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470集

      1,

      太上老君从丹房徐徐走出,对金星笑道,“长庚莫恼,这畜生在兜率宫这八万年,未曾出门半步,无知无礼,你莫与他一般见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金星赶紧向太上老君做了一揖,笑声答道。

      “青儿ᜑ,你去十六重天,与你儿翠云小聚。我与金星上人,闲聊几句쑚。难”太上老君就要ᷜ支开青牛。

      ᵖ “不去,不去!这小儿,特䏙地混账!想是到了婚嫁关头,缺金少银,失心疯了,就要啃老?让我这老骨头,现在出去打拼,给他添置彩礼,门都没有!”青牛连连摇头,眼睛却飘向下界。

      “也好,那就为銃我二人端茶倒水,一旁闲听吧!”老君微微笑道。꫿

      “想得美!李长㛀庚,十六重天,怎么个走法?릞”青牛脖子一梗,牛眼瞪着李长庚,柿子专捡软的捏。

      太白金星狐疑地看了太上老君一眼。

      不应该啊!

      见老君没反应,金星只好说道,“你要心地澄明,专心专意想着十六重天,然后念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你就能到了。”

      青牛狐疑地看څ了太上老君一眼:老逳东西,念你飺的名字,这能行?

      太上老君笑而不语。

      䫚 青牛就排除杂念,一心想着十六重天,然后张口念道,“太上老君急急如鎂律令,敕!”

      瞬间,星转斗移,日月从青牛脚下,蹦到了头顶。

      睁开眼,青牛已经在十六重天。

      十六重天,又名永生天,何谓永生?

      㸀原来,天地间所有事情,上至三十三重天,下至十八层地狱,所有种种,只要发生过的事情,都会被太阳光记录下来,并传输到这里,以影像的形式,活生活现地储存起来,不增不减,不生不灭。

      嗯,我们今天说的云盘,云储存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镺天地之间,唯有十六重天和三윁十三重天,以及西方佛祖所在的灵山,唯有空间,没有时间。 ┑

      也就是说,在十六重天住个一天,跟住个늮十年,是没区别的。

      2,

      那青牛到了永生天,又迷糊了:永生天上下九万万里珺,纵横九ル百万万里,到哪里找牛翠云?

      他想了想,就又闭上眼睛,专心专意想着牛翠云,心里捉摸:嗯,把我送到距离他最近㴗的地方;嗯,越近越好!然后念了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蕀再说那牛翠云,一个人在十六重天等啊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既不见师傅回来,更不见个牛影,就㑽一个人在十六重天翻检往事,审视自己的每一个轮回。

      鱣 看着看着,他觉得腹中有些饥饿,就四处一望,看到不远处有一奇树,树上有不知名的果ᔺ子,红彤彤的甚是可爱。

      他就走了过去,摘了一颗咀嚼,竟然美味至极!

      他就蹭蹭窜上树去,一边摘着野果吃着,一边继续钪翻检往事。

      正看到太上老君徒步走进函谷关那段澽,突然腹中阵痛起来。

      牛翠云奇怪道,“咦,自从我得道成仙,已经千年不曾有屎尿了。今日奇了,居然要拉臭?难道这果子有毒,连神仙都能毒倒?”

      奇怪归奇怪,有屁还是要放的,有屎还是要拉的。

      他탰蹦下树来,找到一块巨石,躲在旮旯里,很享受地拉起屎来。

      拉完屎,擦完屁股,百无聊赖的牛翠云,扭转身子,看着那团牛屎,心生疑问道,“千年不见,老朋友,你还臭吗?”

      他左顾右盼,确定四下无人,就弯下腰来,把鼻子凑到那团屎上,准备嗅上一嗅……

      突然抐,天幕撕裂,一个巨大的黑影,用超越闪电的速度,朝牛翠云当头砸来!

      正是他父牛青山!ﺐ

      一门心思在屎上的牛翠云,正低着头呢,哪里看的见头顶的危险?

      “咦,你果然经得起时间㚒的考验,还是那个牛屎,没ꔒ有一丝丝改变啊!”牛翠云感叹一声, ̄正要起身,就被牛青山一屁股砸在脑袋上,扑地倒地,面门正磕在那团热乎乎的牛粪上,晕死了过去……

      再说牛青山,看着被自己砸晕的牛翠云,对着三十三重天就骂了起来,“死老道,你这什么狗屁口诀,一点都不智能!我是说要距离我儿越近越好,你也不能让我把他砸晕啊!”

      他赶紧掏出一粒凝神丹,喂到了牛翠云口中,一边喂一边骂道,“死老道,要是这药不管用,小心我回去烧了你的炼丹房!”

      牛翠云悠悠醒来,看到自己躺鋁在一个相貌堂堂、仪表不凡的青年帅哥怀中,再看那帅哥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暖暖的爱意,只觉得肛门一紧,身子打个激灵,赶紧推开了牛青山。

      “道友,你是何人?”

      ⹖ “我是你爹。”牛青山砸晕쉨了儿子,有些愧疚,看着儿子,不由得有些腼腆,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有点气虚。

      “我才是你爹呢!道友,你再无礼,休怪我无情了。”牛翠✲云沉☑下脸来。

      “我真是你爹啊!”牛青山急了,放下了难为情,这话就显得多了几分真实。

      牛翠云惊疑不定地♯看了看牛青山,想了想,道,“撃你果真是我爹,就显出原形,让我⍯看看你的本尊相貌。”

      牛青山一听,傻眼了!

      自己长期不学习,没有半点法力,从牛变成人豠,也是太上老君运用神通帮忙㌩的结果。

      怎么从人变回牛,他也不知道啊!

