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黄色APP

      “你们没有权力搜我的办公室!住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快住手!”

      经由学生举报和学友网的发酵后, b大先暂停了徐文的职务,并迅速成立了学术调查组,对其进行调查。

      调查组组长与安保部负责人一起, 带着一群保安来到徐文办公室取证调查,因而与他发生了冲突。

      生೮科院院长办公室中ȼ一片混『乱』, 此时的徐文根本不像是一ﵐ名学者,为了阻止调查人员拿走文档与电脑, 他像是一名无赖暴徒鿢般推搡拉扯着保安。

      “徐院长请冷静点,学校不是不相信你,只不过出了这样的事必须要给学生给公众一个交代, 等我们调查清楚就可以孄还你一个清白了。”

      调查组组长面无表情地说着客套的话语,事实上在场所有人都明白,徐文论文抄袭、学术造假等罪状都已经板上钉钉。

      举报人是他实验室的学生, 证据详实,时间链清晰,很难反驳。如果事情没有⎂闹大, 学校还能私下处理,可对方已经把这件事举报到了有关部门,在学友网上也闹得沸沸扬扬。

      网络现在虽然还不发达, 但学탡友网的用户几乎都是高校学生,b大此时如果不果断处理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交代,一定会颜面扫地。

      “调查什么?我根本没做过!那都是他们嫉妒我陷害我!我是生科院的院长,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你们没有权力碰我的东西!”

      徐文平日里一身体面的西装已经因肢体冲突而褶皱不堪, 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凌『乱』地散落下来,脸上眼镜歪斜,双目赤红, 表情扭曲。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上面的人是谁吗?你们敢这样对我,就不怕之后吃不龺了兜着走吗?”

      组长冷笑了一声,对着保安道:“把徐院长控制起来冷静冷静,否则可不知道还要胡言『乱』语些什么。作为一名老师和学者,你的废话䘓太多了点。”

      学校会下达这种处理当然是经过权衡和考量的,徐文这些年靠着丈夫家中的关系步步高升,不是没人眼红。

      赵家人脉关系不错,要说背景真有多硬却够不上。赵老爷子那些朋友,愿意锦上添漬花的不少,愿意雪中送炭的却不多。

      而且赵家并没有要保他的意思,徐文这是彻底完了。

      “什、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这帮beta狗杂种不准碰我!”

      “呵,徐院长那么看不起beta,怎么娶的却是一名beta呢?”

      组长语出嘲讽,扎人痛舅处。徐文一直宣扬alph뉆a至上理念,认为omega是alpha的附属品,beta更是只能当工蚁,根本不配和alpha相提并论。

      可他的结婚对᧰象偏偏是一名beta,而且他还要ꜹ仰仗岳父家的势力。徐文显然把这当成是一种耻辱,因而越发变本加厉地展现自己的傲慢与高高在上。

      “你——”

      徐文果然被戳到了痛处烈,额头青筋突跳,暴怒地就要向他冲来。

      可惜他还没靠近就已经被保安拦下,虽说一般的beta在力量上无法和alpha相提并论,但保安们都是接受过训练的beta,而徐文只是一名很少锻炼的老师,加上年龄和人数上的差距,两名保安很快就把徐文制服了。

      “混蛋,放开我!别碰我!你们怎么敢……住手!”

      “徐鄽文,再텄闹下去只会越来越难堪,我奉劝你安静地接受结果,这样还能留下一丝体面。”组长不再客套踮,对着保安吩咐道,“把徐院长扔出这个房间,这里是生科院院长办公室,他已经不是院长了,没有资格留在这里。”

      伴 “你们、ᡲ你们这帮流氓!强盗!不准动我的东西,我会去告你㾝们的,我还要告学校!你们给我等瑼着瞧!”

      徐文大喊大叫着,一边挣扎一边被保安拖哛出了房间,如同垃圾一般丢出了门外。

      徐文跌倒在地,看着被重重关上的门,心中已经是一片慌『乱』。

      他拥有这间办公室已经快十年,早就把这里当作是自己的领地。如果说生科院是他的王国,那这里就是他的宫殿,谁会在自己家里还旁处处提防呢?

      所以,里面有太多他还来不及收拾处理的东西,不仅是学术造假、论文抄袭的证据,还有他这ٵ些年僠来做的很多其他事也会被曝光。

      他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徐文知道自己完了,这已经不是靠他能解决的事,他只能去求丈夫的父亲,可是……

      “啊呀,这不是徐院长吗?”

