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强行扒了我的内裤

      星野空死撑着不承认自己在练武,只说在学外语,这让工藤新一十分的无语,“这还떾有隐瞒的必要吗?ꓛ我又不会跟阿姨说,真是的。你力气这么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练过了。”

      然而不管怎么说봄,星野空就是一口咬定学外语,至于㹙力气大,꡽“你忘啦,我的体内有洪荒柧之力,嗯,你可以理解为,我天生神力。至于招式,我跟森下老师练过空手旄道。”

      “……”工循藤新一很无奈,明明他百分百赟确定搭档这段时间是去练武了,但人家死活不㍸承认。

      ᴙ 这就像一个人玩解谜游戏,都已经解出来了,结果出题人不玩了,然后还不告诉你答컧案正不正确。

      不带这么玩的!

      带着一点小郁闷,一行人来到了杯户郊外一座无名小山,山本身没什么名气,自然也没有名字。不过,这里倒是锻炼身体,散步散心的好地方。棨

      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树林茂䧌密鸟叫虫鸣,멁空气清新生气勃勃,现代都뇥市生活的人,虽然可以赚到不菲的工资,但所面临的职场压力却也是与쁃日俱增,这个时候若是能够抽出一天的时间,来这种地方与大自然亲近一下,便可大大缓解压力,调ꬓ节自己的餏精神状态。

      只是可惜,来爬山的륀大多是附近匿的中老年人。

      “喂喂,阿空,你这是干什么?”

      当阿笠博士停好了车,拿上水娕和一袋零食,带熑着二人来到山脚下的山道푰上时,星野空的举动让阿笠博士和工藤新一都傻了。

      只见星野空把上衣扎进裤子里,玩起了倒立,并倒立着朝山僕道而去。

      “锻炼身体啊。”星野空一悭边倒立行走,一廱边理所当然的说道。

      咃“不至于吧,你这……太夸张了,真要这么倒立着爬上去?爬到顶?”工藤新一被惊ᇦ到了,被搭档的这个做法给惊吓到了。

      “能不能爬到顶我不知道,我只想努力爬到顶。”星野空说道。

      工藤新一和阿笠博士:“……”

      “阿空,是什么让你这么拼?”阿笠狳博士很是不解,不明白一个仅仅只有五岁的孩子,会对自己这么狠。

      ₺ “什么为什么?我不是说了嘛,锻炼啊!我这也是爬山啊,我就是觉得正常的爬山实在是太没有挑战性了,一点难度都没有,完全没有锻炼的效果,所以就用双手爬了。对了,新一㭷,博士,可千万别跟我妈说啊,他快要生宝凹宝了툢,你们可别乱说话。”星野空都学会拿话绑架了,这也是他敢在新一和博士面前这么干的原因。

      工藤新一和阿笠博士:“……”

      “好吧,那你小心一点。”阿笠博士也只能同헀意了,当然,为了安ꄀ全,他要瘿全程跟在星野空的后面。

      籛虽礍说星野空壮的跟牛犊子似的,但万一摔倒了,那他怎么向千鹤小姐交代。好在这条山道不是一格格的台阶,而是开辟出来的平坦小道,否则他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

      ૾工藤新一则是顺着山道走到了ፖ前头,回过头来看着星野空,问道:“阿空,你这样不累吗?”

      “现在还好,不累。”星野空勲中气十足的回道。

      工綾藤新一闻言抖了抖髚身子,摇头道:“我看着都觉得耭腰酸背痛了,真搞不懂你,为什么喜欢练武?”

      입“我ᢣ有洪荒之力啊,练武可以彻底的开ẓ发出来。”星野空回道。

      “你是认真的吗?”工藤新一以前听星野空说这话,一直都噸觉得这是中二的台词,但现在……

      “不是吧,难道你一直都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星野空忍不住抱怨道,“拜托,这是半⾤佛㡍说的,难Ẍ道还有假?我真的際有洪荒㦱之力啊!” 䧠

      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什么狗屁半佛,这킻种大翹忽悠的话也能当真?看来阿空是被忽䙠悠的不轻,都入魔了啊!但这一时半会儿的,也没办法帮助他从根深蒂固的观念中扭转过来。

       虽然从目前来看,也没有什么ॐ不好,就是让阿空变成了一个武痴。未来的华꣥森医生不学医,改练武?怎么דּ有点违和呢?

      是的,工藤新一有想过劝星野空学医的,未来能儸够当个法医,这样的话与侦探行业才搭配嘛。

      但很显པ然,星野空对医学一点兴趣都没有,反倒䐥是对武术充齒满了热情。瞧,就连爬山都要整出新花样。

      ……

      工藤新一闲庭信步的走在前方,不时的跟身后的星野空和阿笠博士交流,而星野空也能够做到一边倒立爬山,一ᛜ边回话,不得不说他的体力是真的好,好的让另外二人羡慕。

      就这样͉,在这样一个奇鮇怪组合向上爬了大概有几百来,一个供人休褽息的小亭子出现在了视线中。

      “有亭子!”阿笠博士长得高,率先发现了这个休息地,不禁心头一喜,“崀正好可以休息,阿空,你也停下来休息一下,喝点水。”

      老实说,他自己也挺累䄝的,毕竟常年搞发明,不经常䧲锻炼,身体都发福了,섙爬山到现在,他已经开始喘大气了。

      “好吧。”星野空依旧保持着倒立䊛的姿势,뻆跟着工뾖藤新一走。

      三人很快来到了休息的ॣ亭子,与他녲们一起到̋达的还有一个来山上散步遛狗的中年人。

      此时,亭子里面已经有两个人在休息,其中一个人坐在石凳上,趴在中间的石曻桌上,看起来是累坏了。而另外一탵个人,则是一位六Ḃ十左右的老人,黑色的头发中夹杂着鋏大片的白ꞽ发,看起来还挺精神。

      ᩪ “汪汪汪~”来到这里,还未进亭子,中年人的小拉布拉多犬就开始急促的叫唤起来。

      小拉布拉多犬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石덹桌上趴着的那个人,眼中充满了焦急与獥急躁。㇟

      “怎么啦杜比?好了,别闹了,咱们进去休息一下吧。”中年人拉着绳子,显然不知道ᑌ自家爱犬为什么叫唤,还以为꧝是它又调皮了。

      工藤新一多看了这条小狗一眼,然后就发现小狗是冲着㰂石桌在叫唤,仿佛石桌上有什么东西刺激到了它。

      “也没有什么吧。”

      뉗 石桌上除了趴着一个男人㞛,就只有几个酒瓶了,并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东西。话说,大白天的跑到山上喝酒,也真是够可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