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丝袜mm

      一节戴有戒指的女『性』手指被唐纳精心用蜡封存着, 还藏在了花盆里这样隐秘的地方。

      唐纳的秘密呼之欲出,只是梅丽还需要更多的线索去证实手指是属于什么人的。

      他们在唐纳这里又搜查了半个小时,才转而去奥黛莉娜的房间。

      女『性』的房间典雅幽静, 空气里有很好闻的甜香, 仔细嗅来是海盐的味道,到处都是纱帘和帐缦, 像极了宫廷里贵族女『性』的居所。

      同为“女『性』”,梅丽和奥黛莉娜关系很好,这位温和优雅的女『性』没有一般贵族的骄矜和贵傲,非常平易近人。而且,奥黛莉娜是个很有自我想法的女『性』,她喜爱歌剧,并且为了歌剧一直在不停地向自己的出身和这个社会的偏见斗争。

      她为了找寻内心的声音,放弃了金碧辉煌的皇家歌剧院,选择了市井中的金『色』马戏团。

      难以想象,像是奥黛莉娜这么充满光明的女『性』也会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两人还是划分区域各自寻找线索。

      和预期的一样,奥黛莉娜的房间几乎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印象里, 梅丽曾经来她房里做客, 聊了很多女人之间的话题,梅丽懵懵懂懂, 那些恋爱的情愫全是由奥黛莉娜灌输给他的。

      浪漫是歌剧家永恒不变的情怀。

      奥黛莉娜其实非常渴望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可她已经二十五岁了, 却没有一个爱人, 甚至没有听说她和哪位贵族定下亲事。

      在马戏团待了这么久,除去一开始有贵族频繁来劝奥黛回去,这些年来, 奥黛一直很自在地在这里生活,以至于他们经常忘了,这位美丽的小姐是贵族出身。

      这和她的秘密有关吗?

      梅丽无法确定,他在梳妆台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本子,上面是一首歌谣,笔迹是属于奥黛莉娜的——

      笼中的金丝雀

      你有最美的翅膀

      最动听的歌喉

      命运锁住了你的灵魂

      残酷地剪掉了你的翅膀

      你仍是用最后的气力挣脱

      飞向最终的归宿

      那里该是广阔无边的海洋

      脑海里响起指引声:“过个灵感。”

      梅丽成功。

      梅丽很快想起来,这是奥黛莉娜曾经创作的一小段歌剧,也是奥黛莉娜刚来马戏团的成名之作,这首歌剧通俗易懂,又有非常明朗的冲突,奥黛莉娜呈现了一场完美的演出,宛如一只真的金丝雀,在舞台与灯光的辉映下,突破了华美的囚笼。

      “海洋……”梅丽一字字咀嚼这首歌剧,“为什么是海洋,为什么不是天空或者是森林?海洋意味着什么?”

      “这里……应该是血迹。”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梅丽的沉思。

      兰斯递给梅丽一个手帕,上面是一小团没洗干净的浅红『色』痕迹。

      kp:“梅丽过个灵感。”

      梅丽成功后想了起来,这块手帕是她送给奥黛莉娜的生日礼物,是一小块来自神秘东方的丝绸手帕,虽然是质量不太好的那种,也花掉了梅丽一个月的薪水。

      当时,奥黛莉娜收到这块手帕时高兴坏了,捧着梅丽的手低声哭泣,她很珍惜这块手帕,常常向别人得意地展示,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奥黛莉娜就不再用这块手帕了。

      梅丽对手帕上面的东西过了个医学检定,果然如兰斯的猜测,是血。

      他想了想,又回到落地衣橱前,拉开下面格子的抽屉,拿起叠放整齐的一小叠手帕,仔细一数,有十几张。

      一开始,他觉得奥黛莉娜这样精致优雅的女『性』会有很多搭配衣服或者换洗的手帕很正常,但这块染血的手帕让梅丽对这些手帕的存在产生了怀疑。

      奥黛莉娜为什么要准备这么多手帕,这些手帕并不昂贵,也不适合搭配衣服,她要做什么?

      兰斯站在窗边,微风吹入屋内,他黑『色』的短发发尾轻扬,兰斯垂眼看向地面。

      奥黛的房间地面是铺陈开的木板,打了一层光洁的蜡,这种地板很容易留下灰尘的痕迹。

      兰斯说:“我想对地板过一个侦查。”

      他骰子摇晃,失败。

      梅丽:“…………我来。”

      梅丽补了一个成功的侦查,他发现地板上有一些细碎的灰烬,像是什么燃烧留下来的痕迹。

      他们都没有对应的检定技能,梅丽将细灰用油纸包了起来。

      发现一个有用的线索后,之前随意瞥过的很多东西都有了疑点。

      梅丽目光落在奥黛莉娜的梳妆台上,他当初只是草草地对梳妆台过了个检定,没有发现明显的线索,但这回,梅丽拉开梳妆台的抽屉,对着奥黛莉娜的修眉刀过了个精准到位的侦查。

      这个侦查大成功!

