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上司犯水野朝阳

      “叶师傅,你说我大伯家因为生气流动方向被堵,门神逃离,༄那这一家呢?”

      ꧞钟铁쾡毅闻言,沉默一会,指着相邻一座院落的大门,笑着说道。

      叶焱看了他一眼,眼底流露一丝笑意,淡淡道:“这栋院落格局周正,门神自然是有的!” 

      “那,我们能看到吗?”

      谯钟铁毅挑了挑眉毛,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叶焱。 쑔

      话音刚落,諀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叶焱身上뇲,门神,能看到吗?

      叶焱沉吟一会,点头道隊:“常人想要看到门神,自然是可以的,不过看了以后,恐怕和你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我要看,我要看……”

      沈珺瑶铰举着白嫩的双手,兴奋地嚷了起来,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叶焱。 㶶

      “其实,门神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神奇,既然你们想看,我就满足你们这个愿望!”

      坵叶焱看着雀跃如孩童般的沈珺瑶,微笑着点了点舸头,转身朝河边走去。

      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叶焱已经抓着一把嫩绿的柳叶走了回来。

      “你摘ꡭ这些釆柳叶干嘛?”

      沈珺瑶从叶焱手中拿着几片柳叶,看着叶焱好奇道。

      “门神,属于阳神,阳气澎湃,而柳叶属于阴木,柳叶中含有淡淡阴气,用柳叶汁涂抹在眼睑上,就能看到门神!”

      叶焱说着,右手抽出几片嫩柳叶用力碾碎,一些墨绿的汁液流了出来。

      “我先试쯘试!”

      靍沈珺瑶迫不及待将叶焱手上的柳汁,涂대抹在双眼的眼睑上,然后飞快地跑到旁边那座院ﮔ落大门口。

       喫其余人有样学样,也接过几片柳ꔮ叶碾碎后将柳汁涂在眼睑上。

      “这㼑、这就是门神?ﯳ”

      沈珺匩瑶站在那座院落门口,抬头看着那紧闭的大木门,撇了撇嘴,神色难免有些失望。

      “这好像就是一团乳白色光芒啊?”

      陈华两道眉毛下也涂满了绿尟色的稕汁液,瞪着大眼睛,盯着那门楣看了一会,才惊叫道。

      叶焱天眼睁开,看着那门楣上,一个拳头大小、乳白色的光团,神色肃穆道:“这正是门ꖹ神在人间界的本相,这门神看似是一团白色光团,其实包含了天地人三种正气!”

      叶焱收了天眼,看着仍然盯着那门神看的几人,“所谓天地㷥人三种正气,一是锵,建房之溡时,理敬上天,会得到天官赐福正气一道,凝结在门楣之#上;二是,院落格局必须遵循地脉流动方向,这样会有一缕地脉之气升腾而起;三是,宅邸所居之人,为人处世之道,要正大光明,这样就会有一缕人气,三种正气凝结在一起,才形成各家各户㤪的门神!”

      “相对于天官赐福긴的正气和地脉流动的生气,宅邸所居之人的人气才是至关重要的,렗人气越旺,则门神越强ࣉ,莫说是孤魂野鬼不敢入宅,即使是一些山精树怪也앦不敢靠近宅院。反之,则门神越来越弱,最终会消失不见!”

      “叶师傅,这团뽬白光是否真有你说的那么邪乎?”

      盵 ꬉ陈华看着叶焱侃侃쳱而谈,包括钟铁毅都Տ聚精会神的听着,尤其是那个大腿修长、身材傲然又美得不像话的女孩满脸崇拜地看着他ﶃ,心中难免不忿,冷笑道。

      “正所谓眼见为实,你们再去看看钟大幝爷家的大门就知道了!”

      ㆊ 叶焱淡淡撇了一Ӵ眼陈华,淡淡笑道。

      看着沈珺瑶又要朝钟树年门口跑,叶焱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低声笑道,“嘿,你不怕看了,磊做噩梦是吧?”

      퓍“做噩梦?本小姐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会做噩梦!”

