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田美樱在线中文字播放

      神魔之巅

      神妖大战,天圣池中一片灰暗,就像被蒙住了一层灰暗的布,透不出光来。血锈之气弥漫在空气之中,透明白净的池水一片血红。

      那一日之后,没有人쒤知道是谁赢了。有人听说神祖击退妖族一众人后,封印了妖界与人界的入口,就在没出现过了。

      曾听先人说,因为大战,天空被染成了血红툆色。那日直数百年后,妖族入侵的余孽才全部绞⧛杀完毕,而因为大战而造成的㧷血色云空经过了数百万年才彻底消散,却也导致天气突变,下雨的时候,水滴中掺杂着淡红色的血丝,它们影响了“平衡”。

      时空反转,万物颠倒,“它”蠢蠢欲动,伸出满是死皮,畸形丑陋的指骨,轻点在转生池上,手上是黑色的雾气,触碰的一瞬间液化了,落在平整的镜面,像被吞噬了一般,沉入水底,它的脸上是古怪扭曲的笑,小心翼翼似乎在防着谁ၰ一般,观察这个不为人知,血腥残忍的世界。

      云落大陆

      云中国,平城叶府

      一阵阵痛苦的␔呻吟从陈旧㘮的院落传出。一个妇人躺在打着补丁〭的榻上,脸上苍白无血色,冷汗浸湿后背甚뼂至打湿了床铺。

      她死死的咬着唇,下唇已经有血丝溢出。

      房间只有一个婆婆面色焦急,她死死抓住妇人的手,嘴中喋喋不休:“夫人加뱬油啊!胎儿已经露头了!”

      她发泄般抓了抓头,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死的,夫人分娩连个产婆都不叫,就算是庶出,也不该如此ꇝ啊!”

      “夫人用力,再坚持一会儿!”

      没有预兆,一颗散发荧光的蛋滚到妇人枕边,发出“叮”的轻响,银白色的蛋壳上一道道彩光缭绕,条条分明的金色纹路微微颤抖。

      蛋壳似乎是软了稄些,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就煮像有什疴么东西在摩擦,外面的人还在生产,蛋壳不知道被什么戳滋凸了一块。

      紧接着,就是“嘎吱”一声——

      蛋顶出现了一道裂痕。

      随声,床上的人儿挺着凸起肚子身子不断颤抖,婆婆暗道不好,这是要晕了! ݑ

      只见一声脆响,蛋顶破馃裂,一个白白搳嫩嫩的小手准确的拿出了那个蛋壳嘎吱嘎吱的吃了起来。

      咬下的第一口,一股浓郁的灵气从中爆出,而婆婆像没看到似的,她见妇人没了动静,吓的大声:“夫人?!您晕了孩子怎么办啊!!”

      话落,本Ⓛ到了极限的妇人突然爆发出一股无名之力。

      一息之后类,婆婆㫱从血衫䐼下抱出了一个孩子。

      不,准确的来说,是一个驧血婴。

      婆婆抱着孩子背后一阵发冷...

      她满是皱纹的手一颤一颤的探向孩子ݖ鼻息。

      没有呼吸......死了!ݲ!!

      我害死将军的孩子?!

      这个念头一出,她脸上一阵慌张:“夫人不Ὕ好了!小公子没有呼吸了!!”

      床上强撑勛着的人儿身子猛的一ᜊ僵,再也撑不住晕了过去。

      顿时,屋里一片寂静,产婆一把将婴儿放到床上,面上一片惊慌,嘴中一直重复

      “不、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这不能怪我...对!我没有来过,反正也没有人看见...我可以偷偷走的...”婆婆满是皱纹的脸上ꞿ眼球翻转,吓疯了般小声小声的自言自语说着,几乎没有发出什么脚步声,跑了出去。

      随着门重重一关。小奶娃还在吃蛋壳,对周围一切概不知晓,一道道赤金色的灵气从蛋壳中爆出,笼罩着三人。

      一丝淡金悄然从窗缝钻出四溢,朝四周飘散,一传一,百传百...

      不知何时,床上的血婴胸口渐渐有了퇁起伏,逐渐平稳。

      另一边,大房中

      一阵刺破耳膜的婴孩哭声响遍院子⑳,所有人脸上喜悦的表情昭示着一个新生儿的降生,三四个丫鬟和产婆聚在床旁。

      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婆子高兴一呼,她立刻冲了出去,朝门外焦急的男人呼道:“叶将军啊,生了生了!是个女娃,将军!”

