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缓存的电影文件夹

      太后与明崇俨之间暧昧的关系在勋贵间并不是什么秘密,之所以没人刚䡿嚼舌根子,完全是忌惮太后的雷霆手段,现如今又临朝称制成为了这个庞大帝国的实际裦掌控者,就没有人턓再敢Ԧ提这陈年旧事了。

      ᥥ人都是怕死,不管出身什么样,官位有多高都是如此,刀架在脖子上都尿裤子,与普通的百姓ᕫ并没有什么区别,毕竟谁也댾不想自己及家人落得与王皇歋后、萧淑妃一样的下场。

      不敢说,不代表人们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忘记,安定公主就是其中的一个,她뷸是作为喱寡妇婚嫁到ﰇ荥阳郑氏给郑敬玄为正듼妻譓的,在丶皇室和郑氏中都ꃧ属于那种不受待见的人,可以说受了一辈子窝囊气。

      可先帝和庐陵王被废引发了权力洗牌的,让安定公主看到了一铲丝希望扌,借着公主的身份,不惜自降身价킶也要把儿孙给推上去。ꛪ在郑氏面前挺直一回腰板做人,给郑氏的人看看他们一辈子瞧不起的人是不н是比其更璕能给子孙一个好的仕途。

      天可怜见,可能是老天也被安定公主的诚心所感动,特意安排她撞破了侍女的奸情,也正是撞破这桩奸情彻底上ꭧ她攀上了太后的高枝,让的儿孙可以在此怲次权力淘汰的浪潮中轻而易举的占Ľ据了一席之地。

      安定公主的侍女梐,是宗筴室反案种之㠃后,被教坊司发到公主府当差,此女与在洛阳市井之中靠卖野药为生的小货郎-冯小宝勾搭成偈奸。偷情的时间长了,自然胆子就大了,䟖那侍女-李氏竟然把冯小宝引ﺳ到了公主府幽会。

      恰巧被府中的管事发现,并上报给了安꽟定公뱐主,听到这个消息后,安定公主自然是勃然大怒,绺本该重重䥊责罚这对奸夫**,毕潨竟这事要是传扬出去公主瓦府的名声也就让他们给败坏了。

      可看过冯小宝本人后,安定公主一改前靹态,不仅没有责罚二人,更是重캔重的赏赐了李氏,让安定态度转变如此之快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冯小宝长得太像朳故去的明崇俨,这也给㚫安定公主另一个启发。

      鋡 拍马屁有什么用,投其所好,投其所爱才是致胜之道,是以将其留在府觑中数日,教授了一些宫中的礼节后,就献给了太后。

      퐥 初见冯小宝,真真是惊了츠武太后㹞一跳,因为㜫他与明崇俨一样容貌俊㎲秀、彳风姿神异,更为主要的是身强力壮。

      宫中冷不丁出了这么来路不明的人是十分扎眼的,詴所以为了堵住悠悠之口,武太后让冯小宝削发为僧,又令其改姓薛,取名为怀义,命其拜太平公主的驸马都尉-薛绍为季父,给了欨他一桹个光明正大的出身。

      从此,薛怀义引洛阳僧法明、处一等数人在宫内诵经,出入宫内乘着厩马,以为中官侍从,一时荣宠甚至超过武氏子弟,太后还特意让他们以礼相待。

      壽用程务挺ᯉ的话,薛怀义是色厉内荏,睚眦必报䷀的小人,今儿之㱔所以不张扬是因为有太后的嘱咐;再좗加上骤然富贵加身,真碰上了硬茬儿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才让秦睿和魏元忠捡了个便宜。

      “肛爹,您就直接说他烧包好了,说那么多铺垫干嘛!不就是得了点“척颜色”㔵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准那天惹怒ꊂ了太后,直接就把他拖出去喂狗了!”

      程齐之认为老爷子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上次被关怕了,所以才连这种与教坊司的奴才一样的东西䈵如此忌惮;

      太后就是再宠他又能怎么样,会因为恂这种东西动王孝杰和ꃞ魏元忠及秦睿这样的有能力㓎帮她治国寽理政的臣子吗?텅

      看着儿子有些不忿的神情,程务挺没好兤气骂了她一句,然迚后扭头看向囩秦睿,沉声说道:“利见,这些本来就是禁忌之事,老夫本来应该带进棺材里的,说出来是훻为了给你们提个醒儿ꉱ。齐之的脑Ꮣ袋没有你灵光,是个莽撞的性格,你以后可要替我看好他。”

      “叔父,您这说哪里的话,秦家与糱程家是世交,两家的子弟几辈人在战场上肝胆相照,浴ዝ血同袍,同穿一件衣,共饮一壶酒,这种鄭情义不比骨肉至亲差多少Շ,您这话说的就见外了。”

      뮣 “您放心ය,薛怀义其人,侄儿以后会多加留心的,断然不会让他有可趁之机的!您说的⭹对,做官ꋉ既要防君子,更要防小人。侄儿现在是千骑将军,节制的是皇家卫率,权力大了更곅是应该注意,别排等哪天悄连脑袋掉鬕了都不知道!”

      秦睿当然知道程务挺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论男女都是一个德行,一旦扯上男女关系,什么不理智,不合乎逻辑的事都能做出来,上到天子,下至庶民都是如此一般。

      ꞥ 宫闱之中,历朝历代都不乏“奇男奇女㺆”븚,比赐说说秦国的嫪⩂毐,魏国的衫龙阳,汉朝的董偃,北齐的和开,北魏的王睿、李冲、李弈,这都是有前例可循的,而且他们都在历史上都留橀下“浓祠重”的一笔。

      受了那么多年的“教育”,秦睿太知道小人得志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对于薛怀义这样的“体力劳动者”,秦睿当然不会舭掉以轻心。

      当然,这都是有前提,前提是Щ薛园怀义不要把事做的太绝,否则秦睿有得是方法,让这个吃软饭的兔爷失宠。瀣

      想到那些不可人言的“方法”,秦睿的脸上不由浮忀现出了一丝坏笑,招数是损了一些០,可胜在有效,要是薛怀义真㳴的找死,那就费点精神头送他一程又能怎么样呢!

      “小子,话ꮚ到嘴边㥲留三分,这样人才适合当官,你与利见比差的远了,以后多学着点⍷吧!”,秦睿的坏樋笑当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看到这小子一点即透,䍾程务挺真是有些嫉妒秦玉道了。

      同样都是武勋世家,秦家有了秦睿这样的机灵鬼,家族传承自然不是问题,定是能常保富贵,蒙荫子孙;

      錽可程家就不一样了,程齐之是个勇猛有余,ڎ智慧不足的人,他这样的只能找棵大树靠。秦、程两家相交莫逆,秦睿又是他最看重的后辈,把儿子绑在他的身上,程务挺才真正能放心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