      梅丽发现,奥黛莉娜有三把修眉刀,其中一把比另外两把都锋利些,被奥黛用精致的刀鞘封存了起来,刀刃上有难以察觉的褐『色』痕迹。

      医学检定告诉梅丽,这也是血。

      梅丽:“……”

      带有血迹的修眉刀,衣橱中染血的手帕,大量的同款手帕还有地上碎片和飞灰的痕迹……

      这些证据串联到一起还不足以勾勒出一个明朗的画面。

      梅丽有一个模糊的猜想,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

      兰斯的怀表发出提醒的声响,距离他们汇合分享线索的时间差不多到了。

      梅丽他们搜索完最后的一部分,转而向瑞拉的帐篷走去。

      半路上,一只棕『色』的松鼠一路跑了过来,顺着梅丽的右腿一路蹬蹬蹬无比利落地跳到梅丽肩膀上,它凑到梅丽耳边低语了几句。

      梅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在瑞拉的帐篷外,梅丽碰见了刚好过来的布莱恩和奥黛莉娜,两人一组,负责搜查兰斯和卡尔文的房间。

      布莱恩热情地和他们打过招呼,奥黛莉娜看起来有些惴惴不安,从分组开始,得知是梅丽他们这一组搜查自己的房间,奥黛莉娜就表现得非常不安。

      她害怕自己的秘密被梅丽发现后的后果。

      梅丽也担心,如果让奥黛莉娜知道自己不是她知心的女『性』朋友——贵族圈子里的贵族小姐们其实都渴望拥有平凡女孩的友情,所以奥黛莉娜才会这么没有防备地和一个从小被丢弃在原始森林,和野兽作伴一起长大的原始人女孩交朋友——梅丽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所以,在被揭『露』之前,他会向奥黛坦白自己的秘密。

      至于其他人——

      梅丽并非不担心自己的秘密被曝光,但他更担心节奏被卡尔文主导,那个占卜家有诱『惑』人心的语言能力,如果一直顺着他的思维,他们肯定会落入卡尔文的圈套,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梅丽相信都不是他所乐见的。

      在秘密曝光之前,他必须要想办法处理好马戏团的动物们,尤其是那头病重的老象。

      好在,他认为,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五人也有同样的顾虑,因为这份顾虑他们足以互相牵扯,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让解决秘密暴『露』导致的问题变得不那么迫在眉睫。

      当然,能不被揭穿还能圆满地解决问题是最好的。

      想清楚后,梅丽打开怀表看了一眼时间,时间还早,他对奥黛莉娜说:“奥黛,我想向你坦诚我的秘密。”

      奥黛轻轻咬了下形状娇美的下唇,她拉着梅丽的手,说:“梅丽,你是不是……已经发现了我的秘密?”

      梅丽摇了摇头:“坦白说,的确发现了一些线索,但还没办法完全猜到你的秘密。”

      奥黛怔怔地看着他。

      梅丽说:“请你跟我来,奥黛。”

      离这最近的帐篷是奥黛莉娜的剧院,从偏门进去是后台。

      梅丽和奥黛莉娜走进后台,他放平呼吸,压低自己的嗓音:“奥黛,对不起,其实我欺骗了你。”

      奥黛莉娜懵懂不解,她抬眸看向梅丽,红发少女站在阴影里,身段挺拔悍利,眉目英朗,比起少女更像是个青春正好的少年。

      她很聪明,往日的违和感都在这一刻冒了出来,让她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但奥黛莉娜仍是摇了摇头,温声道:“我也骗了你,这没什么,梅丽,每个人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

      梅丽红『色』的长发高高地束起马尾,他微微躬身,一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掌心向上伸向奥黛莉娜,行了一个绅士的礼仪:“感谢你的慷慨,女士,可我仍是想向你道歉。对不起,奥黛,我是个男人。”

      奥黛莉娜瞪圆了眼睛,模糊的预感成为真实,仔细回想和梅丽的一点一滴,所有的一切,任何的细节都足以让她脸红。

      奥黛莉娜惊叫一声,捂住了脸:“天啊,女神,这是真的——你是个男人!我还——我还这样抱着你,挽着你的胳膊!我真是个——你怎么能——”

      她语无伦次了起来。

      “抱歉,奥黛,我有我的苦衷,我不想在这时候就请求你的原谅,但我希望你能听我解释。”

      梅丽把自己被人带出森林,来到城市后以及在马戏团的一切告诉了奥黛莉娜,奥黛莉娜听完感慨了一句命运无常,最后深深地看着梅丽:“你让我,嗯,整理一下思绪,梅丽。”

      她背过身,拧着纤细的眉头,过了好一会儿才长长吐息,转回身提起裙摆:“好吧,梅丽,我接受你的道歉,我原谅你的欺骗。”她神『色』变得严肃,随后约过梅丽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兰斯和布莱恩。

      魔术师先生依然保持着他的那份不苟言笑与神秘感,穿着黑『色』的风衣,高顶礼帽的帽檐压得低低的。

      奥黛莉娜收回目光,习惯『性』地想握住梅丽的手,但她及时停下,认真地看着梅丽淡金『色』的眼瞳:“梅丽,这个秘密现在有谁知道?”

      “只有你和我还有科特团长,怎么了?”

      “魔术师,兰斯先生知道吗?”

      梅丽疑『惑』地说:“他应该不知道。”

      “你要小心一点,梅丽,”奥黛莉娜担忧地说,“我和布莱恩在兰斯先生房里发现了一些东西,他似乎……有些特殊的癖好。”

      梅丽:“?”

      奥黛莉娜:“他喜欢男人。”

      梅丽:“…………”

      奥黛莉娜:“你又恰好是个男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