      突然,众人只觉身体一暖,名叫叶将军的男人脸上一阵震惊,他停留三阶巅峰已久,᭴现在那瓶颈居然有所松动!

      一阵只有修炼者可见的淡金灵力扑面而来,随即来的还有一片片花骨在院角开花盛开。

      一时间,整个帝都的空气中都弥漫这淡졌金色的灵气...

      尖嘴猴腮的老婆子最先反应过来,她满脸殷勤上前阿谀奉承。

      “这是...老祖宗所说的神女的象征!”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喜得贵女!喜得贵女!!”

      叶尉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到极度喜悦,他爽朗大笑,用力一挥手:“管家!来人!赏稳婆,全府月奉加倍,为小姐庆生!”

      在场的下人顿时全部뜝跪下,几乎齐声道:“谢将军,恭喜将军喜得늈贵女!”

      因为老祖宗世代㕌相传下来的传说,叶府出现神女的事几乎传遍了帝都。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神女的名号,小到刚̽会记事㉐孩童,大到年过花甲的卧床老人,这件事甚至惊动帝都皇宫的那一位...

      而叶府已经开始准备小神女的满月宴了。没有一읊个人知道今天其实有两个人生产。

      哦不,还是有一个的,那个人就是大夫人。

      她在消息出来之后直接命ꑵ人封锁,最后还是一个老嬷嬷路过,却接生了个死胎,导致回去生了巽一场大病,留下了病根,懝整日担惊受怕。

      三房生产的事不了了之,而三夫人ᤉ醒来后看见自己的孩子还活着,喜极而泣。

      转及见到床旁缺了一条腿的小木桌上坐着一个摇摇晃晃浑身雪白的小女婴,她晃着腿正在咬手指,见三夫人看着她,伸出小短手“啊啊”两声,似乎是在要抱抱。

      加上外面传出的事,心中了然。她很清嬚楚她只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怕是...

      答舺案是什么不言而喻,她紧紧抿住双唇,没有将这件事说出썸去,为了她自己的安全,也为了两个孩子好。

      对于这个两个孩子的出现,三夫人只解释说:在大夫人前一天而生,是一对龙凤胎。

      姐姐澡生于九月初九,银发紫眸的,额间有一朵神似花儿一样的胎记,形状勾勒的样子很像久(九),取名叶初九。

      十四年之后

      봟 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女昏迷在树下,她的ڵ身上有好几处深可见骨的血口,像是野兽的利爪硬生生抓下来又似利具挖出的伤口,看样趒子是失血过多晕了过去。银色的头发上粘梟着干透了的血黏在脸上和伤口上。

      ㉨ “...ࣲ丫头”

      “丫头,醒醒啊丫头”

      地上的少女身形动了动,她精致没有瑕疵的脸上粘着血ྈ和污土。

      意识回㸃笼,她小小的嘶휫了一声,捂着头睁眼。Ⰵ

      头好疼...

      她皱着眉,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没等反应,一个老者的声音不丮远不近的入耳澙。

      “丫头,你醒了啊”

      叶初九抬头,隐晦的咳了一声,嗓音沙哑似乎好久没喝水了:“丞叔...这是哪?”

      老者一袭黑袍,遮住了他的身体和脸部,只有嘴巴露在外面,他静了片刻,抬起手,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叶初九并没有看见。她一顿,脑海中瞬间出现撕裂的感觉,不属于她的陌生记忆涌入脑海。

      她闭上双眼,身子缓缓倒地,额间瞬间冒出冷汗。

      老者直视着地上昏迷的叶初九,好像叹了一口气,他㶒拖着半虚无的身体,抱起叶初九进了一个隐蔽Ⲇ的山洞。

      꽠 ......

      地上的少女双手平整放在小腹上银色的秀发铺在地上,她本就生的绝美,静静的不动就好像一座完美精致的艺术品,被细细打磨。

      “唔...”

      她闷哼一声,徐徐睁眼,盯着黑色的山洞一脸嫮黑线。

      走路被石头绊死的穿越,她是史上第一人吧愹?

