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永久破解版ios

      “原创内容视频平台,必然ᵌ是未来的趋໣势,因为它代表着低成本,新奇、丰富的内容,以及普ꖵ通人成名的机会。”

      夏景行觉得自己没忽悠,哔哩哔哩和抖音都是其中最杰㜶出的代表。 뚎

      궪优爱腾三家쾇则为版权ᇄ所累,一会儿中国的YouTube,一会儿中国的Netflix。

      不管对标谁,뷾都逃脱不了一个“亏軏”字。

      众人都听到兴奋处,夏景行突然不讲了,这把人给急得!

      特别是查尔斯,简直是抓耳挠腮。

      “戴伦,再讲讲吧,听你这一席话,胜过我读十年书!”

      查尔斯眼睛本来就大,眼眶还有点外凸,此时他一着急,眼睛瞪得更大了,直直地望着夏景行,有点渗人。

      䖕夏䕌景行觉得对方这时候对公司,对事业,都还算上心。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开始放飞自我,和女明星、嫩模、漂亮㜯女前台有说不完的故事。

      前世,甚至还被外騟围把合影发씼到了抖音,晚节不保啊!

      ḁ 当然,从享乐上来讲,对方也㦠活出了无数富豪求而不得的样子。

      첩不갅用操心业绩下⢷滑,不用操心被时代抛弃,甚至不用担心退市,因为拥有的几栋大楼都比公司市值高!

      当一条富霤贵咸鱼,挺好!

      뷱杰克马有些不爽,自己正在摸夏景行的底牌,你们这些人添啥乱啊?

      于是杰克ꡡ马说道:“今天时候也不早了,大家干脆都散了吧,明天又聚!” 鏖

      说完,杰克马起身去买单了。

      众人此时也都吃饱喝足了,勾肩搭背的告辞离开。

      看到吴英把杨致远送上车后,杰克马赶紧去敲了敲夏景行的车窗。

      夏景行本准备离开了,看见马云在敲车窗,有些疑惑,赶紧把车窗放了下来。

      “戴伦,一起去酒店的酒廊里喝一杯。”

      杰克马脸上嬐堆满了笑,还打量了夏景行的二手宝马5系两眼,暗叹对方的低调。

      蘈 夏景行一甩头,“好啊,上车!”

      괛杰克马给其他国内的企业家道别了一声,笑呵呵地上了但车,Ύ还给张晨光报了位于硅谷的下榻酒店位置ଁ。

      坐在汽车后排,杰克马笑着说:“戴伦,虽然今天才跟你第一次见面,但感觉就폡像是多年朋友一样,十分投缘。”

      夏景㰗行淡笑,又开始忽悠了?

      늾杰克马别着头,斜了夏景行一眼,“这可不是套近乎쀭,我是真有这种感觉,你喜欢武똪侠,我也喜翽欢武侠。

       你貌似对物质生活没什么欲望,我也同样对钱没有兴趣,只是想把阿狸做成一家横跨三个世纪的102年老店。” 䃚

      阿公狸成立于1999年,如果到2100年还没垮准,那就是横跨20、21、22三个世纪。

      夏景行估计杰克马是看不到那天了,除非他把太极拳练到张三丰那个程度,活个一百多䘔岁。

      “这个企业愿景很大,要想实现,中间起码会经历三五次生死危机,技术上不能落后于时代,企业文化也需要一直保持鲜活的生命力。

      创始✏人该退休的时候也要退꣘休,跳跳广场舞,回归质朴的生活,比啥都强。”

      夏景行摊摊手,“就跟我们国家,王朝三百年一个周期一个道理,屠龙勇士终将长出鳞片。”

      杰克马皱眉,“前两点我同意,创始人为什么要退休呢?

      ᅒ你看李家城,快80岁了,还坚持每天5点59分起床,管理公司,几十年如一日,蒔终成一代华人首富。”

      一路上,夏景行和杰克马就这样,有的没的聊斨了起ᴨ来拜。

      到了酒店后,服务生把夏景行、马云、张晨光三人领到了酒廊。

      张晨光递了十美ऋ元小费给服务生,然后伫立在了一旁,ⵇ安静的履行自己的职责。

      在酒廊坐下没一会儿,蔡从信赶来了。

      此时的蔡从信刚满四十包岁,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猓,十듚分儒雅。

      婡马云应该跟蹺他沟通过了,一见面,他就握着夏景行的手,摇晃个不停轺。

      “夏先生,让你久等了,处理了一点事情。”

      “白天怎么没见你呢ꗵ?”

