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下午六点了,又该开门喽。

      叶竹仰头看了看卧室墙上的挂表,坐起身子来伸了个懒腰。

      距叶竹从小龙洼回来已经两天了,这两天倒是无事发生。

      叶竹从床上下来,活动了一下身体,一阵清脆的嘎嘎声响起。

      叶竹感受了一下,经过两天的休息,身体基本上已经恢复了。

      更让叶竹感到惊奇的是,他丹田位置的那个圆球居然长大了一些。

      圆球里原本只能容纳十滴多蓝色的液体,现在却容纳了整整十一滴蓝色液体。

      这个圆球便是叶竹坠机后,连带着特殊能力一起产生的。

      起初叶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之后慢慢的发现这些蓝色的液体就相当于暴走状态的能源。

      为什么会增加呀?

      叶竹疑惑着想着,难道和上次超负荷运转有关?

      也对,自己在暗地的那段时间,的确没有出现过类似于小龙洼这种用的一干二净的情况。

      叶竹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思索着。

      自己在暗地,都是到用的差不多的时候,就立刻使用纺织娘的特殊药剂。

      毕竟在暗地,参加训练营以前不会使用暴走状态。而等到完全掌握暴走状态以后,已经加入了折翼会,大部分时候又是单方面的屠杀,很少会陷入鏖战。

      叶竹回忆着以前每次使用暴走状态以后,蓝色液体的量的变化。

      这么一回忆,叶竹回想起了自己在暗地最接近用光蓝色液体的一次,也就是叶竹第一次接触舔食者的那次。

      而也是在那次以后,自己丹田圆球中的蓝色液体增加了一点。从整整十滴变成了十滴加上一些蓝色气体。

      看来得找个时间,再把蓝色液体用光一次,看看是不是真的会增加。

      叶竹边想边自语道。

      ……

      叶竹穿上简单的体恤加长裤,从卧室里出来,从卧室里出来,准备去开门。

      由于窗帘没有拉开,整个酒吧都沉浸在一阵清凉的幽暗中。

      叶竹微微闭眼,慢慢的吸了一大口凉爽的空气。此刻,叶竹感觉自己的内心都宁静了下来。

      怪不得北极星会想开一家酒吧,这种安静对于他们这种厌倦了战火和混乱的人,简直和毒品一样令人上瘾。

      叶竹想着,慢慢走到了门边,打开了门。

      叮铃~

      一声悦耳的风铃声再次响起。

      叶竹趁着前两天得空的时候,把风铃装上了。

      这次谁再给我弄飞了,我就把他的头打飞。

      叶竹看着自己加固过的风铃,以及风铃上新加的一条类似于保险绳的细钢索,在心里暗暗的想。

      在南华市总医院的奎平此时突然感觉脖子一凉,随即打了个寒颤。

      谁在算计我?

      奎平一边摸着脖子,一边嘟囔到。

      ……

      叶竹清理了一下吧台,打开消毒柜,然后打开了电视,随即坐在吧台里的高凳子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等着顾客上门。

      叶竹漫无目的的调了几个台,停在了南华市今日新闻上,今日新闻上依旧还是南华市变态杀人魔的事。

      叶竹对这种事倒是有点兴趣,所以最近也稍微做了一些了解。

      按照各种报道上说的,这个变态杀人魔会在晚上袭击年轻的情侣,并且把两人全都掳走。

      而几天后,警方就会找到被勒死的男性,而女性却不知所踪。

      从第一起情侣失踪案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中又陆陆续续的发生了四起,而南华市的刑警支队乃至后来成立的专案组却没有丝毫进展。

      而就在昨晚,又发生了一起情侣失踪案。而新闻中这个女孩的外婆正跪倒在地上,哭诉着请求着凶手不要伤害自己的外孙女。

      叶竹看着新闻中哭诉着的老人,也是攥紧了拳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不可以在南华市里随意出手的,他答应过有关当局的人。所以即便叶竹现在再愤怒,却也不能做什么。

      至于萨克,那更不行了。他们的身份都太特殊了,很多行为都会让人联想到间谍行为,这也让他们在很多时候都束手束脚。

      哐铃~

      门被猛然推开,门上的风铃也跟着剧烈的摆动了一下。

      ……

      叶竹先生,我不能再忍受了,我要去抓住那个畜生,把他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叶竹看着在吧台前一脸愤怒的萨克,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你应该清楚我们的身份,我们是不能掺和这些事情的。

      叶竹一边说,一边转身给萨克倒了一杯烈酒,还特意加了好几块冰块。

      萨克看着叶竹放到他面前的酒,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随后把酒拿起来一饮而尽,冰冷的酒使萨克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叶竹先生,我做不到若无其事,难道你没看到那个女孩子的外婆哭的有多伤心嘛。

      看着萨克盯着酒杯里剩下的冰块颓废的样子,叶竹也不由地有点憋屈。

      就连在暗地里用暗器杀过那么多人的萨克都如此失态,看来这个变态的确有点该死。

      叶竹想到这,也是开口说道。

      萨克,你自己应该清楚,这个变态是有点道行的,不然你应该早就扭断他的脖子了。

      萨克听到叶竹这样说,刚想争辩,却又无奈的低下了头说道。

      叶竹先生,果然瞒不住你,我已经暗中摸索了一个多月了,但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这个畜生选择猎物的时候完全就是随机的。

      叶竹点点头,又给萨克倒了杯酒,随后对着萨克说:你别再管这件事了,这件事自有专门的人负责。

      叶竹看着低头不语的萨克,无奈的笑了笑又说:去小龙洼吧,这两天外围的警察大多都撤了,你去盯着合众会,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小龙洼里的总部。

      萨克依旧一言不发,慢慢的把杯中的酒喝完,然后把酒杯中的冰块含到了嘴里,转身出门了。

      ……

      时间来到八点整

      叶竹看着依旧空无一人的酒吧,也是无奈的咂了咂舌。

      最近由于这个变态杀人魔频频出手,晚上敢出门的人越来越少了,到了今天晚上,更是直接没人了。

      就在叶竹打算提前关门下班的时候,门再次被猛然推开了。

      又是哐铃一声,一道倩影走进了酒吧里。

      叶竹开始思考,自己在门上装个风铃是不是个愚蠢的决定,现在的人素质都太差了吧。

      叶竹看向走进酒吧的人,穿着一身警服。

      段悠,她来干嘛?

      叶竹看着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的段悠,一边看一边想着。

      ……

      段悠也不客气,来到吧台前一屁股做了下来,拿起吧台上的纸擦了一下眼角的眼泪。

      叶竹,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

      段悠抬起俊俏的小脸,用红红的眼睛盯着叶竹说。

      那种倔强还略显可爱的神情让叶竹微微一愣。

      有啥是鄙人可以效劳的吗?

      叶竹一脸疑惑的问段悠。

      你要做我男朋友。

      段悠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对叶竹说。

      啥?

      叶竹听到段悠这样说,也是惊讶的问。

      难道我已经帅到这种程度了嘛,帅到让段悠强迫我做她男朋友了吗。

      叶竹一边看着段悠微微变红的脸,一边在心中自恋的想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