜,几乎ۤ是无所不谈,李长乐当然经常提起㈣过刘勇,但刘勇的身份,经济状况等只字未提。

      㵇王丽当然也没有问,只听说刘勇老家和李长乐是一个县的,但在乡下,䭺大学毕业才一年多一点,她就习惯性的认为刘勇和其他年轻人一样,估计在某一家公司打工而已。

      王丽性格开朗记,话又多,刘勇对她印象不ꌨ错。

      聊⁴了一会儿듲之后,时间已经不早,外面夕阳西下,天快黑了,刘勇提议道:“我们去吃饭吧,王丽,你也一起。”

      王丽拍手赞Ű成,“我知道一家新开的酒楼,距离这里不远,走路都用不了多久,我们去那里。”鴉

      李长乐道:“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酒楼,但听䛪说那家酒楼很贵的。”

      王丽坚持道:“但人家环䆨境不错,菜品精致,担心贵的话我们挑便宜的点。”

      ᕿ 李长ᇧ乐又笑着白了她一眼。

      Ї对这位好闺蜜,让她太了解了,坚持要挑选这么一家酒楼,八成鴸是搥想考验一下自己珪男友的钱包ᖢ。

      如果是工薪阶层,在那家酒楼用一次餐,还是比较有压力的,点菜稍微大方一点,半个月工资就没有ꢷ了。

      刘勇同意道:“既然环境还不错,那我们就去那뵒家酒楼,王丽,你带路。”

      “好,我们现在就过去。”王丽高兴得很。

      三人下了楼,有说有笑的去那家酒楼,没有坐车,因为距离也不远。

      这家酒楼确实不错。

      一进来,刘勇就比较满意,三人找了位置坐下来,王丽毫不客气,仿佛她买单一样,鮞拿着菜单就一口气点了不少东西。

      李长乐给了刘勇一个抱歉啣的目光。

      刘勇则毫不介意的笑ꈧ了笑,也给自己的女友回了一个眼神,似乎ఋ在说,没关系,随便她点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