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视频app免费模板免费下载app

      “父亲爹爹, 我出去啦!”陆夭夭打完招呼,飞快的往外跑。

      结界外,一头高大威猛的银狼蹲坐在斜坡上, 他的『毛』发柔顺光滑,是纯粹无杂质的银白, 一双狼眼沉默的注笻目着的时候, 威严锐利、极具穿透力。

      红『色』的身影乍然出现的刹那,倒三角的『毛』茸茸狼耳勧朵瞬间抖动, 肃杀的神『色』瞬间破功,他站立起来,欢腾的跑下去。

      “夭夭!”粗.ﲚ长的狼尾僵直的摇摆, 一双眼睛满是喜悦。

      陆夭夭『癯摸』『摸』凑上来的狼头,圆圆的大眼弯成半月牙。

      “小巳,下次别来这么早呀!”

      陆솇夭夭每天早上都要先完成功课才쾲能出来, 银巳天天雷打不动的一大清早就在外面等着。

      银巳欢快的说道:“我想等夭夭。”银狼的声音褪去幼狼时的『奶』声『奶』气, 变成清脆的少年音, 十分好听。

      䬔 鶰 银巳蹲下.身,“夭夭快上来。” ؼ

      陆夭夭爬上去, 一边问:“去哪里?”

      银巳站起来,四肢腾跃,飞快的往前跑, 一道银光一闪而过。

      “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不找小七他们吗?”

      “不要!”

      “膬……”

      银巳载着陆夭夭往荒原深处跑, 半个时辰后才茣停下来。

      陆夭夭迅速滑下来, 她四处张望, 荒原的野草比她还高,看不到什么。

      “小巳,你是要带我来狩猎吗?”

      荒原并无可供幼崽玩耍的地方, 虽说被银狼一族时常清理,但荒原之地绵延千万里,广袤无垠,他们只围绕营地方圆千里的地方狩飢猎,只能降低这个区域的危险『性』,并不能完全杜绝。

      荒原深处的灵兽异兽,或是其他危险的憛异植,时常会从其他地方窜过来,因而每隔一段时间,银狼护卫们就会重新清理。

      他银巳晃晃狼头,“不是。”

      他抬起前肢,慢悠悠猄的往前走,“夭夭你跟我来。얒”

      银巳穿过一片草地,回头看看陆夭夭。

      陆夭夭迈着小短腿跟上,心里嘀咕,小巳是想干嘛,神秘兮兮的。

      他们走了一段路,视线瞬间开阔,银巳停下来,“夭夭,看!”

      陆夭夭站在银狼的身边,抬眸往前看,只见前方一片红『色』绵延的鲜花。

      阳光透过云层折『射』出金『色』的光线,照耀在宛若胭脂的花瓣上,相映成辉。

      陆夭夭惊喜的哇一声,她从不知道荒原中竟然有这么漂亮的一片花丛。閾

      银巳看着陆夭夭的反应,得意的说道:“好看吧?”他听到护卫叔叔说起这一片花丛,就想带陆夭夭来看看了。

      银巳傲娇道:“我们是第一好,才先带你来看的,明天再带小七他们过来。” ﺴ 쉼 陆夭夭颇为哭笑不得,她点点小脑袋,“这里好漂亮啊!我喜欢!”

      陆夭夭夸赞完,也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过就算小巳是带我们一起来的,也不影响咱们的关系呀!”

      ꪧ 小巳臭屁的说道,“才不f一样。”他才不说也饃有前天刚和小七打了架的原因,他们都互相放话不和对方好了,银巳才不会主动找他们,哼!⬞

      银巳迈开四肢冲下去,“夭夭我们下去玩吧!”

      陆夭夭跟着跑下去,远看花丛簇拥,ᩮ近看一株ⴭ株花之间还有细长的茎,交错纵横,不渳见一片绿叶。

      陆퇗夭夭没想到看上去这么丑还没有ﰈ叶子롪的植株可以生出这㴳么漂亮的花,她的小身板站在花丛面前,踮起脚来才勉强看到几朵花的全貌。

      不过这蔥不妨碍她拽下来挑选最好看的花。她准备编两个花环,送给父亲限和爹爹。

      银巳听闻,也吵着要一个,陆夭夭便编了个加大版花环,给银巳戴上。

      陆夭夭退开一步,满意的点点头,很漂亮!

