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视频怎么没有了

      虽然已经꾵干掉的က沼泽杀手不能吃,而毒角჎兽、镰刀蝙蝠和早就被干掉的其他生纭物都被沼泽杀手破陠坏到不能食用的程度,但是栜周围的笼子里面还是有其他猎物的。

      鹿云现在就在生吃一块还在满是血的前腿,,被他剥下的是疯狼的狼皮。

      吃鉙完这只疯狼的鹿云,身上一些较浅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背后最大的伤口也已经止血。

      鹿云则是将目光再次移动到周围的笼子中,寻找下一个捕食目标。

      在用石矛从笼子外戳死几个猎物后,鹿云就坐在入口一块干净的地方进食,同时眼睛盯着前方另外一个门口。

      昼 周围放着他刚捕食的几个猎物,肌肉蜥蜴、火花狐、闟火枪蝎子、踙河童青蛙。

      这是他找到几个能够直接食硎用的猎物,其他的猎物不是不能食用,就是需要进行烹饪或者特殊烹饪才能食用的生物。

      他还没有心大到楼上的厨房吃饱喝足在下来的地步⏳,那时候不知道对方会将什么东西放出来等着他。

      桍 吃完后鹿云的体力和能量也恢复了大半,体内的素也被他利用进䀏食压制到了微量。

      ۱

      抮 几个人当中可可解毒的能力是最好的痾,其次勹就是泽布拉,他那种天王老子第一个性格能够让他快速克服毒素带来的影响,他就癩比垫底的萨尼好一些。

      将身옆上破烂的衣服稍微整理了一下,鹿云赤裸着胸膛,穿着短裤推开了下层的入口∔。

      ﶚ 哗啦~一股激荡出来的水洒了鹿云一脸,伸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边滑落的水,一싋股咸味从舌头上传来。

      海水!

      面前是圆形的水面,能力凇探查了一下,这奐里是一个被挖出圆弧状的水槽,深度大概有5、6米左右,而且这个콣水槽应该是打通到海洋中的,因为鹿云扩展的能ϥ力在一侧的墙壁上探查到一个大洞。

      边缘处;还能摸到一个结合处的痕迹,而且如果自己眼睛够好的话,这个足球场长度的池子另춿外一ꑙ头是一艘船。

      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度过水池的方法,鹿云只能选择游过去。

      䩏其实鹿云并不喜欢水中作战的感觉,他的能力在水中无法使用不说㏎,他的肉搏能力也没有达到阿虏那只被赋予获得碎石裂木的强度,几个人中他的水中作战能力可以说是最差的一个。

      游过去明显也塉是对方的阻拦手段,水面那不缞稳定的晃动,明显是有什么家伙在这里面。

      “希望能够快速通过吧。”鹿云一个跳跃,就用水中最快移动的自由泳奋力前行,而自己也时不时将头部深入水中䆮勘察一下自己身下的情况。

      为了能够避免战斗,鹿云在进入水中的时候就将威慑开启,好驱赶在Ẉ水中ꮕ随时打算来一口的食肉生物。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鹿云一路游过去并没有遭受到什么攻ᎍ击,让他不由得送了一䆿口气,但是也将警觉的神经绷到最紧。

      门刚打开一条缝隙,一个身影就从门缝钻进去,然后就听见“啪”的一声,那个进入的声音就喷射着鲜血软倒在门口。

      唰而在那个身影撞到门上的时候,门再一次打开,一唗个身ⴷ影贴着地面蹿了进去。

      “地刺”“震波”一前一后两个机能被贴着门进来的鹿云释放了出去,目标正是前方。 ꮘ

      而前面偷袭的人因为出手干掉俜了鹿云替身,还髧没从错愕中反应过来,鹿云就借此机会进行了反击,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率先防御已经到达面前的攻击。

      㮍“防御泡泡”

      一个圆形的半透明泡泡从那人口中吹起,并且不断扩大将他笼罩进去。

      而鹿云的攻击在这一层薄薄的泡泡面前并没有奏效,被尖刺戳出一个렚个凸出,但是Ꜽ泡泡依旧没有破碎。

      被震波击退的泡泡在和鹿云拉开距离后才破碎,将里面伏击者的面目漏了出来。

      袭击者穿着一件青紫色的连身斗篷,显得身材细长,被阴影笼罩的头部并没有漏出他的容貌,只能看到垂在两边的袖子还在因为刚才的晃动摇摆不停,他䍶的斗篷胸口处好像别着一个徽章,衣服的下摆处一圈绣着各种食物的样式的装饰。

      “你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

      一模一样的问话从那人和鹿云的口中一起传出,只不过一个僞是带着模糊的惊讶,一个是满是责问的男声。

      嗯?对方不知䍈道自己的身份,那么为什么要攻击我呢?这是鹿云听到对方问话后脑海中的第一反璱应。

      期而对方在听到鹿云对话슚后也陷入了沉默,好像在思考什么。

      但是没等鹿云再次问话,对方的行动就做出了他的表剧态。

      “飞弹泡泡”一团肉眼可见的黑点肉眼可见的从一个小点变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泡泡。

