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修真>

      党青青面试迟到了。

      她挤出围观人群샇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参加面试可能要迟到。

      党青青给那个叫秦小果的HR经理打了个电话,诚恳地向对䄌方表示了歉意。对方回话说,可以往后延迟。具体时间要等她来到面试地点才能确定。

      在青枫叶家园的青枫大厅里,一位负责接待面试的人对她说:

      “您面试的时间顺延到十一点。您可以先到青枫广场休息一下。这是您的免篝费筊饮料卡。”

      党青青拿着대免费饮料卡랺向大门外走去。这时她才留意到这个青枫大厅的一番景象。

      青枫大厅里,绿色背景的巨大天幕从天花板上一直垂落到仿实木的防滑地板上。4K投影机在天幕上投出一幅春意盎然的뻒照片,上面赫然打着几个大字:

      第一届青枫叶家园體种养产品节

      从党青青这里看去,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青枫大厅里种养节会场的布置工作基本已经完成。

      在青枫大厅里,有三四个老者在展台之间走来走去。大约五六个身穿青枫叶家园制服的年轻员工随着老者们鵌的指挥,不停地调整蔬菜和水果等展品的摆放位置。

      几个小孩在大厅里来来回回地跑动。孩子们时不时地站在某个蔬菜水果堆出的造型前,用他们童稚的꫻眼神和无忌的话语进行一番“评价”。

      钴 从쎹青枫大厅高大的落地窗扑洒进来的阳光,把整个大厅显得暖洋洋的。于在大厅里形成的阳光斑迹和眼前这老少同框的景象交融在一起,既温馨又充满了活力——

      䂿一年前,党青青是从一个养老网站上发现的青枫叶家园。她为了照顾生病的母亲,经常浏览有关老年人生活方面的网站。

      最近,她发现一年前开始运营的青枫叶家园并不是单纯的칦养老项目。她开始关注这个声誉渐쟆起的青枫叶家园。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双休日的时间里,青枫叶家园还成为了长阳市及周边市县很多家庭的一个重要去处。 ἡ

      在微信朋友圈上,还有人称这里是“421家庭”的打卡地。

      在网上还偶尔能看到在这里拍摄的“三代同园”、“四代同园”的温馨照片。

      党青青清楚地记得,在一幅题为“幸福的青枫四代人”的照片评论区里,有很多网友还“信誓旦旦”地写下——“自己晚年一定要到这里来过‘青枫生活’......”之类的留言。

      通过对网上搜集的相关资料分析,她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掫错——这是一个从老年康养产业拓展到多产业融合的新模式。

      青枫叶家园取得今天的良好发展势头绝非偶然,党青青␸边走边想。

      她走进这个家园后,一点也没有那种“晚年垂暮”的感觉,反而有一种生机勃勃、春意뚗萌发的冲动。

      一想到这里将可能是自己一个新的职场舞台,她感到ਛ振奋和兴奋。但这种快感马上又被另一个念头冲淡了——自己面试的迟到或许会成为不被录取的原因。

      尽管自己的迟到事出有因。但是自己以前作为面试官时的经历告诉她,给登面试官留下一个“不守时”的第一印象,这可能쳕是致命的。一想到캜这些,她真的有些忧虑和担心。

      “美女,今天人有点밳多。”一个身上喷着“乐乐”字样的机器人服务员,对党青青递过来的免费卡扫描后,发出清晰的语音。“请您跟我来。”

      乐乐机器人边走边说,“请让我走在前面。”

      她跟着乐乐机器人绕过了几张坐满客人的桌子,来到了一㖬个角落里。

      一位老者独自坐在一张桌子前。

      䃨“周主席好!”乐乐机器人向这位老者打着招呼。“这位美女可㯉以坐在膞这里吗?”쁐

      “好啊。欢迎!欢迎!”这位被机器人称为周主席的老者笑着冲党青青点头。

      “谢谢!”她也微笑着冲老者点头示意。

      这位面目慈祥的老者,一定是住在青枫叶家簬园里的豒老人。

      看来退休前是一个什么单位的主席,也许是工会主席吧。党青青的脑海里划过这个想法。

      “美女,您喝点ꇡ什么?这是可以给您提供的免费饮料。”随着乐乐机器人的语音,它胸前屏幕上显示出几种饮料包装的外观图片。

      “谢谢,我不喝了。”心里还在想着迟到可能带来的后果,党青青随意地回答道。

      “哦——”乐乐机器人还是没有走,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美女,我出一个脑筋急转弯问题。如果你回答上来了,我可以免费送你一杯我们新推出的饮料——尚、霞、时、光。”机器人又发出语音。

      “好啊!”党青青被乐乐机器人一字一顿的语音逗笑了。

      “一只貲雄性梅花鹿如果一直快速奔跑下去,最后它会变成什么坏?”

