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田优女教师系列在线免费播放

      三只野狗朝后退步,不过它们更加凶神恶煞!到嘴之食,就这样跽飞了?

      冕 雄壮的黑狗并不退却,她龇嘴繟獠牙面放凶光。它低吼一声然后朝中间扑去,动作充满节奏和韵律!电光火石之间,它已将野狗扑倒,顺势就咬向敌人的咽喉。

      嗷嗷,鲜椢血喷洒,野狗发出凄厉的惨叫。

      ꗝ黑狗并没有继续撕扯㞩,而是快速咬上另外两只野狗的前脚。两者被扑得歪去一边,双双发出惨哼,前脚鲜血淋漓。

      三只野狗未死但已受伤,它们不敢再战转身逃走!

      眼前一幕让无鵔名看得心惊胆战,黑狗太强䓿势动作太快,凶残野狗竟然不敌!

      “恶狗自有恶狗磨吗?”他不再抱有幻想,甚至希望黑树三人晚点回来——他们也有危险。

      黑狗只是舔了舔嘴,然后安然坐下,狗眼里没有任何恶意。它伸出舌头嘿嘿喘气,片刻便伏下头颅靠在两只前爪上闭目养神。

      无獰名拿出一个馒头,轻声道:“大黑,吃东西。” 旒

      黑狗抬起头来眼中有意绪涌动,仿佛ᆸ在说:“你知道僦我叫大黑?”它先看馒头然后看了看无名,最终没有客气一口接过,三两下就吞入腹中,舔嘴后又伏地闭眼。

      无名快速吃完心里满是劫后余生,不曾想ꁗ自身陷入危机之时븑,竟然被黑䲕狗所救。他怕疼畏死,不㎧过回顾近期事故,他深有体会——身有遗憾心有不甘,比死还难受!有牵挂如何放下?有情无情,何以无情?

      大起大落,很多人因此沉沦下去。

      有生畏死有死畏生,他腖活过来由悲转怨由恨转平,灵魂无喜无哀由情入门…㧫…

      活着,无名心有感激,灵魂深处有生之意志昂扬起来,轮转不休。

      日落时分秋风萧瑟,破庙窗棂呼呼作响,一人一狗各自安好。

      傍晚,黑树、龙牛、大傻悄然归来。

      黑树有些兴奋澧走在前头,他今天收获不错᥃,给别人传递消息,对方赏他不少水晶币。 詅

      ⲁ三人以往均是少穿少吃,偶尔才能大餐一顿。沦落至此并非破罐破摔,更多是฽听天由命,能活着已是莫大的福᪤气。

      他带了一些酒肉和伤药回来。

      黑树本想和无名欢喜两句,却瞧见他的身旁有一团朦胧的黑影。

      乚一只雄壮的黑狗抬起头。ᮡ

      “妈呀!”黑树炸起,双手紧抱怀中,他焦急道:“无名,你还好吗?”

      “我还好,不用紧张,大黑不笰会攻击你。”无名无奈而笑。

      黑树这才将大黑看清楚,大傻,龙牛也凑过来。

      黑狗没有太多的表情,扫视三人后,它的眼里有熟悉亮起。 蘃 ཉ “咦,原来村里的大黑,怎会在这?”大傻有些奇怪。

      喧 龙牛伏下身躯,“出事那次它不是消失了吗?”

      黑树松了手篡直接摸到黑狗背上,头部他不敢触碰墋,不过黑狗没有反应。“看,油光水滑,小日子肯定不错,它怎么会跑回来?”

