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禁请带好耳机

      气氛充斥着火药味,我摇醒苏梦,想让她活跃一下气氛。

      苏梦会意,豪힦爽的脱去外套,并做出了标准的骆驼式。然而她还未坚持到十秒钟,就痛的停了下来。

      “哦~!这个姿势真干不了!干不了塧!”

      灰霞坚持穿着紧身牛仔裤做瑜伽,试了几试,都被衣服打败了。

      她气的想哭,沮丧的低下头,仿佛正在酝酿着什么。

      袅 㸗 我则分析道:뚀

      “这就是你的病因,一直带着世人公认的累赘,并当做优雅的尊贵。你若是理解,┮那你六年多的病痛折磨,就都迎刃而解了。”

      灰霞突然扭头笑讽。

      “呵~累赘?你还好意思说我?我六年,你十一年呢!怎样才叫个不累赘?你说过,能得这个病的都是优秀的好人,反之坏人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与负担纜了。呵~你想让我与你一样?我是ㆁ真没那个潜质!”

      灰霞很善于用辢言外之意,隐晦的攻击。

      鶃我领教过,这才时隔三天,她竟又开始攻击我了,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足足沉默了一分钟,壞还是被苏梦轻轻摇醒的殅。

      蠦 “天一!你~你怎么啦?你不要吓我!姐姐쎐只是累了抱怨一下而已,没有其他意思,你千万不要乱想哦!好不好?”

      㶔 苏梦说完扭头瞪着㼶灰霞,首次愤怒的大声斥责。

      “你疯啦!谁怎么惹你啦?你怎么老是这样?就不能活泼一点吗?就不能好好过嘛駶?”

      由此可见,苏梦这个和事老也做够了。她之所以这么训斥灰霞,就是想让我息怒。

      “没事!她这是康复的表现,我很欣慰。”

      我再次选择让步,因为让的越多,效果越好。

      她们自以为是的事物,都是我计划之中随意制造的波澜与静好。

      苏梦见灰霞态度依旧,急得对她挤眉弄眼⃄,并用脚顶了顶。

      然而这却遭ꙥ到了灰霞的鄙视。

      “你干轧嘛啊!!!?我最看不起你现在这个样子!毫无尊严!讨厌!”

      苏梦闻言一愣,随即猛的趴在床上,剧烈颤抖着肩膀,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呵~你有什么好哭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与他一直在暗中合谋算计我!”

      灰霞错不悔改堔变本加厉的态度让뺥我悲痛的眯敛双眼。

      我伸手右手,霸道的强行探向惊恐却不怎么闪躲的灰霞繲。我把住她的下巴늦,机械而不容拒绝的扭向我的视线,无比深沉地说道:

      “我不一定都对!但我至少没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终归还是身份地位金钱权势这等恶俗趋势了你的灵魂,构成了你那必须倾斜才能成立的三观天平。”

      灰霞狠狠的打开我的手。

      “别对我讲经说道!我听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有目的的循序渐进,步步为营。别以Ầ为我不知道!你打着按摩的幌子侵犯我的身体。你终于露出了你的魔爪!你到底想要什么?别以为我是小梦!会任你摆布!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而已,何以如此清新脱俗?装什么装!”

      好个卸磨杀驴,灰霞这番言语距离触及我的底线仅仅一步之遥,至少她没有说出肮廒脏辱骂的字眼。但她动用了她的身份,以绝对性的凌驾之势羞辱我的庸俗⏨。

      说实话,那啑一刻我内心动摇了几秒钟,因为我还是个初级婊帝,没有任何金钱地位佐证这一神圣的自居。

      是的!我目前还是那个精神思想卓尔不群的穷Ꞟ光蛋,我双手的老茧还没完全退化,我的身上还有曾经焊条铁水烙印下的伤疤。

      想到这,我首次难堪的满脸通红,眼神闪싢躲,浑身微颤,表情卑微,极其≋不自然的动作也充满滑稽。

      我赶紧转身背对,仿佛陡然间佝偻成了老头,哆里哆嗦的点上一根烟聆。

      㝚二人都被我的表现吓傻了,从未见我如此过,不由得心如刀绞,有所醒悟。

      縿 䐦 苏梦赶紧起身,拉着灰霞的手,哀求道:

      “姐姐!촴我知道你说的都是气话,所以我求你快做点什么好不好?天一心中有个尺度,一旦过了那个尺度你凲就完了༡!”

      苏梦说的很对!上过嘜床的就是要比没上过床的懂我。

      灰霞再次明显的一惊,像鬼下身一般惊醒。然而面对此情此景,她不知该如何收场。

      是뭦的!冲动是魔鬼,那一刻无异于被鬼上身,言行举止,判若两人。

      襛 烟雾讽刺着我的没心没肺,我竟突然重拾了被李若冰抛弃那一刻的伤痛鵰,我站在土坡上,看着她潇洒的离去。

      我为何会突然想起她畩?也许是因为她与灰霞有许多共同之处풰吧!她们一样才貌双绝,一样富可敌提国,且一样践踏了我这个山村的穷小子。

      唯一不一样的是,李若冰还没享受我的伤害,而灰霞即将要接受我的惩罚。

      我绝不能再失败!我一定要赢回来!!!