      她正在思考着答案꫿,忽然发现对面的周主席偷偷地趯在桌边的一角下面,向她展示了一个纸条——

      ﾿“高速뽒公路!”她恍然大悟,脱口而出。

      ꙕ“恭喜你!回答正确!”乐乐机器人一本正经地答到。“获得尚、霞、时、光饮料一杯!请稍候!”

      周主席和党青青看着乐乐机器人向吧台走去的背影,转过头来相视而笑。

      “乐乐的视场角不够大,它不会发现我们作弊。您好。周志远。”

      “周主席好。즒党青青。”

      党青青对机器人所知不多。但这个老者说出“视场角”——这个词一定很枇专业。她不由得对这位被机器人称为“周主席”的老者产生了一种鐬敬意。

      “哦。姓党?您这个姓——”周志远停顿了一下,接着问,“是家族延续而来的?”

      “是后改的姓。”

      在很多初次相识的人中,大多数人都会对这个姓氏感兴趣。

      要是放在平时,她会详细地回낻答这个问题。

      她非常乐意去讲“改姓的原因”,那是一段她会永远铭记的往事。只是自己还在纠结面试迟到的事情,她有些迟疑。

      “您是到家园来探望亲人?”周志远转移了话题。

      这是一个敏捷睿陣智、善解人意的老者,他一定㳂看出了自己的迟疑。党青青对这位周䋊主席不由得产生了好感。

      “是룱来参加面试的。但是迟到了。我的面试重新排在40分钟以后。”她的回答脱口而出。

      周志远显露出的慈祥和稳健,让自己真的把他当作一个非常亲近的贴心大叔。

      “哦,可以问一下您迟到的原因吗?”他问道ੜ。

      “我在来的路上帮一个突然昏迷的阿姨做了心脏复宧苏。”她不想多说,便简单地回答。

      周志远察觉到她并椫没有因为䫔这个突然事件造成面试迟到而后悔。相反,他从她脸上倒看出一种胜利的自豪感,似乎还能ጧ看到一种喜悦之色。

      “您是担心迟到,会破坏面试官对你的第一感觉?”

      “有这个担心。”

      㧥 “青青。我给你提个建㑍议,땀可以吗?”周志远突然改变了对她的称呼。

      周志远现在的口气和语调,让党青青顿朌时感到亲切和温暖。彼此之间突然没有了陌生感,她感觉就像和一个非常熟悉的老朋友在聊天。

      “好!”党青青把身子往前探了探。

      “我提个建议,你应该直接向面试官说明迟到的原因。”周志远看着ꏘ她平静地说。

      “我曾经考虑这么做。”她苦笑了一下:

      “但是,我迟到的这个原因,对于面试是ﻥ太强大的加分项啦!”

      党青青心想,自己做过面试官。也听过应聘者“面Ꮩ试来晚蕗的理由”——自己很多时候都不会相信这些说辞。说多了,就可能适得其反。还是不说为好。

      “周伯伯,您住在这个青枫叶家园?”她不想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便话锋一转。

      “是啊。”周志远也看出了她的用意。他本想说出自己的看法,但转念就放弃了。

      “我刚才听机器人叫您周主席,您原来是——”

      “我原来在企业做一些管理工作。现住在青枫叶家园。主席,是我在青枫叶家园现在的职鰷位。我负责青枫叶家园的服务委员会。”

      “服务委员会是由你们这些——”她本想说出“老人”这个词,感觉有点不妥。眼前这位周主席一点没有给她那种年迈的感觉。

      “你们给家园提出有关服务方面的建议?或者提意见?”

      “不完全是。我们服务委员会,一部分是入住家园的‘老人’——”这是个聪明的姑娘—。周志远听出了党青青话语中间省略下的部分。所以他在说话中故意加重了“老人”这两个字的语气。

      党青青也听出来他的“ꗱ话音”,她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

      周志远说,“一部分是家园的管理者,还有一部分是家园一些企业的人。我们这个委员会,可以说是老中青三代的结合体。要说提意见或提建议,这只是委员会的一部分职能......”周志远眼睛里多了一点狡黠的神色。他看出了党青青的想法。

      “美女,这是我们的‘尚、霞、时、光’。请您饮用。”

      党青青青还想问些什么。乐乐机器人送来饮料㝔,打断了她的问题。

      “尚霞ꂐ时光”譸这款饮料的造型很美、很有创意。两片薄荷叶被做成了树的形状,树下是冰块堆积出来的山形。在树的顶尖儿是用黄色柠檬外皮裁剪的太阳。整个饮料液面呈现出那种淡淡的橘黄色,在饮料的轻轻晃动中,冰块里面红黑相间的条丝竟然流动了起来......

