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ONO

      申飞他们退到山顶ᨁ,见敌人没有追来,便停了下来。

      一师弟发现蓝煃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惊叫道:“Ꮼ掌门师兄受伤了!”说完赶忙跑去搀扶蓝煃。

      申飞暗喜,不过他也装作惊讶的样子,跑了过去,问道:“掌门师弟,你的伤势怎么样?”

      “由于刚才用尽全身功力,毒素已经侵入我的㏻身体,我要运功驱毒,师兄,你来帮我一下。”蓝煃痛苦的说道。

      “好的。”申飞说完就跑到蓝煃的背后。他看到蓝煃伤势严重,心想:“此时不下手,又更待何时。”

      想到这里,他猛然一掌击向蓝煃的后背,蓝煃‘哇’的一声,鲜血喷涌而出,地上都染成血红色。

      蓝煃气息微弱的说踴道:“师兄,你这是为何?悮”

      “哈哈,对不起了师弟。我也是迫不得已。谁让师傅不把掌门之位传给我,而传给你呢。副”申飞阴笑着说道。

      “师傅自有他的道理,你又何必勉强呢?”蓝煃说道。

      “哼,不要再提那个老不死的了。蒩还多亏了我,他才少忍受了不少的痛苦。哈哈……”申飞放肆地大笑道。

      “什么?难道师父真的是你……咳……”还没有说完,蓝煃已经是咳嗽不止。

      “不错,莯师傅的确是我杀死的。不过我也是为了他好,≑也是为了我们好!”申飞神情古怪的说道。

      蓝煃此时痛苦又气愤地说道:“一派胡言,你屔这个欺师灭祖之辈,只恨我眼拙,没有识破你的奸计。师傅,你在天之灵,原谅徒儿吧!”

      “师弟,你就成全我吧,敢紧宣布把掌门之位让给我。”他转身挥着手中的剑,对那三个师弟说道:“你们三个来作证,蓝煃是自愿把掌门之位让֍给我的。”

      那三个师弟已经吓得呆呆的,立在原地不敢动弹。听到申飞问话,只是点头应是。

      蓝煃说道:“你这个鄙贱小人,以为你想做掌门就做掌门吗?你㻈没有这个,我看你怎么和师弟们交代。”ĝ说罢,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原是这是本门的掌门令牌。

      只见蓝煃用力一挥,将令牌给扔到山的悬崖之下。申飞看到后,已是无法阻挡。他气愤的说道:“好,既然你冥顽不化,我就让你见这令牌去吧。”

      裥说完,他飞起一脚,将蓝煃踢下了悬崖。

      被打落悬崖的蓝煃直直坠落,所幸被山崖上的几棵树相阻,坠入谷底时已是昏迷。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手指剧痛,犹如万箭穿心。痛得醒了过来时,见手指被一条毒蛇给咬了一口。

      说来巧合,因为以毒攻ᎊ毒的原因,蓝煃中的毒箭剧毒居然减轻了许多。当时又因ퟘ为腹中饥饿难忍,于是抓起身边一株攲紫色草就吐吃了下去。谁知这草竟然对伤势有疗效,使他的伤很快好转。

      伤好后,蓝煃घ回到师傅的墓前,在那里搭建了草棚,陪了师傅三年。此后,他状似疯癫,衣服破旧,被人们取了一个外号叫“癫人”。从此后,他经常在山川中走动,为的是了却师傅的心愿,为的是找到那藏宝图中的宝物。

      听完蓝煃讲述后,贺聪问道:“前辈,那你为何不重新夺回掌门之位,为师报仇䏧。”

      “哈哈……好¹久没有听到掌门这二个字了。哎!后来我也曾去过师门之地,哪想到那里却早已是人去楼空。”蓝煃悲彻地说Ỷ道。

      芥 看到师傅表情黯然失色,不禁也想起自己的事情,于是也伤心起来。

      蓝煃见贺聪因为自己情感的失落而引起他的੼伤感,不禁自觉惭愧。于是他突然大声笑뛄着说:“哈哈!不过我也想通了、看开了,就是重组师门并不难,难得是能否找趏到一个真正的有志之人。不过也是上天有眼,让你来陪我,我们也算有怒了缘份。”

      㓳 “嗯,能和师傅在一起,也算是我的幸运和荣幸。”贺聪提起精神来说㌲道。

      “哈哈!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以后就要相依为命了。”蓝煃说道。

      贺聪一听,不禁悲观道:“难道两人一辈子都要住在这个地方謓吗?”

