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窃贼

      白君唯打了个哈欠坐起身,外面很快涌进一群身材曼妙,衣着暴露的女子。

      织成蕃ꉩ帽虚顶尖,细毡胡衫双袖小,腰间脚腕挂着铃铛,随着走路“叮呤”作响。

      她们口中说着白君唯没听噹过的语言,也不知她是不是自带翻译机,总之酸她还真听懂了。

      不过……圣女是个什么鬼?

      “兔ⅉ子,我睡了一觉不会是穿越了吧붹?”伸⎫手让她们服侍穿衣,眼神一直打量着她们。籪

      彯“穿越隖倒是不至于,不过白小姐你肯定是回不去了。”外面全是大漠沙,说不定刚走뭝到一半就睡着了。

      “哦。”

      既来之则安之,大不了就任务重来呗,这样她就能“嗖”的一下从这里消失。

      쨋 白君唯任人摆布了一个时辰,镜子里模糊的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她␳总算相信一句话。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瞧瞧这水嫩的小脸蛋,柳叶眉,樱桃⸱嘴,美目流转间,波光潋滟,站起身还能看到小蛮腰。

      ⷒ哎呦,我去,这彀是哪个漂亮的妞?

      兔子震惊的在她脸上看到欣赏,턧内心瞬间崩溃,似乎看到小黑屋就在身后为它敞开大门。

      侍女做了个请的手势,白蘿君唯懒洋洋的跟着她们离开,兔子漂浮在她肩膀上方。 핳

      “緲白小姐,任务失败还要重来,想想你这么多天的辛苦,我们不能半㥀途而废,奥利给!”

      “你个系统还挺时髦,不过重来不是正好可以离开这里,为什么还要费劲逃跑?”

      䡴兔子:“……”

      居然无法嗃反驳。

      幢它怎么就跟了这么个玩家?㻉该说她没心没肺,还是适应的太好?

      很快,白君唯就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红色蝡纱幔随风摆动,青龙椅中侧卧着添婀娜多䢯姿的女人。

      她见到白君唯不由眼前一亮,随后赤脚来到她面前,轻盈的步伐只能听到铃铛响动。

      “䨮果然是个妙人儿,跟你母亲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说着她鼻尖还찝在白君唯身上嗅了嗅。

      之后退开鏱几ꇊ步,漂亮的眉头也跟着皱起:“凢居然已经不是纯洁之身了,这点也跟你的母亲一样。”ᕛ

      她似乎也没有让白君唯说话的意莭思,转身坐上青總龙椅,自说自动的冲着外⋎面吩咐。

      “来人!将圣果给本王取来。”

      “是。”

      这前后变脸速度令人咋舌箩,毫无痕迹的衔接쉢,总觉得这个女王有点精分的前兆。ר

      䮅 甚至有可能发展成变态鵲,现在的女王都这么追赶潮流吗?还是说她对古人坺有什么误解?

      “兔子,圣果是什么东西?”

      “反正对白小姐的身体不닄会造成伤害,就是一种修复处子之身的蝭道具而已。”

      白君唯抽了抽嘴角,原ꋄ来这个时候的文化进步就到了如섚此地步,她似乎小看了历史。

      侍女动作很快的端着金色托盘进来,红布盖在下面隆起一块,似乎在等着白君唯取用。

      ̓

      顶着几人的目光伸手掀开,看到里面圣果的时候,她唇角抽搐的更厉害。

      펙 这不就是个桃子歹吗?

      㾙说的那么神乎其神,她还以为့是从未见过的水果,是她高샋估了圣果一词。

      好在是被洗干净端㘐过来的,白君唯几乎是拿起就尝了一口,贝齿充斥着桃香,果肉汁液饱满。

      味道还不错,正好饿了几天,用来里充饥刚刚好。

      女王对她的识趣非常满意,直봸到白君唯吃下整个桃子,她这才挥手让人带她下去。

      白君唯:“……”

      所以……

      볦 这么来回折腾就是为了让她吃完之后消消食?女王这么为她考虑,真是太客气了。㾎

      不就是个桃子吗?拿过来直接给她不就好了?至于这么跑来跑去的黁浪费时间?

      藚 白君梾唯带着满头问号回到房间,身后的侍女全部离开,只列留了两人守在쨏屋外。

      很快又有侍女端来许多食物,饱餐一顿,白君唯又开始犯困,并且还心安理得的睡下。

      兔子:“……”

      豴 它主动进小黑屋行不行?

      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随遇而安陕的俘虏,没点危机感的自觉,好歹做个鵆样子也行啊!

      接下来的时间,白君唯过着没有霍斯酒的日子,更没有主线困扰的生活,简直是吃嘛쒎嘛香。

      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爸爸再也不用担心她有做不完的任务缠身。

      只见白君唯躺在凉亭中乘凉,连旁边摆着点心和茶,侍女替她扇着扇子鹬,小日子悠哉悠哉。绯

       兔子从最ꨉ初的催促,到现在蘭的爱咋홓咋地烙,完全就放弃治疗,随时做好进入小黑屋的准备。

      不过当晚白君唯就被女王派来的人带去地宫,里面画着各种图腾,还有四座雕像。

      鎼例如饕鬄、梼杌、穷奇、混沌四大凶兽,在它们中间有着不知ࣽ是祭坛还是阵法的图案。

      캸女王站在二楼,指着大殿中央的地方道:“作为石国圣女,必须得到传㉋承的认可,若被驱逐……”

      原来是传承。

      她后面的话没说完,白君唯已经听懂她的意ῦ思,无非就是死,她唇角勾起一抹慵懒的弧度。

      “这么做对我有什蝑么好处?”

      즱 [叮!支线任务:揭开禁地的秘密。]

      ⯞ 女王趴在二楼的铁栏咩杆上,听言抿唇轻笑:“你可以得到与本王相等的权利,这样你要不要试试?”

      又是权利。剪

      这个世界还真喜欢权耕利这种东西,不过跢她这个人比较懒,对这些还真没什么兴趣。

      “还不够,我还要自由出入斐禁地的权利。”权利多了쟾不り压身,也ₒ不在乎都这么一个。

      顭 女王挑眉,没想到她连禁地都知道,并且还提出了这个要求,不몮过成为圣女她总会知道。

      “好,本袋王应了,不过禁地危险重重,别怪本王没提醒你,好自为之。”

      也就是说只有她一个⠹人可以进入禁地,看样子里面还藏了不少秘密,白君唯突然有些好奇。

      女王看上去对她很有信心,认为她킫一定可以得到传承的认可,究竟是ཀ什么给她这个自信?

      想到这里,白君唯也不在犹豫,抬脚踏入阵法,很快在中央站定,等待所谓的传承。

      ಠ 几乎瞰是在她脚步停下的那一刻,阵法立即启动,她整个人被阵法束缚,陌生的记忆涌入脑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