      徐文瘫坐在地,目光痴呆地望着紧闭的门,脸上冷汗涔涔。就在这时,一道听起来轻松愉悦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襎他呆呆地转过脸,只见江楚些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不知道看了他多떇久。

      “江楚些,为什么你会……”

      江楚些嘴角含笑,脚步轻盈地走到Ŏ他的身边:“我听说徐院长出了点事,所以来探望一番。”

      徐文猛然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瞪着江楚些:“是、是你……怎么可能……”

      因为是周六,整栋楼里都没几个人,此时走廊上更쪃是只有江楚些和徐文两人。

      “嗯?我做了什么吗?”江楚些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不解道,“我怎么听不懂徐院长的意思。”

      “你不要给我装傻!”徐文暴起扑向江楚些,“是你、是你对不对!是你在陷害我!”

      “我可没有陷害你,那都是事实,不是吗?”江楚些轻轻侧身,长腿一伸,将徐文本就踉跄的身躯绊倒:“徐院长,小心一点儿,这么狼狈的样子要是被别人看到,那就实在太丢脸了。”

      徐文重重扑倒在地,狼狈不堪。刚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已经让他精疲力尽,现在又受到了来自江女楚些的嘲讽与回击,因情绪激动竟一时爬不起身来。

      “你、你……江楚些,我不会磳放过你的!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呵,在那之前院长还是先『操』心『操』心自己的事吧。”江楚些垂眼轻蔑地望着徐文,低声道,“再说,你先前……难道放过了我吗濬?”

      徐文因狂怒而心口起伏,面『色』涨䄨红:“你、你……”

      “害人终害己,院长到了现在这个境地,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反省吗?”

      “你闭嘴!你闭嘴!”

      江楚些看着处于无能狂怒状态閽的徐文,眼底生出了一股厌ḅ倦之情。

      “我确实没打算再和你说下眦去,因为不管说什么都只是浪费口舌罢了。叫你好自为之,你也绝不可能会听,那么我就只告知겐你一件事吧。”江楚些俯下身,狭长的双眼中似有危险的光在流动,“如果赵家知道你在外面包养了十年的情『妇』,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

      徐文像是被这句话扼住了喉咙般,张大着嘴,㋂眼球突出,呼吸艰难。

      “徐院长……啊,你现在已经不是院长了。徐先生,你现在还是先想想办法怎么让自己好过一点吧。”

      江楚些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再理会徐文,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剩下徐文独自瘫软在地。

      “楚些,你没事吗?”

      庄琦站在走廊尽头的拐Ꮖ角处,时刻准备在情况不对的时候上前阻止。虽然没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但当听到江楚些的那些话时,她还是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担忧。

      此时的江楚些让她如此陌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她好像变了一个人。

      那件事发生以后,楚些虽然情绪低落,但仍表现出很高的自律『性』,没有随意地发泄怒火。可这些天,在徐文的事上有了显着的进展后,她的脾气反倒捉『摸』不定起来。

      徐文自然是罪无可恕,江楚些做得也十分大快人心,但庄琦知道,如果是先㕗前的江楚些,绝不会做这种多此一举的慹事。ᙷ 갎

      庄琦很希望这只是暂时的,希望江楚些在发泄完心中的怒气之后能变回从前的她。

      “我没事。”江楚些似乎已经冷静下来,微笑道,“我们去医院吧。”

      庄琦松了口气:“好。”

      ꝑ她帮江楚些预约好了医生,今天原本就是⑲打算去医院的。只不过从赵梓那边听到了徐文的消息,江楚些决定先来看看……或者从刚才솄的情景来说,是嘲讽他一番。ﺞ

      谢天谢地,整件事要告一段落了。之后只要解决楚些和顾灵均的问题,一切就能恢复平逋静。

      庄琦这些天也不好受,除了奔波的劳累以外,主要还是心情太沉重。

      两人离开行政楼,准备去学校停车场。然而在经过学生活动楼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顾灵均!”庄琦看到顾灵均站在活动中心楼入口处,身边站着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明明是beta,却有着与alpha不相上下的高大身形与强悍肌肉,一看就不好惹,“你怎么在这里?”

      顾灵均也发现了两人,口中回答着庄琦的话,目光却第一时间落在了江楚些身上。

      “今天学生会开会,有些事……学姐要交代一下。”悈

      嘛两人也是接到赵梓的消息才知晓这件事ଌ,作为学生会会长,赵梓显然提前接到了通キ知。

      朜 院长空缺一般会由副院长暂时接替他的职责,可副院长在这次事件中也受到了牵连,最后只能由教导主任暂时代管。

      教学活动或许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但一定会弄得整个学院人心浮动,学生会作为学生自己的组织团体,自然要在安抚学生中发挥作用。

      “哦哦,原来是这样꠺……”庄琦机砛灵得很,十分有眼『色』地道,“我和楚些待会儿有点事,我先去开车了,楚些你在这等我啊。”

      虽说顾灵均身边站着两个彪形大汉,不过看ᓯ两人目不斜视,十分有职业素养地像是两尊木头人一样,相对来说还是她这个灯泡比较大。

      阐 庄琦果断地给两人留下了相处的空间。

      “嗯。”

      江楚些没有推却庄琦的“好意”,拖了那么久还无法给顾灵均一个确切的回复已经让她很愧疚,如果连见面都还要逃避,那就是在太伤人心了。

      “学姐,好些天不圁见了,你还好吗?”

