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她

      泽云正调理着内息,脑海中从这次的对战中吸取经验教训之余,同譾时梳理经脉,调理气息游走于四肢百骸之间,一点一滴的修复着损伤的身体。

      嵔 “公子,你好像受伤了呢......”水晶之中的魅影犹如水中精灵,在方块之间游来游去,忽急忽缓,身上披着的散乱披䙣带却根本挡不住大済部分ﯜ暴露的春色。숦

      떫“要不要人家给你补一补身子呢?你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泽云闭眼运气,脸色终于㺀红润了一点,不再像之前那样苍白的一丝血色都无。

      “公子,要不要人家做你ﻠ的人了?以后无犉论公子想对人家做什么都可以哦哬~”

      水中涠魅影继续在水中划动着,一双玉足轻轻摇动,白皙的肌肤水润透椃光,妖艳邪魅之中透着令人血脉喷张的性感诱惑。

      “公子,看看人家,好不好嘛,”柔情似水윃的声音此起彼伏,却始终等不到任何回巭应ټ。

      有人孜孜不倦,今天有人对她歆爱搭不理。

      明天......

      泽﯎云突然睁开眼睛,摸了摸鼻息位簾,一抹潮湿滞涩的触感传来帛——他看着手上的鲜红又一刻陷入了沉默。 礌

      “嗯哼哼哼哼......”水晶牢笼之中传៸来鏼一阵窃笑。

      “你,到苫底对我做了什么?”泽云染血ꄕ的手有些颤抖,甚至连心都在滴血。

      修炼正步入正轨,得其精髓,脑海之中的自然幻䌓象里悄馆然魖演化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悟道之境,结果一转头一赤身ℳ裸体的女子扑上来......

      섉 “谁让公子这么坏,只顾着自己一个人开心,也不搭理下人家ƥ,我就只好......”

      Ꮀ 泽云深吸一口气,强忍住上前打破水晶牢笼把里面的人揪出来暴打一顿的想法。

      他此刻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道家天宗的功法运行期间讲究心平气和,海纳百川,心系自然,融入环境,与周边的一切事物臘相联系起来。

      可刚刚的环境下,一开始不去理会那女人还没什么,可最最最让泽云大意的是,隔着牢笼这女人居然还能对他的心性修炼动手脚。 Ǣ 颳 也许对平时的他作用不大雲,也许对换一个修炼其它心法的人效果也不会如此显著。

      可泽云是在深受重伤,功法运行至深的最关键时期被人用魅术在心里下魔咒——修行一뼦途讲究无欲无为,这才能攀高勇进,可錋一个有了欲望的人岂不相当于有了心魔? 

      现在他的脑海中一股ᙧ被压制的可怕∣想法正蠢蠢欲动。

      泽云自下山뽿以来,首次产生对一个女人产生了*᰿*、占有欲、虐欲等等一切乱七八糟的欲望。

      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你知道你在玩火吗?”泽云出奇的脸抋色难看鏣。

      在之前与七人霸道飩凶险的对决之中他傾尚且能够全身而退,甚至㖫可以说收获良多——破而肒后立,只要他能恢䮜复到巅峰状态,죁今后对道的感悟也必然更加深刻,实力会更上一层楼。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如今却栽在一间名不见经传的牢房里,在一᯵个身不着衣、手无寸铁的女人手下着了道。洒

      自此这个在泽云生命轨迹里本应该只是솛匆匆过客的女人,此刻却荒谬至极的变成了他的心魔。

      诸  “哼哼哼,人家,可最爱玩火了呦,”水晶之中的魅影停止游动,紧靠着水晶壁将完㢁美无瑕的身体彻底暴露在泽云眼前。

      “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今天栽在你手里,算我大意,果然应该时刻グ不忘老师的教诲才对,”泽云看愜着那婀娜妩媚﫚的身影,几乎快要压制薴不住侵犯的想法。

      “那么,祡公子,人家现在就在你面前,要不要把我带回家呢蜷?嗯哼~”焰灵姬嘤咛一声,缓声诱惑䚕道。

      泽츷云沉默着走上前去,两人都不闪不避,隔着一堵透明的爈水晶墙壁眼对眼对视良久。

      只见一道剑光一闪,透明的水晶墙破碎,哗哗的觖水流四处流散,一具性感至极的雪白肉体从朦胧的水雾之中款款走出。

      泽ኟ云眼前一道火光越来越亮,一侧身才躲洳过一发火焰灼烧。

      ෽焰灵姬指尖火Ẽ焰舞动,直接跳起身冲上来就是一记腿击踢向泽云的脑袋。

      再一侧头轻松躲过,看着对面春光大泄的女人犹自不停的进攻,肘击、踢击、火焰,却始终都没有一击挨到䐘过泽云的诱身体㛘。

      塑就这样两人一言不发,在水晶壁破碎后,两㊌人的初次见面里没有你情我浓、桃色暖暖、一见如閃故,有的只是杀意凛然,一个在用尽全力进얨攻,一个在不断躲闪防守。섥

      況 䌏儾 过了很久发现攻击仍无半点建树后,싡焰灵姬攻击架势,突然笑靥如花起来,“原来公子虰本领这么高强,人家好心动哦。”

      泽云看着这变起脸来比他翻书还快的女人,不由得狠狠皱起眉来——此刻的他感到很是头疼,放她走吧,居然还对他产生了杀意,而且这样以后心魔永远也消除不了。

      不放她走吧,把这么一个随时会爆炸的小妖精放在身边,他晚上连睡觉都켁不会安稳的⵮,以后的日銶子也更是难熬。

      䠺到底该怎么办?泽云踌躇不决。这一次真的是大意了,닻也麻烦了,他悔之晚矣。

      “嘿嘿嘿,大人,马上就到了,礼物就在里面,等打开这扇大门你就能看见那女人有多漂亮,简直就是人间绝色呀,”突然从门外由远及近得传过一阵对话。

      泽云不㖚由瞅了近乎赤身裸体、异뵕常㊟绝美的焰灵姬一眼,心中赞同道,“你叫什么溎名字?”

      “焰灵姬,公子叫我焰儿好不好?”焰灵姬媚眼如丝,俏皮카得還眨了眨眼道。

      “额,烟儿?”泽云回想起某个也让他叫있烟儿墢的黛如烟,“我还廀是叫你姬儿姑娘吧,emm,不对,要不,阿姬?唔,那姬姬也行啊。”

      焰灵姬眉毛一挑,뾈眯了眯眼睛,횙似有薄怒,但还是温柔似水得说道,“那不如就匼叫灵儿吧,公子,外面有坏人想要进来欺负人家,你可要保护好我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