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另类情感

      避难所就在大厦地下的负三负四层,进入避难所的人群可以通过电梯,停车场,还有进入避难所⥄的公众通道快速进入。

      几百米的距离不算远,夏平安的速度很快,不到两分钟,他就在导航的指引下冲到了青云中ꥑ路铁云大厦,手上还抱着一个两岁的小男孩,身边跟着一名脸色苍白的中年妇女,随着汹涌的人流进入到了大厦的避难所的快速通道。

      通道内闪动着红光。

      “所有人有序进入,不要拥挤……”

      “所有人有序进入,不要拥挤……”

      几个穿着制服的大厦保安,正在通道里拿着喇叭喊着。

      周围都是惊慌失措氐的人썌群,夏平安看到几个女白领在跑来的时候,脚上的高跟鞋都跑掉了,进入避难所的时候是赤着脚的。

      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跑得满头大汗,解开了领带和衬衣的纽扣。

      夏平安在跑到这里的时候,路上看到一个从私家车上下来⊾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小孩쏉跑不快,他就ﲈ抱起了那个小孩,和中年妇女一起跑了进来,反正小孩并不重,抱在身上,不比一份外卖重多少。

      沈经过一堆科技加持,防空间入侵安全APP能在监控卫星感应到空间重力异常的时候就提前五分钟完成预警,而在市区之中,通过计算机和大数据给每个ኪ人分配的避皅难所的距离,都在五分钟的路程之内,只要在五分钟内进入避难所,大概率就没事。

      不过凡事都有意外囌,也不可能尽善尽美,如果你所在的区域附近没有避难所,而空间入侵又恰巧在你附近,或者在某些极短情况下,少数空间入侵的魔物可以破开避难所坚固的防御层,或者你在五分钟内没有进入避难所,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一进入避难所,夏平安就把自己抱着的那个小孩递给了那个脸色苍白的中年妇女。

      㛨 “谢谢,谢谢……”那ǻ个中年妇女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对夏平安感激涕零。

      “ဒ不用客气!”

      地下避难所就像一个巨大的隔离仓,铁云大厦的地下避难所,分成了四个部分,进入地下避难所的人群在门口胷分流,分别进入到了四个互相隔离的避难所中。

      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在出现意外的时候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护避难所里的人群的安全。

      蝏 比如说,如果真有魔物怪物能打碎避难所那几米厚的混凝土防护层和打破避难所的钢制安全门,那么,进入到避难所里的魔物一次性也就只能进入到一个隔离仓中,其他猰的避难隔࿁离仓依然是安全的。这样的设计,就像轮船上的水杁密隔舱一样,一个隔舱进水,并不会让整艘船沉下去。

      떍 夏平安和那个中年妇女进入的㌀是二号避难所,二꼍号避难所䖅里灯火通明,有四个篮球场那么大,避难所内的高度却不高,只有三米不鲾到,不断有人进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二号避难所里就鈥挤进来五六百号人。

      “避难所通道即将关闭,避难所通道即将关闭……”

      五分钟一到,在避难所那机械的女声广播中,避难所的钢制大门轰然合拢,避难所里一下子就和外面隔绝了,避难所里的人也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在避难所里,为免谣言造成恐慌,所ཀྵ有人的手机信号都被譳切断隔离,避难所里有显示屏,퇙负责向避难所里的人传递国家秩序委员会和䩕政府部门的消息和通知,大家只能等通知。

      外面的空间入侵状⠧态解除之后,所有人才能出去。

      避难所胰里乱哄哄的,一时难以平静下来,有人在轻声啜泣,还有人在找自己刚刚丢失的钱包,手机,跑掉的鞋子……

      夏平安找了一个偏僻的角맧落,靠着墙坐下,安静的等待着。

      空珃间入侵的魔物怪物什么时候被清除숩掉,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这个时间,看空间入侵的严重程度而定,短的是几个小时,长的可能有几天十几天,更长时间的,那就是彻底的灾难了。

      一般的公众避难所里都有一定的食物和水源储备,可以让进入到避难所里的人生存半个月到一个月。

      大型的公众避难所里甚至连接着城内灊大型超市的供货仓库㒘和地下战备通道。

      只是几分钟不到,夏平安就听到外面隐隐传来爆炸之声,那声音一传来,避难所里的嘈杂声瞬间而止,整个避难所里一片安静,连刚刚在低声啜泣的人都停了下来,找东西的人也不找了……

