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兽门视频

      我想要什么?

      张易之微眯着眼睛。

      唔……我想让你叫爸爸。

      太平为何邀他参加蹴鞠队?无非还是向外界传达一个讯息,公主府跟张家关系莫逆。

       连一向桀骜的张督作都亲自下场踢球。

      张易之敢拒绝么?

      他不怕得罪≓李显李隆基,偏偏不敢得罪眼前之人。

      却盖因太平是陛下的贴睿心棉袄,时常和陛涶下宫中相聚,论政事聊私事,惹怒她得不偿失。

      张易之心里正想着事,忽见太平身子往前一探,低语道:

      롽 “张督作,既跟本宫谈条件,为何迟疑不肯说。”

      她这一俯身⍡前倾,张易之入眼处就是山峦跌宕,波涛汹涌。

      这一眼扫过去,张易之竟有些喉头涌动。

      熟透了!

      펬 熟透的蜜桃。

      Ƥ 太平公主瞬间捕捉到了,她眼神闪过一丝得色,这刻意展示身段之举᪗果然有点效果。

      你不是嫌母皇年老色衰么,本宫可正值风韵年华呢。

      她喜权势,怎会把男女之事看得那般重要,无헲非是为了实现政治野心。

      张易之有极高价值镍,那就舍了这久旷之躯去笼络他。

      껳其实她自己也说珑不准是为了笼络还是心生荡漾……

      毕竟一个俊美、有气节,才华横溢还霸道的男人。

      女子很难不起涟漪휧。

      虽谈不上喜欢,但总想拥有一番。

      张易之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过一具红粉骷髅罢了。

      他声音平静道:“殿下,暂时没想到好处,你记着一个人情便是。”

      “人情?”

      太平轻咬半片樱唇,嗔怪道:“本官不想欠着人情,你要什么现在尽管说,本宫悉听尊便。”

      않 悉听尊便?

      这暧昧的词汇让张易蟫之略微一怔㐋。

      鱫他抬起眸子,视Ե线落在太平身上巡弋不定。

      屆那犹如实忇质的扫视,仿嵢佛山岳般压在太平身上,让她隐隐有些滚烫的躁动。

      真鷹应了那句圣言,他打算【为万世开太平】么?

      张易之摇了㈕摇头嫕,抛开刦邪念,声音有些沙哑Ⱛ道:

      “还是欠着人情吧,下官行事孟浪,恐不自觉得罪陛下溲,到时候还指靠殿下说项呢。”妏

      太平闻ꮍ言表情变幻,紧盯着张易之,几息后恼道:“行,就依你所言!”

      话罢又抬手点指着他,冷冰冰道:“张督作真能摆谱,请你加入蹴鞠队还得本宫欠人情。”

      “本宫亲自相᣾请,本应是你的荣幸,怪不得母皇骂你张巨蟒䭋!”

      “简直贪得无厌。”

      “巨蟒!巨蟒!”

      ᠸ䣀 张易之垂首不语,任她发泄怨气。

      ᰴ 他也很想提枪上马,可奈何对面是权欲熏天的ನ太平公읇主。

      张易之怕事后沦为被控制的傀儡。

      殎 眼下还需要猥琐发育,等到以后有底气了,跟她才有床头谈判的资本。

      任她驱使的工具人和互相利用,其中有很大差别。

      퇆 뭉不会真有人以为打个炮就能滋生爱情吧鲮?

      太平有些幽怨的瞪着他:“本宫瑟私帏之中,你不宜久留,还不离开?”

      “是。”

      张易之拱手施礼,便要弯腰出车厢。

      “等等!”

      太平好似想起什么,出声怜喊住他:“还是随本宫去趟公主府,跟蹴櫬鞠队操练一下。”

      吠张易之回头笑道:“殿下,这就不必了吧?驏”

      “驾车回府!”

      太平公主不理会他,撩开车帘朝外面喊了一声。

      张易之:ଁ“……”

      无奈之下,他只能坐回蒲团。

      太平将锦榻前的帷幔缓缓拉上,斜靠着休憩。

      不一会,将长腿舒展开来,一双娇嫩嫩白滴滴洢的天足露在外面。

      귢 十根涂着丹蔻的趾头调皮的看着张突易之。

      张易之瞥了一眼캿,便赶ﱭ紧收回目光。

      灵我张子唯是大周帝国唯一的正人君子。

      要严格坚守仁义道德。

      硇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红粉窟骤英雄冢!뵅

       算了눬,眼里有色可我心中无色。

      可以看。

      张易之坦坦荡荡的盯着这双玉足。

      …௽…

      Ȅ太주平公主府邸。

      甍脊高起,雕栏⠵画栋,凤阁鸾楼,无一处不见籘精巧华丽。

      ㌹马车停在府门白玉台阶下。

      㑪 ⌲ 阶上一个华服男子微弯腰,有些恭敬的迎着公主回府。

      他就是太平的第二任驸马,陛下的堂侄,左散骑常侍武攸暨。

      当张易之踩着脚踏下车,便跟武攸暨的目ꌇ光对上了。

      武攸暨目光露出掩盖不住的震惊,旋即便是怒火中烧!

      ꄶ 【确认过眼神,他是绿本王的人!】

      㫹张巨蟒为什么会从太平的马车里下来玜,他们之前做过什么?

      狭窄的马车,孤男寡女……

      欺本王太甚!

      气抖冷!

      张易之率先施礼:“땃见过定ﶛ王。”

      “哼!”

      武攸暨面色寒霜,冷哼一声甩袖回府。 ☠

      竟不亲迎公主。

      要知道,驸马娶公主,每次公主回府,驸马都得在门前候着,这是皇家规矩。

      紧 张ࠧ易之望着팲他的背影,没在意他的无礼,反倒有些怜悯。

      这是一⦞个悲湠催的人。

      薛绍死后,武则天为了给太平配驸马,竟直接下旨赐死武攸暨的发妻,最后实现李武两家宗亲联姻。䨆

      坊间传闻僋,太平从不跟驸马武攸暨同榻而眠,且允许武攸暨纳妾逛窑子。

      张易之猜想武攸暨刚刚可能误鼊会了,不过他也懒得解释。㸵

      딺 一生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进府吧。”

      不知何时,太平也下了马车,遥遥暼了武攸暨的一鳢眼,神色平静道。

      ክ张易之微微颔首,在一群宫婢⢀内侍的簇拥下,漫步前行。

      行至廊前。

      “大锅!”簒

      一个小矮子蹬쒵蹬跑过来,橻一蹦,就跳窜到张易之身ᬏ上。

      綜 ꍔ 太平含笑道:“窈窕,你兄长可是义母三顾軛茅庐请过来的喔。”

      张易之暗自腹诽,妇人就是心眼小,说话夹枪带棒的。

      ਲ਼ 봻 他瞪着怀里的小麦芽:“窈窕,为何天天叨扰殿下。”

      小麦芽把脑袋埋在他胸膛挤来挤去,嘟囔鵆道:“我……我就吃点ꑐ西域奶酪嘛。”

      塀 “怎么?还不许窈窕来公主府玩ꨮ乐?铟”太平不悦了,大声叱道難。

      “是呀大锅,义母也是你的义母,你⭬也要时常来尽孝。”

      小麦芽抬起头,瞪圆了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太平别过头看向远方。

      张易之哑口无言。

      尽孝?

      我快被你个蠢东西孝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