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触摸百度云

      “无生大侠是要救他们?”温介阳回想着京郊茶馆里那名紫衣大女子的话,方才离去的应当就是她说的那个捕头了。不过,一个小小的捕头罢了,连官都算不上,又怎么能让人先后花钱请风无痕和一个杀手组织来追杀他呢?

      肯定有ʧ隐情。奰温介阳摩挲着粗瓷盅,望着盅里绿莹莹又飘着清香的可爱的液体默默对着ᭆ自己点了点头。

      风无痕并不回应温介ퟨ阳的话,只是兀自的一杯又一杯地喝茶,仿佛还在等什么人的到来。

      牋这一举动让ꀬ温介阳大뽅为不解:“无生大侠,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你为什么要让他˒们独自上路呢?由你暗中跟着,귺不是更加安全?”

      大概被吵得有些不耐烦了,终于,风无痕把目光投向了温介阳,依旧抿着嘴淡淡地语调问她:“䯋我可有说要保护他们?”

      温介阳又一次哽住,看着风无痕愣了几秒,有些木讷地自言自语:“难道是我猜错了?不应禥该啊……”

      正思量着,茶棚폪周围的树林里传来了不安的“沙沙”声⸻,就是普通人也听得出来者不善并且为数不少。

      茶棚老板小心翼翼又手忙脚乱地收摊子,唯独弱弱地看着风无痕的这一桌不敢上前,载货的黑驴摆了摆耳朵,有些急颢躁地用蹄子一下一下地叩地。

      “哎,人㍂家要收摊了。”温介阳看着茶棚老板眼巴巴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风无痕。

      林中袭来的杀气越来越重,茶棚老板有些不舍地最䒅后看了一眼风无痕所在的那一套桌凳,悻悻地架好驴车准备离去。

      鵫樦风无痕突然起了身,看了老板一眼,不徐不疾ᨡ地走入了林中。温介阳叫住了老板:“赶紧呐收了吧。”说完忙忙地跟ᆏ着风无胲痕也走进了林里。

      这次迎面撞来的是㛀一群黑衣官服模样的人,整齐룉划一的动作俨然是受过专门的训练,一言不发地用杀气腾腾把两人包围起来。

      㮦“你们又䌳是干什켊么的?”温介阳毫无惧意地扫视四周,慢悠悠઒地开口询问。

      “交出我们所需,自然不会为难他人。”一人沉声说到,语气里全是威胁。

      温介玸阳却禁不住笑了:“为难我们,你们不求他放过你们就很不错了語吧!”江湖人来挑衅㾂还对风无痕有类起码的畏惧之感,这一帮愣头青一样的人居然夸这样的大口,不过暝也足以见其本身实力并非了了。

      “若要违抗,格杀勿论!”

      ꯅ 威胁还在ኇ继续,温介㚽阳被逗得更加感觉好笑,便不再言语应答㚊,只是退了一步静静看着风无痕的反应罢了。

      䦋 风无痕只是静静立着,剑也不拔,话也不接,连眼神都不投去一个,好似在独自游山玩水一般,全然不理来势汹汹的黑衣人们。

      词 随着铁器出鞘的声音,温介阳有些慌了,风无痕不拔볓剑,会是因为这群人太弱婄了吗?答案沭显然是否定的,这些人也很是奇怪,要忘什么东西也不说,难道只是专程来找茬只为取了风无痕的性命?以他在江湖一向的风评,看这个猜测倒是有点道理。

      这样想了,温鐌介阳偷偷靠近了风无痕맑,压低了声音只漦让他一个人听见:“要不我们溜吧,好汉不吃眼前亏,冉这话也不差的。”

      랔 “……”风无痕动了动手指,最终还是没有拔出剑刃獵,默默四下环顾一圈后,法诀掐在指尖,只一式“逐光掠风”,便在数人眼前轻飘飘地离开了,连后方烡架起的䨊弓箭都没有ᴊ来得及追上他。 䔚

      温介阳禁不住暗叫不好,忙忙地使用“残影逝形”,就好像从来没有在这片林子里存在过一样消失了。

      “……该死!”为首的鐵人目光如炬,咬牙切齿地对着空气狠狠地挥出一道剑气。余下的人忙忙稓俯首跪拜:둨“大人息怒!”

      “息怒!”首领四下看了一圈,说的话一字一句地挤了出来:“寻不到那个魔血遗孤,带不回那本쟲天枂书,提头回宫!”

      访 “属下遵令!椮”下属大气也不敢出,只得连连应声,不过,传说中的魔血遗孤似ナ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ヱ好摆。

      ᔍ很快,温介阳追着风无痕不玟知不觉见到了一线天绝谷,也正追上了徒步赶路的一家앰三口。

      飓风呼呼地穿过狭长的山谷,连鸟儿也没有路过的一只,两面的石崖绝壁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杀手埋伏的痕迹。

      㟚 풼“我果然猜得㊊不错,无生大侠就是想救下他们一뿀家。”温介阳看着目光紧随三人的风无痕ឋ,眼里流出了些许得意之色,嘴里又禁不住絮絮叨叨地说着:“古铰书有云侠义之人,当以保护弱小之人为己任,冧此为小侠义,为国为民拯救苍生者,则为大侠义,无生大侠……”

      “闭嘴。”风无痕语㳪气粗鷄暴地打断了温介阳ꯍ的后话,伸出左手缓缓按上了剑柄。

      温介阳噤推了声,四下里看看,一点儿风吹草玼动的异像都没爊有,便对风无痕此时的ꑳ反常貌举动不明就里。

      那捕头也띠警觉地用手按上了刀柄,把幼小的女儿交到妻子怀中,示意妻子保护好她。嫦

      如此这般如临大敌谷,也不见得有什么异常,难道是这家人一路被追杀无数,早已草木皆兵?但是连风无痕都这样的反应,说明的确是有些情况的。

      这样思量了,温介阳也不再多问,就随着风无痕的目光静静看着那一家缓缓走入山谷。

      突然,一声清脆的呼哨划ཝ破长空,山谷中依旧不见减弱的大风里似乎含上了些危险的血腥气。

      젝 果不其然,才分毫之间的功夫,密密麻麻的剑矢从山崖两边极速飞下,破风的声音像极了一群恼怒的黄蜂,势不可挡又残忍毒辣Ⅸ。

      温介阳倒吸一口凉气,转眼去看风无痕时,㯤才发觉他早已几步幻影闪去了一家三口렪旁尔边,١双剑齐出㰆与那捕头的九尺大刀一同隔开了漫天飞雪般的利箭。

      硉 “可真快啊。”温介阳轻轻귬叹了一声,看了看心无旁骛的风无痕,又把目光落回了近处似乎看了看自己륻,自言自縥语:“不添꽵乱就是帮忙,我可真聪明!”

      说罢,轻轻找了个뫨隐秘的ⵀ巨石沟里把自己藏了起来,默默观战全局。

      ፖ捕头见有来着相助,不由得感激万分:“多谢侠士涜拔刀相助,敢问高姓大名?”

      风无痕发起内功一道气浪震开了最后一波利箭,垂下手臂回首勺道:“风无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