      黑狗没有表态,而⊞是朝大傻两人挪去。

      无名倒是明白,在当时的情形下黑狗肯定是逃命为上。它跑路多远,无名不知,所谓狗不嫌家贫。另外,一只普欳通的狗很难进入城市核心。

      大傻和龙牛已在地下架起柴火,火光照亮破庙,每个人脸上都有明光闪烁。 傐

      无名无碄法下来,大黑和龙牛直接将木板抬到火堆旁边。

      吃饭喝酒,幸福时刻。此时他们忘却所有,甚至不会多想明天。

      a黑狗能吃到肉和骨头,它竟然不贪心,大家都觉得意外。

      无名竟然分到两只鸡腿。如此境遇下,他感觉自己比乞丐还要凄惨,自然不会顾及形紿象,三五下满嘴流油。他将ʎ余下的鸡腿递给大黑,黑狗摇了摇头损。

      没它想的那样简单。

      无名笑道:“大灋黑,ᯭ以后你就跟着我们,肯定有馒头吃。”

      白日被野狗袭击,他有些担心但没有说出来。难保危机不会再次来临,有大黑守卫,野狗、野兽也不敢攻击他们。

      大黑强壮有力身➒手不凡,可不是一只鸡腿就能收买!然而它听得明白,伸过头来把鸡腿ᤙ叼走,有种上贼船的意味,它的神态把人逗乐了。

      夜뒾里几人蒪呼呼大睡,黑树最为豪放,在干草上躺成大』字。

      无名难以入睡,身体羸弱头脑昏沉。他回想四海楼受伤之事,许久才恍然,之前总觉得躔女孩似曾相识,原来是济阳城城主府的人。少女就是城主府的少主,几年前她曾在落野山围捕百灵。显然,他们知道易慕老人失踪,报复的时候并没有当场杀死自己。

      可是那名年轻女子还是朝自身下阴手。当时在大厅里感겤觉伤势不严重,对方只是做出教训的表象。

      离开后阴毒之力就发作,不死也得残废。无名并无修为,夜间大雨,身ഺ在角落无异于等死。他顾不ൡ得仇恨对方,反而担心有人找落野山的麻烦。

      丈后来有黑狗守卫,无名几人更安全,力所能及三抺人还对破庙做些틯修补。

      无名躺下两个多月,最终从木板上起身,大半年才下地行走。他身体长高不少,不过头发也长了很多有些油腻。推己及人无名不会轻视别人,他心怀感激觉得三人很亲近。

      底层大众不乏人性光辉。

      长期以来三人对他非常照顾,困难时候也没有让他挨饿。一年时间无名恢复不少,暗伤还没有好他就和三人去行乞。

      混迹底层流落尘世扯,他看到很多不公平很多人心险恶。他有所感悟。天地无情大道不偏,真强者不为凌世——웾常㋛怀悲悯为凡尘奋쇓发。守护殺本心,守护亲人,不弃红῎尘!

      后来无名还是选择离开,三人都非常担心他,不过并未多说。

      他们觉得,无名离去可能就不会再回来,毕竟他还有亲人需要找寻。

      无名离去后,大黑都是远远跟着三人,无论进入城市边缘还是流浪村野。

      无名从圣丹城前往灵境帝国东部的紫方城。存钱少有些地方他乘坐飞兽,不远地域全靠步行。

      天下之大,以双腿衺如何丈量?

      路途中他难免食不果쿁腹,风餐露宿,爬树摘果,下河捞鱼,采药医伤。他经常和럢强盗斗智斗勇,和野兽捉迷藏。

      身上的衣物难以完好,到后来无名也懒得整理,遮羞便成!真是正值쓠年少却솼放浪形骸,他顾不得别人罌异样的眼光,嘲讽或是不屑。乞讨之时他早就受尽白鍾眼,觉察人性善恶感知人情冷暖。他知道什么对自己最重要。

      ᝕就这样,他经过三个多月时间才来到紫方城。

      此地为灵境帝国东部重镇,聚集着许多炼器大师。紫方城既是官方重要的兵器产地,也是修炼者宝兵交易之地。

      他强迫自꣜己多关注周围,有时候他会研究各种人的心理。不过这不是主业,思前想后他还斆是打算谋个茶艺师身份。

      出发之前无名将自己打理干净,他有点黑有些瘦,但不失年少英俊。明白世情觉察人性,行事通畅许多。

      他投身茶叶行当,久不操作茶艺并没有政生疏,反而更加行펗云流水。黑瘦少굱年浑身有种宁静自然,有种飘然世外。他更加专注,双眼略有迷惘脸上内敛着笑意숀,青衣朴素别无他物。半分自在羜,有种独特的气质。

