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修真>

      冯晓宇对上官玉春本来兴高采烈的情绪突然变成冷脸,感到莫名其妙,他仔细想想,觉得抆刚才没说魩错什么呀,想媳妇难道想错了吗?难道领导的脸色变换ަ都是这䎡么快吗跏? 瓺 于是ﶒ也没了练枪的兴趣,干脆回屋写字ꔀ去了。

      上᭾官玉春坐在席上,委屈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簌簌的开始往下流。心里把冯晓宇从头到脚数落个遍:啊!你又有什么好了,让人家巴心巴肝帮你,处处为你着想;啊!人家这么帮你璝,你却想着她,她真的就那么好吗?让你连功名都不要了……

      数落了一〓阵,气慢慢消了,心情平复下来,忽然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暗自说道:玉春啊玉春,你真是糊涂了,他凭什么想你,你在他眼中可是个男儿呢,他要是想男儿就不对黳了븦。᪪想那小梅定是好福气,我要䇬是以女儿身面对他,样隍样对他好,估计他⠬也定会一样的想我。啊呀不好,他现在功名在身,人又长的高高大大,还那么的㟛。。那么的俊朗。万一谁家的女儿向纸他提亲,他同意了,我可怎么办啊。

      委屈了半天㽌的上官玉春顿时坐不住了。

      她急忙擦干眼泪,重新洗了把脸,去找ڤ上官文雄商量。

      上官文雄独自坐在书房,正在刘审阅벀众将推荐的쪦封赏名单,看见女儿嘟着小嘴去而复返,于是放곂下名单,笑呵呵的问道:“这是怎么了,难道那小子欺负郖你了?”

      上官玉春娇嗔的说道:“你才那小子呢。”

      上官文雄轻叹一口,轻声说道:“唉,都是我把你惯坏燣的,都敢顶撞我了。”。

      上官玉春见她爹不高兴了,赶忙收起嘟着的小嘴,娇声说道:“爹爹,人家有名有姓的,不횦准쭺‘那小子那小子’的喊。”

      上官文雄又叹ⅾ了口气䇨说쇡道:䷣“好,好,不喊那小子,现在就回护成了这样,日后若是嫁䖗了过去,估计ㆣ你爹就ꈃ没好日子过喽。”。

      上官玉春赶૔忙走过去,边帮她爹揉涟捏肩膀边轻声说道:“不会邴的,爹爹。”

      숕 上官文雄知瀲道女儿不会无缘无故的去而复返,重新扬起笑脸问道:“说吧,什么事?”

      上官玉春说道:“女儿不想穿这男装了,巟想换回笆女儿装。”

      ફ 上官文雄一边享˿受着,一边笑呵呵的说道:“你不是说为了出入方便,可以为我分忧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呢?”。

      上官玉春做묳了一个忸怩状,小声说道:“女儿是怕……是怕……他……”

      上官Ń文雄回头望着自己的女儿,看到女儿的神态,顿时明白个大概,于ᶠ是故意问道:“你是怕他得了功名不要你了吗༒?”

      上官玉春依然忸怩着小声说道:“不是。是怕……是怕别켫人。”

      上官文雄完全明白了女儿的心思,秤戏谑的说道:“别怕,为父取消他的封赏就是。”

      上官玉春一听,差点跳将起来,֦她双手一甩,再也힩不管她爹爹的肩膀了,声音立刻提高八度,说道:“你敢!”

      上官文雄被女儿逗的k“哈哈”大笑,笑完之后,对上官玉春说道:“就算我想取消,恐怕众䛠将也不肯那。”

      上官玉春问道:“那是为何?”

      上官文雄说道:“冯晓宇三战皆居首功,可谓战功卓著,取消了他的封赏,众将必譼然寒心,以后谁还愿意为䯬朝廷效命,谁还愿意为你爹出力那。”

      倝上官玉春这才明白她爹是在故意逗她,于是放下心来,重新来到上官文雄背后,边捏肩膀边说道:“哪有这样逗女儿的。爹爹,他已是五쩉大夫,您打算如何安置他呢?”。

      上官文雄说道:“我看他不喜抛⨃头露脋面,估计也不会喜欢军中琐事,干続脆让他做你的佐官吧。” 䪐

       上官玉春睱又撅起小嘴,无奈的说道:“何止是不喜欢抛头露面,连对封赏都毫不在意,就只想着回家。媷”

      上官文雄满脸疑惑的问道:“那是为何啊?”磏

      尽管已经释然,但上官玉春一想到冯晓宇心中没她的位置,总是觉得不舒服,于是酸酸的说道:“ꊇ他说他想小梅,他祓说小梅对他很好。”

      上官文雄完全明白了女儿去而复返的原因,回头望着女儿说道:“所以你就想䊪换回女儿身,让他承你的情?”

      上官玉春言语嗫嚅,ꟊ不搠知道该怎么表达此时的心情,只是小声说道:亱“女儿不是这个意思,女儿是想……是想……是怕……”ٕ

      上官文雄望着上官玉春扭捏娇羞,女儿态十足的样子,心里真是舒坦极了,难得上官玉春能在他的面前㊷表现出正常女孩的一面。

      上官玉春从小到ぇ大,不喜女红,偏喜习武,行事风格泼㊇辣果敢,大大咧탤咧。

      上官文雄一直非常担心自己的女儿,这样ງ的性子如果嫁入王宫贵胄的家门,必然会让婆家不快,没想到自从认识了冯晓宇,他的女儿慢慢的越变越像个女儿了。

      洂 上官文雄收起了取笑之心,和颜悦色的ጳ说道:“为父知道你的心思。不过你戣不用担心,现在是战争时期,谁还有心思쪓为儿女谈婚뉛论嫁呢。再说了,你以为光凭年轻貌美、家境毠富裕就能打动得了他的心吗?”

      上官玉春厙不解的㫶问道:“爹爹只见过他两次␺,就这么了解他吗?”

      上官文雄缓缓说道:“评价一个人,不是૵光听他说什么,关键是看他做了▄什么。冯晓宇武功高强、思维敏捷又灵活多变,可皆谓有勇有谋嶼。为父看来,此人性格沉稳刚毅,有极强的主见,不是炁能靠什么东西打动的。你好好和他相处吧,等战争结束了,为父自会向他挑明。”

      上官玉春素知自己的爹爹深谋远虑。既然爹爹都这么说了,那一定不会出㗈现差池,于是心情安定下来,轻声说道:“全凭爹爹做主。”

      上官文雄的言语变得严肃起来,望着上官玉春说道:“玉春,为父一切事由都可以依你,但有一事千㟧万不可鑠触碰,那也是⚣为父的底ኀ线。”

      上官玉春见爹爹口气突然严肃,知道事情严重,马上变得不安起来,小心的说道:“爹爹请讲。”。

      ∑ 上官文雄说道:“你二人独处小院暪,双进双出,耳鬓厮磨,千万不要犯了穡冲动,做出让爹为难的事情,你可明白?”

      漾 是啊,要是还没明媒正娶,女儿就大了肚子,这让上官文雄的老脸往哪儿搁呢。

      上官玉春一张俏脸“唰”的一下红到耳根䲒,鎣轻声说道:“爹爹尽管放心,女儿懂得轻重。”

      上官文雄素知女儿言出必践,⵳于是换了口气,柔声说道:“知道콏就好,你去吧。”

      从上官文雄书房出来,上官玉春如释重负,心情异常的晴朗,几乎是一蹦一跳的回到了릟小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