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恩惠法利赛人迅雷

      “咚咚咚咚!”

      防盗门剧烈的좂颤抖,与其说是敲门,不如说是砸门!

      뜎 不多不少,刚好响了四下。

      声音落定,出租屋重新回归沉寂,张逸的神经却立即紧绷起来。他在此地人生地不熟,谁会来登门拜⅏访?自从克劳德死后,三楼就再也没有租客。公寓楼里只剩下他一家租户鿢和房东太太。而房东太太一般都是八䄌点下班,绝⵫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点出现✐。

      讱放下氂手中的钢笔,樱岛雪奈起身要去开门,张逸却开口拦住了她,“这次上门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是让我来吧。”

      飃 樱岛雪奈愣了一下뚖,很快明白张逸的言外之意,随即眼神警惕,站到一旁。

      心头萦绕着疑惑,张逸信步走糯到门前,拧开房门。

      门外空无一人,但是在沾满污迹的灰白色地板上,摆放着一个缠着胶布淀的纸箱。

      楼道里响起一股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似乎那人在他门口放了一个纸箱后,就匆匆离开了。

      皱着眉头,张逸把纸箱抱ƭ进了屋里,抬头看向樱쥍岛雪奈:“这是你买的快递吧?”

      “我没有买过。”出乎㽴意料的是,樱岛雪奈果断䵥的否决了他,漆黑的眼眸里冻闪烁着疑惑:“会不会是别人寄给你的包裹?”

      张逸摇了摇头,不假思索的道:“不可能,我在纽约没有任何亲人,国内的家人也不知道我的住址。”

      樱岛雪奈耸了耸肩膀:“那我就不知道了。难道是有人送错地址了?”

      “不对,上面什么信息都没有。”

      趁着两人交谈的间隙,张逸仔细检查了瑏纸箱,发现䗿上面没有任何标识。

      察觉事情有些古怪,张逸顿时警觉起来,把纸箱放在地上썬,仔细端详。

      这是一个普通的淡黄色纸箱,长约60公ൎ分,用透明胶带包裹。

      刚才抱在手里时,感觉到纸箱里沉甸甸的明显装有东西。

      张逸微微弯腰,准备撕开透明胶带查看究膳竟。却见纸箱的顶部突然起伏了两下,似乎是被某种内部力量顶撞,在这同时,里面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

      “纸箱里面是活物?!”

      手指像触电般弹开,张逸脸色一变,着实被吓得不轻。

      樱岛雪奈也是察觉到这边的情况,直接낂抓起桌子上的武士刀,走了过来。

      蔻 张逸咽了口吐沫,看到手持长刀的樱岛雪奈就站在自己身后,莫名的安心了一些。

      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撕开胶布。

      打开纸箱的刹那,一团黑影“嗖”卒的一声从里面蹿出,跑到了房间里。

      张逸这才发现,纸箱里放着的是一个干瘦的黑猫。

      几乎是在眨眼间,黑猫就跑到了桌子底下,颇为人性化的歪着脑袋,瞪着一双贼溜溜的绿色眼瞳,打量面前的两道人影。

      “原来是一只黑猫...”张逸微微松了口气,内心却被疑云笼罩밁。他在纽约没有任何熟人,怎么可能会有人送他这种东西?

      “黑猫寓意着不详,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樱岛雪奈看向桌子底下的黑猫,神色略显凝重。

      张逸愣了愣神,不由得问道:“在西方文搎化里,黑猫有什么说法吗?”

      “看到黑猫的人会受到诅咒。”樱岛雪奈解释道,“埃及ၼ传说中,猫一直被人们誉为地狱的使者,恶魔的侍从,有说它们有九条命,有说它们是神圣䬽之物不可侵犯,有说它们是灵魂的寄托,有说它们是来自阴间的恶灵,而这一切到底是否真实,却没有人能够䌢解释...”

      张逸越听越觉得后怕,心鋩里一阵发毛,“我在纽约人돃生地不熟,谁给我送来一只黑猫?”

      一双细眉微微拧起,樱岛雪奈䮄推测麌道:“难瑔道你和谁结夽仇了?”

      “不可能,我在纽约愶谁也不认识,能和谁结仇?”

      槶张逸完全摸不着头脑,再次低头查看纸箱,希望找到一些线索。

      翻开纸盖,只见在纸箱底릊部,用不知名的红色液体书写着奇怪的文字。

      看到文字的第一眼,张逸就觉得非常熟悉,随即手掌伸进口袋,掏出那枚暗金色的戒指。

      啧 这枚戒指是在LHS4路校车的驾驶座上发现的。仔细对比就可以发现,艪戒⨫指内侧的文字和纸箱上的文字非ࢩ常相似,似乎是同一种语言。

      侧头看向樱岛雪奈,张逸扬起手中的戒指:“你能看懂上面的文字吗?”

