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教师系列精品

      뙸他从小就想保隷护他们姐弟二人。一直想㘻成为她心目中躙那个最在意的人。却从礓来都摸䁬不透,她心里又究竟在谋划些什么?除怅了凌公緊子她还想得到什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唯一知道的是她离自己越来越远。有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相识她这么多年,他们之间仅仅不过是维持着亲人的感情,有时又ㄭ形如路人的关系。

      他早已经不奢求她喜欢自己,但求她一生平安喜乐僞就好。

      于是,秦臻努力缓和先前过激的语调。冷静下来对她说:“今晨天未亮,武儿便已经随御林军几位副将们随军出发了,营队遥远驻扎在北境边陲的城防。我听王爷说过那里条ܣ件甚是苛刻,但对于武儿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磨练뎠机会。临走时他怕叨扰你安寝,便让我和你说一声便好。让你无须Ꝿ过分担忧他,敒他会随时和府里的人取得联络。传递书信给你......”

      他掏出木剑放在她䴞眼前:“武儿还说让你替他保管这把木剑,他怕带顑去军营会被旁人笑话...ﳳ...” 䓂

      北境......毗邻天山雪域。终年山上白雪皑皑,山下风沙肆虐。玉雁行竟让武儿去这么荒芜苛刻的地方......

      “嗯。”她回应的声量多少有些不舍。可不舍也要舍,这么多年她终放武儿离开自己的视线。不能一再误着他前程,留守她这个ꢚ将死之人又有何用。

      ఎ䳂“你随我去一趟对面的江箂府。”她收了剑站起身,就往偏院方向走。

      “去江府做什么?뜤”秦臻听命跟随,忍不住提醒:“江府现已被衙门重新贴了封条,还上了重ﻦ锁。衙门的人也进去搜查过几趟,估计是之前我们曾潜进去安置过大人和夫人的骨灰。恐被人有所察觉......” к

      “怕什么?你我从院墙翻过去......不,直接进去便是!”

      “直接进去?恐怕螬不妥!若被睿王的人看到......”

      “王爷说过我可以大大方귺方地进去!”

      “他真这么说?”秦臻听后죗不悦:“不过仗着自己是王爷䐕耍横吗.....띭.”

      “当初睿王府会选在此处,绝非巧諗合。而是皇上有意为之,王爷也知道此事。如今我不清楚皇上此举究竟是何用嘮意,一再容忍我ᦝ们这种离经叛道的行径。却没有任何엹反应......”

      “众所周知,王爷他不緔是皇上的......若是王爷像当初贤王一样的下场......那你......你该怎么办?”

      ∩ 璠“你的意思,是怕我会成寡妇?”她忽然失笑调侃:“说不定我会比王爷先死也不一定!到头来该守寡的是他,衖不过他身边也不缺女人。我死后他定会再娶,这叫什么.....Ϸ.铁打的王府流水的㔨王妃......”

      ␠ 쓓“呸呸呸!你在胡说些什么!净和럓那无耻小人⣉学说不着边际的疯话!”

      她用剑柄戳了秦臻肩膀偞,并不在意他的紧张。躲过府中眼前几名路过偏院的奴仆,打开偏门机敏地闪身出府䄉。

      秦臻一贯螚紧跟在她身后씅动㩚作,两人顺利噐悄无声息地潜出睿王府。

      恰逢王府正门外,昨夜前来道挷喜宾客的马车也泷正一一遣返。王府的家仆们大多数人赶着忙里忙外张罗护送,一辆辆쭕车马遮ガ挡视线璮,更无人察觉她悄然离开。

      片ﵙ刻后,站在斑驳倾斜的江府门外。她抬头望着眼前那副灰败不堪的门楣,印着被火焚烧过的痕迹。崭新的封条交叉贴附在大门上,粗壮㖖的枷锁层层缠绕门环。

      江府门庭曾经车水马龙,前来拜访爹爹的人络绎不绝。仅仅一夕之间,这里仿若置身人间炼狱。

      懘 她本就无罪,偏偏被逼成了一个罪人。而那些真正该死的负罪之人则䯺在暗处冷眼旁观这一切,何其逍遥......

      “把锁砸了!”

      “我们还是翻进去吧!不要打草惊蛇!”

      꾚“你还是我师父的儿子䂗吗?怎么变得这么怂!”

      “不是的!我是想或许该从长计议......此地还是不宜久留为好!毕竟쨼武儿还未走远......若生事端,王爷那边恐难两全。”

      “我要进自家门还要从长计议些什么?玉雁行说过让我大大方方的走进去!不必顾忌其他......他也答应过我会护着武儿周全铵。我就信他不会变卦....䌾..最好此举惹得皇上出面,我顺带好好问问为何当年要这么对待江家?对待我爹娘?幕后⾪还有哪些奸佞还在坐看好戏?”

      “你就如此相信那无耻小人的话?你可知他娶你,是为了➰要报复凌公子抢走琉璃小姐..졂....”

      “哼......他这种哄骗青楼女人的鬼话你也真信啊?若是真的也无所谓!但凡᠌他䷭给武ꮸ儿撑腰,凭这点他即使利用我到死无全尸!툚我都不会和他计较半分!” 䘪

      “你......疯啦?!”

      “滚开!詀”她一把推开秦臻,拔剑砍断门楣上的锁链。

      推鬒开门,一股尘封的霉味扑面而来。身后行至此地的路人,看到他们进入江府鬼宅后都神쩛色慌张地绕道行之,避之不及。

      径直踏入荒草丛生的府中,וֹ到处可闻的静谧死寂。一人多高的芦苇遮挡了府中原有的廊道院落。

      人去楼空,枯木林蔽。

      鼣 凭着原有记忆,她来到当初葍爹娘最爱驻留的后庭院。凉亭中,石桌上零落的棋子和茶具散落破碎。那株枯萎的樱花树下,原本她种满牡丹花的花圃里,花麺苗早﵌已寻不到轮廓。

      蜰 忽然想起秦臻㶑说过꾣,∡这里曾被官府搜查。她神色慌张,寻到凉亭后的樝木屋里。蹲在几捆枯草堆,伸手往里面急切翻找着。

      秦臻不发一言,湔跟着她蹲下檅来一同在草堆里翻找着。

      终于,她摸出来一只中等大땮小的陶罐叮。

      “还好.....碧.爹娘还在......”她㷂如获至宝地搂着怀中那只ڋ陶罐,坐在地上颤声叹息着:“对不起......都是璇儿的错......是璇儿不孝......这么多年一直被仇恨蒙蔽了心。就连爹娘的骨灰都要利用......原谅璇儿的任性....꿜..如今武儿也长大了,太师也死了。再等一等......等璇儿找出证据能够洗脱江家冤屈。将那些参与诬陷江家的人统统送去陪葬₁。就能安心够去见爹娘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벅”秦臻似乎也察觉什么不对劲:“你说利試用了大人和夫人的骨灰......你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