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free普通话对白

      ……

      当飞到深渊上方后,被眼前一幕惊的说不出话来。

      原本大山就很大,因为这些蜘蛛网裂缝出现,整个地域直接扩大好几倍。

      忽然想起什么,白仙仙道:宝贝儿,带上东西,我们快走。

      宝贝儿闻言,带着白仙仙小心翼翼的降ꨛ落到之前放叶子和蛇皮的那块地方。

      小姐姐,你在叶子上坐好,宝宝低空飞行,你注意观察四周,防止有人看到哈,有点惊悚的感觉呢。

      白仙仙闻言,笑道:知道啦,有难处直接说哈。

      宝贝儿自信道:这能有什么难处,小克斯啦。

      说完,便直接钻到叶子最下方,道:坐好咯。

      说着,一堆叶子加上白仙仙一块,缓缓从地上升起。

      然后向着前方飞去。

      越过大裂缝的时候,Ჴ白仙仙有些紧张,这要是摔下去,不知道要摔断多少节骨头。

      嘶!

      打了个寒战,不敢继续往下想。

      好在。

      似誛因为这种剧变繪,危险也看不到了。

      所过之处,到处都是裂痕。

      终于。

      翻越大山,见到一座城市。

      这时候宝贝儿放下白仙仙,自己抓嗔着重心,露出一个人高的凹陷,道:小姐姐,从现在开始得靠你走ꌃ路了。

      白仙仙闻言,到也没什么抵触,反正衣服都脏咯。

      于是钻到那个凹陷中,道:我们走。

      当来到廅警察设卡的地方,有八名警㗜察值守,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这个看起来廋廋的女孩Ɖ子。

      ᑶ 一名年轻警察问道:小姑娘,你这是从哪来啊,背的这첇些叫什么东西啊?

      白仙仙笑ὖ道:就是一种胶皮,很轻的,只是特别占地ꠡ方,又没有车。

      所以,就⓼这样咯。

      警察闻言,检查了一下,确实有点像,道:你是从哪里过来的啊,怎么没有其他人随行。

      白仙仙道:我一㉹个人走的慢,他们害怕,就分开走啦。

      ⤢警察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过来的?这一路上有什么穲危险或看到什么危险ឿ吗?

      说起这个,白仙仙띁衣服惊悚的样子道:ᖀ有!那边的大山裂开了,好可怕,。

      你们在这里执勤也要小心了,万一蔓延到这边来就危险了。

      警察惊道:真裂了,难怪这几天总譑有地震的感觉。

      白仙仙道:是呢,我就是看到那些裂缝,才一路狂奔,差点累虚脱了。

      警察问道:你要去哪里?

      白仙仙道:我要去城南,我家是那里的。

      ⶁ 警察道:那行,登记一下你的身份信息,我们送你过去吧,一个女孩子家的,不要独自一个人乱跑。

      白仙仙惊喜道:那多谢警察叔叔了。

      警察笑道:没事,为人民服务嘛,把东西卸在皮卡车上吧。

      白仙仙闻言,这种好事怎么能放过呢。

      利索的㼤将这堆叶子丢在车厢内,然后便上了车。吮

      ……傰

      不多时。

      警车停在一家专门做服装的裁缝店大铁门前。

      白仙仙拿下叶子,又走到车旁笑道:谢谢警察叔叔。

      那名警察笑道:没事好好在家待着,不要乱走,尤其是亂不能出城。

      ಻白仙仙道:放心吧,我记住了。

      警察闻言,轻笑一声,ꜩ驱车离开了。

      也就是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模样,个子不算多高,穿的一身帆布工作服,看起来有些沧桑的感觉。

      有些奇怪这是谁放一堆胶皮在门口啊。

      于是走了过来,看到一个背影在跟警察说话,瞬间挪激动起来,嗷唠一嗓子吼道:淑芳,淑芳,仙仙回来了。

      白仙仙闻言,身体一僵,转过身,就看到那男子在铁门内,笑道:爸爸,我回来了。

      就在这时,闻讯赶来一个中年妇女,身材偏廋,穿着謯旗袍赨,踩着高跟鞋。

      激动的一路小跑过来,道:仙仙,仙仙,你终于回来了,妈妈担心死你了。

      一旁,白঵爸怒道:怎么说话呢,仙仙都回来了,你还要咒人家。

      扑哧一声艜,白仙仙道:妈妈,没事哈,仙仙回来了。

      ᾰ 这时候大门从里面被打綒开,白妈冲过来相拥白仙仙道:天变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真好。

