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我的新娘在草原

      余烈个子很高,有一米八多,他望了过来,目光直视阳凡。哪怕两人相隔十几米,依然让阳凡有些心悸,像是被猛兽盯上。

      丘崇之所以还未离开,是想听听副社长有没有什么指示,毕竟这段时间他尽心尽力为余烈监视众人,也是想捞点好处。

      突然,他灵光一闪,内心认为副社长一定是觉得那个凡人太不识趣,还赖在这里不走,于是几步来到阳凡面前,决定表现一把。

      “小子,还不快滚,别在这里碍眼,副社长不追究马苍渊的事,已经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快滚!”丘崇虽不知阳凡背后的帮手是谁,但现在整个觉醒社就剩下这三人,难不成帮他的是副社长?丘崇可不相信。

      “哦,他杀我,反而是我不对了?”阳凡很淡定,直接反问。

      “你要知道,马苍渊的祖上可是骷髅山白骨洞的一气仙马元,虽然封神榜上无名,但也入了西方教,算是一方尊佛,不是你这样的凡人所能企及的。”

      阳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已经想好了,如果丘崇敢动手,就教他做人,因此在气势上他一点也不怵。

      “按你的意思,他是血统高贵的觉醒者,就可以随意杀人,而我是凡人,就应该洗干净脖子等着被杀,对吗?”

      “没错。”丘崇傲慢的扬了扬头,原本那病恹恹的神情也没了。

      “呵呵……如果我也是觉醒者,是不是现在就可以把你杀了。”阳凡的眼神顿时狠厉起来,平日间他是老实人,但内心深处却藏着一股狠劲,一旦有人触及必然果断还击。

      “哈哈,臭小子,你这是白日做梦,你那么虚,还想着觉醒?”丘崇大笑,觉得眼前这小子疯了,道:“七彩血脉蚊映照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你不要抱有任何幻想。”

      开玩笑,要是阳凡真有成为觉醒者的可能,他们也不会如此欺辱他。

      就好比那个黄守望,虽然让他们很讨厌,但他是觉醒者,哪怕只是刚入门,众人最多就欺负嘲笑对方,并不会想着干掉他。

      只有面对凡人,这群觉醒者才会有天然的优越感,才会产生掌控生杀大权的念头。

      “还真是可笑啊,那么多人都梦想着拥有超能力,谁能想到真正拥有超能力的觉醒者,却要在普通人身上找存在感。”阳凡望了望天空,一阵唏嘘,来觉醒社这几天,他得到的人生感悟比原来一年半载还要多。

      “小子,你才是可笑,凡人的世界不也是三六九等吗?笑贫不笑娼,有的道理无论在哪里都是通用的。”丘崇很直白,他曾经也是世俗界的一位白领,在公司常年加班还得不到重视,身心俱疲之下整天都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若不是偶然血脉觉醒,恐怕他都会英年早逝。

      阳凡是个兼具理想和浪漫主义情怀的人,毕竟他才刚毕业,还未经受过现实的毒打,社会上很多东西他也还没接触到。

      “作为觉醒者,难道不更应该去改变社会上那些病态的风气吗?”

      “呵呵。”丘崇觉得很可笑,也不再争辩,道:“好了,小子,我今天不是和你讲大道理的,你要是识时务,滚吧,别让我动手。”

      “你要相信,哪怕你背后的帮手再厉害,在这觉醒社中,副社长才是最强的。”

      阳凡沉默了,他原本就打算去遗迹中见识一番,此时并不想走。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余烈说话了。

      “就是你,杀死了马苍渊?”他语气严厉,面色阴沉,细长的脸上饱含锐利之气,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就在阳凡思考该如何回应时,突然,一道危机感浮上心头,他霍地抬眼,在此过程中全身汗毛倒竖。

      一道金光太快了,像是一道雷霆般刹那间轰来,若非阳凡反应迅速,整个身体都会成为靶子,被拦腰斩断。

      砰!

      阳凡仓促之间全力躲闪,瞬间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空气都在爆鸣,才刚刚躲过,金光从他的左臂划过,将衣服划破。

      就在阳凡打算出手还击之时,那道金光哧溜一声又飞回到余烈手中,迅速遁入他手背那里,一闪而没。

      旁边的丘崇冷汗直冒,刚才那一击,他是完全没时间反应的,幸好余烈的目标不是他,否则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与此同时,他也感到震惊,那个凡人怎么躲开了?

      不对,刚才他躲闪那一幕,很明显只有觉醒者才能做到。

      忽然间,他明白过来,一脸震惊的看向阳凡,内心掀起滔天巨浪,许多事情一下子想明白了,马苍渊的死以及他一直如此淡定的原因。

      原来这家伙一点也不虚,不仅不虚,而且还是个高手!

