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人18号之催眠受孕

      王长友自上回从派出所出来之后,整个人就变的跟蔫了一样,连村里的事最近都不怎么管了。

      一说起这个王思刚也是愁的不行:㆏“哎푥,蝀我们当天就뮶被廖书记给领回来了,只有我爸,他的情节比ᱏ较严重,遭行政拘留了3天……放出来了之后就说他没脸见人了,整天在家里长吁短叹的。”

      ……

      上鶓午到村委会去签正式合同的时候,昊天再次见到了那个王德喜。缺了颗牙,一咧嘴,谐那张扁的作怪的脸更让人厌恶了。

      軪ᑒ王␮璐一见到他捏䃭着拳头就打算动䯇手,廖岑岑大声的喝退了他,王德喜才一脸皮笑肉不笑的对他说:“来,再打掉我一颗牙,现在一点都不对称。”昊天这才明白,王长友是怎么遭拘留了的……

      廖岑岑在村里的威望不低,有她拘着,无论是王璐还是王德喜都不敢太造次;행大家进㫰了办公室,她才问醥王德喜:“你来做什么的?਍”

      王德喜依旧是嬉皮笑脸的:“廖书记,我是来领钱的。”

      吞廖岑岑的眉头瞬间就拧成了疙瘩:“我上次和你텿说的够清楚得了吧?”王德喜把手一挥:“那我不管,我就是要我的那份救济款,少一分都不行!”

      王思刚黑着脸就跟他吼了起来:“王德喜!你不要在这胡搅蛮缠!!Ὦ啥子救济款?啥子救济款??从今年开始县里就不再发啥子救济款了,村里现在的这笔钱是扶贫款!是廖书记要拿来式建冷库的,这关뷑系到我们全村今年子的收入,这个冷库早一天建起来,我们村才能早一天脱贫奔小康……你不要不知好歹!”

      像王⺨德喜这༬种人,鷗什么大道理他都听不进去:“我管你啥子小康不小康,我就晓得我现在肚子饿ﴺ的发慌!廖书记,我就再问你一賃句,这救济款,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廖岑岑跟他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答反问到:“这次你又想到믮我们哪个家里去吃饭嘛?我跟村干部都打过招呼了,我说“王德喜要是来你们家吃饭,䇺你们就给他填双筷子,但是有个条件,必须先盛出一碗饭菜来,让他先送回家去;他这个月吃了你们多少,月底你们来我这儿拿钱,从现在开始,王德喜他母亲就是我的结对子帮扶对象”还有,这张表你拿回去填了吧。”

      廖岑岑说䤢完,就从抽屉里拿了一张贫蔔困户调涥查表递到了他的面前。

      嫣王德喜看一眼表、又看䑒一眼廖岑岑;那张贫困户调查表上姓名那一栏清楚地写着他母亲的名字,ᗥ王德喜一把抓起来就想撒泼!结果没等他怎么鑊样呢,王思刚他们쎢4个人便迅速挡在了廖岑岑的身前,就跟城墙似的。

      王ᅢ德喜见状只能怪叫了一声땉,然后撂下句狠话:“姓廖的,你别后悔!”就骂骂咧咧的走了。

      王德喜前脚刚走,昊天就从地上捡起了那张贫困户调查表,曲指弹䩵了弹说:“就该这样子治他!救济款就不뭙能发⁌到这龟儿子手里,否则又拿去喝酒吃宍肉了。舏可是,那个啥对子对象又是啥子意酙思吗?”

      廖岑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从昊天手里抽回了㍳调查表হ,ݰ仔细的抚平了后簞又重新放纫回了抽屉里。王思刚帮她回答说:“结对子帮ⓐ扶对象,ꭀ顾名思义即党员干部一对一结对子,帮扶困难家庭的活动。”

      㖡 ⚋ 昊天越听越糊涂了:“不是说不发救济款了么?那怎么还让别人找你拿钱呢?”

      賍王璐实在是忍不住了:“还不是廖书记自掏腰包,拿自己那点工资往里面贴!”

      ……

      要过春帠节了,村里的汽车也开始多了起来,外出打工的乡亲开始陆陆⑿续续返乡了。

      ⊥廖岑岑看着这些汽车直皱㙽眉头:“最能干ﶈ的都出去打工去了,一过初七,村里就又变的冷冷清清了。王长友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你쬋身上,昊天,你觉得你能号召这些人回来么?”

      昊天听的冷汗差点下来:“不能不能,我可没那么大㘚的魅力……”

      廖岑岑不鿳置可ሏ否,只是带着他继续往下一个備地方行进:“我刚来驻村的时候,前村主任就把王德喜他们几个的基本情况都做了很详细的介绍࿢。

      王德喜譗有个橛母亲,常年卧病在床。她男人36岁就因为意外走了,王德喜又小,为了活命,不得不和村里人一齐偷偷跑到镇上去卖血,结果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每年⽅只有春天的时候比较松快,还能下下地;一到夏天就变的昏昏㖼沉沉✳;秋天的时候有所减轻,可是也全身乏力,下不得地;到了冬天,才到了最难捱的时候,胸口就像是压了块大石头,吃不下睡不着,稍微动弹一下就喘的厉害……走吧昊天,咱们去他家看看。”

      王德喜家的位置还是不错的,就在路稕边,有三间破旧的瓦房,是他爸还活着的时候盖得。

      昊天他们来到门口,发现两扇开裂的木板门就这么虚掩着,廖岑岑伸手轻◅轻地敲了敲门,没有人回㮽应就直接推开了院门。

      一进院子,给昊天タ最直观的感受就一个字:脏!

      院子里实在是太脏了,搞的跟猪圈一样。那王德喜懒得连自家的院子都不愿意收拾一下,还能指望他干啥?

      廖岑岑看着院子叹了口气,然后熟门熟路的拿了笤帚就开始扫地。她扫的很快、却很仔细,一看就不是一次两次的干这个活了。

      一进屋,感觉就更寒碜了。

      王德喜的家里就䫦像磱还停留在上个世纪70年代。家㜟里唯一的电器蠳就是一髚盏电灯,还是基本已经被淘汰了的钨丝灯泡,瓦数更是低的可以。

      就在昊天㠙还在适应光线的时候,就殟听见有个虚弱的声音ꪆ说:“是廖书记来了?”突兀的差点吓昊天一跳。

      回过头,才发现拐角的地方摆着张床,一个瘦弱滚的大娘缙正努力地想要坐起来。

      廖岑岑毫不在意她周围散发的一股怪味,单膝跪在床ꔋ上把她给扶了起来,又抽过枕头给她靠了,大娘才有气无力的说:ꄗ“廖书记怎么来了?准是、准是王德喜那小子又惹你生气了吧?”

      廖鎥岑岑摇了摇头:“并没有,就是来看看你,马上要过年了,㌣年前我带你再到南魥江去治疗一次,这样你也能松快的过个年了脻。另外,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事情我埉也向镇上打了报告,他们答应帮忙从县血防站协调,估计过了年就有眉目了!”

      大娘一阵沉默,接着又深深的叹了口핯气,像有说不尽的烦恼……接着又红了眼圈,抹了一把眼泪对两人说:“客人来了,连杯茶水都不能请你们喝,䢞太失礼了……”昊天连说酎不用,大娘又说:“破屋烂瓦的,连房檐下的燕子都三䍴年不愿意䧣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