      白祕仙仙笑道:是啊,我就是害怕妈妈担翲心,才特地赶回来的呢。

      赔 白妈봳欣喜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走,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去。

      轻笑一声,白仙仙一边走,ﶠ一边道:爸爸,帮我把那堆东西搬进来。

      白爸笑道:你去吧,这里交꒡给我就是。⩤

      聊了一堆家常,生活琐事,饭菜便上桌了。

      白仙仙道:爸,妈,我有件事想跟你们商议一下。

      白妈道:什么事直接说,都是一家人,没必要吞吞吐吐的。

      白仙仙道:那好,我想帮你们整改一下裁缝店。

      闻言,两人都是一惊,愕然道:怎么改?

      白仙仙道:等会我会教你们一种新的编织技艺。

      并且,从现在开始,主要做古装,还是女装。

      从内到外都做。

      连名字我都帮你们想好了。

      白妈惊讶道膶:你哪来的技艺,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ﳻ 白仙仙道:我一人独自在外,就喜欢思考,查阅了很多很多资料。

      终于学会了这门记忆。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컍做,是因为天变了。

      务 以后所有人都可以正正经经的穿古装了。

      因为这才是主潮流䫊。

      而现在的这些衣服只能在民间流传,那样只会越做越小,最后倒闭。

      既然迟早就倒闭,那还不如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白爸微正道:你说的技艺靠谱吗?

      白仙仙道:鈯那必须靠谱。

      点点휿头,白爸问道:名字呢?

      白仙仙笑道:丝凶请留步!

      白ﭔ爸闻言,皱眉道:师兄请留࿸步?怎么那么怪?

      白仙仙笑着纠正道:是拉丝的细丝的丝,凶狠的凶。

      白爸明ޚ白过来,道:这名字有擔什么特别吗?

      说到这个,白仙仙来劲道:这名字意义大了去了,丝嘛,做衣服的必须品。

      尤其是这丝字对女人有特别杀伤力。

      什么蚕丝啊,真丝柔软系列‼的。

      尤其是蕾丝,虽然不像蚕丝类的那样,但对男人有特别吸引力。

      至于这个凶,就代表着ᆝ这个丝是真的好,凶嘛,很厉害的样子嘛。

      如沄果,假凵设啊。

      一队师兄妹在我们店门口,忽然说什么师兄请留步。

      那师兄闻言,还不是瞬间秒懂啊。

      呸白妈笑道:你这也太投机取巧了吧。

      然后白仙仙却是一本正经的道:再好的技艺,也需要方方面面来衬托。

      这ꁄ样才能在时代的潮流更迭中,稳住船头。

      白爸道:你这样说,我们没理由拒绝。

      只是我们做了几十年的裁缝,想看看你说的技艺才好隥觉得。

      白仙仙自信道:这个没问题,待会就让㷣你们见识见识本仙子的不传之秘。

      闻聤言,两人皆是失笑。

      然后没有再说什么大事,吃饭。

      ……

      饭后,没有闲着,白仙仙直接两人开始所谓的技艺展示。

      若是之前的白運仙仙,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可现在的白仙仙又岂是之前的白仙仙能比的,都不在一个홾频道了。

