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爱可奈无修正流出5小时

      柳琀瑛凄凉道:“我何ꯢ时没有放过你,我不是已经给你和那韩清云腾位子了吗?倒是你,为何又苦苦不肯放过我?”

      ꄍై张之推哈哈一笑,“是⋯啊,你是腾位置了,你在京城将我的丑事全部抖出去,让我无地自容,你让我身败名裂,被韩家逐出,我不是让你待在淮安老家吗?你为什么要上京来,这么多年我所做的努力,全让你这个贱⃆妇毁了,我要的光宗耀祖,光耀门楣,全都被你给毁了。”

      쀉 张之推气得跳起脚来,柳琀⳷瑛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母溬亲在家中因病过⥁世,你不能在床前侍候,安儿也懮染上病早夭,我无依娆无靠,你去了京城又迟迟不回来,我⋶担心你的生死安危,自然是要来京城找你的!”

      퐵张之推勃然大怒,“什么担心我的安危,母亲过世,安儿早夭䣬以后,你就迫不及待的罀改嫁了,如果不是被人扫地出门,你又岂会记得还有我这这么一个人,你根本就不是担心我的生死安危,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李云洲在外面听得一时语塞,“我怎么不知道中间还有这样一回事,那柳琀瑛,莫不是真的改椮嫁过?”

      “没有!”ᬈ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娇弱的声音。

      薷 李჏云洲循声望去,不知是什么时候,鞬阿笈已经悄然来到他諷们旁边,旁边还站着柳琀瑛的真身,这声“没有”,就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ბ

      一说起这件事,柳琀瑛就忍不住想要流眼泪,不过身为阴魂,想要流泪,也是不可能的,她缓缓道:“我从来不曾⊍改嫁过。”

      䵝李云洲想了一想,“那픺就是韩清云为了得到张໦之推,所以编造了这么一个谎꬜言,加上张之推心志本来就不够坚定,所以也就没有查证自己的妻子到底有没有改嫁,就直接与韩清云成婚了?”

      楚寒玉没有言Ꟗ语,柳琀瑛也没有튤接话,李云洲只能只能转过目光,凝ῴ神听着殿内的情况。

      殿内的“柳琀瑛”伤心道:“若你真的觉得我是这样的人,那么我死了也就是死了,你为何还要找到黄泉药铺来见我?“

      垏 张之推忽然就不说话了,“仁义道德可否卖我几斤?”其实在他生前,就已经疯谾了꥛,读过这么多的仁义道德与圣贤之书,人的本性还是不会变啊!所以最后才会在欲望与仁义面前⭙疯狂,冲进书店쯫勒住伙计的脖子。

      张之推垂头丧⾊气道⢇:“仁义道德㽯不能⧗救我!”

      “所以你希ᒋ望我能原谅你是吗?你找我的原因,其实只是想听我的原谅,以此来减轻你的罪恶吗?”

      ㆔“是,是,是又怎么样?”张之推圧突然就发起疯来,炓面红耳赤的瞪着柳琀瑛,“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꽄,我不祈求你的原谅,可是我又有什么错,难道我就错了吗?我考科举鋑,难道不是为了你们吗?你们所有人都逼我,这样的结局是我想要的吗,我倒宁愿我没有去参加科举,没有见过这人世间的繁华,没有见过什么风流才子逸事,我走到最后,就全部都是我自己的错吗?”

      殿内毹的动静越来越大,李洲璟问道:“里面䀶会不会出什么事?”

      “慢퉀慢等吧!无论发生什么,都是张之推自己的选择。”接话的是殷玥。힇 琔 殿内的“柳琀瑛”并没有回话,张之推见她不语,竟直接冲了上去ª,手中不知道怎么就多出一把剪刀,直直的插入柳琀瑛的胸口,柳琀瑛一瞬间就化作一阵白烟消散去,张之推丢下剪刀,不知所措,顷刻之间,自己也全身爆裂开来。

      李云洲被殿内传来的爆炸声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张之推想要毁灭柳琀瑛的魂魄,所以引发了法阵,自己反而魂飞魄散了。”殷玥解释道。

      䂛 李云洲还是不太明㒝白,㌞“这张之推不是来淄祈求原谅的吗?为什么还会想要杀死柳琀瑛?”ꁖ

      殷玥道:“张之推害死发妻,按规则来讲,极有可能入不了轮回,没有再为人的机会,也许是想要拉上柳琀瑛做垫背呕。”

      䄉 所以说,这就是楚寒玉口中的惩罚,张之推如果好好的了췠去柳琀瑛的怨念,那么还有可能往生,但他偏偏选择了拉上柳琀瑛陪葬,뽭所以楚瓘寒玉就直接让他在这里魂飞魄散了!

      “不过。”殷玥顿了顿道,“殿内好像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东西。”

      覉 殷玥的目㷫光落在楚寒玉身上,见楚寒玉点了点头,她便走进幻神殿内,很快就带着一把金剪刀回来了。

      楚寒玉的眼睛括倏而就亮了,很快又眯成一条缝,“金鷽狐?”蝆

      在场的人这才反应过来,这把剪刀的尾端,确实是一樹只狐狸的模样。

      楚寒玉看向柳琀瑛道:“这个物件,你知道他是从哪儿得来ꊹ的吗?”

      柳琀瑛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慌中缓过来㮞,只是木讷的摇了摇头。

       “怎苕么了,东家絁,这个剪刀有什么来历吗?”

      캌楚寒覟玉的眼里透出一道寒光,幽幽道:“似乎,是他回来了!”

      “他?”⌵在场的人都一惊。

      楚寒玉不再解释任何与这把剪刀有关的事,招呼也不打就离开了幻神殿,在药屋找到了正在打理药싃园子的白慕尘。

      白꘢慕尘看见气鑿冲冲跑来的楚寒玉,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张之推的事尾都处理好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张之推的事。”楚寒玉厉声质问道。 ྠ ∎

      白慕尘自顾自的继续给药株浇着水,“知道也罢,不知道也罢,现在你自己不是已经㱺知道了吗?”

      楚寒玉气道:“既然你知道,你为何不告诉我。”

      걾白慕尘丢下水瓢,盯着楚寒玉道:“告诉你又能如何?他的事,早就跟你没有关系了,不然我为什么还要答〖应那上水仙君晏清救治李云洲,你听我的,牡这件事,你不要再管了喂,所有的事,九ﴝ重天上自有䄚人会管。”

      㶌 “这件⮧事跟那小子又有什么关系?”

      “移因为他,是天选之쭼人。”白慕尘郑重道,“每个人都有姳自己的ﻘ使⍼命,而他ꑝ,就是上天选好了来做这件⢝事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