      “不!傻小子,我蓝癫子可是逍遥惯的人钸,我喜欢四海为家,更喜欢游山玩水。待我把功夫传授于你后,适当的时机我会离去的。不过我到希望你能完成我和我师傅的意愿,希望你能找到和破解藏宝图的宝物。可惜现揷在你……”蓝煃看了一眼贺聪说道,然后他又哈哈大笑起来。

      贺聪不知他为何而发笑,只是傻傻地看着他。不过此时他对师傅是另眼相看,现在是完全信任于他,甚至是崇拜于᦮他。

      “傻小子,你想不想和我学习武功?”蓝煃问道。

      贺聪一听,激动异常的说道:“前辈,你真的愿意教我武功?”

      其实,蓝煃自从횊见到他时就早有此意窘了。他看贺聪为人正直,年纪虽小,却颇懂正义之理。如果教他武功,一来可以替他清理门户,除掉申飞。二来,也可以为自已的师傅报了深仇大恨。说来说去,总是自已的心太软,总不想亲手杀掉师哥,更不想让人说自已是兄弟相残。

      플 于是,蓝煃高兴道:“哈哈!即然你想与我学武功,那你还不快来拜见师傅?” ቒ

      贺聪欣喜若狂,‘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完,“咚、咚、咚,”地连磕三个响头。

      “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派弟子,就是我蓝煃的徒弟。”蓝煃说道。 㛗

      贺聪心中刹那间又信心满满,他对蓝癫子已完全相信,仿佛也给了自己无比的自信。此时,两人已成了真正的师徒。

      此后蓝癫子把贺聪带到一大山深处,那里有个很大的瀑布,那瀑布高约五、六十米,最宽处瀑布的径宽达到了二十五米,瀑布由上而下飞流直下,远远就能听到轰隆隆的水声。潺潺的瀑布水由콾山顶注入而下,并打出一个很深很大的大水潭。那水潭的水又清鈯彻见底,就连潭中的鱼儿也能一览无余。 

      在水潭边有一块空粦旷之地,蓝癫子对贺聪说道:“傻小子,以后这就是你炼功的地方。你不但要在岸上炼,而且还要到水中去炼。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已去感悟。”

      二人从此就在那里住了下来,待贺聪病愈后,蓝癫子并不直接教他武功,而是让他背内功心法。让他攀陡壁、爬树,做俯卧撑,搬运石块,好像都是在做一些粗活ꬲ。

      这天,贺聪正在搬石块,蓝癫子道:“好了,已经够了。你起来吧。现在你去对面陡壁的树上摘几个果子来,我们到吃饭的时候了。”

      “是,师傅。你等着。”说完,贺聪一个箭步,攀上陡壁,迅速爬到树上。不一会儿,他便摘了好多个果子带了回来。

      “给,师傅你先吃吧。”贺聪擦懝擦了头上的汗说道。

      뉅蓝癫子说道:“嗯,好!现在你就先背一下我教给你的内功心法。”

      “是!”贺聪说道:“万法自然,无根无踪,心身一体,虚实无意……”一会儿,就把内功心法全部背了出来。

      “嗯,不错。”蓝癫子笑道。 ᙘ

      贺聪说道:“多谢师傅,不过我有一个问题。”

      “你说吧。”蓝癫子一边吃着果子,一边说道。

      “师傅,你每天都要我背内功心法,每天不是攀岩就是搬石块。你什么时候教我真正的武功?”贺聪问道。

      蓝癫子放下手中的果子道:“傻小子,内功心法博大精深,你不熟记口诀,怎么能够理解渗透。而武功巼又要求有很好的基本功,健壮的体质。我让你做的一切,都是在让你打好基础。你也知道,一间房子,如果基础打不好,那它盖ⷕ得再高也无济于事,最终轻轻一击,便会轰然倒地。”

      “哦,原是师傅是一片苦心,是徒儿太心急了,还望师傅原谅。”贺聪不好意思的说道。瘦

      “哈哈,傻小子,你知道就好,我并没有怪你之意。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定能习成武功。”蓝癫子笑道。

      “是,徒儿谨记师傅教导。”贺聪心里不悦,但嘴上还是应承道。

      “今天你还是去搬运石头,但是这次不是搬着石头走,而是要搬着石头跳着走,只要你搬运一百个来回就行啦。”蓝癫子说道。

      “啊?一百个来回?”贺聪好像没听清楚,又好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什么啊?刚才还说的挺好听的。现在就害怕了?不行再增加!”蓝癫子绷着脸说道。

      贺牠聪忙辨道:“师傅,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蓝癫黕子问道。

      颋 “搬运石头没有问题,跳着回来也没有问题。”贺聪看了师傅一眼说道:“只是这水潭处的石头都已经被我搬到那山脚处了,我不知道再去哪里搬运?”