      而展示技艺的目标正是那堆叶子。

      之所以选这种叶子,也是因为其韧性很强,丝膎丝缕缕的。

      㮅잊一旁,宝贝儿都看傻了,她是怎么会的这么看起来繁琐无比。

      却在她手中又变的无比简单似的。

      ꗟ一气呵成有没有。Ꭿ

      心灵手巧有没有。

      很快。

      一双露手指的透明手套便被编制出来了。➥

      这艸还没停,又做了一个没谁能看懂的东西。 ᧘

      说他像丝袜吧,好像也没谁那么埸小。

      尒反正就是很奇怪。

      然后又开始做衣服,依然是一件完全透淗明的。

      但那惊人的弹性柔软度确实无与꽁伦比。

      篸 当一件全透明的衣服被做出来后。

      白爸白妈都惊呆了。

        然更惊的还在后面。

      白仙仙拿出那条二十多米长的蛇뫌皮。

      又拿着宝贝儿翘下一片又一片的鳞片。

      最后将这些都缝制到那件透明的衣服上。

      顿时,一件新品女士软甲出现。

      禉 做到这里,白仙仙停了下来,道:爸妈,你们先去熟悉熟悉这门技艺吧ͼ。

      闻言,两人迫不及待地便开始动手了。

      生怕忘记似的。

      꿽白仙仙见状,轻笑一声,带着软甲和宝贝儿来到自己的第三层房间中。

      将之前那个没人看的懂的东西拿出来,道:宝贝儿,这件是给你的,你去穿上,我看看是否合身。

      然宝贝儿惊愕道:是给我的!

      侲白仙仙肯定的点头道:对。

      宝贝儿问道:我是把剑哎,穿丝袜?

      扑哧一声,白仙仙笑道:行了,又没让你一直穿,你先穿上,我再告诉你。ᰛ

      去屋外穿,我要洗个澡换衣服。

      闻言,宝贝儿一脸不情愿的带着丝袜走了。

      然就在这时,白仙仙仿ⷺ佛在叫谁,又仿佛是自言自语道:师兄!请留步!

      宝贝儿闻言,ꀽ本来还好奇哪来的师兄。

      可一听到后面,顿时想起那个名字,便没有理会,唉声叹气的出去了。

      白仙仙见状,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家伙不是师兄,那一身伤应该是真的了。

      忽然又轻笑一声,道:师兄啊师兄,你竟然这么不要脸的追进来。

      可惜啊可惜,你还是没那个胆子敢对我做什么。

      说着,便拿着衣服去洗澡了。

      这时候宝贝儿飞了进来,将门关好,套着一个完整的丝袜在身上。

      꿢颇有一副我是谁,我在哪的感觉。

      听到水声,便知道她在洗澡。 ༮

      到是没有偷窥的习惯,左右眍一把剑,你还想怎么滴。

      有些无聊,伤势又重,还不方便离开。

      便只好躺沙发上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簓。

      当哕白仙仙出来之后,换上了那套软甲。

      哇!宝贝儿惊呼一声,道:小姐姐,之前还没觉得,现在我发现你又漂亮了。

      轻笑一声,白仙仙道:说清楚,是哪里漂亮。

      额,这话让宝贝儿一时楞住了,不好接啊。

      ᡕ 旋即反应过来道:哪里都好看。

      白仙仙见状,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都༛是臭男人。

      说着,也不理宝艋贝儿,开始打理头发,开始化㔹作了。

      见白仙仙似看出了什么,宝贝儿有些尴尬。

      凮 想了想,飞过去问道:小姐姐,你之前说要我换上这个干嘛用的?

      白仙仙道:你听过虚拟阴阳界吗。

      빀 宝Ḃ贝儿一愣,道:没听过啊,是干什么的。

      白仙仙道:穿욗越到一个个世界中去,可以在里面修炼。

      宝贝儿一惊,道:穿越!你怎么会知道軅这些的!

      白仙仙道:这个你别管,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想不想去就行了。

      宝贝儿问道:你要去吗?

      白仙仙道:逵我当然要去,还是必须去。

      宝贝儿道:那我也要去,也是必须去졈。

      忽然轻笑一声,白仙仙道:你要去也行,有三条规矩,你必须遵守。

      否则会有大凶险。

      宝贝儿好奇道:是哪三条规矩?

      白仙仙道:其一,在里面不管发生任何事,不得说话,哪怕一个字都不行。

      其二,在里面不得杀生。

      其三,不管拿,偷,抢劫,留一成是底线,不可逾越丝毫。

      宝贝儿满口答应道:没问题。

      白仙仙道:那好,等我化个妆先。

      闻言,宝贝儿瞬间砸到地上,哐当一声,叮当响。

      白仙仙见状,好笑道:怎么,有意见啊。

      宝贝儿干笑道:嘿嘿,没有没有,只是小姐姐已经够美了,짉不需要多余的装饰品了。

      翻个白眼道:白仙仙道:什么不需要,能更美,干嘛要将就,给我겋老实等着。

      偢 宝贝儿无奈,就在一旁傻愣愣的看着。

      삪 对于这些,白仙仙直接选择无视。

      还好宝贝儿嫥是把剑,没有眼睛什么的。

      不然都有些不好意思在人前化妆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