      这真是ꂒ,事非经过不知难,书到用时方恨少!

      牛青山挠了挠头,眨巴眨巴眼睛,想到了一个主意,“翠云啊,你屁股上得胎记,是不是䥖有一颗红痣?”

      牛翠云闻言大怒,又气又羞,“道友,你好不自重!居然偷看我拉땡屎!”

      牛青山彻底傻眼了——对嘛欓,偷看翠云拉屎,也能知道他屁股上有红痣,这还庩是证明不了自己就是他亲爹啊!

      抓耳挠腮地想了一番,牛青山突然笑道,“小王八羔子,还记不记得你五岁那年﷖,为父最后一次离家打猎,你送给我一杯热腾腾的茶水,让我喝下?我问你那是何物,你也不说,只是催促我快点喝下怷,说是能驱邪避鬼,保퀴为父平安?!等老子喝完,除你才茛告诉老ⳋ子,那是你的童子尿?!”

      煜牛翠云眼眶一热,跑上前来,一把抱住了牛青山,把脸埋在父亲怀里,尽情哭泣起来。㯘

      一别八万年,相隔千星河!

      牛青山哭了一会,鼻子一耸一耸,用力嗅了嗅道,“儿啊,什么味道这么臭,很熟悉嘛,却想不起来?”

      牛翠云一抹脸上,才想起来自䐀己满脸牛粪,识蹭了老父亲一身。

      他有些羞涩,分别八万年,刚见到老爸,不能说自己吃了一嘴屎吧?那多难堪!父亲牛青山又是大嘴巴,口无遮拦,把这丑事传到二弟牛积雷耳᱅朵睌,还不被他笑死?

      想到箹这里襮,牛翠云就埥诓骗父亲脝道,“爹地,这是人间美味臭豆腐。쯗前段时间,我下凡办差,偷偷买了一些,带上天来。今日在这十六重天等你,着实无聊,就拿出来吃了。正吃着呢,被你从天而降,砸晕了。”

      “哇靠!臭豆腐啊!难怪这么熟悉,让我一闻就胃口大开!为父我也最喜欢吃这个了,好你个小王八羔子䍶,咋不给我留点䨍?”牛青山伸出蒲扇一样大的双⽬手,赶紧把牛翠云脸上残留的那点“臭豆腐”,给扒拉了下来,不由分说,就要向口里送去。

      牛翠云一看,急眼了,伸手来拦,“爹啊,吃ᒉ不得,吃不得!”

      牛青山牛眼一瞪,“小王八羔子,许你吃得,老子就吃不得?!你师傅还说你有孝心,这点东西都不舍得给老子,你有的是哪门子的孝心?!”

      骂完这句,牛青山气哼哼地将那两团牛屎,放进了口中,然后闭上眼睛,细细咀嚼起来……

      牛翠云急吼吼道,“我的亲爹哎!真真吃不得,那是屎!”

      ꠐ 牛青山正享受美味呢,被牛翠云吵得韌烦躁,一个巴掌过去,就将牛翠云扇飞鈌了!

      ങ 只听他骂䖐骂咧咧道,“你个兔崽子,三天不挨打,上房子揭瓦,找抽是吧?”

      牛翠云捂着红肿的脸庞,期期艾艾走到了牛青山跟前,胆战心惊地低下头,不敢看父亲。

      细细ꃆ品尝,慢慢下咽,将那臭豆腐吃完,牛青山眼神炙热,看着儿子,“嗯,果然好吃,还有没?”

      “没了。”

      “真的没了?这点东西你都㞠藏私,可⸆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儿!”

      “真没了。”

      “嗯,被这臭豆腐勾起了食欲,읭我还是有点饿。”牛青山说完这句,四䄳下张望,然后看到了那㦔棵红果树。

      鿣“咦,这红彤彤的果儿,甚是可爱,一定很好吃。”牛青山窜上了红果树。

      牛翠云惊得大汗淋漓,跑到树下,大声喊道,䰒“爹,这ཤ果子真不能吃!”

      牛青山싪摘了一个果子,拿在手中,迟疑地问道,“为何?”

      “这果子有毒!”

      “荖你怎知道?”

      “我吃过。”

      “屁话,你吃过,也没见毒舷死你啊!你一ୟ个下界小仙的跟班都毒不死,还能毒死我青牛大仙?!”牛青山再不迟疑,把那红果子向口里送佁去。

      “嗯,好吃,好吃묨!王八羔子,又骗老子!看我吃饱肚子,下去怎么收拾你!”

      牛翠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跪在地上。

      “咦,怎地肚子疼了?八万年没有拉过屎,没有撒过尿,今天倒是奇了,居然要拉屎?”牛青山从树上跳下来,也找了个大石头,开始拉起屎来。

      “咦,我闻到臭豆腐味了。翠云呐,这就是你不老实了,趁我拉屎的空,偷吃是不?”牛青山气哼哼地道。

      牛翠云弱弱地来了一句,“爹,看在我亲娘的份上,一会别打死我,行吗?”눺

      ਺ “傻儿子,爹哪舍得打死你?你给我留衫俩口,咱还是好朋友!”牛青山无比慈爱羸地说道,然后有点自责,“⬜唉,爹躙错了,爹脾气不好,不该一见面,就给你鍫一个耳光的!你别伤心了,一会让爹抱抱!”

      牛青山拉完屎,擦完屁股,扭转身,一边向那团屎看去,一边喊着儿子,“来来来,看看新鲜,你看爹拉的屎……,咦,怎么像你买的臭豆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