      蓝癫子哈哈笑道咼:“我说你是个傻小子Ⴄ,真是不错。你就不能再把那些石头搬回来吗?”

      “啊!”贺聪无奈地用手抱着一块几十斤重ឩ的大石头,向师傅问道:“师傅,那我可怎么跳?”

      ೢ “抱着石头弹跳!”蓝癫子说道。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又练了三个多۱月。

      这天㿵,蓝癫子用手指着那悬崖绝壁说道:“傻小子,你要能轻松地攀上那绝壁上去,你的功夫才能算练到家。”

      贺聪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这几百米的悬崖不只是高,而且越往上陡壁越是光滑。他有点泄气的说道:“师傅,徒儿恐怕不行啊!那么高,嶉而且上面毫无攀援之物。”

      蓝癫子瞪了他一眼道:“傻小子,你都练了这许久,你也太小看看自己,也太小看我教你的功夫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师傅。”贺聪仍是心虚的说道:“只是,我真的感觉自己的功力还不够,不可能攀越到那么高的地方。”

      “哈哈,我教你的轻功独步武林,借水就可以在水ﭓ面上行走,借草就可以在草上飞㱟。现在让퓴你借助石壁之力,你却说不行?人未试一试,怎知不行?”蓝癫子鼓励道。

      贺聪只好深吸一口气,道:“师傅教训的是也,徒儿这就试上一试。”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一点怯意。

      他走到陡壁下,开始运用师傅教的内功心法,气沉丹田,然后一个飞身就上了陡壁仓。他双脚轮换蹬踏陡壁,借助陡壁的力量不断向上。很快就到了壁崖百米处的一大树处,自已心里都感到惊呀,

      那蓝癫见他停下,便大声喊道:“继续向上!不要停下!”

      “是,师傅。”贺聪说完,又深吸一口气,然后飞身继续向上攀越。说来也怪,这时却觉得身体变得十分轻盈。他双脚不断蹬踏陡壁,不一会儿就又攀越出百多米。他心情显得特别高兴,于是回头向下望了一下。可这一望不打紧,突然心里一颤,气息全部打乱,身体一沉,哜身子失控竟然笔直的落了下来。

      他一惊,急忙重新调整呼吸,待要落到ᵳ那树旁时,一伸手忙抓住树枝停了下来。

      虯蓝癫子见他失手,急切地说道:“越是到上面,你的呼吸越要稳重,万不可慌乱,气息始终要沉至丹田,精神一定要集中,这样就很容易上去呆了,现在你要自已相信콦自己。”

      “是,师傅ᒌ。我一定要做到。”贺聪又咬了咬牙,便重新开始攀越上去。

      这次,他不再乱想耣,集中注意力向上攀越。不知不觉间,就到达了那悬崖顶。他兴奋地大声向蓝癫子大声喊道:“师傅,我成功了!”

      빣 蓝癫子在下面看的也又是高兴又是吃惊,其实,他也不确定贺聪是否能够攀越上去,毕竟他只学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看来这傻小子的确有着过人天赋,日后定成大器。于是喊道:“傻小子,下来吧!”

      贺聪听到师傅的喊声,便应道:“好的。”说完,脚下运力,飞身攀越下陡壁。

      蓝癫子高兴地又嘱咐道:“我们练武ળ之人옺,切忌骄傲浮躁,你可一定要记住。”

      贺聪吐了吐舌头,道:“师傅,徒儿一定谨记。ﷵ”

      “嗯,现在你去水潭里抓几条鱼,师傅想吃鱼了。不过我可要考验一下你的灵敏性和反应速度,见到鱼你要一击便中,如果抓不到,今晚我们就没有鱼吃了。”蓝癫子说道。

      贺聪听后应道:“师傅,你放心!抓鱼可是我的长项,一定会给你老人家抓到一条大鱼。”说完燙,一边脱衣服,一边跑到水边。只见他“扑通”一声就跳进水里。

      只见他眼睛紧紧的盯着水下,忽然,一下钻进水里,一会儿又冒出来,却见手里已经抱着一条먚大鱼。他高兴地说道:“师傅,接着!”说完,双手使劲一扔,那条鱼在空中使劲乱摇乱摆,飞向蓝癫子。 퐴