      光䞕阴如꽾水,又一年毁匆匆逝去。

      无名⧉混迹于紫方城两三个大型茶ﭰ楼之间,他非常受客户喜欢。他的收入很톩可观,通过一年多的时间无名就获得两百多万水晶币,这不是小数目。付出许多努力其中坎坷艰辛,츎冷ᄃ暖自더知。

      无名没有忘记找寻爷爷,但是没有任何收获。

      龙腾下ꈜ浮地,水晶币在各个帝国之间流通,可在各商行存取。少量市场交易一般使用水晶币,大额度就刷水晶牌。他不想过多停留,达到预期惗后便收好积蓄,乘坐飞兽赶回圣丹城。他想尽快找到黑树,龙牛,大傻三人——紀谁对我好,ǭ我就加倍对他好,他是如䪯此思想。

      半㇃月后他终于回到圣丹鞡城,夕阳西下时才回到福龙村。他再次见到黑树、龙牛、大黑狗。

      两人一狗都非常意外,以为他不会再回来。他们知道无名只是落难,也不求回报,见到他安然无恙,两人都感觉开心。

      无名没有见到大傻,心里一沉。

      日子未偭变正如往昔,三人一狗围火而坐,气氛有些冷清。

      黑树告诉无名,大傻不久前去世,他已走到生命尽头,无力回天。猸

      听到消息,无名食不能言,潸然泪下。他只觉手中馒头变得沉重,想起往日大傻对自己种种好,心中无比难㓕过。再想起爷爷生死不明,他万分悲痛。

      大傻别无诉求,只遗憾亲情不能₷相伴左右。

      无名不想有此遗憾。对他来说,除去相ᝦ伴和守护,已经没有更多追求。年幼之时也想过强大自身,这样能够守护更多。只是自己ꈆ没有实力,何来守护?经历过很多的挫折,无名只想陪伴亲人。

      可是,当真就能得偿所愿?

      先救自己守护自身,在外流落几年,他历经过失望和绝望。他曾在绝望中放逐自我,心中也燃起万般恶念,但最终没有误入歧途走上邪路。

      无名和黑树、龙牛一起重新安葬大傻。除去生活所需,他将所有水晶币取出交给两人。

      无名让他们在邻近村落里买地建屋,将生活固定下来。

      龙牛非常感慨,就喨此能够和黑树相依为命,他感到非常幸运。未来不用沿街乞讨,受尽人世白眼,无需东躲西藏挨饿受冻。

      安顿好一切后,无名和譌黑树、龙牛、大黑狗告别,他踏上流浪之旅。

      뢝落野山里胡生焦急又担忧,他托人找寻,对于易慕老人也没有放弃。后来他亲渑自寻访很多地域,找遍诸多大小城市。

      ួ祈易慕老人算是知名人物,却毫无消息。找寻无名就更难,那是大海捞针,不过胡生并未停下。他看着孩子长大,后来视为已出,更别说老人信任托付。另外孩子身体上还有问题,随着时日推移,胡生更加焦虑。“无名啊,你是否安好?”胡生看向远方。

      “爷爷,你究竟身在何处?”同样,无名不时在心里思ᾒ念。

      컸匆匆五年,他寻访诸多地域。从月牙湾陆地到灵境陆地,再从商平陆地到同人陆地、万花陆地。他没有任何收获!

      有时候他会有错觉,爷爷是不勯是已经回到落野山,他也在找寻自己,该不该回去确认下?茶山之人肯定着急,他们是否安好?

      “叔叔,胡尔姐姐,抱歉,我太任性!”“让你们担心。”无名暗自决定,既然一时找不到,那就回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