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74短视频地址在线观看

      뗵雷娜塔爬到一只雪橇犬身边,摘下它的项圈,在项圈内侧摸到了微型发射器。她明白了,这些雪橇犬都被安装了微型发射器,它们会清晰地出现在苏27的雷达屏幕上。

      劂雷娜塔命令雪橇犬们安静,让张夜和他一个一个的把项圈取下。雷娜塔命令它们不能出声,它们就不敢出声,但他们对张夜的触摸发出了呜呜的低声。

      张夜无奈,被龙鄙视就算了,怎么摸狗狗都要叫。他们把项圈取下后。雷娜塔刚要站起来,忽然听到脑后有隆隆的风声。苏27折返回来,鸭式俯擐冲,高速机枪吐着一米长的枪口焰,打得冰面上弹孔连连,几只雪橇犬倒在血泊中。

      张夜大吼道:“快让他们跑。”

      穰蕾娜塔跑到雪橇犬们的身边,给它们解开套索。

      “快逃!阿加塔!快逃!”她搂着阿加塔的脖子,亲吻这只笨狗的额头。

      雪橇犬们四散奔逃,僚机追逐猎杀它们,把它们一只只化为血浆。

      “白鹳,除了狗群还有个人!”僚机雨燕看见了那个小小的人影。

      “ė这是⌶军事禁区,别管那是㘙什么人,清洗掉!”白鹳回复。

      白鹳则低空高速掠过雷娜閭塔和张夜头顶,试图确认目标的身份。那显然是个孩子,中队长心里颤抖了一下➱“,虽然他清楚军令的严苛,但他也是有女儿的人,对孩子开枪他于心不忍,于是第一次俯冲时他下意识地偏转了枪口,一线弹坑贴着雷娜塔的脚边꤀布下,溅出一人高的雪尘。

      ꧘张夜跑到蕾娜塔身边,口中龙文不断,随后他的身影变得越发的漆黑,最后简直漆黑的像是一团墨。

      言灵·冥照。

      他来到蕾娜塔身边的瞬间,身影溃散。好像他原本就是一片墨迹,被一穚泼⃇水从纸上洗去了。

      他和蕾娜塔消失了。领域内张夜说道:我的言灵进阶了,但范围不到半米,所以才让雪橇犬们跑。

      张夜的话让蕾娜塔微微扭头,她看见了那在些跑的雪橇犬被僚机杀死,张夜把零号抱起背上背着蕾娜塔䆕,防止两人被飞机发现。

      “白鹳,快点弄完,不杀了她们,不然我们都会上军事法庭的!”雨燕唿叫。

      “好了闭嘴!我来做!”中队长下定了决心突然他一顿接着惊讶的说道:“不对,那群人不在了”

      张夜刚走出一步,噗嗤,一口鲜血从渙他嘴里喷出,系统提示颳音也及时响起

      “滴,宿主并未完全进阶,血统强化被系统压制住,宿主强行使用不属于自己等级的言灵,将受到言灵反噬。”

      张夜无奈的继续走,在雪地里留下脚印,现在的距离他并不怕被那群开飞机的发现他的脚印。

      张夜每走一步,鲜血就从嘴角不断流出,他的血管被龙血冲破又被系统治띉愈,他的封皮肤下有着淡淡的红润,那是他血管里溢出的鲜血,在皮肤里没办法流出。

      醣 蕾娜塔不忍械心的说道:“四十四号,你没事吧,要不我们休息一下吧。”

      张夜摇摇头道:“他们不会就这样放过我们的,他们发现我们不在,会认为我们躲在了雪地里,他们会使用火力扫射这片区域,我们➮如果不能跑出这个范围,我们也会被发现的。”

      他说话时鲜血不断的冲嘴巴里溢出,他洁白的牙齿被᰹染上抹红。蕾娜塔不在说话,眼泪从她眼角流出,她不说话是为了防止张夜再开口。

      “目标消失,火力覆盖,找到他们”中队长对着频道里开口道。

      ㍚“收到”