      党青青把脸靠近到饮料上面,嗅着薄荷袲叶散发的青气芳香。

      看着这款饮品,她甚至有了“篧恻隐之心”,犹豫着要不要用吸管去破坏这个“美好”。

      “喝吧。这是最近才推出的一款饮料。”周志远指着饮料说,“薄荷叶,发汗解ᰫ热;柠檬皮,健胃,可以꺡改善食欲不振。”

      党青青轻轻地用吸管啜了一口饮料。她抬起头朝向天空,略有夸张地做出了一个微微陶醉的样子。

      “青青。这款饮料的创意可是来自覓我们唐代的大诗人刘禹锡啊!”周志远指着饮料中的薄荷叶,对她说,“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她知道这首唐诗。

      昛 党青青恍然大悟。“这款饮料的名字是源于刘禹锡的《酬乐天咏老见示》。”

      “是啊。”周志远沉吟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说:

      “晚年的白居易写了一首《咏老赠梦得》。刘禹锡读后,便写了这首《酬乐天咏老见示》。两人同样是感叹,描述老年的生活。但两人的精神状态却截然不同,可以说是大相径庭。白居易描述的是‘眼涩夜先卧,头慵朝未梳。有时扶杖出,尽日闭门居。’是一种消极悲观的自卑自怜的老年状态......”

       周志远似乎想到了很多,没有再接着说下去。党青青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也就是过了几؅秒的功夫,周志远向她笑了一下。“哦,对不起。我有点走神了。”

      党青青微笑着摇摇头表示没有关系——她的神态表明很想听周志远继续说下去。

      当党青青说是来参加面试的,周志远就想多和她聊聊。

      “我更喜欢刘禹锡的这首。他不仅对老年的状态认识全面,而且,诗里充满着一种辩证的思想。我尤其喜欢这首诗的后两句——”

      他停顿了一下,颇有感情地念着诗句:⑽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党青青忽然想到了这首诗中的两句——用来描述眼前的㽳这位老者非常贴切。她心有所想便轻轻念出声来。

      周志远侧转身冲着党青青笑了一下,示意她喝饮料。

      “怎么样?这款饮料你要给出建议或评价,帮助我完成作业。”

      “作业?”

      “是啊!负责收集客户的意见反馈,也是我们服务委员会的工作——”

      “噢。”党青青想了一下说:

      “造型很有诗意。功能,您刚才已经讲了,消暑䷬健脾。我看可以给给10分。”

      “你这个评价很高啊!我感觉有点过誉了!”

      “没有!我这是心里鲮话!”

      “我们非常希望,多指出我们的不足。”周志远笑着说:

      “老话说得好,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흧嘛。”

      “老话还뷝说了,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벸”

      齇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匼 党青青说,“服务委员会的建议或意见,能有多大的......家园非常重视吗?”

      她还是有些怀疑。服务委员会是不是一个摆设?

      “뒘你是怀疑我们这个服务委员会位卑言轻?叟或者是넿家园给我们的授权不泼够大?”周志远问道。

      党青青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她从心里佩服周志远的睿智。

      她有些喜欢上了这位老者,也对他有了几分崇敬之感。

      “力微莫负重,言轻不劝人。”周志远认真地说,“园区给我们的授权很大。我们工作很努力,也管得很宽——”

      党青青非常认真地听他说下去。

      “用子江的话,用青枫叶家园的总经仫理杨子江的话说——”周志远习惯性地脱口而出,但马上又纠正了过来:

      “我们这个委员会‘管鸡毛蒜皮小事,做惊天动地大业’!”

      党青青一震。她听出这个委员会和她原来的猜想大相径庭。

      青枫叶家园的运行机制果然很有创新。

      她想,由入住家ᓳ园的人组成服务委员会,以他们自己的亲身感受,向家园管理怆者提意见和建议。这是一个被服务者꺤对服务者进行监⨿督的机制ꍰ。要有一定的魄力才敢这样做。

      需求日新月异,服务永无止境。这句话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了服务只有做得更好,但永远你不会做到最好。更何况,要知道老人们鸲都具备“鸡蛋里挑骨头”的本事啊。想到这儿,她不由得佩服青枫叶家园管理者的胆识和魄力。

      周志昮远还想进一步说明什么,但转而又把这个念头放弃了。

      他看了一下手脔表后,站起身来。

      “我今天还有一个作业没有完成,要去回访一下家园的几位住户。我就不打扰你了。你集中精力准备面试吧。”他劤向党青青伸出手——

      “祝你面试成功。希望我鳚们以后有机会一起合作共事。”

      “谢谢。”

      看着周志远的背影。党青青萌生了一个想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