      阳凡身体紧绷,他也准备好随时逃跑,眼前的余烈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就在气氛紧张到极点时,余烈突然又放声大笑起来,打破了僵局。

      “桀桀,他看上的人,怎么可能是废物。”余烈的笑声有些摄人,对于马苍渊的死,他是丝毫不在乎的,刚才仅仅是为了试探。

      “我知道你的想法,去吧,没人阻止你。”

      阳凡相当惊骇,这个余烈太不简单了,不但让他觉醒者的身份暴露,而且连他内心的想法都能洞察,十分可怕。

      “丘崇,你过来,我指点你一二。”

      丘崇大喜,这正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能够获得余烈的一些指点,去遗迹找到器纹的概率会高出很多。

      余烈刚才那道金光就是他的器纹,简直就是突袭利器,这让丘崇对于器纹的渴求也愈发火热。

      此时的阳凡很识趣,既然那层窗户纸已经捅破,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照着前面几人的方式,身形一闪,脚踏波浪,在水面上奔跑如平地,背后拉出一条长长的白痕,向着祭坛疾驰而去。

      “这小子真是入门级的觉醒者?难怪马苍渊会被他杀死,竟然扮猪吃老虎。”

      丘崇依旧相当惊骇,阳凡展现出来的速度绝不是一般入门级觉醒者能达到的,至少他做不到。

      阳凡很快就来到祭坛上,从指尖逼出一滴鲜血,下一瞬,祭坛上一颗宝石亮起,黑洞出现,顷刻间就将他笼罩。

      嗡的一声轻颤,阳凡感觉离开了原地,透过那漆黑的门户,他穿行而过,进入一片奇异天地。

      “这是哪里?”阳凡发现周围逐渐光亮,出现朦胧雾霭,前方逐渐空旷了起来,显得无比的苍凉与悠远,像是一片遗弃的世界。

      阳凡迈步,入目一片荒凉,遍地尽是瓦砾。

      他再仔细观察,发现这是一条通道,约莫两米多高,容得下三四个人并排而行。但是很明显,通道被废弃不知多少年岁,有一种沧桑与古远的气息。

      “这就是所谓的神话时代留下来的遗迹吗?”他踩在瓦砾上,发出“喀嚓喀嚓”声,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对。

      “这里应该是通往遗迹的通道吧。”

      想到这里,阳凡不由加快了速度,通道并不光亮,四周依旧像是迷雾一般有些模糊,视线也就能看到几米的距离,哪怕他成为觉醒者,身体脱胎换骨,在这里依旧受到阻碍。

      没多久,前方渐渐开朗,迷雾散开了些,阳凡就看到前方站着三个人,似乎在商量什么,三人听到后方的脚步声,纷纷回头,原来是吕战、刘显权和李兑三人。

      “你怎么进来的?”很明显,三人见到阳凡都相当吃惊,尤其是吕战。

      “难不成是暗中帮你那人把你送进来的?”吕战猜测道。

      “呵呵,你猜。”阳凡笑了笑。

      “臭小子,别以为有人撑腰,你就敢装傻充愣,这遗迹中可是凶险万分,想必你死在里面,也没人会怀疑吧。”吕战冷笑,他一边说话一边迈步,离阳凡也就十几米,这个距离,他自信可以将那个凡人一击击毙。

      旁边,刘显权和李兑摇了摇头,心想阳凡还真是不知死活,若是赶紧道歉说软话,也许还能少吃点苦头。这家伙倒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只会更加激怒吕战。

      阳凡丝毫没有惧色,反正都暴露了,他也不怕更多人知晓他觉醒者的身份。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的时间可是相当宝贵。”阳凡直接硬刚了一句。

      他这话一出,三人皆惊!

      “这小子是不是脑袋缺根弦,活腻歪了。”刘显权恨不得甩他一巴掌。

      “抽…抽……疯……”李兑结结巴巴的应道。

      至于吕战,早已怒火冲天,目光冰冷,这个凡人简直就是找死,竟敢出言不逊,今天没人救得了他。

      “你害我兄弟,辱我等觉醒者,今天就用你的血,来祭奠苍渊的在天之灵。”

      说完,他猛地狂啸一声,身形暴涨三寸,浑身肌肉如铁水灌注,手捏拳印,一个滑步如鬼魅一般到了阳凡身前,当面一拳砸出。

      这一拳,刚猛霸道,快若闪电,犹如大炮怒吼,撕裂空气,将一位入门级觉醒者的力量演绎得淋漓尽致。

      砰!

      然而,下一刻吕战竟倒飞了出去!

      阳凡站在原地,一拳轰出,两人来了个硬碰硬,打得吕战整个人横飞,最后摔落在地,满嘴都是鲜血。

      吕战趴在地上咳血,脸上满是震惊之色,那股力道让他惊惧,他可是觉醒者,体质超越凡人,结果被人一拳就打飞了!

      “你不是凡人!”

      此时,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