      “...丞叔”

      “我떣穿越了就算了,为什么你也可以跟过来了...噌?”

      持她的眼神有些幽怨,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几次张口都没能问出,自己被石头磕死他为什么不打120?

      太丢人了...

      “丫头,你感觉怎么样?”老者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关心一般问了一句。

      叶初九躺尸在地上,她捏了捏眉头儤,有韓些无意识张口。

      ⳕ“这具身体很健康没有什么不适感”

      “名字、体质、近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身体的特征甚至下意识会做出的动作跟我上一世一模一样,除了ﲃ性格上的缺陷...”

      她顿了顿,接了上去:“这具身体的原主分明是个冰冷少女跟我完全ኛ不符合,死的挺冤。”

       焖 叶初九撕开衣袖给伤口做了简易的包扎,她的头还有点晕,看膩着坑坑洼洼的伤口,她抿唇自己安慰自己,至少止了血...

      她目光一定,手臂上有一道不长不短浅浅的疤痕࿠,仔细一看像一条蜈蚣的形状,疤痕很淡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叶初九盯着疤痕,啧了一声:“感觉哪里不对,我怎么感觉锕这具身体像是...”

      为我量身打造的?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两个除了性格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连伤口都在一模一ㄛ样的地方。

      她皱眉,娋没有说出这句话,理起了杂乱无章的记忆,原主的记忆很好,过目不忘,自从记事开始所有的事都记得很清楚,现在两世的记忆含杂着一些其他莫名其ྎ妙的记忆混在ꟊ一起,脑子一抽一抽的疼。

      原主是叶将军府的庶女三小姐,同一天出生的还有弟弟叶凌和叶将军的正室大夫人的女儿叶箐。原主七年前趷在通灵阵中觉醒了水系,然后...

      叶初九:“......”

      䋯 ⲡ 后面的记忆有一段空白区域,叶初九的脸上难得没有慵懒的神色,她“啧”了一声正起身子。

      搄 “真麻烦。”

      原主应该是看到了什么画面,才会选择只身一人来到碧落森林,但是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叶初九抿唇,能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决心只身前往的,应该是很大的诱惑。

      她定了定神,根据原主的记忆,她们的性格虽然不符,但是思考事物的方向大致一样,以此来看,足以诱惑“叶初九”的东西,应该是某种非常具有㬅价值的人或物,又或者,是天赋...

      꽞原主之前阅读过云落大陆通史,应该知晓,水属性是固定五行之一,没有很强大的攻击力,跟屗冰属性不同,不具备寒性៳和攻击性,只差两点却天差地别萟,原主应该不会满足于现状。

      在那种环境长大,可以肯定,蟛她是为了某种利益,而这个利益,不排除是为了提升天赋,但是通史记载,属性不可能后天觉醒...

      她摸了摸皱起的眉头,现在条件不足,还不能下定论。

      咕噜咕噜——

      叶初九त一愣,她下意识捂住肚子,思路被打断諍这才感觉,淎她饿了。

      狌 쩅 也对,这具身体才十四岁不到啊,虽然她已经是三十一岁高龄剩女了,因为跟她在一起会倒霉所以几乎没人愿意跟叶初九接近。

      她“啊”了一声,佯装委摟屈巴巴的看着丞叔,理直气壮的说:“我饿了...丞叔”

      丞叔㷉身形一顿,他站在阴影里,如果不动甚至察觉不到他的位置,而叶初九却准确的找出了他的位置。

      这丫头...

      蠼 要是叶璉初九能看到他的表情,肯定觉得稀奇,这位ۉ常年不见个表情的叔叔,满脸无奈的煘看着她,眼里带着隐晦的笑意。

      他虚空一抓,一块肉夹馍出现在䰴他的手中,还有残余的温度。

      叶初九咦惹一声,一骨碌爬起来,这个叫丞叔的老者是在她前世六岁出车祸那年莫名其妙出现的,他很神秘,别人都看不见他的存在,而且他总会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吸引她的注意,还会教她躲避危险,不然她可能活不到三十一岁就中途狗带了。

      但是叶初九总觉得,她穿越跟丞叔有很大的봥关系,这是女人的直觉。

      况且,叶初九觉得她的直冬觉很准。

      她拿着肉饼,咬了一口,留下一排整齐的牙印,一边嚼一边问:“叔,这哪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