      樱岛雪奈接过戒指,端챠详片刻,茫然的摇头,“不훷知道,这可能是렊一种很古老的文字,我建议你把它拍成图片,在网閽上搜索。”

      躞 “好吧。”

      两人都是少不经事的年轻人,知识储备毕ꠀ竟有限,张逸只能求助万能的互联网。

      把戒指拍成图片,借助浏览器的图片搜索功能,寻找线索。

      没过一会,竟然还真的有了收获。

      网上的信息显示,这枚戒指是一个名叫“恶魔使徒”组织的信物。这个组织的成﹕员大都从事违法ᱥ犯罪聻活动,在案鰗发现场留下一枚戒指,来宣传他们的思想和信念。

      由此可见,那名校车司机很可能也是恶魔使徒的成员从中㓍作梗,但是这个组织用什么样的方法,竟然可以将已是死人的校车司机,制作成僵尸?

      乍听起来,确实有些耸人听闻。

      怀揣着疑惑,张逸再次搜索“恶魔使徒”这个名词。

      然而页面弹出的一刹那,却㞅让人感到一阵反胃。

      搜索的结果是许多毛骨悚然的血腥图片。在图片旁边,是详细的文졺字介绍。

      从2009年起,美国出现了一个名叫恶魔使徒的邪恶组织。他们信奉古代的一种神秘巫术,㧁希望把恶魔带到人间,来消灭人类的贪念,惩罚人类近几百䜻年来对生态环境造成的恶行。

      뫿

      他们自诩是为恶魔效力的人,一直潜伏在阴暗的角落里,研究古老的巫术,试图与恶魔建立联系。 ⋚

      恶魔使徒的成员在最鼎盛时大约有两千人,遍布美国各地,其中有街头流浪汉,家庭主妇,公司白领,甚至不乏名人富商,企业总裁。

      但牻他们的做法都很极端残忍,几乎是靠伤害人类来实틆现他们的理想,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么έ做的目的是什么镶。他们也从来不轻易暴露身份,俈只在案发现场留下一枚戒指,便销声匿迹。

       在许툲多耸人听闻的刑事案件中,都出现了“恶魔使徒”的身影。于是在2017年,纽约警方依法取λ缔了该邪恶组织,冻结軤了他们的资金来源☜。

      恶魔使徒组织遭受重创,成员流失殆尽。但即便如此,还有几十名狂巰热份子,依旧在美国各地秘人密从事违法活动。

      看完搜索到ࣣ的信息,张逸后背渐渐有些发凉。

      显而易见,留下这枚戒指的家伙是“恶魔使徒”组织的成员。

      但是,他为什ܱ么要参与洛伦中学的事情?

      “不管怎样,在开启直播之前,先把这只该死的黑猫赶出去㳁吧。”

      收回思绪,张逸拿起墙角的扫帚,走向桌子底下的黑猫。

      稍微弯腰,作势欲打。

      这畜牲似乎意识到了危险,喵呜的叫了一声,脚底抹油,拔腿就跑,蹿向阴暗的床底。

      “出去。”樱岛雪奈娇喝一声,抽出武士刀,挡在床前。

      见去路被拦,黑猫急忙调转方向,试图冲向另一张床的床底。

      “滚出去!”张逸毫不客气,上前两步,一脚踢在了黑猫摬的身上。

      㢦“喵呜!”

      黑猫像婴儿般呜咽了一声,想要缩回桌底。樱岛雪奈又迅速从后面拦了上来。

      在两人的围追堵截下,黑猫在房间里转了大半圈,终于冲向敞开的防萐盗门,一﯆溜烟跑出了房间。

      赶走黑猫后,张逸抬腕看了眼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这只黑猫十有八九是“恶魔使徒”的՛人送来的,至于他们갧的目的,张逸无从而知。

      但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那就是开启直播、破解凶兆,他的计划绝不能因此事而被打乱。

      见开播时间已经到来,张逸没有犹豫,当即掏出手机,点开《恶魔之瞳》,开启“情景嵌向入。”

      随后点开主播助手,修改标题为:“前方高能,《恶魔之瞳》恐怖继续!”

      一切准备就绪,深吸口气,点击开始直播。

      直캭播页面弹出后,人气迅速高涨,几乎像乘坐火箭般⁡直嬵接飙升到10万。由此可见,上次直播的粉丝积累,魔加上李健的视频推广,和斗牙直播的首页推荐,已经给他吸引来相当多的观众。

      在直播间右侧的通知栏里,各种昵称的水友不断涌入,

      【观众“野猪佩琪䁕”进入本直播间漬】

      【VIP观众“喜欢看直播的退休老神父”驾临本直播间】

      【观众“马老师关门弟子”进入本直᯿播间】 鼧

      暿 【观众“无为道人”进入本直播间】

      看到通知栏里滑过一条条矝熟悉的ID,张逸的心中瞬间有了直面恐惧的勇气。

      方道长如约而来,之前一哩直隐身的陈神父也终于魲再次出现。如此以来⼌,东西方对付鬼怪的大能在张逸的直播间齐聚一堂。

      “现在,西方的驱魔神父揍,东方的茅山道士都在我ᕻ的直播间。我就不相信有什么鬼怪,能把我弄眺死在这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