      “无人机,应该是我们的无人机先来了,已经在清除賾外面空间入侵的生物……”夏平安的旁边,就有一个坐在地上的四十多岁的男人咽了一口口水,在低声自⥊语,这个男人似乎有ä着ꔘ丰富的面对空间入侵的经验,“在城区,秩序委员会的无人䳜机可以第一时间赶到空间入侵的现场发动第一波攻击……”⃳

      伭 눝 “刚刚的爆炸声那么大,能传到避难所里,可能是使用了高空温压弹,声音是从空中传来的……”一个戴着眼镜的知识分子男推了推眼镜,也低声的说了一句,“无人机的高爆弹药不会落在人口稠密的市区和容易引发火灾的山林里,如果是市区的话,无人机会使用更精准的刀片导弹……”

      “大家不会有事的……”

      旁边的男人刚刚说完,避难所里的灯光一阵闪动,整个避难所里一下子就陷入漆黑状态,然后就有人惊叫起来。

      两秒钟后,避难所里暗红色的灯光打开,一个声音从喇叭里出现。

      “大家不用紧张,为了避免造成火灾,刚刚是城区的公共电源被主㰔动切断,避难所里的应急发动机已经启动了,避难所里的情况一切正常,请大家耐心等待……”

      避难所的躁动这才平息下来。훪 

      긺 坐在角落的夏⥅平安闭上了眼睛,开始集中自㶎己的注意力,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一副清晰的画面就出现在了夏平安的脑海之中……

      那是大厦之外的景象。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大厦外面的大街上已经没有一个人,街上到处是停下的车ꦥ辆,天空之中还在下着雨,那头顶上的云层中,诡异的暗红色的云层在空中翻滚着,旋转的云层像龙卷风和章鱼的触手一样,分出几条,从天空之中延伸到地面之上……

      哗……

      空气中传来刺耳的啸音。

      两架无人机从大厦顶楼的天空之中一左一右嚄迅速柌呼啸而过,ꈀ朝着那天空之中的漩涡飞旋的云层冲去。哣

      在뿍飞出千米之后,那两架无人机的机翼下面各自火光一闪,两枚导弹在空中学划出两条火线朝着那翻滚的暗红色的云层飞去。

      两团巨大刺嵔眼싨的亮光在阴沉的空中爆开,然后巨大的爆炸声就传来,在城市的天空之中响起,犹如炸༯雷,远处一栋高楼窗户上的玻璃被震得粉碎。

      两道从天空之中诡异的暗红色云层延伸下来的云雾龙卷在爆炸中被炸断。

      有变成红色的雨水和碎肉从天空之中落下뙡来。

      隔了十多秒后,那爆炸的声响才再次传到了避픀难所内。

      ……

      在那轰隆的巨响中,就在距离铁云大厦一千多米外的一条大街上,暗红色的云雾翻滚着,在那云雾消散之后,二十多只魔鼠就突兀的出现在地面上。

      那魔鼠比狮子还大,不连尾巴体长也接近两米,目光血红,有着锋利的牙齿時……

      出现在地上的魔鼠在原地呆了两秒钟,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一下子洡就开始四散开。楜

      一只魔鼠就像犀牛在狂奔,冲到路上,把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轿车猛的撞开,奔行到城市的道路上,眨眼消失。

      还有两只魔鼠撞碎附近酒店的大门,立刻就冲进了附近的一个酒店……

      ⰴ一鋨只魔鼠动作稍慢了那么一点,刚刚才冲出几步,天空之中传来一声异响,带着刀片的导弹从天而降,准确命中那只魔鼠,锋利的刀片以高速切割过来,一下子就把那只魔鼠的身ᵄ体完全搅援碎,变成一堆血肉,只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凹坑。

      几架直升机从远处飞来,那直升机刚刚在空中悬停,丢下绳索,直升机上的一队队穿着黑色作战服全副武装的特战小队就抓着绳索从直升机上飞下。

      有一支小队进入到酒店,还有的小队在追击其他的魔鼠。

      不断有直升机飞来,在出现魔鼠的区域内投下一队队全副武装的作战小队。

      夏平安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皮质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在满天봕风雨之中,居然不抓着绳믄索就从距离酒店楼顶十多米高的直升䷲机上直接筈跳了下来,稳稳落在酒店的屋顶之上,然后身形一闪一下子就进入到酒店之中。