      鹿云立ﺬ即贴地趴着,将将躲过了这个贴着他飞过的泡泡,而他身后也发出了重物撞击的声音。

      而这个声音和前面干掉他作为替身丢进来时发出的攻击声一样。

      邰一击未果的袭击者,双手在面部一抹,一䇀连串燃烧着火焰的泡泡就从那人口中吐出。

      “火花泡泡”

      “土墙”起!为了验证对方攻击威力裂,鹿云升起的土墙可是相当厚实,但即使如此土墙也被冒着火焰,金桔大小的泡㶪泡打的支离破碎。

      但是对方视野被阻挡的功夫,两个身影从土墙两侧一同冲出,对方明显对着一下冒出的两个快速身影吓了一跳。

      双手再一次핱盖到兜帽下的面部,一个蓝色的泡泡带着低温膄被他吹到如同篮球大鹹小才吐了出去。

      “冻结泡泡”这个泡泡好像是很重一样,刚脱离那人没多远就摔在地上,一层半液态的软胶物质呈现一个不规则的圆形爆炸开来。

      两个进入这个范围的黑影也被完全冻住,里面是半人高的两个石墩。

      那个袭击者也在吐出泡泡后就用力的后跳,躲开了爆炸时候的软胶物质。

      “给我下去吧!”就珵在那人奇怪为什么冻솷住是两个石墩的时候,鹿云的声音껹从他的头上传出。

      鹿云双爪插在房间的天花板上,一脚踹在跳起륤来的那人肩膀上。

      原来在刚才鹿云用能力做出两个石墩后,就用缩地成寸让石墩冲向そ那人。而他自己则是被一根细长的石柱顶到半空,然后用双爪叉到天花板上快速往那人方向移崓动,而那人被突然窜出的黑影吸引,从而漏掉了鹿云。

      “唔~”被袭击到ᄟ的那人发出一声悲鸣,而且听起来声音是个女的繎。

      虽然疑惑对方的性别,但是作战过程中可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分心,当即应该先擒住对方。

      翻过身体踩在天花板上,借力一蹬快速追上那个摔倒地上袭击者。

      心有所感的鹿云将双爪并拢形成一个小盾牌挡在前方,袭击者原本错过去的头部突然转向他。

      “毒泡泡!”一个绿色的泡泡刚刚吹大,浝就被那人用力的吹破,一股气쓰流穿过双爪吹到鹿云的面部。

      原本以为是刚才那种攻击方式的鹿云不由的中招,虽然他立马屏住气息,但是突然之下还是吸入了不少气流。

      鹿云也发視现熲躺在地ꎜ上的那个人身⑯体进入如同烟一样扩散消失了。

      䳢屏息站在原地的鹿云开放自己的感官,没有听到心跳、没有看到痕迹,那个人就这些平白无故消失了。

      “震波”ֽ鹿云猛地一踏狘,以他为中心扩散出圈波浪,地面晃动过程中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地图”鹿云将地图打开,也是依旧没有任何反应,5分钟过去后,鹿云放弃了搜索,对方应该是已经跑掉了。

      鹿云毫无形象的跌坐在地上,手上的双爪也被袯他摘下放倒旁边,而他则是低着头胸部剧烈起伏,粗重的鉂喘息声清晰可闻。

      突然在不远的位置四面土墙猛的升起,饡好像是围住了什么东西,然后相互挤压缩小空间。

      幼“啪”汫一个破裂的声音也从哪里响起,然后是一个什么东西落地。

      鹿云弹起跳到土墙上,往下看去ᯉ。

      一件斗篷在一个人宽的土墙中间,除此以外别无他人。

      “还是让他跑⼖掉了啊”抓着斗篷的鹿云才躺倒在地面上,不甘心的喊道。

      刚才地图探查的时긾候,就那个地方出现了一点怪异的感觉,就好像什么东西贴在那里,所以鹿云做出了假装休息的举动,妄图引诱对方。ᘎ

      但是对方并没有任何动静,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鹿云升起4面土包围住䤙对方。

      看样子对方应该是脱了斗篷在哪里使用了一个具有保护色的泡泡迷惑自己,而他本人则是乘机逃走了。

      挿 大量着手中的斗篷,鹿云在里侧内兜的位置外发现了一个标签。

      “噬食会-认适食者-零食使-XX” 輻

      鹿云读者标签,只不过最后两个字被撕毁了看不出来,而这个内兜鸍里面是几个圆形的小球,瘾闻起来有一股好闻的香味。ଐ

      将这件斗篷收好,捡起刚才丢下的双爪,鹿云渡步走进下层房间。

      下面这层房间更像是一个研究室或者实验室,大小不一的箱子、管子中关着各种生物,或者是某个生物的某个部分,而在实验室里面靠墙的位置,还有一个简易的牢笼。

      里面或̙趟或坐的是一些面容消瘦的成年人,而鹿云走来的脚步并没有吸引他们녓分毫,他们依旧꟭如同死尸一样带在那里,要不是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呼吸心跳,鹿云都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