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自视频在线观看青青草

      面色羞红,琪琪格尔用力揉了揉胸部,眼泪都出来了:太痛了!

      余怒未消,她抬头看向翻白眼儿的方宏宇,快步走了过去!

      恨恨的看了对方一眼,她先是试了试脉搏,没事儿!

      转手又是一个过肩摔!

      “嘭!”

      已然无力痛呼,方宏宇脑袋里一片空白,头重脚轻,不知身在何处了!

      “嘭,嘭,嘭……”

      闷响声不断,琪琪格尔每次动手前,都要试一试脉搏,保证对方没有大碍!

      就这样,一直摔了十几次,她的怒气才发泄的差不多了,略带气喘的停了下来!

      看着都替对方感到疼痛,伦贝尔狠狠吞了几口唾沫,暗暗替“宏宇”兄弟默哀……

      跟着,他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琪琪格尔的胸前,摇头叹息:

      “宏宇兄弟”,你也是过分了,怎么能够抓阿姐那里呢?

      你可是筋骨境的力量呢,捏爆了怎么办?

      唉,真替阿姐担心呀!

      将来拿什么奶娃呀?

      拍了拍手,琪琪格尔一回头,正好看到伦贝尔的目光盯在自己胸前,怒火顿时再次燃烧起来:

      “看什么看,闲着没事了是吧,正好,老娘还没过瘾,咱俩再过过手!”

      “不,阿姐,不是的,你听我….,哎!不要!”

      “嘭,嘭,嘭……”

      又是十多下,伦贝尔躺在了方宏宇的身旁,两人作伴去了。

      不远处,虎仑余光瞥见了这一幕,缩了缩脖子,不敢出声,默默练刀,暗暗嘀咕: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看着虎仑变形的刀法,琪琪格尔懒得理会,冷哼一声道:

      “哼,这两个废物,还没练就力竭了,你把他们扛回去!”

      话音落下,她一甩手,飒然而去。

      目送琪琪格尔离去,虎仑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扭头看向一对难兄难弟:还在捯气儿!

      摇头叹息一声,他将刀收好,缓步走了过去,心中一阵恶寒:面目前非啊!

      再次提醒自己,不要激怒阿姐,然后,他默默的一扛一夹,将两人送了回去。

      看到方宏宇口吐白沫的悲惨模样,刚刚醒来的方小圣直接炸毛了,就要对着虎仑爆发!

      跟着,它微微一顿,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大哥”,挠了挠头,没再出手,翻身跳到他的身旁,默默蹲守了起来。

      听说过小灰的速度,虎仑本都做好挨几下的准备,忽然发现这小家伙又安静了下来,顿时一脸的蒙圈。

      看了几眼,发现小灰根本就不理会他,他也只能莫名其妙的走了,还得去送伦贝尔这家伙呢!

      此刻,方宏宇外表凄惨,呼吸却是平稳了下来,胸口,按照某种规律,缓缓起伏。

      原来,他被琪琪格尔摔的脑袋一片空白时,那种古怪的感觉就再次出现了,仿佛有许多摔跤手在其脑海中闪现,表演着一个个高难度的技巧。

      同时,《归一诀》也如期运转起来,无形的能量,不断汇入他的体内;

      如此,任由琪琪格尔摔打,也无法伤到他的根本,甚至还促进了那股力量的流转,不断提升着肌肉的力量。

      就这样,方宏宇从中午一直睡到了半夜。

      中间的时候,胡礼迪听说了这事儿,跑来看了一眼,发现他呼吸平稳,这才放心的离去了。

      琪琪格尔也来了一次,看了片刻,脉搏呼吸都很平稳,不像是有问题,倒像是睡着了,便暗暗淬了一口,离开了。

      最后是来送饭的额璐琪,懵懵懂懂的看了半晌,给方宏宇擦了擦身上的泥土,这才离开了。

      方宏宇醒来的时候,方小圣又睡着了。

      他微微一笑,将小圣小心的将其放入被窝中,这才站在床边,轻轻比划起来,口中念念有词:

      “原来,不是跆拳道不管用了,是我没有学到精髓,”

      “面对伦贝尔这种类似短打的动作,单腿连环踢的发力杠杆太长,速度慢了,反到不及膝撞来的有效!”

      “当时,若是对方的“大得合”尚未完成时,我顺势一个“高膝撞“,即便对方可以搬到我,下颌骨也会被我撞裂,力量也会散去,无法将我摔的那么重,”

      “还有琪琪格尔的过肩摔,我完全可以用“勾”、“盘拿”之法对抗!”