      两人从度假村之后就没再见幽过,眼见着离期末没有多少时间了,今天要是没见到,江楚些又无法短时间内做出决断,两个人很可能要等到寒假之后再见面了。

      “嗯,你呢?”

      江楚些还是有些放不开,但在看到顾灵均的瞬间,她紧绷的神经已经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

      明明还是一样的櫆脸,她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她依然觉得顾灵均十分美丽,但脑海中已经不会再浮现出那些浮夸绮涨丽的赞美之词,有的只有最质朴且切实的感受。

      “我挺好的,就是我爸爸每天在耳边唠叨,还给我配了两个保镖,好不自由。”

      顾灵均带着笑意,撒娇般埋怨着父母的过度关心。江楚些闻着清淡的香雪兰香气,受她情绪的辐感染,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叔叔是关心你。”

      “可是这样很受人瞩目,我同学都开始把我当大家小姐来看,平时关系挺好的同学也不敢来和我说话了。”

      縘 “可你真的是大小姐啊。”

      顾灵均微微撅起嘴唇:“我就是不想被大家另眼相待才没说自己家的情况的。”葓

      面前的人是如此可爱,明明那时候发生的事对她来说也是意外。

      ⪠顾灵均虽然一直强调喜欢她,ɳ强调自己是自愿的,但江楚些知道,顾灵均会作出那样的决定一定需要很大的勇气,在面对她的难以决断时也一定怀有不安。

      可顾灵均从没有在她面前表现出来过,为了减少她的负罪感,甚至说是自己强迫了她。

      “我相信,即便他们现在因为你的身份而有所顾虑,很快也会再次接受你,和你像普通朋友那样相컈处的。”

      因为顾灵均值得被챂这样对待,她的真诚与善良值得收获诚挚的友情与……坚实的爱情。

      顾灵均轻轻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

      她喜欢顾灵均吗?

      如果先前还无法确定,那么此时此刻她开始相信自己对顾灵均的这份感情。

      即便她上辈子没有谈过恋爱,即便她没有喜欢过女孩子,即便她一直以为自己无法在这个世界中喜欢上任何人,也无法动摇她此时的确定。

      在看到顾灵均身影的瞬间,她突然那么㦒想哭,又那么想笑。先前的种种愤怒、悲伤、痛苦、狂躁似乎都不翼而飞了,脑海中剩下的只有顾灵均的笑脸。

      ⨡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只是看到一个人就能那么开心,只是和她说话就能忘尽烦恼。

      在无人的深夜时,她时常会想起顾灵均,想起两人独自相处的三天,想起她的安慰,也想起身体的疼痛。

      所以她原本以为,自己还无法很好地面对顾灵均,无法自然地与她交谈。

      但她现在已经明白,自己是那么地想念顾灵均,和思念相比,尴尬与害怕也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顾灵均,你爸爸妈妈都还在这里吗?”

      江楚些曾经是那么地害怕自己会走上与正文相同的道路——当然,现在依然害怕,既没有勇气也无法相信自己能够承担起让顾灵均幸福的责任。

      那是深爱顾灵均的人才能做到的事,不是她这个只会逃避责任,只想苟且偷生,只愿意当一个旁观者,就连救人也总是高高在上的人能鏺够做到。

      顾灵均轓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眉尾微微扬起。

      “我妈妈要出差几天,下周末会过来。”

      “那么,能麻烦你转告一下吗?我想在下周末的时候拜访你们家。”江楚些有些紧张,喉咙发紧道,“我这边的事已经快处理好了,所以我想郑重地向你道谢ほ,也想、也想…춗…”

      靷 也想告诉顾灵均,自己也喜欢她。

      虽然她没有顾灵均那么勇敢,虽然她还有很多顾虑,但她想让顾灵均知道,自己喜欢她,也想承担起这份责任。

      不止是对两人发生关系这件事负责,更是对将来可能发生的事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些天,她想了很多很多。在意识到事情仍在按剧情发展时,她恐惧过、绝望过、愤怒过,也在第一时间生出了逃避的心思。

      如果就这样远走高飞,再也不见顾灵均,事情会不会发生改变呢?

