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他站着从后面要我

      张灵犀:“섐按照✆你的描述,你反应不过来的,那条鱼的速度太傿快了,在你做出投掷动作前,可能就会被拖入水。”

      “我知道,所昊以我没有打算硬来。”⟃莫禹走到一旁拿起锤子和钉子,说道:“来帮我,我需要做块盾牌。”

      张灵犀不明白他到底想怎么应付,但还是帮忙一起制作。 Ꙙ

      莫禹雬拿来木板拼寱成长方形,再用铁皮包它上,一面加上握把,这样简易木盾就制作完成了。摯

      “你到底想干嘛?就算有木盾,以那种吨位和撞击䖴力,你也会被撞飞的。”

      “谁说我要硬抗了。”莫禹神秘一笑,他还没蠢到用自己的小身板去挡那种撞击力。

      “把钢丝绳带上,咱们出发。”

      张灵ꩭ犀闻言拿起地上准备好的뼥一卷钢丝绳,敇跟着他繮来到湖泊旁。

      再次回到这个自己差点丢掉性命的地方,莫禹心中除了有垐着恐惧,还有愤怒。

      他从张灵犀手里接过绳子,穿过盾牌上特㡽意留下的孔洞,接着将绳子绑在栏杆上。

      “咦?”张灵犀似乎明白莫禹要怎么做了,连忙上前帮忙绑绳子。

      人力不够抵挡撞击力,那么可以不用自己承担全部。

      绑好绳⏑子,莫졈禹把肩包放到地上,单手举着木盾:“等会绝杀就交给你了,丢准点。”

      “好。”

      张灵犀从졶包里拿出手雷,做好准备。

      莫禹深吸一口气,抛开心秛中杂念,举盾走到围栏边,从兜里拿出手枪,打开保险앤对准水面。

      “砰砰砰砰!”

      “咔咔!”

      打空弹夹,莫禹快速将手枪插入浼腿上的自制枪袋,双手握紧木盾,从盾牌上方露出半张脸紧张看着湖面。

      ጎ 没多久,水面下一道巨大黑影向着岸边接近,水面的波纹荡漾,ꪪ体ㅖ型过大可不是那么容易隐藏的。

      鋹莫禹高声提醒道:“它来了!注意!”

      他贴近围栏紧紧儢注视那道黑影,在距离不远的位置,那道黑影却逐渐消失了,湖面冒出不少气泡。

       莫禹手臂肌肉绷紧,之前就是出现气泡,然后他就遭到了袭击,这是攻击的前兆!

      迨 隔就在这么想着时,巨大身影“哗啦”一声破开水面,直直撞向他,莫禹早已做好准备,双腿弯曲躬身举盾,两秒쓿后ﰤ一股庞大力道从盾牌上传来。

      莫禹被这股力道撞得连连袱后退,连接在盾牌上的钢丝绳绷紧,将这股力道转移到围栏,金属栏杆顿时被拉至变形,可这次的撞击总算挡下来了。

      怪鱼඙落到地面还在弹跳着,试图继续攻击盾牌,可在水中它也许是王者,但到了岘岸上,哼!

      莫禹:“老张!”

      “知道了!快闪!”

       张灵犀惊讶于怪鱼的可怕模样,ᮇ可手头动作一点都不慢,在莫禹跑出去陞十几米后,立即拔出拉环将手雷丢过롋去。

      僇“趴下!”

      澜听到声洇音,莫禹果断往附近的垃圾긜桶后枹方趴倒,随着“轰”的巨响,地面震颤。

      等쉝爆炸声过去几秒,莫禹爬起来往围栏旁边᧽看去,那条怪鱼已经不再动弹,腹部被炸稀烂,内脏都流出来了。

      张灵犀釆的丢雷技术不错,刚好丢到它防御最薄弱的腹쀰部,一击致命。

      他走过去用短矛戳戳这条怪鱼,发现没有动静,看来是真死了。㸞

      虽说内脏都뀰炸ꈧ出来按理说是肯定会死,可这里的生物很难用常理解释,섀还是小心点好。

      除了腹部的伤口,其它部位居然没多大쩃损伤,可见其肉身防䤽御力有多高,手謪雷都炸不开。

      弄死这个差点要自己命的玩意,他心情舒畅的同时,也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这快东西,能吃吗?”

      这条鱼目测两米多,接近三米,当食物的话好几天都吃不完,丢了也太浪费了聒,虽然模样丑陋狰狞,等做成菜就看不헧出了。

      张灵犀:“我先检查下。”

      他顶着腥臭味用刀把怪鱼腹部伤잊口扩大,再用短⣷矛挑出内脏,看的莫禹忍不住捏着鼻子转身走开。

      “还好包了铁皮,不然就给撞碎了。”⮼莫禹拿起用来挡怪鱼的木盾,发现正面已经凹下뤌去ꐰ,钢丝绳连着夔的꺏护栏也被巨大力ꨵ量拉扯变形。

      人类能站到食物链顶端,可不只是光靠蛮力的,智慧才是最强的武器。

      铁皮能增加的防御力微乎其微,主要作用其ዿ实是防止木盾被撞碎,不然莫禹怎么会费老鼻子劲包上一层。

      不管怎么说,亲手干掉这种能要人命的玩意,莫名有种成就感。

      说‘不知道这湖里还有没有这东西。’反正鱼竿鱼桶他是不敢过퓪去拿了,在栈桥上的危险程度远大于岸边,要是被撞下水就全完了。

      就刚才撞击的ᰧ力道,没有䫋木盾,肯定是骨折的下场,他可没信心拿自己的手去和金属栏杆१比硬度。 婕

      ≴ “老莫!”

      墐“嗯?来了!” 媦 痧

      听到ð呼喊,莫禹放下木盾,走到张灵犀身旁,发现怪鱼的内脏已经被掏空了。

      “呕!臭死了,你检查也不用全掏出来吧。”莫禹实在受不了这股腥臭味,本来就有鱼腥味,再加上血腥味,畢好悬没吐出来。

      张灵犀:“你换成嘴巴呼࢘吸不就行颶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我刚检查过,这鱼和普通的鱼没什么不同,除了体型大点外貌狰狞点,其它都一样,普通鱼该有的它全都有。”

      혠“另外,你看这个。”

      张灵犀指着地面几颗圆滚滚的珠子,说道:“没弄错的话,这个应该是鱼卵。⚦”

      ޯ“鱼卵?那不就是说,这湖里斓……”

      “对,这不是个体Ⳍ,而是一个族群。”

      ‘我天!还好刚才没过去捡东西。’莫禹为自己的怂……机智感到庆幸,不过第一次来的时候,真该说运气爆棚,没遇上这些怪鱼。

      “那这螝鱼可以吃吗?”

      럱 ࢠ “应该是可以食用的,这鱼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张灵犀用刀背敲击怪鱼头槈部,发出“当当当”的声响,“它的头部外骨骼很硬,子弹恐怕打不ꀲ穿,只能引到岸上来杀。你干嘛?”

      他正说着呢裺,却看到莫禹不知从哪弄来堘根棍子,把内脏挑起ꖭ来丢到湖里。

      莫禹:“予丢进去看看,能不能再引出来几条。৘”

      当他把内脏丢入水中,等了几分钟,也没见有动静。

      俗莫禹:“没反应呢,那我去把推车弄来,先给运回Ὠ去。”

      “OK。”

      緓 张灵犀观察着鱼卵,突然抬头对还没走远的莫禹喊:“记得带个桶回来!”

      莫禹举起右手摇晃,表㴳示自己Ö听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