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穗乃花

      落ࠞ小桃疑惑不解,叫人拖进静安庙当尼姑,视为不妥吧!要是爹娘知权道估计会被气死的,但考虑她俯下铈失忆药,不免有些可怜,教训道“你怎么能这么做,你知不知道要是人ᝠ家恢复记忆了,饐找你报仇了怎么办”

      烟云轻“哼”尴一声,我做的又是对的陙,既能除去情敌,也能让她改过自新,去静安庙当尼姑安静安静,懂得教她做人的道理,别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样子,仗势欺人,“找我䋄报仇就找我报仇,反正她打不过我”

      落小桃头疼,真不知道怎么说她好,走到爹娘面前,“爹爹,娘亲,她吃鉺了失忆药,让她在这㗁当丫鬟怎么样”

      落丞相落寂叶坚决反对,怕再闹出一点妖蛾子出来,拻丫鬟已经够多的,不缺人手,“袽胡闹,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在这又冒充我䇥的女儿,쵋我怎么能让她当丫鬟,吃了失忆药也该从去她自己家去”

      丞相夫욲人季秋月:“老爷,消消쳖气,輺别气坏身子”

      落小桃諅没折,故作要走的姿势,丟下一句,“那我还是把䃨她送进静安庙当尼姑好了,不烦您老人家”

      落丞相落寂叶气得fei炸,叹了一口气,女大不中留了,嫌쉢弃我老了,赶紧叫䨧住뛻,“站住”

      落小桃变换了表情᥸,像极了兔崽㋻子,“爹,叫俺啥事”

      落丞相落寂叶对宝贝女儿的性格刷新层次,咋有龜点像我的,处ᣃ了行侠仗义以外,尽干一些调戏妇女流氓事,干咳一声,“咳咳,给人家一些洛币” 䊫

      “遵命,爹”

      落小桃背起朱曼雁就走,烟云跟在后面,一直到静安庙,香火旺盛,有人烧香拜佛,老尼姑打坐念经敲木鱼,见人来了,缓缓地起身,说:“三位施主,有何贵干”

      落小桃ꈺ把人从背上放了下玉来,指着旁边的朱曼雁,挑明说:“我送她来当尼姑,过几天괊会来看看,请愻主持方丈輔应允”

      主持方丈注视着,合手念道“阿弥陀佛,请问那位施主是您什么关系鋻”

      落小磳桃卡壳,什肫么关系不如说,怎么糊弄过去呢!“啊,她是我的…꠩…”

      烟云帮她回答,扶了一下朱曼雁的手,尴尬不失礼貌的假笑道“亲人,因为她吵着闹着想当尼姑,后来爹不允许,♂我们谎称去外面买东西,去静安庙的路上,遭遇采花贼,打晕ᦃ我的栏亲人,我们救出亲툽人后,替亲人说捱了,还请主持方丈见谅”

      主持方丈半信半疑,最后还是勉强答应下来,叫了两个尼姑拖到陌生禅房。

      落小桃掏出洛币,뿒给了主持方丈,便扭头走出静安庙,一ᷭ阵风聋来,一个白发苍苍,年老皱纹,一双眼睛看清事物人生,一身清素白衣,拄着拐杖的老婆婆登场,缓慢的走着,嘴边唠叨一两句:“莫等姻缘来,是人介近哀쨓,苦情终有到,别难一人还”碘

      ഋ一晃眼人已消失ⴑ不见,落小桃听得很清ோ楚,明白里面的含义,在警ಮ告什么,冥冥之中,뇎自有定数,走完自己的路,不见最后的终点。

      烟云眼勾勾望着背影,却不知她心所想ퟍ,只知心中不快,一把抱着背,圍双手环住紧腰,头埋在肩膀,嗅着奶香味,幼۱稚又调皮的笑道“你背她那么久,你也的…背我,不然我可不依”

      落小桃面色不太好看,沉沉的回,“给我下来”

      烟云下来,气呼呼的说:“我都没生气,你生什么气”饷

      罙 落小桃大步流星走得非常快,不知不觉得慢下来,撞到了结实硬石块的x⇎iongtang,抬头一看,瞳孔皱缩,吐出三个字,“墨锦城” 쭴

      墨锦城面无表情,瞅出小久久塞在她的怀里,“本王是来送你那下씺的东西的”

       小久久콹不悦,控诉道“吱吱吱吱声”〖说谁是东西呢!本小姐有名字,是只白白胖胖的小灵鼠〗

      및 落小桃顺毛,不耐的说:“갚墨锦城猪,告辞韰”

      正打算走,一扯进某人怀中,重重的反问“你就那么讨厌本王,不愿看见本王吗?”

      落小桃内尀心趥笑಺呵呵,鼓起腮帮子,才不到一天,你有理由来找我,哼,大笨糙猪墨锦城,表面淡定,嘴硬的嘀咕,ꒈ“你自己不记得说过什么吗?是不是想让我替你说”

      墨锦城的耳朵ꤕ灵,很小的声音都能听见,놈何况她的声音,小小蚂蚁,心一下子沉,“本꾙王不该说那一句话,本王向你道歉”

      落小桃得意,笑开花了得忍住,“那…你还不毞道歉”

      墨锦城不粋好意思说出口,丟面子不说,明摆是故意的,头凑向耳朵,吐了一口热气,喷散在耳里,酥麻又痒,小鹿乱撞,扑通扑通,懵逼圈的傻狍子,一惊倾城一笑而过,两说琴瑟语,“本王不道歉,你能怎样”

      落小桃气急,手指拍向他,“㵜你,你说话不算数,ꔰ臭混蛋”

       墨锦城握住,wen落在耿指尖上,有如触㵦电般,可收不回去,眼睛圆瞪瞪着我,柔情似水如梦幻泡影,“对不起”

      “没…关系”

      烟云累的气喘吁吁,看到两个你浓我浓的獹人,怎么又来一个,真够讨厌的,还qin她的指尖,手指握成拳,掐进手心,疼풠出指甲印,眼珠子瞪쩕出来,吃人的表情,跑去拉开距离,打破了美芖好尴尬的场面。

      落小桃这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快速的唔上嘴,早已来不及,吐出两个字“走吧!”

      捉起麻烦精走着,往衣尚书府走,边说边走,“我送你去你该呆的地方,以后不许在来”

      烟云惊,那不是去主上家的方向吗?不,主上教带的任务还没完成,喊道“不,ﲵ除非你兑现诺言”

      落小桃松手,什么诺言,我怎么不知道,啊!我想起来了돉,⡜经常说的一句,“你今天真好看”

      烟⾴云小脸娇羞,手不知放哪,心跳到噪子眼,
会心一击,插中靶心,咬着唇瓣,下一秒,变成ﲐ暴力女,气鼓鼓回“我今天好看,那以后是不是丑了”

      落小桃汗颜,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呢!“要听真话,还幙是假话”

      烟云:“真话假话都要听”

      险落小桃退后渱几步,咽了一下髞口气,试探问“腆真话假话真要听?”

      烟云急캲,狠不得楽拿刀子㯿,威쯾胁的口气,“废话快说,信不信老娘宰了你”

      落小桃再退后几步,鹵离有十步,“真话是你每天都很丑,难看到想远离,今天挺一般,假话是就那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