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夜情

      祭品?!

      亚伦人都傻了。

      虽然不知道他这个祭品䠯究竟要干什么,可光是“祭品”这两个字就不ฮ太对풆劲吧땪?

      说好的开局老爷爷送金手指呢?

      不送就不送呗,为毛还要倒贴一条命啊喂ᑑ!

      툔 咱不要金퉘手指了,麻烦把这个老爷澑爷送走,谢谢嗷!

      不过亚伦尽管心中慌得一批,可表面上却表现得分外平೧静,甚至带着一丝微笑。

      这时뉼,他不得不感谢那个有事没事就来找茬的苛刻上司,釷至少让他能在内犸心哈麻批的情况下表面笑嘻嘻。Ի  賣

      “所以,我该怎么做?”亚伦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老者手中的木棍,说道。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然后称赞说:“真不愧是我主看上的祭品。”

      ㎠鬼才想被看上嘞!

      亚伦心中疯狂吐䋥槽,可心里꨻清楚这时候千万不可轻举妄动,尤其不能偷袭这个看起来八十多岁的老同志。

      既然老者明知道他可能反抗还让他恢复行动能力,那必然是有备而来。

      就凭秦铭那完全不懂格斗的愣头青灵魂,配上亚伦那早就被酒精掏空ᔀ的身子,拿什么和这个老者硬碰硬?

      翻阅记忆,亚伦可是知道原主就是个胃不学无术的草包,什么都不会。煿

      甚至连象征着家族荣耀的佩剑都被抵押给铁匠,换成了在酒馆纵饮的⃄资本。

      否则,一个没有领地、封臣、仆从,甚至没有床的落魄贵族哪来的酒钱?

      “如果你ᕹ肯配合,那相信我们之间的相处会鞲非常愉快。”老者看向了不远处的黑暗,像是在确定什么,然后转头对着亚伦说道。

      紧接着,他从那件破旧的长袍中掏出了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包括一团风干的肉块,一张灰褐色的皮毛,一罐不知名的透읲明液体……

      亚伦看着他헢像个机器猫般往外掏各种各种的东西,心中越发不安。

      可他越是不安,就越是好奇。

      尽管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些东西ﱦ绝对不是给他的新ϩ年礼物,可他却突然想知道这些东西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

      丰 或者说,这些东西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形式用在他身上。

      毕竟,他是个祭品,而这些无疑是辅助材料……

      “无눡魂草,灵洪怪的粉尘,新鲜强壮的人类载体……ᜲ”老者喃喃自语。

      亚伦嘴角抽ࡲ搐了一下。

      强壮也就算檄了,新鲜是什么鬼啊?

      此时,老者已经将所有材料按照某种神秘的排列堆放了起来。

      他深深地看了亚伦一眼,叹了一口气。

      돹 “怎么了?”亚伦下意识ၷ地问道。

      “你居然没有逃跑。”听老者的语气,他似乎有亩些遗憾。

      “如果我逃跑会怎样?”

      ꟑ “我会打断你的双腿,反正你的上半身的肉量已经足够支撑我主降临了。”

      打断双腿?

      肉量?

      亚ꘌ伦不禁咽了一口唾沫,一边在晅心里疯狂吐槽当初为啥自己要捡那枚硬币ڣ,可另一边,心中生发出来的好奇却令他不由自主地想知道接ӹ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可要比那些所谓的3A大作强太多了。

      而且能륰白嫖!

      唔,就是有些费命……

      栎亚伦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悄悄退后≷了数步。

      老者注意到了他䅽的小动作,却毫 不在意,甚至ꌿ还很和善地笑着对他说道:“你可以多退几步的。”

      洇 蛤?还能多退几步?

      亚伦一怔,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对劲。

      可老者这时候已经轻轻地顿了顿手中的椁木棍。

      觳 那张灰褐色的皮毛开始无声地燃烧起来,散发出浓重的黑烟。

      恍惚间,亚伦似乎看到了一只老鼠的虚像,仿佛听到了一群人的呢喃声。

      可还没等他细看,在昏暗的火光照耀下,这凝而不散的黑烟却宛若活物般向他涌来。

      亚伦几次尝试闪避,却发现无论怎么腾挪,都甩不掉这诡异的黑烟뾿。

      他当机立断扭头就跑,可没跑多远就明白老者为什么能如此有恃无恐了——他身后的路是个死胡同,尽头被坍圮的石砖墙封得严严实实!

      ᨈ 亚伦心中一沉。

      没路了,这个糟老头子果然坏的很!

      大概应该还能再挣扎一下……吧?

      ⮱他只是好奇心重,又不代表他想死ఐ。

      老头只是站在原地,在火光的映照下,亚伦能看清楚他脸上的不屑和嘲讽。

      ꌛ“就不能换个眎祭品吗?”亚伦鋍高声说着,试图想要拖延时间。 咾

      可老者却⁕一脸狂热ᝮ地说道:“能被主钦定为祭品是你的荣幸。”

      쁟 亚伦忍不住说道:“你家主子看上我哪𢡄点了,我改还不行吗?䛂”

      可老者并没有接话,反而是皱着眉头看向了远处的黑暗。

      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东西正在接近。

      亚伦深吸一口气,趁着黑烟还没来到身边,飞快而仔细地观察四周。

      多年单机游戏大作的游玩经验终于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就在黑烟离亚伦只有数步ꐛ之遥时,他看到了那支插在墙壁上的火把。

      尽管那是一只即将熄灭的火把,可那也是他到现在为止㴒唯一能够用来战斗的武器。

      ブ亚伦可不指望地上的石块碎砖能够对这诡异的黑烟造成伤害。

      쇪 那玩意明鲛显能豁免物理攻击。

      原地呆ㆫ下去就是死⼀,只能硬闯黑烟了!

      仢拼了! 

      狗 ᮗ他一咬牙,ꅬ硬着头皮朝着火把冲去,还象征性地想要闪鷾过擦肩而过的黑烟。

      可这黑烟反应つ极快,一个反卷就将他包裹起来。 

      霎时间,亚伦眼前一黑。

      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亚뛖伦心中还是一沉,心中大呼要没了。

      这黑烟儹只是看上去像是虚无缥缈的烟雾,实际上却如同둿胶水般粘稠Ⲱ,每在其中迈出一步都需要花费巨大的力气。

      而更为关键的是,亚伦还清晰地听到了黑雾中传来的低语声:“加入我,相信我,信仰我……”

      这低语声仿佛有着某种莫名的댸魔力,仅㒷仅只是重复了数遍,他就已经隐约间觉得这低语声似乎相当可靠,是个可以依赖的老大哥。

      还没冲出数步,刚刚恢复不少的体力再度耗尽,双腿如同灌了ꅝ铅⨆般沉重,再也迈닱不开步子了。

      鹢 黑暗,疲惫,低语……

      亚伦甚至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藏在黑烟中的恶意。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Ƀ一ǝ开始,ﯝ而在恍惚间他再度看到了那枚飞旋的钱币。 ퟱ

      呢喃和低ߢ语在此时隐没,所有未知的音节在此刻高声咏唱。

      他终于听清了那句重复了无数遍的话——“祝䔔你好运。”

      纷繁复杂的符ℝ文在他眼前排列组合,最终构成了一个光幕。

      【检测到宿主信息……符合条件,激活碎片:命运硬币!】

      ⒳ 【目前未充能……充能完毕后正式解锁……】

      텂 【检测到能量痕迹,是否吸收充能?】웎

      这还有的选?ᆊ

      老东西,想杀我?

      뭴傻了吧,爷有뚗系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