      숛张夜脑后有隆隆的风声,苏27从后面扫射,鸭式俯鸞冲,高速机枪吐着一米长的枪口焰,打得冰面上弹孔连连,张夜看着越来越近的弹孔,쭺把零号放下。

      反身把盾牌举起,半米不到的领域,他也依然把这面盾牌带着。

      子弹击打在盾牌上,产生火星,ꂶ张夜整个人侧身躺在雪地里,蕾娜塔抱着零号躺在雪地里,他们上面是盾牌,张夜把盾牌给了他们。

      他侧躺在他们身边,手抱着自己的头,嘈防止被子弹命中头部和心脏,子弹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从下到上的数道枪伤,盾牌只能勉强挡住两人。

      他有系统恢复只要不死,都可靗以活蹦乱跳的,雷娜塔眼里泛着泪花,张夜再次晕了过去。这次是因为言灵的反噬。 

      蕾娜塔把张夜拉了回来,他身上发出啪啪的响声,龙血再次沸腾,新生的肌肉和内脏将打入他身体的子弹,用一种几乎强硬的手段给推出。

      탈蕾娜塔⎩表微微情放松,张夜的变化她虽然惊奇,但他没事就好。

      “发现目标,清除开始”中队长再次开始准鷔备射击,张夜被命中,盾牌的格挡,他都看见了鳾,虽然惊讶他们是怎么藏住的,但现在命令跟重要。

      “对方有防具,切换使用火箭弹”中队长开口道

      蕾娜塔还没有把뢭张夜拉进盾牌里,火箭弹呼啸而至,蕾娜塔手里盾牌一沉,火箭弹在她身上炸开,张夜直接被炸飞出去,在雪地里滚了好几圈,背后血肉模糊,如果不꺻是龙血强化了他的防御和系统的恢复,他因该就被炸死錥了。

      鄭 蕾娜塔濁手中盾牌也被炸弹给掀飞묊,她手臂传出阵阵酸痛荘,她跌跌撞撞怶地跑向“德什卡1938”,那籕是能够击落战斗机的武器!

      零号把它准备在这里,一定駄是有用的!她要哘按照零号的安排,坚持到最后一刻!她要ꍃ逃出这个地狱!不管是为了她自쥴己还是为了张夜,又或者是零号츻。

      她用细弱的胳膊把机枪枪口抬起,转向俯冲过来的苏27。她从未学过操纵这件武器,但当她握住枪柄,ᗪ她的眼睛仿佛看穿了这件武器的每个细节。德什卡1938化作无数剖面图涌入她的脑海,一瞬间这沉重的铁家伙就被拆解成了几千个部件,分析、分析每一个尺寸,分析、分析每一处关联!

      大脑如超频的电脑那样运转,她头痛欲裂又仿佛进入了全新的世界,信息流在她眼里不再是秘密,被彻底地拆分开来!ᢐ分析!分析!分析……分析⼏完毕!重新组合为武器! 

      中队长忽然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杀机,仿佛ྂ一柄利剑指着他的眉心!他按糑下发射钮,高爆火箭离开了蜂巢,同时雷娜塔扣动了“德什卡1938’’的扳机!

      枪口并未吐出火焰,扳机锁死了,子弹卡在了枪机中。雷娜塔意识到自己已汘经无法改变结局了,她≆本可以在空中击爆火箭,但这支枪太古쇵老了,所以卡了ῂ壳。

      火箭弹擦着雷娜塔的肩膀掠过,在背后爆炸,高温和巨大的冲击波把她浑身的衣服和皮肤都撕裂烧毁。她被冲击波远远地抛ꕉ了出去,弹片深入她的各处脏器,削去了一块颅骨,烧毁了美丽的长发,她身下的血斑頛越来越大。

      眼泪无声地涌出,又迅速地冰冻。她用尽最后的意识抱紧了佐罗,布袋小熊被她用身体挡住了,没有被爆炸的火焰波及。

      这时金色的光照亮了她屡的额头。鷬

      远处的张夜微眯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一幕,果然自己现在还是太弱,根本什么都改变不了,他榸强撑着的眼睛在次闭上,他用最后的意志关闭了系统的恢复模式。

      他最后看见的一幕,零号从睡袋里出ę来,挡在了蕾娜塔身前。

      “怎么被打成这样啦,我的公主变丑咯!”有人摸㹠着她的脑袋轻声说,“起来啦,雷娜塔榎。늀”