      沈珺瑶俏挺的下巴一扬閾,冷哼一声,正要挣脱,谁知眼前一花,一只带着柳叶清香的大手便伸⸟到她面前,轻轻擦掉了眼睑✻上的那层柳汁。뜰

      “你、㉾你干嘛?”

       沈珺瑶俏脸通红,长这么ꔷ大,除了父亲,还没有哪个男人这么亲昵的触碰自己。

      “咳咳,抱歉,抱歉,我怕吓着你,就情不自禁帮你把柳汁擦掉!”

      叶焱看着沈珺瑶杏眼圆睁瞪着自己,赶紧收回了爪子,挠了挠头,尴尬笑道。

      “切,你以为我是吓大的?”㸀

      沈珺瑶白了他一眼,趾高气扬ი地走了过去ᄳ。

      看着沈珺瑶纤细的腰肢,丰腴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叶焱一阵恍惚,不自觉闻了옯闻那只手,“好¢香!”

      走在前面的沈珺瑶,身子一顿,猛地回头,狠狠瞪了叶焱一眼。

      “血,血……好多血…㜺…”

      陈华神色惊恐,指着钟树年家的大门,惊声尖ꛜ叫。

      “这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那么多黑气?这、这还能住人吗?”

      年近䪌四十,作为颍訛州府州长,大夏从五品高官的钟铁毅,一向处乱不惊,此时指着那门楣和院落,神色大变。

      ﯲ “门神呢,门神呢紘,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钟树年怔怔看着自家的门楣。如同寒风中的㏧老树,身子不停颤꧔抖,失魂落魄地说道。

      綗“大爷,有因必有果,虽然这棵槐树挡在紫晨㰹关上,导致生气流失,阴气反噬,鯇但还不至于血污门神!”

      ⸵叶焱깄走᫴过去扶住了种树年,帮他擦掉眼睑上的º柳汁,看着那门头上不停滴答的污血和院子里升腾的漆黑阴쇠气,皱眉说道。

      “叶焱,他们看到什么了?有那么可怕吗?”

      沈珺瑶看着钟铁毅和陈华,二人惊慌失措地卨擦掉眼睑上的柳汁,从包里掏出几张湿巾递给钟树年,看着叶焱疑惑道。

      “可怕?真正可怕的东西,还没孉出来啊!”

      叶焱轻轻摇了䇧摇头,看着那院落ꭶ上方,越来越厚重的阴气,神色凝重。

      俆 “这、这还不可怕?巗”

      钟铁毅和陈华脸色苍白地走到叶焱身边뒳,陈华看着叶焱没好气道。

      “叶大师,你说还有更可怕的瓃东西,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钟铁毅看到门神还不以为然,只㈴是一团白光而已,此时看到那大门上流淌的污血,院落上空盘旋的黑雾,看着面前穿着破旧道袍,面相稚嫩的年轻人,终于改了称呼。墡

      叶大师和叶师傅,虽䞞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意义绝对不同!

      叶焱闻言,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똧,扭头看着那阴气密布的院落,冷声道:“正是这个东西,让钟䴺大爷的两个儿子先后遭遇横祸,一个女儿至今疯疯癫癫,若戂非是遇到我,小㙎壮的三魂七魄恐怕也会被它吞噬!”䌦

      ᔘ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那么厉害?”

      陈华话音未落,一股狂风从院落里刮了起来,朝众人卷来。

      “它来了!” 螺

      ἃ 一阵⇖金光闪烁,那阵狂风骤然停止,小西跳在叶焱肩膀上,㦸背上锋⿩利的翎羽,根根竖起,如同遇到强敌。 伇 였 “这、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看着突然出现在叶焱힎肩膀上,那个拳头大小、金光闪烁的小鸡一样的东西,都是震惊万分,沈珺瑶捂着ޜ嘴巴看着小西,满脸不可思议。

      휔 “我是他老大,请叫我高贵的燮ꗮ酉大人!”

      小西扑腾两下翅膀,看了一眼众銪人,冷冷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