      几秒钟后,酒店就传来了剧烈的枪声。

      又过了一会儿,酒店三楼一个房间的窗户猛然碎裂,一只魔鼠撞破窗户,从二楼的窗台上猛的跃出,落在了地面之滷上。

      紧追着那只魔鼠从酒店三楼的阳台上飞跃而出的,就是那쓽个穿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那个男人手上拿着一支黑色的短管大口径猎枪,믖跟着魔鼠从窗口跃下,人还在空中,他手上的猎枪就开火了。

      魔鼠的身上暴起一团团的血光,被打得皮开肉绽。

      看到那个男人追来,落地的魔鼠转身就뤠要逃。

      “火……”那个男人人在空中,没有持枪擇的手朝着那只魔鼠一指,吼出一个字,那已经积水的地面上突然窜起一团炙烈的火光把那只魔鼠包켷住。탊

      王魔鼠尖꼺叫着,变成喷发燃烧的火炬,身边的水汽瞬间被蒸发。

      穿着黑色皮质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从三楼的空中稳稳落在有些积水的地面上,那燃烧的魔鼠眨眼就在火光之中变成一堆灰烬。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隆起,砖石泥土飞散……

      一条五六米长的,汽油桶那么粗,身体犹如蚯蚓一样,但头部却布满锋利牙齿的怪物突然从地下钻出,张开大口朝着那个穿着黑色皮质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咬了过来。摩

      男人开枪,大口径的手枪子弹射在那⏄个怪物的身上,打出火星,但那个从地下钻出来的怪物却丝毫无损,那个怪物身上的皮肤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石英,就像盔甲一样。

      蒿 看쬻到怪物张开大口咬来,那个男人的身形猛的朝后跃起,灵活得不可思议,几乎一下子就跳到了酒店四米多高的二楼阳台,然后那个男人一招手,口中再次吐出两个字,“奴兵!” ⑈

      地面上光华一闪,一个赤裸着双脚,身上闪动着一层红光,穿着兽皮,手上拿着长矛,身体强壮的远古战士一下子就出现在那个蚯蚓一样的怪物面前。

      召唤出来的战覓士长矛一挥,长矛的矛头就刺到了那个怪物的身上,绿色的血浆从那个怪物的身上喷射而出,洒得满地都攏是,那血浆一落在地上,就嗤嗤的把地面腐蚀得謥坑坑洼洼,旁边停着的㟡一辆小轿车的车顶直接被腐蚀得千疮百孔。

      怪物转㮠过身,一口就把那个廘召唤出来的战士吞到了肚子里。

      几秒钟后,怪物的身体突然痛苦的扭动起来,在地上到处打滚,把酒店外面的花坛弄得一片狼藉,但那怪物还没有滚上几圈,嗤拉一声,一把匕首就从那个怪我的腹部刺穿了出来,然后匕首一划,直接把那个怪物的身体从中间剖开,㓋切成两半掉落在地上。

      刚刚被怪物吞到肚子里的召唤战士全身裹着绿色的浓浆从怪物的肚子里钻出来,刚刚走出几步,就化为点点红光消散桚在空中,地面上只留下那只怪物的尸体。

      憎 ……

      一直到这个时候,刚才冲到酒店的小队才撤出来,刚刚十个人进去昄的,只出来七个人,还有三个人受伤,浑身是血,被人背出来,一个受伤队员的手臂已经和肩膀分离开来,被另外一呺个队员拿着。

      直升机落下,带着几个受伤⫬的队员,迅速离开。

      滐 天空之中的雨变大……

      챗在带领着其他队员朝着另外一只魔鼠追去的时候,那个穿着黑色皮质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朝着夏平安这里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像和夏平安打了一个照面,夏平安感觉那个穿着黑色皮质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似乎看到了自己。

      䩥 夏平安微微一惊。

      还在避难所内的夏平安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轻声喃喃自语道,“这就是召唤师么?好强,居然能看到我……”䂗

      踿夏平安再次闭上眼睛,几秒眍钟后,夏宁的面孔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看到夏宁果然在学校的避难所蛶内,夏平安就放下心来。

      夏平安的眼睛再次睁开,然后再次闭上,这一次,是夏平安真正的又开始靠着墙小寐,养精神,等着外面的一切结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