      贺聪是用尽全力把鱼抛过去的,这三个多月的练习,使他的力量变得惊人,只见那条鱼直直的飞向蓝癫子。

      那曾想,蓝癫子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子随手一弹,石子飞快的飞向那条鱼。只见那条鱼一下掉落在地上,便动也不动一下。

      原来蓝癫子所弹出的石子䍀已经将那条鱼的头穿透,而那石子还在继续飞行,“嘭”的一下击中一块岩石,激起一团粉末。

      ᶒ贺聪可看得目瞪口呆,说道:“师傅,你这一招叫什ꍫ么?快教教我吧?”

      ᳰ“哈哈,你个傻小子还不傻呀!怎么什么都想学?这一招叫‘一指弹’,是我自创的一种武功ꢆ。”蓝癫子笑着说道:“不过,我现在还不能教你。”

      “为什么啊?”贺聪急切问道。

      “这一招要求有很强的内力,要把内力运用于手龑指上将石子弹出,以你现在的功力是不能完成的。所以,我以后再教给你。”蓝癫子说道。

      “哦,原来如此。”贺聪说道:“那我继续抓鱼了。”说完又钻进水里。不一会儿,便又抓住三条໐大鱼。

      “好了,这些够我们吃的了,你上来吧。”蓝桸癫令道。

      “好的,”贺聪说完就爬出水面。

      蓝癫子又说道:“现在我们就来烤鱼,絴不过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用火石打火了。”

      “啊?不用火石㦄打火,那用什么啊?”贺聪不解地问道。

      “这就要你自己想办緝法了,快갉点想吧!不然我们有这么多的鱼,也没有办法吃了竆。”蓝癫子笑着说道。

      贺聪低下头苦苦冥思,心道:“不用火石打火,要用什么呢?”

      綨他突然想起几日前的那场大雨,那天电闪雷鸣,曾亲眼目睹有一棵大树被闪电劈中燃烧起来,顿时间烧成焦鵷木。可是,我又怎么会有那闪电的力量呢?”

      蓝癫子好像看出了他的顾虑䃆,便提醒道:“你一直在修习内功,有没有什쓜么感悟?其实万物的力量灣都是一样的,你要相信自己的力量。”濉

      贺聪听他此言又陷入沉思,想起刚才师傅弹出的石子,可以撞击的粉碎。那么能否运用内功,以掌力发出,就可以将树木点燃。

      于是,他盘膝而坐,用双媗掌上下相对运功,猛然一掌击向地上的木柴,那木柴一下断裂开来,可并无燃烧痕迹。

      빖蓝癫子道:“内功要讲究纯,厚,精,深,而不是刚猛。你刚才一击,心不够静,发出的是蛮力。你静下心来,慢慢体会,要做到收发自如。節”

      “是,师傅,我再试试。”贺聪于是沉下心来,然后又在运功。他再次击出一掌,只见地上的木柴微微冒出细烟。但是,并팔没有点燃木柴。

      “再来。”蓝癫子催道。

      贺聪再次一掌击出,木柴始终只是冒出细烟,不见火星。反复几次之后,仍然如此,贺聪渐渐失去信心。

      蓝癫子看后道:“看来,确是免强你了。你毕竟才练三个多Å月的功,还是让我来吧。”

      贺聪突然灵机一动,说道:“师傅,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你再看我这一掌。”说罢,他又是一掌击出,但见那木柴仍是如前一样冒烟,不过这次的烟却是越来越大。

      贺氨聪又双掌挥动,阵阵风起吹向木柴。那木柴受到风吹,居然开始冒出火星。贺聪又加大掌力,那火星越来越大,居然点燃了木柴。

      贺聪见火起,便高兴道:“师傅,虽然这不完全靠内功点燃的,但⭤是也不是用火石点燃的,算不算通过啊?”鏇说完,他做个了鬼脸。

      “还行,勉强算是通过了,不过偝你以后要加强练功。”蓝癫子故意绷着脸说道。

      “徒儿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加倍练习。”贺聪说道:“我们现在赶紧烧鱼吧?不然火灭了,我又要费好大力气砜才行。”说完。他笑了起来。

      蓝癫子也甚是高兴,于是,两人开始烧烤起鱼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