      夏景行有寋些好奇,蔡从信可以看作是马云的“诸葛亮”,也是阿狸的二号人物,第二大个人股东。

      白天在圆石滩没看见对方,晚ʊ上吃饭的时候,对方也没来,不伍知道在忙什么大事。

      蔡从信暼了马云一幝眼,后者朝他轻轻点了一下头。

      “白天我在和雅虎的人沟通融资的事情,꧗所以就没过来。”

      ἰ 夏景行扭头看了马颻云一眼,后者笑䱜了笑,“戴伦,你胛都清楚,雅虎其实跟我们谈得差不多了,就剩最后一些细节还在磋商﹖。”

      馚夏景行点点头,没再追问。

      三个人小酌着红酒,闲聊了起来。

      “其实03年我就知道脸书了巯,那时候的美国校园全是印有脸书Logo的T桖,当时我美国的朋友告诉我的时候뻉,我整个都惊呆了!”

      蔡从信比了个大拇指,微笑说:“既把钱赚了,又打了广告,虭夏先生真是好手段!”

      夏景行哈哈一笑,“过奖了!你叫我戴伦或者景行就行了,叫夏先生太生分。”

      蔡从信是PE投资出身,又做过并购律师。

      一接触,夏景行摨就知道对方是个谈判高手,띘语言拿⚪捏得恰到好处。

      햂杰克马喊自己来酒店喝酒,估摸着就是让蔡从信来跟自己聊点实在的鬫东西。

      ⸢“好,戴伦,你叫我约瑟夫,或者从信就行了。充”

      又寒暄了几句,蔡从信终于切入正题:“戴伦,我听杰克说,远景资本鰣有쩉意向参与阿狸的D轮融资。”

      “是的,虽然没对阿狸做过全面尽调,但就以我们目前掌槳握的慮资料来看,阿狸是一家非常有潜力的公司,值得投资。” î

      夏景行意图早就表쐝达得很明确了,此时也不玩虚的,不想再搞互相试探那一套,想尽快切入核心蝞点,所以语气显得有些急促。

      蔡从信淡笑,年轻人做事,就是᳕有点毛躁얞。

      “好,雅虎目前给我们42.쳸5亿美金估ꐌ值!”

      蔡从信不复刚刚那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双手抱胸,眼睛直直地看着夏景行,“远景资本能给我们多少?”

      夏景行不琇会上来就加伡价,因为那䗜就犯了大忌,特别是在蔡从信这种老江湖面前,相当于把底牌给人家看了。

       饉“一样的估值!”

      ᨭ ꅎ 夏景行无视蔡从信的气场,端起酒杯,小抿了一口。

      蔡从信嗤笑一声,“戴伦,如果是一样的估值,为什么我们要舍弃即将签合同的雅虎,选择你们?”

      夏景行举起杯子到眼睛前,轻轻摇晃着杯中的红酒。

      “因为他们是互联网公司,我们是投资机憔构!

      就如同这红酒和红酒杯一样,我们是两个不同的物种。

      酒杯无法改变红酒的웪味道,但新注入一种红酒可以。”

      蔡从信收起了小觑之心,对方直接一刀命中了要害,企业控制权问题。

      他深深地看了杰克马一眼,后者轻轻摇头,示意自己쬩没有透露跟雅虎的谈判内容。

      夏景行牛嚼牡丹,一口气把杯中的红酒喝干了,然后拿过旁边的酒瓶,开始不断往里掺红酒。

      튩很快,酒杯就盛满了。

      夏景行还在不辶断往里倒,酒水从杯沿不鬷断往桌上流。

      ꮞ“戴伦,满了䤍~”

      杰克马大喊道。

      夏景行赶紧收手,“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人一走神就这样,酒倒多殬了,都没发觉。”

      杰克马从一旁拿来纸巾,开始擦桌子。

      蔡从信淡淡道:“酒࿭满则溢,受教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