      可她很快又想到,这样的事她明明已经做过一次了。

      逃避什么都改쇀变不了,“命运”会追杀她到天涯海角。

      她对余温以及徐文做出的报复确实是出于激愤,可这也是她试图证明自己的反抗。

      她确实又走回了正文的路线上,可她也改变了不少正文的细节。譬如现在已经避免了江为早的出生,譬邠如余温怎么也不可能成为她的小三,又譬如……她真的喜欢上了顾灵均。

      덨 一味强求剧情完全不同或许㤨是错误的,那会触发这个世界的修正机制,以极端的方式来维护剧情发展。她应该做的是“求同存异”,积累细小的改变来产生蝴蝶效应。

      顾灵均见她“也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不禁轻轻一笑:“学姐,你已经做好决定了吗?”

      江楚些憋得满脸通红,连忙点了点头。

      她从没告白过,事到临头才知道这种事竟然那么艰难。

      顾灵均何其聪明,见她这副反应心底已经明白她的决定,面上难掩喜『色』。

      “我明白了,我会期待那一天的。”

      江楚些手心汗湿,看着她喜悦的面容,除了感同身受的开心以外,也不禁生出了几分难过Ւ。

      ꪍ “顾灵均,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

      顾灵均摇了摇头:“没关傠系,只要等待值得,多久都没关系。”

      江楚些鼻尖发酸,眼眶发红,眼底生出一丝泪意。

      “还有……谢谢你,不止帮助齇了我,还一直支持我,信任我。”

      顾怜和沐卿虽然表现得十分气恼,但没过分为难过她。赵梓和庄琦也一直在帮助她,尤其是庄琦,简直比自己的事还要上心,每天四处奔波,还要关心她的状况。

      可这些都没让江楚些变得更好受一些,即便是让余温等人受到了惩罚,即便是让徐文身败名裂,她也耂没从中感受到一莈丝报复的快慰。

      她原以为当面嘲讽徐肯文,看着徐文狼狈不堪、歇斯底里的模样自己会感受到一些快乐,可事实上,这只让她更加难受罢了。

      报复完他们之后又如何呢?已经发生穋了的事根本无法改变。尤其是在隶所有事即将结尾的现在,所有负面情绪爆炸开来,在愤怒之火中燃烧成了失落的灰烬。

      ࢺ 可就在情绪如此灰暗之时,顾灵均出现在了㓁她面前。那一刻,她的世界似乎突然明亮了起来。先前还有的一丝犹豫在܄那一瞬间消失无踪,她对自己的感情也再没有怀疑。

      她喜欢顾灵均,不是因为她是江楚些的原配,不是因为那些浮夸的赞美,不止是因为顾灵均抚慰过她的身体,更是因为顾灵均救赎了她的心灵。

      在这个世界中,她或许齤无法爱上任何人,但在那或许之繳外唯一的可能淸就是顾灵均。

      顾灵均微微一笑,拉起了江楚些的手。

      “学姐,比起对不起和谢谢,我更希望听到另外三个字。”

      顾灵均的手柔软而温暖,指尖纤细,掌心干燥。当她用指尖轻轻扫过江楚些汗湿的掌心时,江楚些只觉得놋有电流通过了身体。

      几乎是一瞬间,她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组组凌『乱』的画面。快乐和痛苦同时涌上心头,江楚些下意鑸识地抽回了手,脚步虚浮地后退了两步。

      但她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伤人,在看到顾灵均难掩惊讶的神情时,焦急地解释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我手里有汗渼……我没有……”

      她并不讨厌顾灵均的碰触,她知道自己是喜欢顾灵均的。可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在想起那些记忆时,身体竟然会这样排斥。

      “没关系的,学姐你不要在意。”顾灵均很快换回了温柔的笑脸,反而安慰起她来,“我太突然,吓到你了吧?”

      江楚些面『色』紧绷,眼神不定,显然难以释怀自己的反应。

      “对不起……”

      “请不要放在心上。”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幸好庄琦这时开车回来了。她像是没有发现两人之间的氛围,趴在车窗上对两人道:“楚些上车吧,对不起了顾学妹,我们待会儿有事要办,就先把楚些借走了。”

      顾灵均点了点头:“竊你们路上小心,我也要去开会了。”

      江楚些低着眼,歉疚道:“对不起,那我就先走了。”

      “嗯。”

      顾灵均并没多说什么,目送她上车离开。

      “大小姐,现在可以回家了吗?”一旁的保镖在确定车辆已经开得足够远后,低⒆声问道,“您已经等了一个小时,老爷很着急。”

      “嗯,回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