      “对待伦贝尔这种大个子,则需要小得合、捞、端踢、穿档靠、蹩、掏,综合起来!”

      “然后就是我的感应能力,”

      “其实,他们的动作,我都捕捉到了,只要应对得当,甚至不等其招数完毕,就能半渡击之!”

      “……”

      一边念叨,一边比划,他对摔跤技术的掌握,逐渐熟练的起来,像是个沉浸了数十年的老手了!

      最终,他的动作忽然一滞,目中闪过疑惑之色:

      之前的箭术,就是在我疲惫到了极致的时候,这才顿悟了;

      这次的摔跤,也是被人摔的一塌糊涂才有了灵感;

      这是什么感悟能力?

      还有那些画面,从哪里来的?

      怎么像是脑子中一直都存在的?

      对了,会不会是传说中的系统?

      那种必须见识过后,或者亲身体验过后,才能激活的系统?

      不对,应该亲自体验才行,否则,我也看了几眼虎仑的刀法,还有那几个孩子的箭术,怎么就没有感觉呢?

      对,一定是得亲自体验才行!

      不过,这要是刀术、剑术什么的,用不着挨上几下才行吧?

      那也太坑爹了吧?

      应该不会,箭术就是通过自己拉弓而感悟的,不一定非得挨几下的,否则,还不得要了小爷的老命!

      想到这里,他心中微微一松,打算回头拿刀术练练手,到时候就知道是不是跟自己想的一样了!

      想通了这一块,他攥了攥拳头,感受了一下力量,明显又有些增长,貌似距离下一个关卡不远了!

      忽然,他看着自己的手掌,想起了白天的“挤奶龙招手”,老脸一红。

      “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让她非要摔我呢,怪不得我呀!”

      跟着,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吞了口唾沫:

      “原来感觉是这样的呀?”

      “好大,好Q,”

      “不会真的弄疼了吧?”

      “咦……,太邪恶了,非礼勿视,非礼勿思,罪过,罪过!”

      “要不要道个歉呢?”

      “还是算了吧,别再把我摔一顿!”

      “不过,这次想要摔我也没那么容易了,小爷的技术也提高了不少呢!”

      “就是这力量有些欠缺,不知道跟她差多少?”

      “对了,今天在那空地上,好像有更大的石头蛋,要不,现在去试试?”

      心中蠢蠢欲动,他觉得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注意的,正是时候!

      看了看还在酣睡的方小圣,他将油灯吹灭,静静等待了片刻。

      帐篷外一片安静,应该都休息了!

      他悄然钻了出来,四下观望了一圈,发现在帐篷群的外围,有个高大的身影,来回的走动。

      看那个大光头,就知道是虎仑。

      他微微一笑,缓缓绕到了帐篷的另一边,正好在虎仑视野的死角,这才悄然向那空地跑去。

      生怕闹出太大动静,他出了帐篷群范围,这才开始加速,花费了十多分钟,这才到了那里。

      今夜的只有一个月牙,光线不算太充足,他到了近处,才看清了那些石制的器具。

      除了白天用的石担,还有石锁、石头蛋、石墩子,静静躺在夜风中,纹丝不动。

      挨个挑选了一遍,他选中了其中一块石头蛋,比三百五十斤那个略大,估计应该是四百斤沉的。

      稍稍平缓了一下呼吸,他默默运劲到了双臂上,一下腰,扣住石头蛋两侧的把手,一用力,稳稳抱起!

      “没问题!还有余力!”心中一喜,他立刻就有了判断。

      没有浪费时间,仅仅坚持了一秒,就将其放了回去。

      走向下一个石头蛋,他再次发力,稳稳抱起!

      “还有余力,不过,好像不多了!”感觉脸庞微涨,他估计快到自己的极限,轻轻将其放回了原地。

      “这应该是四百五十斤的了,下一个就是五百斤了,估计有点悬,但也相差不远了!”

      看了看更大的那个石头蛋,他微微一笑,心中暗喜:

      自己的进步果然跟常人不同!

      按照伦贝尔所说,从三百斤到五百斤,怕是得数年才行!

      自己这才几天的功夫!

      这《归一诀》,绝对是个宝贝,一定不能让人知道了!

      默默叮嘱了自己一番,他这才悄然返回了帐篷,没有惊动正在巡逻的虎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