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成年版破解版

      见李云슢还在喊冤㧃,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怒火中烧,要不是看在执法堂面子上,早就宺一个法术,把李云烧᮵的连一点灰尘都不剩下。

      “既然你不承认,那我不介意搜魂了!ः”

      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狞笑着,打算亲自过来进行搜魂。 郡

      李云听见搜魂两个字,也吓得サ心脏直跳,忍뤒不住后退了几步。

      “慢!”

      Δ执法堂上坐的执法堂堂主立刻制止了ꌌ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

      搜魂术一直是修炼界大忌,虽然不少人修炼了,也只是用来对付敌人,但要是对一个本门弟子释法蘒的话,青云宗颜面何在?以后青云宗弟子会怎么看待青云宗?

      陫 “你敢拦我?”

      焾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直接对上了执法砎堂堂主,如果执法堂堂主不允许他这么做的话,说不定他会咱和执法堂堂主一战。

      “祝师弟,我知道你为你的弟子受害一事想找出凶手,但是对本门弟子搜魂,我想掌门师叔也不会答应的。”

      “那怎么絚办?难道放了这个小贼?”

      满面虎须的金丹期ڧ大汉听执法堂这么说,稍微息了一点怒ﯕ气。

      “栖云峰风师侄擅长问心之术,不如请她前来㏌试试看?”

      执法堂堂主试着建议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心里也是十分苦恼,虽然䙅他是属于掌门一派,但是祝师弟的师父在宗门的控制力不逊于掌门,有些方面还隐约压制掌门一派。

      如果真的闹到掌门那里,说不㑲定会直接放弃这个䣟弟子了。

      至于李师侄那里,自己能帮的就这么多了,这个弟子生死与否,还是各安天命吧!

      “紂好,如果风叔侄问心术不行的话,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满面虎须的金폿丹期大汉一脸狰狞셽。

      执法堂堂主只好传音给셲栖云紀峰风师侄,让她来执法堂一趟。

      片刻后,栖云峰那个冰冷冷的筑基期女修士来到了执法堂。

      “见过两位师叔,各뺺位师兄师弟”

      栖云峰风青莲对஻上쁲坐的执法堂堂主和满面虎湭须탶的祝师叔作揖,接着说:“不知两位师叔要弟子扁来做䌍什么?”

      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指着李云,对风青莲说椦:“你去测试一下腸他是否杀害㡅了ꃹ你罗舒师兄!”

      “罗师兄?是不是炼器的那个罗师兄?”

      风青莲听说罗师兄遇腆害,不屒由地看了看李云,然后又问㼎了那个祝师叔,见他确定了,才回答道:“谢师叔,᫣那等弟子一䳻试!”

      风青莲说彔完话后,篗直接走到李云近前,喊了李云一声,“这位弟子궢,请看着我的眼睛!”

      李云不明白执法堂堂主要这个筑基期灭绝师太来干什么?当听㓑到这个冷冰冰的筑基期女子喊他的时候,眼睛就那个不由自主地对上了筑基期女子的双眼,只见一道蓝光闪过,李云只感到困意升起,站在原地只想睡,但是还有点睡不뛬着,脑海里一直翻腾,不知道是睡疌还是不睡?

      片刻后,李云才清醒过来,我在执法也接受问话,怎么在执法堂大殿睡觉疗?

      李云很是燶庆幸,自己没睡呀,不然自己今天Ⱨ丢人啦!

      筑基期女子转身对上坐爓的㟨两位金ࠅ丹期修士说:“弟子没有发现什么鶸异常!”

      其实有一点异常,但是不关杀害罗师兄的事,筑基期女子也没有说。

      “我不信,我弟子的死一定和这个小杂种有关,我来试试看!”

      说욒完,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飞身过来直䵼接把手放到李云头上。

      执法堂堂主大惊,但是出手已晚。

      只见李云一声惨叫,浑身抽搐,一会儿功夫全身瘫痪在地,再也没有了生息。

      夶执法堂堂主和㑾众位筑基期修士都看的目瞪口呆,想制止,但是都说不出话来。

      Ꮙ “不是他?怎么会거这样?”

      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搜魂完毕,没有找到任何和杀害炼器罗大师的消息,心中大怒,正想把李云尸体摧毁。

      执法堂堂主见猭状大惊。刚才是自己有点犹豫,没有及时ヘ制止祝师弟搜魂。

      ꂣ现在见他搜魂完毕,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损尸灭迹,那怎么可以?

      如鋒果被他这么做的话,那以后执法堂脸面何在?

      脸面?今天执法堂有何脸面?

      一次쪭次地被人打脸,以后执法堂再也没有脸了!

      ↀ “住手!”

      执法堂堂彿主直接释法阻止了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 祳 닞

      “你要和縠我动手?”

      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转过头来。对着执法堂堂主大⫙吼。

      “我不想和祝师弟动手,你刚才⽝搜魂了可有结果?”

      执法堂堂主问道ܿ。

      ḿ쀥 “没有,不过。。。。。”

      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有点犹豫。

      “既然没有,拿这个弟子无罪了,那祝师弟还不快去凶手去!”

      执法堂堂主只能劝阻በ满面虎须的金丹大汉离去,不愿意再生纠葛,毕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也不想因为这个弟子而引发宗门派系纷争。

      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刚才差点酿成大错,看执法堂堂主给了台阶下,那自己也借机走了了事。

      “好的,我去寻找凶手去了!”

      说完,满面虎须的金丹期大汉飞身走了。

      执法堂堂主见一场争执结束,也长喘一口气。

      不帩过,可惜了这名练气弟子。

      执法堂堂主摇了摇头,转身也走了。

      众位执法堂筑基期弟子也看的目瞪口呆,见师叔们这么草率了事,也都感到闷闷不乐,也不在大殿内停留,各自散去。

      最后,执法堂大殿内只剩下那个冷冰冰的筑基期女子和躺在地上的嶊李云尸体。

      刚才去还好好的一个人。转眼死无声息。 쎌  筑基期女子舚面无表情,眼中只有仇恨。

       青云宗这是怎么了?

      这样目无法纪,致䭍宗门法规何在?

      这样野蛮对待宗门弟子,和㟍魔门有什么区别?

      䨖 不问个青红輴皂白,事后还想损尸灭迹,这是一个正道门派该做的吗?

      ൣ 金丹期师叔和师兄弟目睹之下,任人光天化日之下杀害一个练气弟子,这样的宗漀门还有希望吗?

      我修行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仅为了修道成仙。

      魘 如果不匡扶正义,那修成仙有何意义?

      ﰭ我只想一下:

      天理何在?天道何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