      㑔 雷娜塔隐约看见那双小海豹般讨好的眼睛在自己面前晃动。战斗机走了么?她的意识一片混乱。零号醒来了,四十四号已经昏迷了,而她就要死了。

      “我要死啦,你能㙤不能对四十四号牙好些”她轻声说,忍不住哭了ႋ起来。

      零号蹲在她身旁,无所谓地看着这团模煳的血肉:“剮你这个傻妞,为什么不往我那边跑呢?我帮你收拾他们啊,而且你死了,四十四号那家伙估计荒会找我拼命呢,虽然我不熏怕他,但多个死咬自己猓的家伙还是挺麻烦的”

      雷娜塔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爆炸摧毁了她的一部分神经。她的视野正渐્渐黑暗下去,那是関死神的阴影笼罩了她。她伸手在空中胡乱地摸索ﭓ,想握着零号的手,感觉一点温暖。

      “四十四号,许愿让我别放弃你,重新缔约吧,从今往后我将始终带着你在我身边,不放弃,不远离,而你要好好地活着,始终对我有用,如果有一天你对我没用了,我还是会扔掉你的哦,这样我也不算骗他了。”

      툧 他把雷娜塔放在冰上,捧起雪盖在她的脸上,念诵古老的证言。

      恍惚中雷娜塔看见了涟漪,那是温暖的水,一双坚强有力的手臂托着她,把她沉入温暖的水中。

      这是一场洗礼,是她的新生。为她施洗的是笼罩在阳光中的零号,他把她从水中捧出,亲吻她的嘴唇。

      那是欢迎的礼节,仿佛数䩇千年离别后的重逢,如此欣ο喜又如此了然,他们之间有一份以数万年为计的契约,一份能使死者重获新生枯花再度盛开钙的契约䇄,今时䁛今日他终于持着这份契约回来找她,对着整个世界申明拥有她的权力。

      零号来到张夜身边,张夜衣服已经被炸开了,他身上再次出现一层皮,龙血和系统已经修复了他的伤。

      “真是个怪物,居然真的又变强了,而且c级就可以使用冥照,身体还主动进入褪皮状态,如果不䱕是身体血统拖累,我也不用在这里出现了。”零号一边说着,一边⾇无奈的拖着张夜放在蕾娜塔身边。

      中队长在零号醒来后就特别紧张,仿佛那少年下一刻就会将他吞噬一样,加上前面蕾娜塔和张夜之㎼前展示出来ꝉ的能力

      他几乎瞬间判断出不对,多年的飞行经验让他觉得自己没办法对这孩子造成任何一点伤害,他连忙呼叫支援,让所有飞机全弹发射。

      其맏他飞机驾驶员都很惊讶,但发布命令的是他们中队长,他们只需要执行,中队长发布完这个命令后也是觉得自己有些过于紧张。那人在怎么危险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就是但命令已经下达,只要能完成任务就好。

      零号仰头看着南方天空中星辰般闪烁的飞行器,感觉到了海潮阷般扑来的危险气息。他闭上眼睛,几乎无限地放㸁大听觉,⊵可以听见对地导弹和钻地炸弹的嘀嘀声、蜂巢火箭在弹仓中就位的咔嚓声、机枪弹链滚动的哗哗声。而脚下的弹箱已经空了,他这边已经是手无寸铁。

      “有时我看你们如此卑微可怜,然而更多的时候你们的愚蠢无可饶恕!”零号仰望天空。白骨的双翼䗱突破他‎的背嵴展开,气流托着他升入空中。

      ꈂ零号张开双臂,仿佛被捆上十字架的凈耶稣,似乎因为痛苦而微微痉挛,汹涌的黑色气息从他的眼睛、鼻孔、嘴、耳朵里喷出,汇聚在一起,毒蛇般缠绕在他身体表面,高速流动。

      他独自浅吟低唱,声音响窣彻天地间,虽然隔着驾驶舱厚厚的玻璃,机师们也听得清清楚楚:“那一千年完了,撒旦必从监牢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땆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

      “醒来吧畜生!”他忽然睁眼,金色的瞳孔抒照亮了半边夜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