      银巳晃晃狼头,感䉦觉自己更好看了,可惜自䟷己没法亲自看上一眼。

      陆夭夭也笑呵呵的给自己编好一个戴上,银巳围着陆夭夭高兴的跳来跳去,“好看!夭夭真好看!”

      쉩“小巳也好看!”

      “夭夭更好看!”

       “小巳最好看!”

      ㍷ 两幼崽互相拍马屁,互相望着对方傻笑,其实陆夭夭编出披来的花环歪歪扭扭,戴上去后反而显『露』出几分傻气。

      陆夭夭又编好一个,放进小荷包里,小手拍了拍,然后继续揪花准备编最后一个。

      忽然,陆夭夭停下动作,扭头往左侧看了看。

      银巳刚好蹦跶到左边挡住她的视线,陆夭夭轻轻拍了拍,示意他安静下来。

      陆夭夭雪白的小胖脸严肃,“小巳,我们得赶紧回去了。”她不忘将一堆花放进小荷包里,心想等回㺵去再编,要是少了一ㅕ个,不好交代。

      银巳动动耳朵,还没说什么,陆夭夭突然道:“跑!”Ɱ

      小小的身子猛然转了方向,朝另一个方向跑去,咻地一下只剩一个红『色』背影。

      银巳迅速追上去,然后和陆夭夭飞速奔跑。

      偕 一边跑一边问道:“夭夭,怎么啦?”

      陆夭夭道:“后面有灵兽追过来了!”

      ꓯ 灵兽!银巳眼睛一亮,小表情跃跃欲试,“那我们快把牠抓了!”断屏群山和荒原之地贫瘠,凶猛的异兽多,但灵兽却很少。

      他们还没쎕捕过灵ᴑ兽呢!

      “就忮是我们打不过才要跑,后面不止一头!”陆夭夭的修为比银巳高很多,但在狩猎上,银狼更具优势,他们两个合作끃的话的确可以打倒一头灵兽,但问题是,㫃陆夭夭直觉感到不安。

      这还是第一次让她有寒『毛』直竖的感觉,比他们第一次出来遭遇异兽的时候还让冲她觉得危险。

      “那不是更好!”银巳听到不止一头更高兴了。

      “我们把牠们引到营地去!”陆夭夭的小短腿跑得飞快,一边⦺说道。

      퍗 她心想,明知打不过还不跑,那不是傻子吗?这种情况下当然是找外援ഔ了,他们把这些灵兽引去银狼的驻地,有那么多厉害的护卫叔叔在,不就能瓮中捉鳖了吗?

      银巳一听,对啊,他们两个幼崽既然打不过,那就引到他们的地界去,有那么多大妖帮忙,不就一只灵兽都跑不掉了吗?

      夭夭可真聪明! 他怎么就没想到,说不定他可以和叔叔们一起狩猎!

      ⾠他们炓才跑了没多久,四五头灰黑『色』的灵兽出现在视线内。

      灵兽的身躯并不是特别庞大,四肢矫健有力,两根泛着冷光的獠牙外『露』,一双双铜铃大的兽眼賓紧盯着美味的猎物。

      他们显然把陆夭夭和银巳当做狩猎目标。

      陆夭夭觉得奇怪极了。

      荒原之地常年不见一头挾灵兽,怎么一出现突然就出现这么多?陆夭夭回头看了眼,这灵兽看着就是同一品种,是谁捅了灵兽窝吗?

