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家有儿女之成为刘星

      “他怎么也来偷看姐姐练剑了?”

      ࡚萧籽术眼珠過滴뀂溜溜地一转,突然露出ڟ一抹坏笑,在地上捡了一颗小石子,瞄准了菇那条鬼鬼祟祟的青影,用力一丢。

      䈻 石子在半梔空划出一道极优雅的抛物线,不偏不倚地打中了姜云晟的颈脖。

      “哎唷!”

      ꁄ “촓谁?”

      姜云晟被这石子ℹ打中疼得叫出声,幸好及时捂住了嘴,姜白芷等人又十分专注,是以才没听见,而后他又张皇四顾,急ᶭ忙寻找暗地袭击自己之人。

      “阿晟,过来。”ꑚ萧籽术跳下花岗石,冲他招了招手。

      읽“咦?二姐姐也在?”姜云晟见艈是萧㽷籽术,十分惊愕,赶紧小跑떪了过来。

      榺 橥“是啊,好巧。”萧籽术把姜云晟拉到花岗石后头的阴影处,问道緭:“你怎么会硄来这里?”

      姜云晟抠了抠指甲,委委屈屈地道:“我、我其实是想跟大姐练剑的,我觉得读书没意思,不如舞刀弄枪的有趣好玩,可聂师父说我资质尚浅,不愿收我为徒ᮗ。”

      萧籽术仔细打量了下他这副小身板,略带揶揄的ໃ口吻笑道:“你还小呢,连马步都扎不⿔稳,等你长大点,或许聂师父就会答应了。况且你好歹是西府퇛的公子,聂趒师父怕你吃不了苦,才不肯教你,你可晓得她的训捿练方釀法可严格了,你就不怕被她骂哭打哭了?”

      “这些我都是心知肚明欻的。”姜云晟悻悻地垂下了脑袋,“所以我才每뵮日赶早来这儿,躲ﶯ在一旁偷看大姐习武练剑。”

      “傻孩子。”萧籽术点了点他྾的额头,“等以后抽空,엋你央求纎白芷姐姐再教你,不蓸就成了?”

      咦?好像说的挺有道理!

      姜云晟听萧籽术这么一说,豁然开朗,欣喜万分道:“二姐籅姐说的极是,与其偷偷摸摸地看,还不如届时求大姐光明正鎗大地教我。哈哈。我真⨒是个榆木脑袋,还是二姐姐聪明!”

      “你ꥍ呀,就别捧我了,免得我太骄傲。”萧籽术经他这么一夸,嘴上虽是这般谦虚低调的说法,心里却猉是十分受用的,跟吃了蜜似的甜。

      不禁又看了姜云晟一眼,深深地点了点头:嗯,这孩子倒并不算笨,孺子可教䨦也!

      “对了,二姐誎姐,我还没问㈏你,你怎么在这黁里呀?”姜云晟仰起小脸,眨了眨眼睛,问道。

      “我?”萧籽术莞尔一笑,“我是随白芷姐姐一道来槑的。”

      “难道姐姐也对学剑感兴趣?”姜云晟感到十分㻼好奇。

      “非也。”萧༈籽术自嘲道:“我连剑都拿不动,在太阳底下晒一会儿就会晕倒,哪里是学武练剑的料?” 읕

      獍“那姐姐是......”吃饱了撑的?

      后㜑面的话,⫸姜云晟自然没说出口,默默地咽回了肚子里。

      萧籽术伸出食指贴秗在唇前,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嘘。这是咱俩的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人,你可千万莫要跟别人讲。”

      姜云晟涨红了脸,挠了挠腮:秘密么?还是头一遭有人愿意ᮞ与我分享⺟秘密呢,还真是......宑.令人期待。

      萧籽术警觉地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人听墙角后,在他耳边压低声音道:“我想调查关于聂师父的一些事情。”

      ௙ “二鷐姐姐为何要调查聂师父?你们以前认识么?”姜云晟挠着后脑勺,听得一头雾水。 緃

      “不认识。”萧ᣉ籽术一솴本正经地道:“不过我觉得这位聂师父有些古怪。昨天在义父房里,那位쏮了因师太给大老爷治病后说他的顽疾很快就会治好,大家都很高兴,唯有聂需师父的表情极为反常,就好像不希望大老爷的病能好起来似的。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奒更主⒉要的殭原因茷,便是我想从她那里打听一些ꘋ有用的消息。䤐”

      姜云晟听得一愣一㼛愣的,似懂非懂㷂,撩了撩因昨晚没睡好而显得有些沉重的眼皮,问道:“那二祁姐姐有没有什ퟡ么想问的,ᾦ或许小弟可以帮上忙⎾也说不定。”

      萧籽术微微颔首,脬沉吟片刻后,氮道:“我正有问题想要问你。首先,这聂师父是什么时候进姜府的?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톭 “嗯......我想想䆁。”姜云툈晟헩盘腿坐在草地上,撑着下巴,仔细回忆了一会儿。

      ݒ 䥯“我记得她是三年前才来到我们姜府的。那时,大姐正是任性淘⏹气的年纪,大伯父已经给大姐请了䬇好几任教习师父,但皆因无法管教而纷纷请辞了。大伯父无奈之╖下只剦好命人贴出告示,举办了一场空前盛大的比武招聘擂台赛,因开出的月钱高达一百两,十分诱人,前来应聘的武师都快将咱们姜府的门槛踩破了,聂师父一介女流,却敢赤手空拳搏壮汉ꈔ斗豪侠,一路袬过五关斩六将,可嗰谓是万里挑一,最后杀出重围,顺利应聘成为大姐的新任教习师父。她武功高强,又能镇压得住大姐的脾气,管束Ԍ得大姐心⢎服口服,大姐的剑术骑术等功夫在她的调教下突飞獋猛进,深得大伯父的倚重,所以就一直在姜府待到现在了。”

      “原来如此。”

      萧籽术豁然省悟,她总算明白了,难怪姜白芷身上没有一般千金趄大小姐惯常沾染的那种矫情和拿乔﷛等坏瘯脾性,敢情是被她那又筞敬又怕的魔鬼一般的师父给生生磨没了啊!

      “阿晟,姐姐再问你第二个问题。聂师父与首辅大人之间可有什么芥蒂?有没有闹过什么不愉快的事?聂师父会不会对首辅大人心存怨恨之类的?”

      “应该是没有的。묛”

      姜云晟活动绠了酎一下脖子,手依然放在下巴处,只是原先撑的动作此刻变成了托,“在我的印象当中,聂师父与大伯父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拍,她只管教大姐练武功,只有每逢大伯父上完早朝回府后,聂师父去他房里向他汇报大姐的学习进度,仅此巏而⋊已。”

      萧籽术认真听完,꾼末了“哦”了一声,心下却愈发迷惑了:既然聂茯苓与首辅大人并无仇怨,为何她当时表现出那般的反应?真是,越来越看不透她这人了!

      “姐姐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姜云晟奶声奶气地道。

      “暂时没有了。谢谢你哦ꐈ,晟弟。”

      萧뢚籽术嫣然一笑,轻拈起早上来这时路过昨日经过的那座大花坛顺路采下的一株毛茸茸的蒲苍公英,送到姜云晟手里,“喏,给你的奖励。”

      “㘺谢谢姐姐。”姜云晟脆生生地笑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