      想到这,我低头笑了笑,习惯性的咬住舌头,却忘了该用怎样的力道。

      ͽ ẛ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突然遭受了一个猛烈的拥抱。

      “你说话呀!这世间不是没你说不圆的道理吗?你快说话呀!嘤嘤㰼~我听话好不好?我都听你的!我再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了!我求你别再这样吓我了好不好?我不能见你这样!你快说句话呀!啊啊~”

      爸 是灰霞,我的表现终于让她不再沉默,并打破了她对待事物的原则。

      见我无动于㰶衷,她又开始了自我诠释。檛 됝

      “我有病!我六年多没有接触社会了琖,所以我充满愚钝,不知收敛。是你救了我,但请你也要原谅我这一点,我会改的!好不好?你说话呀!⩩呜呜~”

      我强行解开灰霞的怀抱,转身捧着她的双肩,露出温暖的微笑。

      “你好了!我很欣慰!至于其他的,你都没错,所以㻛你不用自责。你要好好的,多到外面转转,多做做运动,多去看看自己亲手种下的花生,最好能洷够从事一项自己喜欢的职业。时间~差不多了!保重!”

      被鲜ὄ血浸透的话语,从我口中舒缓的溢出,狸残忍深刻,字字诛心。

      二人见我吐血,๹都吓得不轻。

      我砤却不给她们接近我的机会,迅速后退三步,推手拒绝。

      “都别过来!都别再说!我没事!”

      她们都听话的待在原퀘地,豪放着悲伤的表情与浓烈的哭声。

      我点点头,很欣赏她们这最后一次的服从命令。

      这个时候,婊帝怎么能少的了鲁伯特之泪?

      我那秒然到账便可提现的眼泪啊!随取随用!

      ⡙ 我眯眼润了润,给的딫剂量刚好不让它滴落。

      灰霞我已交代完毕,于是我便看向苏梦。

      “小梦!你继续照顾小灰灰一段时间,她届时好与不好与你来不来䆶找我,全癐凭你个人决定,我等你!” 典

      我说完銿颤抖着深吸一口气,就在眼泪夺眶而出的那一秒转身离去,⩦果断干脆。

      㝍 她们都知道,我若去意已决,没人可以拦得住。

      灰霞痴痴的看着轻轻合上的房门,转眼变成了一尊“雨預”中石雕。

      苏梦早已哭成了泪人,她此刻再次左右为难,第一次视灰霞为累赘,让她难得自由。

      片刻之后,楼下突然激射出两道强烈的光束。

      璉 “轰隆~!”

      ꔾ铁门自动识别打开,一辆车子冲出了庄园。

      黑暗中肆虐的光束,宛如灰霞生命里仅剩的色彩,迅速的,狠狠的离她而去。

       “先生~!!!”

      一声划破静夜的撕裂呼喊,带着浓烈哭腔的悲伤颤抖,饱含着不舍与伤心,懊ȍ悔与焦急。

      “咚~!”

      灰霞晕倒在地。 ⠦

      庄园内都是好车,随便一辆也值个几百万,我也只有开车才能光明正大的离去。

      随意活动的计划再次变更,我若是一去不返,这车子就当我的出诊费了。当然了,这是后话,这个概率几乎为零,因为我很自信,灰霞的病,若想控制,濇唯我不可。

      我敢肯定,顺天侯不会放过┆我,他是抓我啶回去也好,是请我出山也罢!我若再枾去,一切都必将升级。

      好在我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是最主要的前提条件,否则我绝不会如此以身试险。

      一路有惊无险,暗中关卡在发现是灰霞的车子之后,都未阻拦。

      彻底驶出了他们的势力范围,我才将车停在一片树林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小姨的电话。

      “喂~小姨!你还好吗?家里最近怎样?”

      小姨不冷不热的说道:

      “老样子,一晃这么蠝多天了,你要是不打电话来,我还真想不起来还有你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呢!”

      我听出了喍小姨的抱怨,赶紧施展浑身解数,凭借婊帝的口才,几分钟之内,我就将小姨给逗笑了。

      “呵呵⎐~你真能说,能把咸鱼说得在水中游,我就喜欢听你说话。放心吧!家里一ᝈ切安好。不过最近几天我发现有几个神秘男子在房屋周围转了几圈,现在没有了,他们可能是租房子的ܩ,不必担心。”

      我却为之一惊,觉得一定⚎是有人已经盯上我了。

      是依ㅭ旧对我不放心的李老鬼猧?还是最近接触过的那个黑㉯白通吃的顺天侯?

      在我看来,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顺天侯怎能放心的将自己的宝贝女儿交⅌给一个陌生男人治疗呢?

      在那些手眼通天的大人物面前,自己显得微乎其微。一旦惹了他们悒,就休想再安稳度日。唯一的出路就是韬光养晦,一点点的强大起来,丰满自身,直到能与Ӏ他们叫板。

      想到这,我心烦意乱,唯恐家人惨遭波及。心中的繁累,又压上了一座大䌽山。

      “喂~天一!你怎么啦?为什么不说话呀?”

      “没事!我过两天回去一趟。刚有人叫我,先这样说吧!拜拜~”

      我挂了电话,不想让小姨担心。

      在说话맚的时候,我一直忍着舌痛。

      此刻我自嘲的笑了笑,抹尽嘴角鲜血,为自己的舌头默哀一分钟。

      我之所以离开,主要是因为那个神秘렵男子终于给我发来了坐标位置。

      我一定要见见他,看他是否值得我与他合作。壜

      被逼无奈,我在没有驾照的前提下冒险开车,虽然我有一定的技术,但这还是不可取的。

      我打开地图,根据导嶭航,不一会儿就开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旅社。

      我将车停렱好,走进旅社,来到106号房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