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按摩师上了

      至于为什么张阳老脸一红,那是因为在纪沁羽那边比赛结束后,张阳看向鱼歌所在的擂台。

      只见鱼歌像只猴子似的,在台上被人追的上窜下跳,左右摇晃。

      张阳也才想到,自己貌似没有送过这货武器,可他好歹也是鱼长老的孙子,竟然没有一件武器?哪怕借一件也好啊?

      他的对手拿着一根乌黑的短棍,追着鱼歌一顿猛敲。

      虽然鱼歌也在找机会,时不时的给对方两下,但是依然被压制的打。

      还好张阳教过鱼歌很多厉害的身法,不然现在这小子能不能站着还是个事儿呢。

      忽然,场上传来pia叽一声。

      只见鱼歌越跑越快,擂台上都出现了他的残影,而后对西域那个参赛弟子的后脑勺猛的踢出一脚。

      pia叽,

      那个人直接被踢飞出擂台,趴在了地上,满脸是血。

      “滚蛋!你胜之不武!”

      “放屁!我还没用武器呢。”

      “你……”

      被踢飞的那个人捂着鼻子,对台上的鱼歌就是一顿骂。

      “鱼歌获胜!东域再记一分。”

      这样的获胜方式,让张阳有些羞愧,心想自己平时也不是这样教他的啊,还真是胜之不武啊。

      不过赢了就好,也怪自己,除了武器什么都给鱼歌配齐了,上哪找这么好的师傅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今天的比试也就结束了。

      众人一起聚到张阳的药园子中,吃着张阳研究出来的火锅,场面非常惬意。

      “干杯??”

      “哈,( ̄▽ ̄)”

      “鱼歌你给我过来,我是那么教你得吗?他就一个短棍,你怕个屁啊你!”

      张阳想起刚刚鱼歌的表现,对此表示非常不满意。

      “啊?师傅,我怕疼啊!ヾ(TдTヾ*)”

      鱼歌不禁老脸一红,无奈的说道。

      “哈哈哈哈,怪不得鱼歌,谁叫你这当师傅的不给徒弟准备个称手的武器呢。”

      纪尘在一旁哈哈大笑。

      面对大舅哥的吐槽,张阳也不敢反驳,随手掏出一杆长枪,递过去。

      “给你,一寸长一寸强!下一场好好表现,再给我丢人打爆你狗头。”

      鱼歌平时喜欢用长枪,但那只是普通的兵器,勉强算的上宝器。

      这次比赛也怪张阳疏忽了,忘记给鱼歌拿个顺手的长枪用。

      “谢谢师傅!”

      “它叫什么名字?”

      鱼歌看到这个长枪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银白色的枪杆,青色的枪樱,枪头和枪杆连接处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枪尖上两道血槽反射着月光,很是帅气。

      “送你的,自己取个名字吧。”

      张阳无所谓的说道,一把武器罢了,叫它什么都可以,鱼歌枪?张阳枪?龙胆亮银枪?

      “那就叫它,超级无敌世界第一帅气枪吧!”

      鱼歌兴奋的说道。

      张阳上去就是一记爆栗打在鱼歌的小脑瓜上。

      “哎呦,师傅你打我干嘛?”

      疼的鱼歌捂住脑袋看向张阳,很是不解。

      张阳心想这小子别是系统化身过来气我的吧?起名这一块儿深得系统真传啊,到底是不是我徒弟了。

      “你给它起个正经点的名字,每次别人问你这枪叫什么时,你就回答它叫:超级无敌世界第一帅气枪??别说是我徒弟。”

      “就叫龙胆亮银枪好了。”

      张阳根本不给鱼歌反驳的机会,定下了这个名字,这名字是张阳前世在蓝星时听说的。

      “哦,说好的让我自己起名呢。”

      鱼歌在一旁捂着脑袋嘟囔道。

      鱼歌的表现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噗噗,不愧是大哥,出手就是大方,极品灵器说送就送!”

      王路飞在一旁看的满脸羡慕。

      张阳翻了翻白眼,想到这次比赛,众人的武器品阶参差不齐,有好有次。

      索性就一人给一件吧,让他们发挥好一点,自己背包里那么多武器,够武装半个宗门了。

      吧唧,

      叮当,

      哗啦~

      张阳从系统背包中掏出十几把武器,刀枪棍棒斧钺钩叉,样样都有,最差劲的都是中品灵器,其中更是有两把极品灵器。

      众人对张阳的这种做法已经麻木了,但还是瞪大眼睛看着地上的一堆武器。

      “随便挑,一人一个,不许抢。”

      “大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

      “贫僧谢过施主。”

      “行啊,张阳你还有什么震惊的事情,一并做出来吧。”

      一堆武器在月光下反射着光芒,震惊过后,众人开始挑选自己称手的武器。

      纪沁羽和纪尘都有武器了,不需要再拿一件了

      王路飞平时用的是剑,挑选了一把暗红色剑身,黑色剑柄的上品灵器。

      释云小和尚挑选了一根长棍,他的棍法很好,木色的棍身,上面布满梵文,好像这根棍子就是为和尚准备的一样。

      最后苏浦轩挑选了一把上品灵器,也是一把剑,和普通的剑没什么区别。

      银色的剑身,银色的剑柄,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装饰,只是在剑柄上布满了花纹,非常低调。

      “好了,争取明天取得更好地成绩。”

      张阳收起剩下的武器,发现那把极品灵器却没有人拿。

      也不怪没人拿那极品灵器,那是一把刀,在东域各大门派里,很少有用刀的修士。

      基本都是用剑的,各门派的剑法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向张阳道谢过后,众人恢复了刚刚的欢声笑语,吃着火锅唱着歌,半夜才离去。

      临走前,张阳眼巴巴的看着纪沁羽,看的纪沁羽小脸通红。

      在张阳期盼的眼神下,选配留了下来。

      鱼歌一看,心想:得了,今晚又不能就在药园子里住了,只好默默地跟着其他人一起走了。

      没过多久,屋中便传来了喘息之声,又是一夜翻云覆雨。

      ……

      深夜,

      昆仑圣境内,西域联盟所在的宫殿,

      “老雷,东域这帮参赛弟子,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上很多啊!”

      “今天已经领先我们七分了啊!这样下去…”

      开口说话的是耀辉皇朝的皇帝宫权,而他口中的老雷是西域联盟的盟主,雷恒。

      两人乃是拜把子的兄弟,现如今一人当上盟主,一人当上皇帝,所以西域联盟和耀辉皇朝才能如此和谐。

      “无妨,让他们暂时领先吧,等到可以使用灵气比武时,他们就该知道我们的厉害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