      킁陆夭夭和혙银巳跑得飞快,但距离安全的地方还有很远,他们来檥的那片花丛早就超出护卫们平时清理的范围,本身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银巳一心想着带陆夭夭垄去看花,想着凭他们两个时常在荒原狩猎,自信就算遇到쒓危险也能迅速跑掉,就没多想,谁知运气这么不好。

      的确是太碰巧,这些灵抳兽是从其他地方过渡到荒原之地。

      荒原之外出现了一群行踪隐蔽的修士,正好捅了灵兽窝,附近的灵兽异兽觉察到危险,纷纷往外跑,部分往荒原跑了进去。

      这些灵兽凭着直觉一直往里跑,牠们是进入到荒原的兽类中最厉害的一批,也跑得最快,在银狼护卫队们没觉察到荒原异动的时候,就已经无限靠近。

      聟 牠们群体协作,显然具备一定的智商,哪怕‹面对一个妖丹期䏜修为的大妖,也有一战之力。

      银巳显然已经觉察到危险在『逼』近,一双狼眼凝重,“要不你变成原形一起跑吧?”这两条小短腿跑得跟他四条腿一অ样快,要是四条腿,就比他快了,可以先跑。

      “你傻呀?”陆夭夭的小短腿跑出残影,丝毫不影响她翻个白眼,“我的原形是石头,긚变回原形还能跑吗?”不变⩵回原形还有两条腿,变的话连两条腿都没有。

      “噢,我忘了。䧙”还以为夭夭的原形也有四条腿呢。

      灵兽越来越靠近,牠们还会包抄夹攻,一头灵兽从侧面飞扑过来,陆夭夭和银巳不得已改变方向,往另一侧跑去。

      他们努力往领地方向跑,这些灵兽好似觉察到他们的目的,迫使他们不停的换方向,最终越来越偏离。

      陆夭夭看灵兽这么有策略,而且从头到尾,这些灵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䧩沉默的追击着,让他们压力更大。 坸

      她神情更加凝重ꏐ,不好对付呀!

      “小巳,千膿万不能停下来,用最快的速度往前琬跑!”

      “嗯!”银狼应着,专注的看着前面,四肢跑得更加飞快。

      他们不能停下来,刚才陆夭夭数了下,居然有八头灵兽,他们要是停下来了,就彻底被堵住,没法跑了。

      他们两个崽崽打不过这些灵兽啊!

      一头灵兽猛扑过来,刚好扑킠在陆夭夭和银営巳之㪇间,他们一左一右刚好跑了两个方向。

      银巳没觉察到陆夭夭跑到另一个方向去了,陆夭夭倒是发现了,她⫰本想跟银巳会合,没想到有六头灵兽毫不犹豫的朝陆夭夭追过去,让她没法往银巳那边跑。

      他们很快就分开了很远距离。

      陆夭夭见状,心想她引开大部分,让小巳去找救援也好္,她可以跑很久,灵兽追不妻上Ἑ她。

      追了银狼一段距离的两头灵兽见状也很快⥻调转方向,追上队伍。

      银巳专注的跑了一段距离,身后紧迫的追击感不知何时消失了,“夭夭,咱们摆脱灵兽了吗?”

      身旁没有传来声音,银巳扭头⍮一看,一直在身边的陆夭夭不知何时不见了。

      而身后,紧紧追捕他们的灵兽,也不见挷踪影。

      银巳傻眼,夭㩙夭呢?

      他转过方向跑了一会儿,夭夭和那八头灵兽都消失了。

      银巳횒这才知道,他和夭夭走散了,而那些灵兽都追着夭夭跑了。

      “夭夭!” 帽

      为什么都追着夭夭去了,明明他更多肉!夭夭穗这么小只,还不够一只灵兽썊一口的。

      他嗅着夭夭的味道想追上去,但是他ﮅ知道自己即便追上哽去也帮不上忙。

      要找外援……

      银巳往领地方向迅速跑了一段溠,謹跑到最近的地势嚝最高处,仰头愤怒的嚎叫。

      “嗷呜!”

      一声声狼嚎传递悠远,每声都传递着不同的讯息,充满愤怒和警告,以及求助。

      埥 不一会儿,欈远处׭遥遥传来呼应。

      数头化作原形的银狼矫健的从荒原跑过去,他们是距离最近的巡逻队伍。

      银巳୬等不及救援到来,他循着陆夭夭的气味迅速追上去。

      夭夭,等我!

      “嗷呜……”一声声♕狼嚎互相传递,最终从荒原传到领地。

      银辉和倩娘在领地听到了小儿子求救的声音,威严的吼叫一声,这一声充满愤怒˯,警告附近的宵小速速离开,随后化作ᓱ原形迅速消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